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打赢国际间的“金融战争”?

作者:britelu  于 2010-6-22 01:2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金融理财|通用分类:财经理财

如何打赢国际间的金融战争   

------关于培养“国家队交易家”之战略设想

 by  Brite Lu

 

            现代科技突飞猛进,日益让我们的星球变成名副其实的“地球村”。信息瞬间可及,经济互相渗透,互相依存。国与国之间,公司与公司之间,除了正常的经济往来之外,还存在着看不见的资本市场上的“金融战争”。这种“金融战争”之复杂程度,远非用熟悉的逻辑思维所能够理解。这种“金融战争”之规模,令人叹为观止。仅以美国为例,“根据2004年美联储数据,美国的资本市场(也称作证券市场,通常包括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等)的规模已远远超过美国的国民生产总值”。这个如此巨大的资本市场,就成为“金融人才”们大显神通的“战场”。

即使在“金融风暴”席卷全球、普通美国人的失业率居高不下的经济环境中,美国的一些投资银行和对冲基金公司,仍然通过“金融战争”获取巨额利润。据《华尔街日报》20091014日报道,美国华尔街的“(金融)机构今年(2009)的总收入估计将达4,370亿美元”。而“高盛与摩根士丹利这些投资银行,通常拨出约五成收入来支付员工薪酬,根据这一标準,高盛今年将发放200亿美元花红薪酬,与2007年的202亿美元相若,平均每人获派逾 70万美元(注:高盛每一位普通员工的花红薪酬都大大超过现任美国总统40 万美元的年薪),一些分析员更估计,高盛员工今年总薪酬可达破纪录的220亿美元”。再例如:对冲基金经理约翰·保尔森,是美国2007年的“交易冠军”。他在“金融战争”中连连获胜,他的“个人资产也是飞速上涨。2010年最新统计显示,他的身家为120亿美元”(注:即使美国证券委员会SEC宣称高盛公司有欺诈行为,但仍然无法确认约翰·保尔森在赚到大钱的过程之中有任何违规行为)。

比起老牌的资本主义国家而言,由于多方面的原因,中国的资本市场一方面是起步较晚,另一方面是还不完善。无论是国内的“舆论界”还是“证券界”,都处于一种“投石问路”的摸索状态和“可以理解”的混沌局面。以至于那些在国际金融行业里的常规做法,到了国内甚至连听也没有听说过(诸如Futures Options的种种交易策略)。国际间的“金融战争”,冷酷无情,“落后必然挨打”。中国金融行业中的“滞后”状况,已经导致中国在“金融战争”中的巨大亏损。眼见中国人民在几十年的劳碌中辛辛苦苦积累的血汗钱,在“金融战争”中被大幅度贬值,不禁扼腕叹息。 

所有“金融战争”的细节,都必须依赖“金融人才”去设计与执行。能否打赢国际间的“金融战争”,最关键的因素是“金融人才”。为了在国际间的“金融战争”中“扭亏为盈”,中国人必须花功夫,诚心诚意地学习国际间的常规,必须掌握高端的“金融知识”和具体的“交易技能”。中国可以制定积极的、具体的方案,把培训世界第一流的、精通“金融战争”的“金融人才”,作为中国的国策之一。中国完全可以利用强大的国家力量和充裕的外汇储备,发挥人口众多、脑力资源极其丰富之天然优势,扬长避短,用培养“奥运会”国家队选手的办法,去选拔和培养“国家队交易家”,并放手让“国家队交易家”在美洲、欧洲、非洲、澳洲、和亚洲的各种证券交易市场上公平地竞技,磨练“外战内行”的过硬本领,去打赢国家级别的“金融战争”。中国人发明了围棋,象棋,麻将,素有博弈的智慧和传统。一旦中国人精通了西方人的“游戏规则”,中国人也可以玩得很好,甚至更好。乒乓球、跳水等等体育项目是如此,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也是如此,证券市场上的各种交易也必然是如此。为了中华民族长久的繁荣富强,为了中国经济的持续性发展,为了国际间的公平竞争,也为了世界的和平与进步,中国需要用最新的国际标准,去培养世界第一流“金融人才”、去培养“国家队交易家”。中国必须在“证券交易人才”方面具有强大的实力。这是中国的当务之急。这也是中国在国际间的“金融战争”中,稳操胜券之百年大计。

培养世界第一流的“金融人才”、培养“国家队交易家”的思路,是一种“切实可行”的、“化整为零”的、“藏富于民”的、“百年树人”“百炼成钢”的、“群策群力”的、“人民战争式”的、“低风险高回报”的、“完全合法却又合法保密”的、“有百利而无一弊”的、“特别适合于中国国情”的、“强大处下”“大象无形”的、“弱之胜强,柔之胜刚”的、“决胜千里之外”的、“调门很低而智慧很高”的国策。

中国需要“切实可行”的策略。中国的国策,需要考虑中国的国情。中国人口众多,脑力资源极其丰富,但人均的自然资源却非常贫乏。中国更需要开发和利用“脑力资源”,而不是仅仅满足于为世界的经济提供“廉价劳动力”。看看美国的金融交易机构,人手并不多,但“人均获利量”却非常高,他们都在“琢磨”用“脑力去赚钱”的门路。中国可以参考美国金融机构的做法,大力培养用“脑力去赚钱”的人才,培养“国家队交易家”。

中国需要“化整为零”的策略。中国已经积累了两万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而主要的方式是购买美国的债券。这绝非最明智的做法。中国可以把巨额的外汇储备,“化整为零”,至少拿出其中一部分,交给高水平的“国家队交易家”,实施分散管理。这样,从整体上看,中国是在使用“最高水平的‘金融交易人才’”,去参与国际间的“金融战争”。因为整体水平很高,即使有个别“国家队交易家”的失误,也不至于亏损太大。

中国需要“藏富于民”的策略。中国贫富悬殊之程度已经大大超过“警戒线”。一个真正和谐的社会,多半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中国应该用国家的力量,去培训“国家队交易家”,让有真才实学、有竞争能力的“国家队交易家”去创造财富,并合理地分享他们自己创造出来的一部分财富(这正如美国的金融交易机构,给他们的员工发放高额的“花红薪酬”一样)。当更多的“国家队交易家”把他们的正当收入拿去消费,就有益于刺激相关行业的发展(注:美国华尔街的员工,是纽约市高档商品的主要消费者,也是重要的纳税者,他们支撑着纽约市经济的繁荣)。

中国需要“百年树人”“百炼成钢”的策略。培养世界第一流的“金融人才”,并非一蹴而就,而是要花上好几代人的努力。每一位“国家队交易家”都有“百炼成钢”的过程。一旦“国家队交易家”掌握了“金融战争”的内在规律,就不可能惨败。只要形成了“重视人才”的良好风气,就能够良性循环,一代超过一代。功到自然成,想不“赚钱”都难。中国的乒乓球国家队能够取得今天的成绩,也是好几代人努力之结果。

中国需要“群策群力”的策略。中国目前庞大的外汇储备,并没有给中国带来合理的、实质性的回报。相反,却因为“金融风暴”、“美元贬值”等等不确定的因素而贬值。把如此巨额的外汇储备,让少数人去管理,必然使少数人承受巨大的压力,谁都不敢轻易负责去作决定。因此,出现目前的“听之任之”的状态,不利于国家。相反,如果把一部分外汇储备“化整为零”,交给“国家队交易家”,就可以形成“群策群力”的局面。每一个“国家队交易家”都可以根据自己的实战经验而出谋划策。集思广益,必定打赢国际间的“金融战争”。

中国需要“人民战争式”的策略。已经有经济学家宣称“新帝国主义”在中国扔了“金融核弹头”。假若真是如此,那么,中国只有用“人民战争式”的方式,“人自为战”(“金融人才”独立的交易技能),“村自为战”(充分发挥各级“职业交易家”的博弈智慧和交易技能),集全体中华民族之伟力,才能够最终赢得这场“金融战争”。

中国需要“低风险高回报”的策略。中国必须严格控制在“金融战争”中的风险,必须牢固树立“防范式交易”的思想。必须把“保存交易资本”,当成是“最重要的交易原则”。在具体的交易过程之中,必须制定“资产管理”的基本规则,必须设定具体的“回报与风险”之比率。必须在“能够绝对控制风险”的情况之下,进行交易。中国花费了几千亿美元购买美国的“两房债券”,然而,却没有设定“安全退出”的机制。其“风险”之高,令人惊叹(几千亿美元能否拿得回来?何时能够拿得回来?中国方面完全没有任何主动权)。相反,“国家队交易家”的每一笔交易,都必须精心策划,必须设定“回报与风险”之比率,必须“回报高而风险低”,永远不允许出现“风险失控”的局面。

中国需要“完全合法却又合法保密”的策略。“国家队交易家”的所有交易,都必定是完全合法而得到国际间的各种法令所保护。同时,每一次交易的细节又必定得到法律的保障,而对外保密。所以,“国家队交易家”可以正大光明地获利,同时,也有权对自己的交易策略、交易方法保密。这正是当今美国大型金融机构的战术,他们都拥有各自特别设计的、享有知识产权的交易软件,可以拿去大把赚钱,却又属于合法的“商业机密”而得到美国联邦法令的保护。

中国需要“有百利而无一弊”的策略。建立“国家队交易家”,有益于国家,有益于中华民族;有益于中国社会,有益于中国人民;同时,也有益于全球的和平与进步。这正如“奥运会”一样,中国的“国家队”获得了最多的金牌,只会促进世界体育运动的发展。中国的“国家队交易家”也应该在金融行业的博弈领域中,有类似的贡献。

中国需要“特别适合于中国国情”的策略。中国素有博弈的智慧和文化,中国拥有全球最多的“股民”。培养“国家队交易家”之国策,必定有巨大的群众基础。一旦出现官方的“国家队交易家”的“职称”,就可以正面引导中国民众的博弈文化,使得具有博弈天赋的普通国人,为了一个“修成正果”之目标而勤奋努力,从而进一步“催化”世界第一流“金融交易人才”之培养,提升中国在国际间进行“金融战争”之强大实力。中国人打乒乓球的人数众多,成为实力强大的“乒乓中国”也就是必然。

中国需要“强大处下”“大象无形”、“弱之胜强”“柔之胜刚”的策略。中国目前还并不是在“金融战争”中大获全胜的超级大国。中国需要韬晦之计,不宜炫耀庞大的“外汇储备”,更不宜去诱发其它国家的“嫉恨心理”。中国需要采用老子的哲理,“强大处下”“大象无形”。默默地、坚持不懈地培养看不见的、“无形”的、第一流的“金融交易头脑”,用“柔弱”胜“刚强”之策略,去打赢国际间的“金融战争”。

中国需要“决胜千里之外”的策略。中国人的平均智商较高,又有独一无二的传统的博弈文化。中国完全可以利用当今的互联网技术,用“国家队交易家”的高超交易技能,住在国门之内,而“决胜千里之外”,到巨大的、国外的证券市场上去获利。由于国外拥有几乎无限的“世界流通货币”(美国可以印刷美元,欧盟可以印刷欧元),中国的“国家队交易家”的获利空间也就是非常广阔。

中国需要“调门很低而智慧很高”的策略。在国际间的“金融战争”中,既冷酷无情,又冠冕堂皇。已经“站起来了”六十年的中国,就不宜再强调“崛起”(我们从来就没有听说过“美国崛起”的字眼)。降低“调门”,“大音希声”,才是最高深的智慧,最实用的策略。培养众多的“国家队交易家”,让更多的中国人都具备世界第一流的交易技能和韬晦谋略,这才是稳操胜券的百年大计。若能如此,中国就会在国际间的“金融战争”中,无往而不胜。

 Brite Lu,2010-6-20,写于美国华盛顿)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8-5 05:1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