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子孤独了,必泽被后世

作者:ryu  于 2014-8-26 06:4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御而动魂|通用分类:信仰见证|已有21评论

那一天,一年前的十月下旬的上海浦东郊外,阳光和煦、金风送爽,没有一丝素秋的萧瑟;那一处远离市区的喧闹,芳草碧树花开处处,更像休憩消闲的胜地,不像阴森幽暗的陵园。
傅雷伉俪的骨灰归改葬仪式。
人几乎到齐了。有各地来的学者,有亲朋戚友,有年轻的学生,还有数之不尽的媒体人员。大家都在等还没到的时间,绿茵上布满张张白色的桌椅,帐篷里摆放有供人取用的水果饮料,人影晃动,悄声细语弥散在空气中。
绿荫下,曲径上,终于看到了父子的身影远远走来:他---傅聪,步履沉重,微微有些驼背,是望八的年龄了;他---傅淩霄,挺拔英伟,身高逾六尺,随伴身旁的是一样颀长的夫人。
傅聪跟儿、媳会同了早已等候的傅敏夫妇,缓缓来到了墓穴和墓碑前。
典礼开始了,仪式一样一样按序肃穆进行。
 

 
多少年了?从傅雷伉俪于1966年9月3日在“文革”中以死明志,到2013年的今天,四十七年漫长的岁月过去了,如今的骨灰归葬仪式,几乎经历了半个世纪的等待,期间发生周折,承载不为人知的辛酸。
 
“文革”初期,傅雷夫妇不堪受辱蒙冤,双双自尽,那时傅聪、傅敏都不在身边,傅雷在临终前,写下了详尽的遗书,向内兄朱人秀一一交代身后事,这封遗书如今陈列在傅雷纪念馆,墨迹斑斑,一字一泪,读来唏嘘。
“因为你是(我太太)梅馥的胞兄,我们别无至亲骨肉,善后只能委托你了。”傅雷在遗书中说,委托事共有十三条,第十一条这么说:“现钞53.30元,作为我们火葬费...”在那个严霜寒剑的疯狂年代,傅雷夫妇弃世了,可并没有得到应得的安宁: 他们的骨灰,因长子傅聪在国外,次子傅敏在京,结果由一位素不相识的女青年江小燕,冒着危险前往火葬场以自称的“干女儿”身份领取并保存下来。
 
1979年4月26日傅雷夫妇得到了昭雪,当年的一撮寒灰终于移入上海龙华革命烈士公墓。
那年傅聪回国跟傅敏一起参加仪式。照片上的昆仲二人一脸悲怆,满怀哀伤。那时傅聪才四十五,还风华正茂,“钢琴诗人”的美誉远近遐迩。三十四年后两鬓添霜再一次来参加父母的骨灰归葬典礼,心中感慨千万,悲痛沉郁。

 

 
归葬仪式开始了,兄弟二人捧着从龙华革命烈士公墓骨灰堂移出的父母的骨灰,在和风丽日中慢慢垂放在鲜花围绕的墓穴里。那一刻,小小的骨灰盒不胜负荷,傅雷夫妇素未谋面的长子嫡孙凌霄见状,赶紧踏前一步来相助。
傅雷夫妇去世时,凌霄才两岁。1966年8月12日凌霄生日的前两天,傅雷寄出了一封给儿子媳妇的英文信,这是傅雷所写的最后一封家书,信寄出后三周不过他就和夫人双双走上了不归路。
记得这封最后的家书被人译成中文,译者金圣华每每重阅不忍卒读:“有关凌霄的点点滴滴都叫我们兴奋不已...你们眼看着自己的孩子一天天地成长,真是赏心乐事!想想我们的孙儿在你们的客厅及书房里望着我们的照片,从而认识了远方的爷爷奶奶,这情景又是多么叫人感动!尽管如此,对于能否有一天亲眼看见他,拥抱他,把他搂在怀里,我可一点都不抱希望……妈妈相信有这种可能,我可不信。”接着,傅雷提到夫人为宝宝手织毛衣,说在无奈中“只能藉此聊表心意”,又提出想要一张凌霄两周岁的照片,一张正面的照片等等。
 
当年当这张期待中的孙儿照片寄到时,傅雷伉俪却...
四十七年后,孙儿来了,不是两岁的宝宝,而是昂藏六尺的男儿,带着伴侣亲自来到墓前,向祖父母献上虔诚的敬意和怀念。
 
凌霄的外祖父是美国小提琴家、指挥家的梅纽因先生。凌霄幼年身在国外接受西方教育,是美国的外公亲自带他回北京学中文。
凌霄目前居住中国,除了傅雷的英法文信件,他一定看过爷爷当年所写的封封情真意挚的中文家书,而奶奶当年手织的婴儿毛衣,如今不知是否还收藏在笼底柜中?
 
傅敏在双亲灵前致词。傅敏对父母说,这不是什么答词,当年你们以死明志不堪受辱,如今终于回到故里,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家今天在此追忆你们,最要紧的是不要忘了把那当年迫害你们的邪恶源头铲除...一撮土,两撮土...兄弟二人撒上黄土,接着铺上鲜花,傅雷夫妇的骨灰终于入土为安。观礼的众人怀着虔敬的心情手持红玫瑰,默默列队上前向傅雷夫妇献花致意。
 
灰色的碑石上刻着两行字:“赤子孤独了,会创造一个世界”,是傅雷的字迹,从当年的手稿中逐字采集得来的。
原先设计的墓碑有傅雷伉俪的浮雕,就像其他名人的一般,傅聪竭力反对,故改为如今朴素低调的样貌。
傅雷生前不屑沽名钓誉,死后又何需浮夸雕饰?
傅雷说过,赤子之心,永远不老。凡是真正的艺术家,在潜心创作中谁不摒尘嚣,弃浮华,谁不孤独?贝多芬于1814年致李希诺夫斯基的乐曲中,高喊“孤独,孤独”; 林文月耗时五载译完《源氏物语》之后,频呼寂寞,但是赤子孤独了,却会创造一个崭新的世界,一个不属于凡俗的世界,从而在此中与许多心灵的朋友相交相接,相契相抱。
墓碑体现了傅雷的精神,傅聪与傅雷父子同心,无怪傅雷提到傅聪曾经这样说过:“他的一切经历彷佛是另一个‘我’的经历”。
墓碑的背面,刻着傅雷和朱梅馥二人的生平,不炫耀,不夸张,将一段轰轰烈烈的史实淡淡道来。
生平碑文:“傅雷,字怒安,号怒庵,上海浦东人氏。早年留学法国,归国后投身文学翻译,卓然成家。赤子之心,刚正不阿,‘文革’中与夫人朱梅馥双双悲怆离世”; “朱梅馥,上海浦东人氏。毕业于晏摩氏教会女校。与傅雷结为伉俪相濡以沫三十四载,相夫教子,宽厚仁义,与傅雷生则相伴,死则相随。”
陵墓旁有一凉亭,两侧分别刻着当年傅雷印在稿纸上的用语“疾风”和“迅雨”。
今年是傅雷诞辰105周年,夫人朱梅馥诞辰100周年。归葬仪式散去,然那一永远不老的赤子之心,必会泽被后世;而那由赤子创造出来的世界,亦将浩瀚无垠,伸展无涯。
 
原作名《赤子孤独了.会创造一个世界---记傅雷夫婦归葬记》,作者金圣华。多処有改動,致謝香港Hoi Chu兄並原作者---ryu.
 
 
 
 

高兴
1

感动

同情

搞笑
8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1 个评论)

0 回复 fanlaifuqu 2014-8-26 06:46
这样的历史怎能忘记,非亲非故,我流泪了!
1 回复 sissycampbell 2014-8-26 06:56
好文章。生动切实!一对让我们缅怀的碧人。不会忘记他们是怎麽走向天堂的。。
0 回复 ryu 2014-8-26 07:22
sissycampbell: 好文章。生动切实!一对让我们缅怀的碧人。不会忘记他们是怎麽走向天堂的。。
傅雷夫妇的弃世,并没有得到应得的安宁
感謝那位素不相识的女青年江小燕,冒着危险前往火葬场以自称的“干女儿”身份领取并保存下来傅雷夫妇那一撮寒灰...
7 回复 ryu 2014-8-26 07:24
fanlaifuqu: 这样的历史怎能忘记,非亲非故,我流泪了!
人間自有真情,
感謝那位素不相识的女青年江小燕,冒着危险前往火葬场以自称的“干女儿”身份领取并保存下来傅雷夫妇弃世後的那一撮寒灰...
難忘那不能否定的前30年。
4 回复 trunkzhao 2014-8-26 07:31
浩劫。尤其是文化的。
4 回复 ryu 2014-8-26 07:41
trunkzhao: 浩劫。尤其是文化的。
但是,那是不能否定的。請記住70年前、120年前。
0 回复 sissycampbell 2014-8-26 08:01
ryu: 傅雷夫妇的弃世,并没有得到应得的安宁
感謝那位素不相识的女青年江小燕,冒着危险前往火葬场以自称的“干女儿”身份领取并保存下来傅雷夫妇那一撮寒灰...
傅雷可是一位大才子。我只读过他的”傅雷家书“和一些翻译小说。那还是上中学的时候家里长辈留下来的。那位女青年”江小燕“是个勇敢的女子。天下还是又有良心的人。傅雷的家人应该感谢她。
2 回复 ryu 2014-8-26 12:35
sissycampbell: 傅雷可是一位大才子。我只读过他的”傅雷家书“和一些翻译小说。那还是上中学的时候家里长辈留下来的。那位女青年”江小燕“是个勇敢的女子。天下还是又有良心的
是的,
别忘了她——江小燕,这是一位多年前曾感动过无数人的人,这又是一位坚决不接受传媒采访的人,最近,因傅雷夫妇骨灰下葬人们再次提起她,她就是保藏下傅雷夫妇骨灰的江小燕,一位被人们称之为民族良心的奇女子。
4 回复 ryu 2014-8-26 12:36
sissycampbell: 傅雷可是一位大才子。我只读过他的”傅雷家书“和一些翻译小说。那还是上中学的时候家里长辈留下来的。那位女青年”江小燕“是个勇敢的女子。天下还是又有良心的
江小燕当年的所为,用今日的语言来说,那就是“见义勇为”。然而,这对于一个纤纤弱女子而言太不容易了。一生磨难,2004年前她退休时,还只是“助理研究员”。无权无势、无名无利的她,年逾花甲,至今独身。然而,绘画、书法、诗词、音乐,使她的 ...
0 回复 sissycampbell 2014-8-26 13:40
ryu: 江小燕当年的所为,用今日的语言来说,那就是“见义勇为”。然而,这对于一个纤纤弱女子而言太不容易了。一生磨难,2004年前她退休时,还只是“助理研究员”。无
你这麽了解她?
0 回复 sissycampbell 2014-8-26 13:43
ryu: 是的,
别忘了她——江小燕,这是一位多年前曾感动过无数人的人,这又是一位坚决不接受传媒采访的人,最近,因傅雷夫妇骨灰下葬人们再次提起她,她就是保藏下傅
原来如此,她也变成名人了。但不是她本人想要出名,而是她见义勇为的行动让人敬佩而出名的。这样的人太少了,尤其在那种年代。
2 回复 金竹陶器 2014-8-26 20:55
哀悼傅雷大师和夫人
2 回复 tea2011 2014-8-26 20:56
ryu: 江小燕当年的所为,用今日的语言来说,那就是“见义勇为”。然而,这对于一个纤纤弱女子而言太不容易了。一生磨难,2004年前她退休时,还只是“助理研究员”。无
在当年的政治环境下非常不容易,感谢她。
2 回复 ryu 2014-8-31 09:47
tea2011: 在当年的政治环境下非常不容易,感谢她。
与小tea 同感。
1 回复 ryu 2014-8-31 09:47
金竹陶器: 哀悼傅雷大师和夫人
与金竹陶器 兄同感。
1 回复 ryu 2014-8-31 09:48
sissycampbell: 原来如此,她也变成名人了。但不是她本人想要出名,而是她见义勇为的行动让人敬佩而出名的。这样的人太少了,尤其在那种年代。
現在的那种年代奈?多不?
1 回复 ryu 2014-8-31 09:48
sissycampbell: 你这麽了解她?
  
1 回复 ryu 2014-8-31 09:50
sissycampbell: 你这麽了解她?
我是傅聪先生的粉。
2 回复 sissycampbell 2014-8-31 16:58
ryu: 我是傅聪先生的粉。
明白了。谢谢荣!
2 回复 sissycampbell 2014-8-31 17:00
ryu: 現在的那种年代奈?多不?
凤毛麟角!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16:2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