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文联的小阿姐

作者:ryu  于 2014-12-30 20:4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人在海上|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30评论

关键词:上海作协, 上海文联

引言: 两个月前去沪上巨鹿路675号上海作家协会时,惊闻新海派女作家程乃珊大姐不幸因病于年前谢世,犹享世67岁。
終日不悦,犹欲涂字纪录自己的悲思。遂成此文,尽管与大阿姐无关,然毕竟程姐生前性格开放爽朗,祈望程姐超度...
 
 
好像是80年代中叶,第一次奉命去上海作协找一位上海文联的英語翻译名小嘉。
我怯生生地在大门口止了歩。  找谁?!门卫的大嗓门。  找作协,我答道,显然中气不足。
来作协找作协?寻作孽?
我来寻小...嘉的...
...是的,找我的,走,一起进去,一个小个头的女人搭搭我的肩推着就走。
 
下次进来千万不要停歩,当心狼狗,寻我啥事?她问。  看见您很眼熟,我说。  我更眼熟你,她答道,好一个快人快语。
告诉了她来意时,她听得非常认真,以至于让我于太近的距离观察了她。
笑什么笑,动坏脑筋了?侬別当我看不出,她说。
没有,只是您...您...,
別您,你就是了。
你...侬的五官总体来说是很精致的,就是分开来欣赏好像想勿笑有点難度...
 
PIA ! 一记头掌甩了过来,她。
肯定你昏脱了,有把人的五官分开来欣赏的?这就是不对称的美,山口百恵知道不啦?把她的五官也分分看?不分多媚!学着点。还有,以后叫我小阿姐,別小嘉、小嘉滴牢介介(老三老四之意),侬多大啊?哪!我说呀,做你的小阿姐搓擦有余!
 
小阿姐大我几岁,但是因为人比较小样、近乎小巧,又性格活跃,看上去像小阿妹。和她合作非常愉快,她对正经事一本三正经,工作効率高,能力又非常强,为当時我作为通讯员联絡的几位老作家作外文翻译时,准确、得体的转译使老同志们的吴强、柯灵等高兴得七昏八酥。
 
只风闻她出身很有背景,她本人守口如瓶,却常说对我很了解,因为咱身边有她的好朋友云云。
 
那年早春,陪俺的老板去上海南京西路口、石门二路上一幢公寓里看望借居的陈幼石教授,陈先生是接受美国国務院的文化基金援助来上海作研究的,来之前先生她曾任美国明州大学副教授,是年前,先生的大作《韩柳欧苏古文论》已经面世。那天小阿姐正巧也在陈幼石处。
说谈至半,陈幼石突然问咱老板“你的老秘书没有帯来介绍给我?”   “哪来的老秘书?”老板反问。
唉!一直代你写信的那位文笔酸溜溜的老先生?
呦!呜,知道了,文笔酸溜溜的老先生就是伊!老板把咱推了出来。
啊?!You're kidding me !! 陈幼石叫喊起来,扑上来就是捏我的鼻子。小阿姐更是起哄。
 
后来我成了陈幼石先生的忘年交、座上客。知道她借居的公寓其实是所谓复旦大学一位出国教授的寓所,实际上背景很复杂,以至当時的“国安”频繁地约我了解情況。
和陈先生常常彻夜聊天,也頻頻与国安在老錦江饭店商务楼议事。
当時,改革开放刚刚拉开幕,老錦江饭店门前的茂名南路一条沿马路的高级商品街聚集了当時上海最时髦的商品,也汇拢了上海届时最时髦的上海人。
 
一天,去錦江饭店商务楼走过大玻璃橱窗的商品街时,猛然发现小阿姐正在里面挑选时装。
唉!阿姐,我敲敲橱窗玻璃,你在这里买衣服呀,太厉害啦,我说。
看看玩,不一定买,尺寸都太大,吓人得很,她答道,你怎么上班时间跑这来了?陪我挑选衣服吧?作作参谋?
今天不行,择日...可得用人民币兑換券的吧,我时间不行呐,不得不逃得快点。
 
几天后,又是经过玻璃橱窗街去錦江商务楼,这次看见小阿姐坐着在做头发了。
Ton ton, 我敲了敲玻璃窗,随后就进了錦江里面。
喂!看见阿姐就是给个背影?架子介大,太大了吧?!小阿姐这次头上套满了发巻追了出来,你又来了?  是的,有些小事,我说。  什么事,说出来!  小阿姐,求求你,现在不来事,辰光没有。   你倒忙来,阿姐寻侬讲事体也没有辰光?派头太大了!走,去喝一杯,有些事说说。
阿姐,今天真的对不起,改日我请阿姐。  真的假滴?  当然真的。  什么时候、什么地方?  二天后,...对面的“花园饭店”咖啡厅。  要在那么讲究的地方喝干吗呀?  阿姐你在这里做头发就不讲究了?没有4、50只洋来事的?  去、去、去!关你什么,別忘了二天后!
 
其实,我在其间多次向小阿姐约过书稿,她的文笔很有特色,不花梢,简洁,用辞素朴,但是条理达人。而且,中、英文均相当游刃。
可是,她却毎次在约期的最后一天交稿。
数次后,她干脆对咱摊牌了: 阿弟,我知道侬的好意,看得起我,可,咱说穿了吧,我没有心思动笔头涂写,我既已经不图名了,还有...咱不缺钞票,还是谢谢你,別再约咱了,別人约不着的苦,我说老实话了...
小阿姐就是这样一个人,一个帯謎点的、又很有生活味的人,而且,是个小女人。
 
两天后,如约在当時仅有的日资五星级的花园饭店咖啡厅碰头。选择那里是因为朋友谋职的英文版《中国日报》的上海记者站常驻“花园”,朋友有饭店咖啡厅的優惠券。
 
我要结婚了,阿弟,听说了吗? 没有呀?  我说你格只阿弟心里还有没有咱这个小阿姐?啊...说呀!说哪!她竟然动手了。
对不起,不过你不要动武哪,我一定送礼!   送你个头!为什么不先问阿姐嫁给谁,成了谁的媳妇?   奥!是咱没有灵犀,现在聆听阿姐的教育...新官人?...   新官人你认识滴!   唉?!   唉什么唉!猜猜看,复旦毕业的。   复旦毕业的?男的?   小具!侬昏脱了!   中文系的?   唉,是的。   唉?中文系?复旦?太多了,人民电台文艺部的郑XX?     不对。   电视台的朱XX?     No.     文汇报的张?   ...   解放日报的蔣XX?     喂,我说你太不关心我了,我要生急气了!中文系的走读生,这下晓得了?   市公安局刑偵处的汪XX?      滚!不认你这个阿弟了!就是侬身边的人、再说我又是你那么要好的阿姐,伤心啊!想不通了!   阿姐!难道是他?他!嘉定県人的陈...?!不会是郊県人的吧?   像你,看见女人就是一个转身的,人家可是盯牢黄包车、咬煞不放的!  ...不可能呀,阿姐你那么漂亮的...   现在拍什么马P, 当初为何不替阿姐出出主意!  . ..现在不结婚不行吗?   看来难软缠了,对方爹娘毎周来...
阿姐,等会儿就去錦江一条街陪阿姐准备礼品,算是我的心意,随便阿姐挑什么...   现在阿姐阿姐叫得亲来,早点逃在哪里啦!早点出来就不可以吗?就是罪过呀?!  
......
 
这杯咖啡倒底是些什么味道现在想来一点记忆都没有。
 
阿姐晓得你是存心送礼的,也知道你并不穷,但是不好意思,就这样好不好,请你为我选一条法兰西倣真丝围巾,花样由侬捡,还要由你亲手为我戴上...侬选什么我就满意什么!
...阿姐,过来,为您戴上,...这样好吗?再紧些?再紧?別了哦,不怕我把你掐得透不过气来?
咱巴不得您掐住我了,咱这就可以倒在您的...手...里...了......
 
小嘉,阿姐,没有办任何仪式就结婚了。
礼我没有去。
为新郎就是我手下的一个很能审时度势的人,一个手不能提笔、辞没有文彩的中文系毕业生。不过,他对小阿姐很不错,什么都以小阿姐的意志为指示。他本人也很有能耐,听说他后来成了上海一个出版社的社长。
不过,那已经是小阿姐离开了他,而他又找了一位能干的夫人。
 
我一直再也联系不上小阿姐。
 
无论我多次去巨鹿路675号的上海作协,
也无论我多少次地去了延安西路238号的上海市文联。小阿姐什么回音都不给人。
直到我动用警力调查了她的周围。
 
当時,上海还没有多少外国人,只有少量的外国留学生。
一个西亚系的男生在上海音乐厅的节目间奏时,把小嘉帯到走廊的一角,周围没有人,他,竟然把我的小阿姐拉紧,撩起她的紧身Pencil 皮裙,让阿姐做了一个尴尬的、绝非情愿的竖式一字马!
......
 

 

 

 
 
 

高兴
1

感动

同情
1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18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30 个评论)

10 回复 九月.豆 2014-12-30 21:13
好文章就是这样的--读着笑着,到最后鼻子竟然酸酸的。。。:))

r兄早,我刚刚回到家就读到好文,谢谢你!
10 回复 九月.豆 2014-12-30 21:15
“你...侬的五官总体来说是很精致的,就是分开来欣赏好像想勿笑有点難度...
PIA ! 一记头掌被她甩了过来。”

嗯,是该被甩,要是我一脚踢过去才解恨!。。。:))
9 回复 ryu 2014-12-30 21:37
九月.豆: “你...侬的五官总体来说是很精致的,就是分开来欣赏好像想勿笑有点難度...
PIA ! 一记头掌被她甩了过来。”

嗯,是该被甩,要是我一脚踢过去才解恨!。。。:)
有话好好讲,首先不要生动如虎么,看见人家做头交您一様有派头,就帮煞了,朋友也不要了?是吗?~~(・.・)
今天算回来得早的?
先祝新年~~
9 回复 ryu 2014-12-30 21:40
九月.豆: 好文章就是这样的--读着笑着,到最后鼻子竟然酸酸的。。。:))

r兄早,我刚刚回到家就读到好文,谢谢你!
谢谢你,谢谢也为小阿姐、大阿姐而鼻子酸酸。。。:))
是啊,人,就是这么无力!
珍惜毎一天,开心毎一刻~~
8 回复 九月.豆 2014-12-30 21:52
ryu: 有话好好讲,首先不要生动如虎么,看见人家做头交您一様有派头,就帮煞了,朋友也不要了?是吗?~~(・.・)
今天算回来得早的?
先祝新年~~
我看了不服气嘛,谁让你从小就会拿女人开玩笑尼?窃,小阿姐一记,我一脚,这样你才站得稳呀。。。:)))

4-6am, 2-hours boot camp...bless my old soul...:)))
12 回复 fanlaifuqu 2014-12-30 21:53
看你们两聊得,不敢打搅了!
文豪闲谈也精彩!
8 回复 九月.豆 2014-12-30 21:57
fanlaifuqu: 看你们两聊得,不敢打搅了!
文豪闲谈也精彩!
范老,啧啧啧,咸豆浆刚吃完?好吃吗?:))
10 回复 fanlaifuqu 2014-12-30 21:59
九月.豆: 范老,啧啧啧,咸豆浆刚吃完?好吃吗?:))
为我量身而制,能不美味吗?
8 回复 ryu 2014-12-30 22:10
九月.豆: 我看了不服气嘛,谁让你从小就会拿女人开玩笑尼?窃,小阿姐一记,我一脚,这样你才站得稳呀。。。:)))

4-6am, 2-hours boot camp...bless my old soul...:)
You know that who is kidding me ...
11 回复 tea2011 2014-12-30 22:10
你怎么才知道程乃姗去世的消息呢
10 回复 ryu 2014-12-30 22:16
fanlaifuqu: 看你们两聊得,不敢打搅了!
文豪闲谈也精彩!
欢迎加入,更无谓打搅了,
闲谈有时候也确实是一种启发,先生是唯物主義者,前几天您的一文就共鳴无限,对生命的感慨~~
哀念女作家程乃珊大姐香魂~~
10 回复 ryu 2014-12-30 22:17
fanlaifuqu: 为我量身而制,能不美味吗?
先生的行综竟然全程实況转播?
12 回复 ryu 2014-12-30 22:19
九月.豆: 范老,啧啧啧,咸豆浆刚吃完?好吃吗?:))
難道豆浆 9月 不欢喜甜滴~~?
甜的补脑呐,或许。
7 回复 ryu 2014-12-30 22:22
tea2011: 你怎么才知道程乃姗去世的消息呢
是啊,十月份去了才听说,非常无语~~
不堪再忆~~人呐,太无力,痛感。
犹念程姐,不已,不已~~
12 回复 ryu 2014-12-30 22:32
愿后天起 新年新事新始新气象,举杯 为Back China,
举杯 为贝壳村~~
10 回复 法道济 2014-12-30 22:43
R兄吞吞吐吐,肯定是有不端之举 ,良心受折磨。才有这篇文章
10 回复 法道济 2014-12-30 22:47
ryu: 愿后天起 新年新事新始新气象,举杯 为Back China,
举杯 为贝壳村~~
人不怕做错事,只要道出真相,改了就是好人嘛
8 回复 xqw63 2014-12-30 22:47
有照片吗?老兄年起的时候肯定是万人迷啊
9 回复 ryu 2014-12-30 22:51
法道济: R兄吞吞吐吐,肯定是有不端之举 ,良心受折磨。才有这篇文章
想笑,却是笑不出,良心受折磨呐~~(・.・)
不过,这篇文章造得有点累,勉強,人物空洞化了,因为...老兄,听好了,
没有生活!!
只有,良心受折磨。
满足朋友 也是一种好心情,阿对?
12 回复 法道济 2014-12-30 22:53
ryu: 想笑,却是笑不出,良心受折磨呐~~(・.・)
不过,这篇文章造得有点累,勉強,人物空洞化了,因为...老兄,听好了,
没有生活!!
只有,良心受折磨。
没事了。怜香惜玉,人之常情嘛。
123... 7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4-23 10:4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