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雨伞领头黄之锋昨抵泰国被拒,拘留后遣返

作者:ryu  于 2016-10-6 17:1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三言两语|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28评论

关键词:香港, 学生, 泰国

今晨,有关中国香港2014 年的原民主雨伞运动领头学生、19岁的黄之锋昨天抵达泰国被泰国海关拒绝入境并拘留12小时后遣返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各种报道由泰国电视CH9新闻、新加坡 Channel NewsAsia CNA.、和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 Television Broadcasts Limited,TVB.纷纷推出,消息错综磋对、莫衷一是。

 

泰国-TVCH 9报道: J.黄被拒绝进入泰国,泰国移民当局表示拒绝雨伞运动前领导人的入境"不是得到了中国政府的通知"。 泰国外交部发言人说香港学生黄被拘留是因为其有危害社会言论(的前科),如果没有,可以入境。

 

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TVB 新闻报道说,HK student J. Wong backed HK after refused entry into Thailand -He was held there for more than 10 hours, and told his name was on a blacklist.

 

下面是新加坡 Channel NewsAsia CNA报道的截图。报道说泰国移民当局拒绝雨伞运动前领导人的入境"是得到了中国政府的通知"。

标签 香港,学生,泰国

泰国-TVCH 9报道: J.黄被拒绝进入泰国,泰国移民当局表示拒绝雨伞运动前领导人的入境"不是得到了中国政府的通知"。 泰国外交部发言人说香港学生黄被拘留是因为其有危害社会言论(的前科),如果没有,可以入境。

 

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TVB 新闻报道说,HK student J. Wong backed HK after refused entry into Thailand -He was held there for more than 10 hours, and told his name was on a blacklist.

 

黄之锋 Joshua-Facebook-18时间前 · 【长文慎入:真心惊】

 

10月5日(星期三)香港时间凌晨1时左右,我乘坐的航班顺利抵达曼谷机场,准备应邀翌日前往朱拉隆功大学和法政大学,分享雨伞运动和青年参政心路历程。 (其实除了我以外,被收押的人也能使用电话,感激某位同样被收押的朋友,传送我被单独扣押的覊留室相片,到香港众志的面书专页)...
准备下机的时候,我也有担心会否再出现去年到访大马的情况,就是在入境柜位递交护照时被入境人员带走,最终立即原机返回香港。 怎料,当我离开飞机就已经看到有几个机场人员,那时候也觉得有点奇怪,一般来说抵达机场也不会好端端看到那么多人,但总不能觉得形势有点怪就掉头,结果我在离开落机口的时候,就看到有一群警察和入境处人员,那个时候已经心知不妙。
 怎会想到,在尚未排队入境的时候,就已经有超过二十位执法人员在等待着我的来临。 当我跟他们迎面踫头,警察和入境处的代表就立即走过来查问我是否黄之锋。 当我承认身份以后,他们竟在众目睽睽之下,立即表明要代表泰国政府当局带走我,并命令我交出护照,那个时候真的很紧张,想不到被入境处截停这回事,居然会提前在落机口旁边发生。
 对于未知环境的不安,真的很难受,很久也没有经历过这种恐惧。 大概,上回有这种心脏几乎要跳出来的感觉,已经是两年前的雨伞运动前夕被捕。 假若此事发生在香港,我尚可立即联络律师媒体友人之类拖延一下,但身处曼谷机场人生路不熟,手机又未赶得及联上机场WIFI,根本就没有任何向外界求助的机会。 结果我只能乖乖交出护照...
然后海关代表就跟说,因为我已经列入泰国政府黑名单,所以绝不会有机会进到泰国境内。 从交出护照的那一刻开始,跟着二十多名海关和警察走到不知何处,心跳加速得越来越快,那种无助无依无靠的感觉涌上心头,我感觉到这次的状况应该比马来西亚恶劣得多。 在凌晨时份抵达曼谷以后,就跟着警察海关在机场走来走去,听着他们说泰语又不知他们在说甚么,即使他们尝试跟我说英文,除了黑名单(Black List)外,我近乎全都听不懂。
 终于,他们带了我到机场收押所,那个时候心情还是很压抑,因为即使早有心理准备,大概有一半机会被海关警察招待,但当他们命令我立即进去那个封闭式的「臭格」直至另行通知。 我实在无法忍受,就直接询问他们,到底根据甚么泰国法律条文可以把外国公民强行送进「臭格」收押,以及能否让我先联络我的家人,或至少先让我致电当地律师。
 由于护照早被没收,电话计算机一概禁止使用,当我不能与外界沟通,自然他们就能霸王硬上弓。 我提出联络代表律师和了解违反那条法律的两个要求,亦同样不获警察海关接纳,用一句「NO」便驳回我的疑问。 当我批评他们违反人权,反问他们怎可能不解释任何法律条文,就把我强行送进收押所,警察的响应就是「我们收押你以后,就自然会告诉你为何会被收押」。 接着我质问他们是否掉乱了先后次序,漠视程序公义等基本原则,警察海关就淡然说了一句话:「你知道这里是泰国,情况是跟中国一样,跟香港是不同的」。
 「你知道这里是泰国,情况是跟中国一样」
 「你知道这里是泰国,情况是跟中国一样」
 没错,桂民海也是在泰国「被失踪」,最终被押送到中国的。
 我与警察海关的争论,最后以他们一句:「你知道我们可以好像现在那样善待你,亦可以用尽方法留难你,相信你也明白我们可以做到甚么程度」作结。 这个我当然知道,事实上铜锣湾书店事件的经过,香港人绝对清楚。 终于,我就在凌晨两点开始,被迫禁锢在曼谷机场收押所的「臭格」里。
 本来以为,极其量也是在机场候机楼被二十名警察「保护」,通宵等待翌日早机遗返回港,但我真的没有想过,我居然会有一天被香港以外的警察禁锢在收押所里,原因竟是因为获邀前往这个国家的最高学府演讲。 本来在香港入臭格也不好受,但在泰国入臭格就更不好受。 前者尚可联络律师单独会面,甚至像两年前重夺公民广场被非法禁锢时,可以到高等法院申请人身保护令;但后者的情况却可怕很多,卫生环境恶劣和语言障碍还是其次。
 最可怕是那个连房外灯光也不会看到的封闭式收押所,不见天日的收押过程,你永远不会知道需要收押多久,亦不可能有机会接触外界,也不会得悉能透过甚么法律途径处理这个非法禁锢,因为这里就是一个不讲法律的地方。
 进到那个五十尺不够的收押所「臭格」,思绪很混乱、害怕和不安,不知道香港众志的朋友看到我仍没有上线,会不会很担心? 家人女友得悉音频全无以后,他们的心里在想甚么? 泰国学运的朋友,在机场等待那么久仍未见到我,能否从甚么途径把我救出来? 香港政府会如何响应,还是视之如无物? 那个时候,怕得很想哭。
 心里疲累得不知可以如何,不能接触这个世界,要断绝来往真的很可怕。 但我只是勉强告诉自已,无论如何绝对不可以哭,不可以让那些保安警察海关之类的国家机械,感觉到他们真的成功打击了我。 在臭格里望着四面墙,心里一直在想的就是「到底何时可以坐飞机回香港」,是不是翌日早上? 中午? 后天?
 不能说全是胡思乱想,但我真的有想过,泰国政府会否跟据当地甚么国家安全法之类,把我带到泰国法庭,拖延一两星期后,才把我送回香港...... 甚至甚至甚至,最后判我甚么罪名成立,要在泰国把我监禁数年,让我回不了香港。 连最恐怖的铜锣湾书店翻版,在泰国被失踪至中国大陆,也曾经有一刻在我脑海闪过。
 也许,你会觉得在曼谷机场收押期间,心里浮现「回不了香港」的感觉,好像过份忧虑和担心,而当那种负面想法涌上心头,我还是不停自已提醒自已,最坏打算也应该不会在泰国把我监禁起来,更不用说是甚么被带到中国大陆啦,理性总是必然地告诉我不会有可能发生.................. 但你明白吗?
 当周遭环境对自已如此不利,现场的压抑气氛让你有种难以呼吸的感觉,这种恐惧还是会由然而生,因为当你活生生地在别国被警察收押,而法律程序和媒体联络全部失效之际,事实上还是不确定自已返回家乡的可能性。
 思绪混乱得完全睡不着,也终于明白「免于恐惧的自由」是甚么一回事,这次被扣押的经历,被过去五次在香港被拘捕的情况还要恐怖十倍甚至百倍,虽然在翌日中午我突然被告知可乘坐航班返回香港,才放上心头大石,亦终于在上机前夕,收到入境处的一份文件,表明根据《Immigration Act B.E. 2522》 的 19、22和54条拒绝让我入境。
 继中国大陆、澳门和马来西亚后,我又有多一个国家不能踏足,其实直至这一刻我也完全不能理解,为何一个从来没有就着泰国政局发表任何评论,只是获邀到当地大学分享雨伞运动经历的青年人,居对会在抵达曼谷机场后,遭到完全违反人权和法律的对待,被泰国海关警察非法禁锢,断绝我与外界联络和没收护照后,立即把我单独扣留在机场收押所接近12小时。
 撰文之际,尚未知道香港、泰国和国际社会是否得悉事件发生。 但无论如何,我也促请保安局局长立即就此事件公开响应,泰国政府是否为了靠拢中国而进行是次非法禁锢。 我亦希望国际社会继续关注香港情况。 虽然这次我未有机会前往泰国跟当地学生运动的朋友交流见面,但这次非法禁锢事件,我认为绝对引证威权体制的政府机关惧怕各地青年运动的串连工作。
 当世界各地里相信民主、自由和人权等普世价值的青年人,近年越来越希望链接起来。 即使大家文化、背景、语言、政局、社经状态不尽相同,也盼望借着大家的街头运动经验,互相分享当中心路历程,藉此壮大公民社会,香港众志未来会继续,特别是在东亚地区链接各地青年运动者,好让我们一起为着世界各地,走向民主、自由、公平、公义。
黄之锋

香港众志秘书长 2016年10月5日下午3时 写于被泰国政府遗返回港的飞机上

 

 

 


高兴

感动
1

同情

搞笑
3

难过

拍砖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9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8 个评论)

10 回复 舌尖上的世界 2016-10-6 17:31
东方人,希望不大。
10 回复 ryu 2016-10-6 18:33
舌尖上的世界: 东方人,希望不大。
泰国現在是貪貪的軍人政権奈。
9 回复 舌尖上的世界 2016-10-6 19:21
ryu: 泰国現在是貪貪的軍人政権奈。
亚洲回归旧时代,日本该怎么办?
9 回复 fanlaifuqu 2016-10-6 19:41
见钱折腰,世上软膝遍地!
10 回复 法道济 2016-10-6 20:23
这个小伙子前途远大
10 回复 yulinw 2016-10-6 20:47
   可见某党的势力之大
9 回复 你懂的 2016-10-6 21:26
领头啥意思,叫头目不是更合裆国口味?
10 回复 sousuo 2016-10-6 22:44
他们没有和党斗争的经验,几个回合下来,就知道党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所以移民,图个清静。
12 回复 刘小雨 2016-10-6 23:35
yulinw:    可见某党的势力之大
那是相当厉害滴
10 回复 文庙 2016-10-7 02:50
党对一个黄之锋,都要花这麽大力气,哪还有中国梦?
10 回复 ryu 2016-10-7 03:15
文庙: 党对一个黄之锋,都要花这麽大力气,哪还有中国梦?
毛主席讲过,共产党是最讲价认真的。
事无巨细。
11 回复 ryu 2016-10-7 03:16
sousuo: 他们没有和党斗争的经验,几个回合下来,就知道党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所以移民,图个清静。
有酒盈尊,江山如此。
8 回复 ryu 2016-10-7 03:17
你懂的: 领头啥意思,叫头目不是更合裆国口味?
   老有错別字,裆?
12 回复 ryu 2016-10-7 03:17
yulinw:    可见某党的势力之大
不是我们的党
9 回复 ryu 2016-10-7 03:18
法道济: 这个小伙子前途远大
失落的一代。
泰国当局过去已经多次被指为北京“代执法”。拥有瑞典护照的“禁书”出版商桂民海去年10月在泰国巴提雅的寓所神秘失踪,之后却出现在央视荧幕,声称因一宗多年前犯下的开车撞死人案回国自首,但当桂民海的女儿意图亲自到泰国查询有关父亲失踪的详情时,英国卫报引述桂的女儿说,为保障她和家人的安全,瑞典警察建议她不要前往亚洲地区。
9 回复 ryu 2016-10-7 03:19
fanlaifuqu: 见钱折腰,世上软膝遍地!
凭着政变从军事强人变身泰国总理的巴育说:“这是中国的事,非关泰国。”
9 回复 ryu 2016-10-7 03:22
舌尖上的世界: 亚洲回归旧时代,日本该怎么办?
再热情外援邻国贝。
11 回复 ryu 2016-10-7 03:24
REUTERS透露,泰国总理巴育5日就香港学生领袖黄之锋在曼谷机场被扣留逾10个小时后被遣返香港一事明确说出背后因由:“是中国官员要求带他回去,这是中国官员的事。”
真没有经验?还是公开要价?
10 回复 法道济 2016-10-7 03:38
ryu: 失落的一代。
泰国当局过去已经多次被指为北京“代执法”。拥有瑞典护照的“禁书”出版商桂民海去年10月在泰国巴提雅的寓所神秘失踪,之后却出现在央视荧幕,声
这个小伙子挺有前途
11 回复 ryu 2016-10-7 06:19
法道济: 这个小伙子挺有前途
前途么,大家都有的,看那小伙子有些撞南墙也不回头的性格。
贝壳村近来很謹慎,连此事都不敢谈,老兄还认为那个小伙子挺有前途么?危险期。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4 02:3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