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

作者:ryu  于 2013-7-11 13:0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洗笔余墨|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99评论

关键词:女朋友

方块字中的女朋友,若没有特别说明,大凡指的就是恋爱的对象。也就是上海话中的在“谈”的朋友。
我没有谈过几个女朋友,有人不相信也很正常。那年在北京开会,中图公司一个36岁的女科长就用手肘擱在我肩上,用手摸了摸我的头发,“这么油光光的小分头,也说是党员,什么时候滑进去的?”其实,别看她那么海派,还没有男朋友呢,所以,人不可以貎相。
好象是已经26岁时,经人介绍才认识了她,我的第一个女朋友。
机关里常有上海电影译制厂的不公开上映电影的观摩票,她家就住在译制厂附近。我们常在白天去看电影,她为了电影根本不在乎请假被扣工资。
当时,她和我正在不同的地方学英语,译制厂的电影属内部放映的打字幕片,正巧是我们都喜欢的。
因为这个小影院里是专门为机关包场的,坐的大都是我的同事,所以我们常静悄悄地最后入座在最后一排。恋爱中的男女,那时候的感觉确实非常甜蜜。
我的听力强于她,所以应她的要求贴紧她的耳边给她解释,她也很信任地贴着我。
电影中的英语道白似春风,又如秋水,拍打着观众的心房,其中最陶醉的莫过于我们两个了。女朋友身上满溢着女孩子独有的那种香甜味,似有若无,一阵一阵,不多久,我的手在她的首肯下轻轻地溜进了她的内衣。当然,在那幸福的波浪湾里,我的手还是非常规矩的,绝不胡作非为。
我们使用的英语教材都是美语版的《English for Today》,这对于当年在上海风行的“灵格风”来说是很罕有人使用的。
应她之邀,我常不怕献丑给她朗读教本上的“老人与海”,海明威的原作。
我大胆,不怕猜错,敢于推测意思。而她呢,心细如水,毎毎肯花时间预学,做过详细的笔记,单字词汇量很充足,就是不敢放胆去意会,于是,女朋友和我的黙契感越来越合拍。
约会后,总是我负责用自行车送她回家,她坐在我的身后象一只小鸟,起初是双手轻攬我的腰间、慢慢的,她也熟悉了,后来习惯把手插入我的裤兜。
这让我大为感动,视为是女朋友对我的一种纯洁的信任。

送她到家,女朋友的母亲总是热情地下楼迎接,“有労你了,这么沉的,小弟。”
这时候女朋友总会撒娇地说,讲啥话啦,什么沉不沉的!
“小弟”这是我的小名,其实,我比女朋友小一岁。
女朋友的家很大,一棟小洋房,门口看得见的只是客厅。
我没有想进去看看的想法,但是,她的母亲似乎也并没有邀请人进去参观的习惯。

一天,正巧译制厂的副厂长兼导演、翻译家的陈叙一开翻译讲座。弄了两张听讲券就去接女朋友。
她母亲突然问我有没有想弄辆摩托车开开。
可是我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尽管非常想,而且早就想往了。只是这玩意太贵了,对于工薪族的我。一辆国产摩托车二万五千,而我已经出版的两本编译作品才到手一千四百。“出啥怪主意啦,妈!”女朋友在一旁轻声道。

陈叙一讲課的主题是翻译的精华就是意译,对于译制电影的原版剧本来说,翻译的重点就是成功的“对口形”。我以为是极其精彩,就象是他针对我的女朋友开讲的话题。
讲座完后,天已经黒了,我们余兴未尽,相拥着去了西区不远的上海美领馆附近的小三角花園。
“告诉你,小弟”,女朋友一个转身坐上了我的腿,“妈说为你买辆摩托,我反对,太俗气了,这不是成了养鴨专业戸啦,咱不坐这后面,免得被人看成是暴发戸,怎么不回答咱呢?”
我没作声。
“乍啦,还是想着'对口形'的事?”
“嗯~,没有”,我说......
可是,还没允許我说完,一向矜持的她忽然有些胆怯地凑近我,暗示着她此刻需要我的吻。
没有海誓山盟,却已是韵味无穷,尚没有浪漫风味,但依稀飞沙走石。
她突然把什么伸进了我的嘴里,这么软,那般温暖,意境无穷。
时间停止了,只闻耳鸣声声。
我朦朦中忽然醒悟,那......那个好软的是女朋友滾燙的舌头。
当这个意识到来的同时,我猛地感到下身一阵哆嗦,一种寒噤!糟了,内裤一定湿了,尴尬......

“小弟啊,”她母亲几天后对我说,意思是这恋爱不宜谈太久,应该打算结婚,而她家的习惯是女儿不留在家,“向机关申请要房了吗?”
“要了”,我说。
“这就好,大单位,好象是没问题的吧?”
“这是,老板早就答应了”。
“要常去盯着,不能闷头干活,福利的事......”

其实,我就在老板身边做事,我是机关第一把手的特别事务秘书。然而,难也就难在我最讨厌在福利享受上向组织伸手。

二个月后,我仍无法向她母亲交差。
六个月之后,依然是相同的答案。
机关的回音无疑是很感动人的,然而连我自己也有些沉不住气了。唯一自己能够办到的就是加倍努力地工作。我拉不下脸毎月去向老板盯黄包车。
机关里的房子分了一批又一批,分到两次的同事都有了,我得到的依旧是“你肯定有份的”。

终于,她母亲给我讲客气话了。“小弟,姆妈最后讲一遍了,你是个听得懂话的人,懂道理的人,我家小妹等不起,我向你道歉了。”
我羞愧得无顔以对。
“明天下午来一次吧,小妹让转告的”,她母亲说。

橡木大门显然没锁,刚一敲就开了。
没人在,只闻楼上有流水声。
“是小弟吗?上来吧”,女朋友的声音。
第一次进这个上海大人家的门。女朋友家姓荣,荣幸的“荣”。
象是数着脚步一样上了楼,“在这儿呢”,左边房间传出了她的声音。
这是一间帯室内浴室的大房间,浴室里萌着蒸汽,“别在意呐,进来呀”,她在说。

只见女朋友正弯着腰在洗浴缸,而且......只穿着暴露的内衣。
她好象早已作出了这个决定,车转身的她脸頬通红、泪珠晶荧。
“我把自己给你了,请你不要拒绝,然后,按我妈说的,你请走,好吗?”
我的衣服被她褪去,我被拉在她曽经穿着不豪华、然很有品味衣装的、熟悉的身体上。
她示意我解开她姑娘家最后的遮掩物,我似醉如梦跪入她的玉体,那曽经梦寝不已的一方神圣之域。
无风无雨,如歌似泣,我轻轻地贴紧她,仿佛生怕弄坏了她那如同玉器般透明的娇媚肌肤。
久久地傾耳于她犹似圣詩一样的话语:你我今世相思之苦......我你此生无姻之缘......
久久地,久久地。

离开荣家客厅时,她执着地暗示我在门内再一次拥紧她,滚热的顔脸我们相贴依偎。
“你...流了吗?”她头也不堪抬起。
“流什么?”我问道。
“咦,那个呀?”
“啊~,那...个,好象流了,应该流了吧...”
“您...一切保重.....”
......

从此,她和我东飞伯劳西飞燕。

一年后,一个有房子的好姑娘做了我的新娘。又一年后,能干的太太手拉手教会了我夫妻之道,朦胧之间孩子出世了。我也似乎因此领悟到了一些难以言表的东西。
当太太想重返敬职,孩子却到处也找不到合适的托儿所。
有人告诉我,在我上班途中的西区康平路的市委大院不远处,有个私人办的福利托儿所口牌甚佳,那是沪上的荣家大姐办的,因此根本进不去。

荣家大姐办的,这信息压在心头挥之不去。犹豫许久,我愧心地拨通了原来女朋友的电话。
电话里,伊始女朋友很是高兴,随即听懂了我的原意却开始悠怨闪念,话语伤感,“您结婚了?还有孩子了?您...”
如果为难你可以......我在这边理屈似地说。
“等我回音”,她什么也没多说地挂了。

第二天,传达室有张给我的留件。秀丽的笔迹注明着我收。
写着她名字的一叶入托许可书在里面。
什么多余的话也没有。

我欲感谢她,电话没人接。一而再。

数天后,收发室的同事递给我一封挂号信:请在西区的华亭宾馆等。---荣

“你要还我!还给我我应该得到的......!!”她猛然有些失态,泪流满面,在宾馆客房的房门关上后。
“我那时都已经买好了友誼商店最好的整套家俱,就痴痴地等你来娶我,可是......”
我亦满面泪奔,唯下跪失声。
“分手的那天,我给了你我的一切,我都没想准备采取任何措施,就想如果上天会成全你我,就留给我一个你的孩子...可你...可你!可你为什么这么快就结婚,又这么快就生了...”
你不知道我会等你?既使你只分得到一间小小的擱楼...”
一阵揪心,如狂劲的强风搖撼着我,站起身,我准备接受她的任何处罰。头依然重如泰山抬也抬不起。
她突然拥住我,更加泣不成声。
我虔誠地用kiss吻去她的点点泪滴,并真心回拥她。期待以那年三角花園醉心忘我的deep kiss来向她道歉。

“请别伤害无辜的、我还没见过面的...嫂子,哦,我的弟媳,替我好好爱她...”
她轻轻地,半推半依地离开我。
那天,她和我一如既往地谈了许久,更...哭了许久,许久,许久......

前些天,一箋贴有“蓝色的多瑙河”旋律邮票的信纸寄到了家父那里。
一手没署名的清洌字体一泻如云,信箋散发着优雅的余香:
......我很好,早已在了约翰·施特劳斯的家乡,闲中懇请来看看咱的女儿,问好弟媳,也转呈我男朋友对你的敬意。还有,你的女朋友让我告诉你,她荣幸曽与你相识,也请相信她不変的誠意。她说Sie wird Sie für immer lieben......

 

后记:
那个好懂事又温柔的女朋友以及她的荣氏家姓、自然还有那个“我”,一句老话,纯属虚构。切切。


 

1

高兴
6

感动

同情

搞笑
1

难过

拍砖
1

支持
30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9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99 个评论)

2 回复 猪扒戒 2013-7-11 14:15
生动啊
1 回复 ahsungzee 2013-7-11 14:54
好故事,很有时代感!~
1 回复 yulinw 2013-7-11 17:08
   感动~·
2 回复 北胜街 2013-7-11 18:42
有意思,好似看到当年的一些影子。
3 回复 tsueict 2013-7-11 18:51
Vivid! Pity! Regret?
The postscript (and 原创) is superfluous.
2 回复 xqw63 2013-7-11 21:44
咱不当小说看
1 回复 总裁判 2013-7-11 21:59
你写情爱故事,实属一流。上次记得你写过东京的上海风尘女,在我这里被认定为金奖。
这篇同样出色,特别是对你描述的当时社会环境,我相当熟悉。应该还碰到过你,译制厂离我家四站路,离我工作过的两个单位一站路。当时厂里放的电影,我75%都去看了,
1 回复 徐福男儿 2013-7-11 22:05
恐怕不是虚构。令人动容。
1 回复 ryu 2013-7-11 22:16
昨日太热,心中太热,竟没怎么困意来临,迷糊中构思起这篇小说来。
我不缺爱,为何一再梦幻情爱,甚至不能自制,泪流满面。
生性讨厌打字,此回又是例外,实可谓不吐不快。
是以为说明,望诸友理解。
1 回复 ryu 2013-7-11 22:22
总裁判: 你写情爱故事,实属一流。上次记得你写过东京的上海风尘女,在我这里被认定为金奖。
这篇同样出色,特别是对你描述的当时社会环境,我相当熟悉。应该还碰到过你 ...
总兄,再谢。
一直承鼓励,故有勇气,请不弃。
码字中的社会环境,如兄有感,当是兄的情商所以然,与弟的拙笔无縁,不敢自赏。
望再提耳。
1 回复 老君岩 2013-7-11 22:25
邪恶的女友母亲,百看不厌!
1 回复 ryu 2013-7-11 22:26
xqw63: 咱不当小说看
63兄,既有后记明意,老兄何必自残,过意不去。
人的思维有时候、有环境会有例外,请相信。
谢谢。
1 回复 ryu 2013-7-11 22:27
tsueict: Vivid! Pity! Regret?
The postscript (and 原创) is superfluous.
如此美言、体諒有加,感动。
3 回复 ryu 2013-7-11 22:29
北胜街: 有意思,好似看到当年的一些影子。
真有此感,高兴异乎,请开心。
1 回复 ryu 2013-7-11 22:29
yulinw:    感动~·
谢谢yulinw ,我亦感动~·
2 回复 总裁判 2013-7-11 22:29
ryu: 总兄,再谢。
一直承鼓励,故有勇气,请不弃。
码字中的社会环境,如兄有感,当是兄的情商所以然,与弟的拙笔无縁,不敢自赏。
望再提耳。 ...
很少类似此题材的文章,令我准备再读,将予三遍。
读完后写几句体会。
1 回复 ryu 2013-7-11 22:30
ahsungzee: 好故事,很有时代感!~
谢谢zee 兄美言,如能一读,荣幸。
2 回复 ryu 2013-7-11 22:31
猪扒戒: 生动啊
谢谢戒兄爱最早美言,过奖。
2 回复 ryu 2013-7-11 22:35
老君岩: 邪恶的女友母亲,百看不厌!
君岩兄如此高评不敢受用,请不弃。
2 回复 ryu 2013-7-11 22:39
徐福男儿: 恐怕不是虚构。令人动容。
既是“恐怕”,必有肯定的虚构在内。兄不见鄙人落笔时亦动容再三,可见故事就是这么一回事了。谢谢“动容”。
123... 5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6 22:4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