那山、那水、那人 18

作者:lilly13  于 2010-10-7 06:3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1评论

在这段时间,倩文又遇到一件怪事。一天,她正沿着田间小路走回家,一个大约45岁的小女孩也在路上往前跑。

倩文问她:“你忙着去哪里?小妹妹。”

女孩说:“妈妈叫我去外婆那边拿东西,她急着用。”

前面,小路和小溪交汇的地方,小路有一断裂的地方,宽度约两尺吧,下面是一个小水塘。小女孩急急忙忙地跑,倩文走在后面,当倩文发现这水塘的时候,小女孩已经迈出一支脚,后一支脚正要提起来往前跨。她压根没有看到下面是空空的,掉下去就是水塘。倩文知道要出事,心里拼命的喊:“跳过去,跳过去!”一切都在眨眼间发生,倩文什么都没有看到,女孩已经站在对面惊诧莫名的张大眼睛看着她。倩文惊魂未定,问女孩:“我看见你的脚已经悬空,以为你肯定要掉下去,我连拉你都来不及,怎么你就过去了?”女孩说:“我也不知道啊,我什么都没感觉到就迷迷糊糊过来了。”

想想,还真有些后怕。

两年过去了,爽爽从会计班毕业。经绍宇多方联系,她进入一家集体性质的饮料厂当了会计。绍宇的工作有时非常忙碌,晚上都要加班;有时又比较轻松,白天也没有多少事做。他负责全县每一种食品的监督检验。工厂、作坊生产的食品全部需要经过他检验,得到绍宇在合格文件上的签字才能进入市场。商店出售的食品绍宇有权随机抽样,进行监督检查。因为工作需要,单位分给他一套住房,绍宇和爽爽的爱情长跑到了终点,他们终于走进婚姻的殿堂,在县城安了他们的小家。秀英坚决留在小镇,等待她那曾经让她和东义感到无比骄傲的儿子林强。

倩文在学校也分到一间小屋,在工作繁忙的时候,可以在学校留宿。现在,两个妈妈的生活除了望眼欲穿等待小强,就是享受每个周末和孩子们团聚的喜悦。

一天夜里,倩文还没有睡着呢,又进入那奇妙的境况。她躺在家里自己的床上,心平静如水,她看见林东义匆匆走进屋,脸上毫无表情,进了爽爽的屋子就突然不见踪影。东义去世、小强被判刑,倩文曾一度几乎崩溃,但从来没有梦到过林伯伯。看见林伯伯回来,倩文立即感觉到爽爽怀孩子了,林伯伯回来了。她觉得,那孩子一定是男孩。这件事对她震撼非常大,她决定不告诉任何人,她怕一旦说出来就不灵了,她是那么希望林伯伯再回到大家的生活里。不久,爽爽真的怀孕了,孩子的预产期正好是东义的生日,一天不差。后来B 超检查,的却是个男孩。倩文暗暗高兴,但她仍然什么都不说,她觉得“天机不可泄漏”。

文化大革命结束两年多了,倩文成长为一个出色的中学教师,她已经24岁,在当时,算是“老”姑娘了。多少人想走近她,她却把全部精力和感情放在学生身上,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多少次,好心的朋友想给他介绍优秀的年轻人,都被她以工作忙为理由婉拒了。这个“冷”美人无人再敢问津。其实,外表“冷漠”的姑娘内心却深藏一颗火热的心、一片火辣辣的感情。

每天睡觉的时候,他总要喊一声“小强哥,睡个好觉。”早上醒来,她第一句话是说:“小强哥,今天你要好好过。”她深信,小强不会在监狱里蹲15年,正义一定会得到伸张。那时一些在文化大革命中被错误关押的人已开始陆续回家,她也听说,周卫东因借武斗之机以残忍的手段杀死好几个工作人员和学生,已经伏法。她更加思念小强,他相信,小强不会逆来顺受,他一定会为自己的冤狱据理力争。

秀英和盛云都很着急,问倩文:“你看,镇上从前被周卫东害到监狱里去的人,有的已经回来了,小强怎么还没有消息?”倩文总是镇静地回答:“你们放心,小强哥一定很快就会回来,我们等不了多久。”但是,小强一直没有消息。

小强确实早就该回来了,他究竟遇到什么?

原来,小强自打进了监狱,就没有停止过申诉,狱警们听了他的诉说,都很支持他。但那个时候,监狱里不仅人满为患,而且只对政治犯感兴趣,什么审讯呵、写交待呵、接待外调呵,忙得不亦乐乎。刑事犯的申诉,即使送到上级机关,也没有人过问。连狱警都劝小强不要着急,等等再说。

真是冤家路窄,小强在监狱里看到关押着的周卫东。既然自己的事一时难以解决,就去对这个流氓、坏蛋过问过问。周卫东从小偷小摸,后又借着文化大革命“造反”横行霸道、鱼肉乡里、欺男霸女、残害乡亲。小强写了材料,把周卫东干的一庄庄、一件件坏事全写了出来。对周卫东的审判,最重要的罪行是他利用武斗之机,抢劫钱财、以极为残酷的手段烂杀多名无辜。最后周卫东被判死刑,结束了他罪恶的生命。周卫东的判决,小强的材料起了重要的作用,它刻画了周卫东可耻的、可恶的本性,那是后来的多次作恶的起点。

结束了“周卫东”们的审判,才轮到小强申诉的审查,这就很快了。不过临释放的时候,管教对小强说:“当年抓你是正确的,现在放你也是正确的。”小强背着那沉重的前一个“正确”走出监狱,回到家乡。

那天,盛云和秀英正在家里收拾房间,一个高个子、强壮的男人站在栅栏前面,黑红色的脸庞,一身旧衣服紧贴着身体,看来衣服小了些,不太合身;他提着一个包袱,眼光环绕篱笆扫视了一圈,欲进门,又有些犹豫。

    盛云看到门外有个人老是不走,以为又是来找倩文的,就和秀英出来看看。秀英一看到小强,“哇”的一声放声大哭,盛云也忍不住流泪。小强快步向前扶住秀英,叫了一声:“妈”牙关咬得“咯、咯”响。秀英抓着小强,哭着说:“儿啊,你让妈想得好苦啊,为什么回了家不进门呢?”

    小强一手揽一个老人,走进堂屋坐下,问:“爸爸呢?他去哪了?”这一问,两个妈妈哭得死去活来,小强知道问题大了,他抱着妈妈问:“妈,你不要哭呀,不管发生了什么,我现在回来了,你要告诉我啊。”

    “儿啊,我们一直没有告诉你,你爸在你判刑那天就过世了,他死不瞑目啊。”

    小强一听,百感交集、痛不欲生,他蹲在地上,眼泪涌出眼眶。

    三个人压抑了几年的痛苦、思念全崩发出来,秀英和盛云哭得昏天黑地。小强拉着秀英说:“妈,带我去看爸爸,我今天回家,一定要去看我爸。”

    三个人一起来到东义墓前,小强“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嘴里念叨着:“爸爸,儿子对不起你啊,儿子对不起你啊!”,“爸,儿子今天回家了,我来看你,告诉你害我们的人已经遭到惩罚,你安息吧。”他们在墓前呆了很久、很久。

    晚上,秀英让小强住爽爽的房间,和盛云一起向小强慢慢讲诉这几年家里的情况,讲爽爽的婚姻和工作,讲倩文读大学和现在的工作。这一讲,就讲到下半夜,几年来家庭的变化和爽爽、倩文的经历,绍宇如何闯进爽爽的生活等等。小强对倩文的进步知道得越多,他的话就越少,情绪就越低落。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

0 回复 fanlaifuqu 2010-10-7 06:54
小强会有所作为吗?拭目以待。
0 回复 lilly13 2010-10-7 06:57
fanlaifuqu: 小强会有所作为吗?拭目以待。
小强肯定有所最为,但那应该是另一个故事了。
0 回复 Cristal 2010-10-7 07:31
真希望他有作为!
0 回复 lilly13 2010-10-7 07:33
Cristal: 真希望他有作为!
我也希望。
0 回复 Cristal 2010-10-7 07:34
lilly13: 我也希望。
好!
0 回复 小城春秋 2010-10-7 09:08
他一定会发奋图强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饿其肌肤,苦其心志、、、
0 回复 lilly13 2010-10-7 09:10
小城春秋: 他一定会发奋图强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饿其肌肤,苦其心志、、、
你说得很好,人生的曲线应该往上走了。
0 回复 BL_518 2010-10-7 11:42
这应该是两个家庭生活的转折点,苦尽甘来~~
0 回复 yulinw 2010-10-7 12:20
0 回复 yuki-1217 2010-10-7 14:29
看来小强有点自卑了~~
0 回复 lilly13 2010-10-7 16:01
yuki-1217: 看来小强有点自卑了~~
是啊,他觉得差距太大。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2 23:5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