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惊蛰在上海 寒风撤夜骨

作者:ryu  于 2016-3-8 08:4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御而动魂|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25评论

关键词:惊蛰, 知识分子, 文革, 战高温, 造反派

3月5日 农历 正月廿七惊蛰,日本谓之“启蛰”,万物出乎震,震为雷,故曰惊蛰,是蛰虫惊而出走矣--出自自己的日记。

 

那年惊蛰正巧在上海。在套房的厨房间弄点暖和的热胃时,时针正指凌晨4点。临窗极目,啊!浓雾一片,好极了。谢谢老天关照哪。
早已穿戴完毕,下楼在长宁区延安西路1155号“绿地豪生全套房酒店”的沿马路上我站了一下,今朝的目的地就是对马路的番禺路。

 
于是招了辆出租车特意让去了向东的华东医院。
再叫车回到番禺路,“就停在天桥下吧,”雾汽弥漫,似天空在哭泣。我绕着天桥桥角下慢慢地渡了一圏,待回到原地时,我,已脱下了风衣,破衫滥裤,邋遢灰白的假头套,眼眶乌黒,蓬头垢面浑然是一个流浪汉。就势倒地瘫坐,桥下有我贴着的一只破表,是4:31分了,我两眼死死地盯住对面番禺路OO弄OO号乙的沿街1楼。
他,准时出来溜狗了。腰板笔挺,目不斜视,70多岁,嘴角有些不怀好意地嗒拉着,仿佛是什么人欠他什么的。
没有错,是他,因为今天已经是我第三天来这里“铆”他了,绝对没错,打死他我都认得出!而今朝,我就是为了见证他的死期而冲他来的!
 
笔挺的腰板,嗒拉着的嘴角,还记得第一次与他照面,噢,30多年前!
那年家父与所有的臭老九在文革中遭批斗劳教,子女辍学挨饿,刚从“五七干校”解放出来,又被响应上海市革命委員会“去工厂战高温”的号令去了延安西路上一家轻工产品厂劳作。老爸的一行约10人,大多我有些面熟,因为那时不用上学校的我常去“五七干校”。
老爸毎天深夜回家,在厨房间擦身、抽闷烟,我总是欠意地去陪他,“不哭!我没有什么,挺得过去的,好,睡去吧...”老爸咳嗽着让我回睡房,我瞟见老爸咳出的痰是黒的。
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了,央求隔壁上夜班的爷叔用脚踏车载我到延安西路去。
我,看见了!看见老爸等一批所谓“战高温”的知识分子臭老九干的是翻砂工--8小时甩沙包,车间里灯光昏暗,比炼钢炉的炉火还悲惨。粉尘飞扬,空气中辣辣去呛人,墙壁上暗红色的标语依稀写着“形式大好的重要标志是人民群众充分发动起来了”。看得出,那些扎堆站着说笑的是厂里的工人。而那些驼着背、咳着嗽、咽下痰去的就是...老爸等臭老九知识分子了。
车间的另外一角,正有人在从车上卸砂袋,其中一个小老头似的我认识,原来外文出版社的托尔斯泰文学翻译家的草婴。
快!快!快点!想磨洋工?!工人在训斥人。
让我稍稍休息一下可以不可以?脏里赃兮的臭老九草婴向仰着头的当班工人央求。
休息?休断命的息!死了有你休息的了!再来,废话少说!
一只砂袋扔了下来,草婴在下面可怜地驼着背,与此同时只闻一声绝叫: 啊~啊、啊、啊...
草婴,扑倒在地,25kg左右重的砂袋,沉沉的压在草婴的背上,嘴中的鲜血、失禁的尿水、喷吐的残物...
我扑了上去,老爸等人也冲出来了,“怎么是你!来寻死?”老爸以从未看见过的口吻骂我,“快!到门房间传达室喊人!要快!”
15分钟以后,他,来了。笔挺的腰板,嗒拉着的嘴角,不怀好意地笑着,“啊~以为是天也蹋了,原来是老草自己不当心摔倒了,没事,下班后自己打算吧,伤痛么,要革命总会有牺牲啦!”说此话的他,就是复员军人的、厂人事科副科长,原造反派小头目,住在离开厂最近的好地段的延安西路番禺路口上的新式里弄洋房里。
“知识分子也是人!”我忍不住了,冲上前对他叫喊。
咓?小赤佬,你算啥?知识分子?你当老子我没有知识?我也有知识,稀什么奇!狗O子,小右派!看老子不收拾你,你小子骨头发痒啦?!
你敢!我说。
嗨嗨~小赤佬想作死了!
你敢!
我,不敢?啊!你昏头啦!老子头上就是什么,青天,可以无法无天!看我把你扔到炼钢炉里烧烧掉!不相信?嗯?不服贴?
哗~的一脚冷飕飕的扫堂腿,我的后脑重重地倒向地面,不醒人事了。
 
醒来时,我已和受伤的草婴一起笔挺地瘫躺在人力三轮车上,老爸踩着,冒着惊蛰天的寒雾,慢慢地走在去医院的路上。
天,真冷呀,惊蛰天的寒风更辙骨。路上怎么连行人也没有踪影。什么人也没有...
 
 
出国后,我还是搭手帮国内的老板做些小生意。我的角色很简单,跑台中、高雄等地,后来又新増了仁川、大邱等韩国城市。有时回上海述职,交流业务。谓之业务,其实包罗万象。那年惊蛰前后的二、三年,半年一次的业务,先是老板请了上海建国西路75号的原“警校”的人为我开班交流追尾、甩尾巴业务,挑明了其实是盯哨和反盯哨的行当,说是以备护身。后来又学“造场”业务,什么呀,就是制造他人意外自尽的、想不穿人生时的自然场景。而这次惊蛰天的业务更那个了,由上海建国西路000号、太原路边上的原上海市局O处的师傅教我如何“洗地”。
洗地这个词现在用多了,我也不挑明了。反正一切跟自己不搭界!
 
我特意挑选延安西路1155号“绿地豪生全套房酒店”小住来学“洗地”。也特意连续三天去番禺路OO弄OO号乙,就是为了“铆”他,那个“有知识”的复员军人、那个胆敢说“老草自己不当心摔了,没事,要革命总会有牺牲”的厂人事科副科长,那个身手非凡的、能来一脚漂亮的扫堂腿的原造反派小头目,那个张扬要扔我进炼钢炉里烧烧掉的腰板笔挺的,嘴角嗒拉着的,不怀好意地笑着的他。
 
那年惊蛰天,上海飘浓雾。能见度正好。
凌晨4:33分钟,他,准时地出来溜狗了。
腰板笔挺,目不斜视,70多岁,嘴角有些不怀好意地嗒拉着,仿佛是什么人欠他什么的。我,猛地拐着似乎半残的双腿,蜷曲驼背,却是箭歩如飞一般直驱那个人--他。
三下五去二,我先以一个失脚撞开他的牵狗索,狗狗一溜烟地逃了,随后举手我抽了自己一下小耳光,自己骂自己,都是我不好,曾经的狗O子,小右派!然后蹲下身、仰望着他,流着口水、擦着眼泪、搓着鼻涕,压低嗓门对又吃惊又受怕的他沉沉地吼着,咱昏头啦!你老子头上就是什么,青天!可以无法无天!看你把我扔到炼钢炉里烧烧掉!不相信?嗯?不服贴?
当年的台词,当年的恨,当年的仇。
我貌似哆嗦着爬过去紧紧地端住了他的左脚,那只当年利索地、能来一脚漂亮的扫堂腿的脚,死死地抓紧,再从兜里掏出不足巴掌大的专业家伙就是...
咣嘡一下,接着是沉闷的“噗”的一下,惶如当年的我,他仰面就倒...
 
天,真冷呀,惊蛰天的寒风撤夜骨。路上怎么连行人也没有踪影。什么人也没有...
 
 
我若无其事地回到天桥桥角下,手脚彻底利索,没事。摘下桥下那我贴着的那只破表,是4:51分了,我两眼又死死地盯了一眼对面番禺路OO弄OO号乙的沿街1楼。慢慢地渡了一圏,待回到原地时,我,风衣已穿上,头发油亮,眼珠白黒分明,扬手就招下一辆出租,“顺路往静安寺方向开,到了我会叫你停的,大雾天,不急,悠悠地开吧,今天看来又是一个好天气啦,师傅?”
是格、是格,好天气啦,托福,好天气啦,出租司机说。
 
中午时分,越过飞东京的机舱窗戸,果真是好天气啦,托福,好天气啦,惊蛰天后的好天气!
标签 惊蛰,知识分子,文革,战高温,造反派

 

 

 
 
 
 
 
 

高兴

感动
1

同情

搞笑
4

难过

拍砖
1

支持
8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5 个评论)

1 回复 fanlaifuqu 2016-3-8 08:57
不是原创文学,是前尘往事!
1 回复 ryu 2016-3-8 09:21
fanlaifuqu: 不是原创文学,是前尘往事!
是原创文学呐,嗯,刻骨铭心的...幻想
2 回复 法道济 2016-3-8 09:53
这个幻想好,报父仇,暴打文革余孽
1 回复 ryu 2016-3-8 09:56
法道济: 这个幻想好,报父仇,暴打文革余孽
要革命总会有牺牲,这种人只相信这种信条!
1 回复 南沙2 2016-3-8 10:37
梦中复仇记?
1 回复 徐福男儿 2016-3-8 11:03
延安西路番禺路口的新式里弄房子叫“三弄堂”,不知今天还在么?原来都是资方代理人、高级知识分子一类人住的。那个家伙一定是占了哪个臭老九的房子。到今天还在怀念文革的就是这种人。
2 回复 xqw63 2016-3-8 22:36
曾经的狗崽子
2 回复 lenovo88 2016-3-8 22:38
看得人欲哭无泪,然后笑,坚决打倒文革余孽
1 回复 【小虫摄影】 2016-3-9 03:25
真干,还是梦想干?解气。后来那个翻译老人怎么了?没死吧。我捏一把汗
1 回复 Lawler 2016-3-9 04:09
嗨,希望这种事情不再发生。
孩提时代的伤害,记忆是深刻的。
不要成为一个心结,对身体不好。
从此把它忘掉吧,自己也会轻松。。。
1 回复 ryu 2016-3-9 10:40
Lawler: 嗨,希望这种事情不再发生。
孩提时代的伤害,记忆是深刻的。
不要成为一个心结,对身体不好。
从此把它忘掉吧,自己也会轻松。。。
' 已经是我第三天来这里“铆”他了,绝对没错,打死他我都认得出!而今朝,我就是为了见证他的死期而冲他来的!' ...
现在按你说的,忘掉吧,会轻松。。。
2 回复 ryu 2016-3-9 10:42
【小虫摄影】: 真干,还是梦想干?解气。后来那个翻译老人怎么了?没死吧。我捏一把汗
本篇是小说,但是,我个人是崇尚来真的。
那个翻译老人没死,握笔不止,直到去年仙逝,上天有眼。
1 回复 ryu 2016-3-9 10:44
lenovo88: 看得人欲哭无泪,然后笑,坚决打倒文革余孽
是得坚决打倒文革余孽,转眼50年了,淡泊中很危险。
1 回复 ryu 2016-3-9 10:45
xqw63: 曾经的狗崽子
是啊,让他从此闭了嘴!
1 回复 ryu 2016-3-9 10:48
徐福男儿: 延安西路番禺路口的新式里弄房子叫“三弄堂”,不知今天还在么?原来都是资方代理人、高级知识分子一类人住的。那个家伙一定是占了哪个臭老九的房子。到今天还在
那家伙是占了老九的房子成为“房主”的!
不清算那伙到今天还在怀念文革的人,于天理不容,灭了那个家伙。
1 回复 ryu 2016-3-9 10:49
南沙2: 梦中复仇记?
写出来的是梦语,不来真的算什么人?
2 回复 【小虫摄影】 2016-3-9 11:41
ryu: 本篇是小说,但是,我个人是崇尚来真的。
那个翻译老人没死,握笔不止,直到去年仙逝,上天有眼。
      我想您还没有这个胆       。我父亲也去了5.7干校。我们没有去参观过。不知道他们是怎样熬过来的。我父亲也活到100岁仙逝。握笔不止,上天有眼
1 回复 ryu 2016-3-9 12:08
【小虫摄影】:          我想您还没有这个胆        。我父亲也去了5.7干校。我们没有去参观过。不知道他们是怎样熬过来的。我父亲也活到100岁仙逝。握
我没有这个胆?  小虫 姐有理
代为先父上香。
2 回复 xqw63 2016-3-9 22:12
ryu: 是啊,让他从此闭了嘴!
  
1 回复 【小虫摄影】 2016-3-9 23:22
ryu: 我没有这个胆?  小虫 姐有理
代为先父上香。
基督山恩仇记,我印象很深,也受很大影响。文革的时候偷看的。到我手里只有2天,通宵看完。那时候很多禁书,我们青年人在传看,包括什么没有出版的。。。结果我们离婚的时候 前丈夫到单位去举报我。。。非常恶劣的一个画家。。。记忆犹新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ryu最受欢迎的博文
  1. 伦敦秀“裸骑自行车”令人眼福大饱 [2013/08]
  2. 日本全国紧急状态前戴上口罩去超市 [2020/03]
  3. 三月的樱花,一个人看 [2020/03]
  4. 沐浴党恩红利 上海新景点时髦打卡 [2020/03]
  5. 趣话孩子要单独住出去了 [2019/11]
  6. 老爸感恩深度宅美食,上海今起也封闭 [2020/02]
  7. 情人节的爱国网购 要情商更要智商 [2020/02]
  8. 雅加达红灯区的春宵不眠之夜 [2013/09]
  9. 昨天紧张的晚餐 只有一只便当 [2019/11]
  10. “公开邀请性骚扰”日本空姐来真格 [2014/03]
  11. 澳门豪秀香云纱,不敌武汉靓颖汉服艳 [2019/11]
  12. 韩国人气少奶奶 知道有假 还是迷人 [2019/10]
  13. 冬至,去超市买点什么吃点什么 [2019/11]
  14. 搶眼:男女混合裸体橄榄球赛 [2011/08]
  15. 中国贪官"冰火"北极粉嫩母熊 [2014/12]
  16. 主张啥也別“赤膊”! [2011/06]
  17. 我赴女体盛宴 [2012/03]
  18. 东京上野:樱花似倒海 人潮胜翻江 [2012/04]
  19. 她,悦目赏心,过目难忘 [2011/04]
  20. 17日下午去震心区的超市・・・ [2011/03]
  21. 中国道路停工,推土机拆除,印度如是报道 [2017/08]
  22. 来一碗蝦肉餛飩和生煎・・・ [2011/04]
  23. 日本8.8級強震 10米大海嘯・・・ [2011/03]
  24. 牛!国安部常务副部马建竟也被双规 [2015/01]
  25. 雷人!中华之“天价香烟” [2011/09]
  26. 論上海人、上海話可以緩行 [2010/12]
  27. 朗朗,你的音符有错 [2011/01]
  28. 上海文联的小阿姐 [2015/12]
  29. 中国,请不要过度崇拜金牌 [2012/07]
  30. 反台独 不要反台湾的民主法治 [2017/01]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3 09:3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