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的愤怒,凭什么白睡她?!

作者:ryu  于 2019-3-24 11:4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东京原汁原味|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30评论

关键词:闺蜜, 医生, 不伦, 恋情, 情事

走进编辑室,我那乱七八糟的书桌上贴了一张天蓝色的便条,上面秀气地写着: 有空吗?落款是--社会版desk SS。

知道那是分工主笔社会版的SS。她是周五版的版面主管。

你来了,请坐吧,她说,敢不敢承担一次采访任务呢?她单刀直入。

敢?什么意思啊,我问她。

也就是想问你敢不敢担当啊,有一份来稿的清样,需要有人最后核实,

我不习惯被用激将法呀,

那就好,算你答应了?她给了我一个卷宗,解释说这是一份自发稿件,已经编辑、润色、校对、来稿者的核对,何时都可以上版面了,我想你再去挖一挖材料,我认为你对付女性很合适,如果这篇材料可以按清样稿发表的话,我有些打算,可以邀请另外的女性作者、女权倾向评论人、前卫思潮作家以及性心理评论家、家庭主妇,携手性心理咨询作家等等展开专题讨论,这样,这个主题版面就更活跃了。换你改班三天日班怎么样?

夜班呢?

你的夜班?我请示另外换人去支援,拜托你了SS满意地笑了

当晚,我把卷宗仔细的看了一遍,责任编辑在卷宗的信封套上写着:闺蜜的愤怒,凭什么白睡她?!
这是一篇读者自己投来的稿件,作者署名"闺蜜",她描写了她的女友,一个有夫之妇、,也是医生的N却在五年中,长期被一名30多岁近40岁的日本艺坛的两栖文艺偶像,即歌唱组合的成员之一、又在多部电视剧电影中扮演过角色的男明星定期地约在酒店密会。除了床上的幽会,那个被人称作偶像的男人从来不带她的闺蜜出去逛街、吃饭、买衣服、喝咖啡,任何浪漫的举动都没有,闺蜜愤怒了,凭什么五年中除了约炮没有其他的浪漫,我打抱不平!不能把我的闺蜜当作泄欲工具!
据说材料已经全部过审、即pass通过了,就等再挖一挖真正的当事人的心态和没有说出口的隐情,社会版有意刊出了。

第二天一早我赶到医院门口,混进她当班的门诊部前等候的病人堆里坐下,一个上午观察她,我竖起耳朵捕捉她传出来的断断续续的话语。下午,我换了一套衣服继续实施观察。

4:00以后,病人渐少之后,只见她换了一套蓝色的工作服去了患者和家属休息的院内空间做清洁打扫去了。

这是不是她,N医生?她的习惯工作行为是这样的吗?我问了一下那个门诊的负者杂务接待的姐。

是的,嗯,N医生每天都这么去做义工。

第三天,我胸有成竹地待到下午才去医院。

4:00不到,我直接等在了那个宽敞明亮的休息室,倚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很准时的,N医生出现了。她束起头发认认真真地在打扫。双腿跪地,每一只茶几沙发的正面、背面、两旁边乃至沙发脚,面面不遗漏,先用抹布,然后再喷洒消毒夜,干得非常仔细、专业,几乎被人误认为她是专职的医院清洁卫生工。

见人很少了,我轻轻地走上前递出了一张我的名片,轻声说,我是报社的编辑,请放心我不是记者。

那么,你是患者了?

不,一半是,因为人人都有可能患病,还有一半,今天我想做你的交谈对象,如果你愿意给我这个荣幸的话,我轻轻地把她闺蜜的名字说了出来。

她不动声色,但是,看得出微微有些吃惊。

我能不能单刀直入呢,我说。

说吧,

麻烦您在可能的范围内告诉我一些那位偶像的情况,你务请放心,这些是工作的责任而不是我个人的兴趣,而且,我的职业规则约束了自己不会擅自散发出去的。

去我们的职工食堂怎么样?

吃饭吗?我请客,到外面去也可以。

不,喝咖啡。

你说吧。

是不是我可以问啰?

她笑着说,都可以,

你自由说吧,我说。

...那还是我在念大学的时候,勤工俭学我干了两份工作,其中有一份是晚上在酒吧陪酒,那个酒吧是文艺酒吧,出入的艺术界人士有一些。那年,我得到了一次指名,第一次看到了他,一个竟然是演艺圈里的男人--J君。我有些吃惊,第一次面对一个公众偶像...我们的交谈很平淡,无奇,但是,还是算轻松。记得他的第一句话是: 你真像我的初恋情人,是吗?真的!啊...他并不算是什么健谈的人,普普通通的瘦瘦的个子,身材不算高,看人的时候视线也不高,看得出来其实是很内向的一个人...

而此时,我观察到N医生长得也算秀气。从侧面观察她面目清秀、五官精巧,但是看人的视线也不高,而且带着那么一种淡淡的忧愁的表情,像薄雾一样笼罩得她的面孔,一瞬间我联想到俗话说的那一种稍稍带一种苦命的面相。

...没有料到的是,第二次我又得到了他的指名,这次,虽然相隔数月,但是他还是能记得住我吧,话语依然不多,但是他握住了我的手,轻轻的捏啊捏,酒吧里其他的陪酒小姐看见了,假藉着各种机会走过来与他打招呼,而他只是礼节性的敷衍了一下,关注的重心始终还是回绕在我的身边。后来,出乎意料的、他又说起了那句话: 你真像我的初恋情人!你这是客套话吗?我问他,你看我像吗?他回答我,半晌过去以后,他在我的手心上慢慢地、清晰地用手指写下了“约会”两个字,还打上了一个?号。我问他今天?他点了点头。他凑近我的耳朵说,我正巧在附近拍戏,就住在附近,什么什么酒店,你愿意来喝一杯吗?如果说不愿意呢?那我会很痛苦的,非常希望你能给我一次面子,你知道我住那里是拍戏的工作任务,你尽可以放心。我犹豫之下,我被他两次"你像我初恋情人"的温柔话语打动了,我去了...不料,他带我不是在酒吧,带我直接去了一个他以自己个人名义开的房间。还不是电视剧摄制组的楼群里。我微微有些吃惊,但是更吃惊的事情发生了,他公然迅速展开了话题,直接提出了要与我合欢,要求我同意他求欢的请求,还求...不,我只说了一个字。为什么不?为什么?看不上我吗?...不!我答道。那为什么不呢?你对性爱没有兴趣?

...你不应该问一个姑娘这样的问题,我说。如果我再请求一次呢,我向往和你的雨水之欢...我轻轻地推开了他握住了我的那只手,坚定地、轻微地摇了摇头。
...不久,我结婚了,两年间我平淡的度过着我的新婚生活。

我的新郎也是我们医院里的一个医生,和我同样岁数,同样的工作职位,同样的经历,同样的职业性格,新婚的生活平淡乏味,但是很安全,还算融合。我们医院的医生每周有两天的休息,医院毎周还停止门诊半天的,于是,出于消遣,也有些为了排除无聊,补贴生活,我私下里又找了不定时的职业派遣公司,要求在我有空的时间内安排我回那家酒巴去陪酒。

很快的,我忽然接到了指名,竟然惊人的又他的指名。时隔两年我又见到了他,我又听到了他的那句话: 你真像是我的初恋情人!这次,我猛然浑身一阵激动,一股暖流缓缓地、结结实实地包围了我。但是,接下来的交谈,我才发现他并没有认出了我,并没有记得两年前的那个我,莫非,我真的是他的初恋情人的影子,这种感觉是我第一次认真的体感到,我以这种温情,带着深情接待了他...他搂着我的肩膀,轻轻的劝我就着他的酒杯喝一口。谢谢你接受了我,我把这一杯酒当成是你我的合卺之酒,请你,乐意吗?

...我脸红了,我有些兴奋,我非常高兴,他这两句含情脉脉的话。待会出来见个面吧,我就在附近拍戏,2分钟的路就是我下榻的酒店,我等你,在1013房间...

这次,我没有犹豫,我轻轻的敲响了他的门,在我下班以后。他感动地拥着带我坐进了沙发,我就不请你喝一杯了,冰箱里的饮料,你告诉我左边第几杯,第几杯?还是右面?第三瓶?第四瓶啊,这杯行,我俩一起喝怎么样...他竟然说出这样温婉优雅的话,这些犹如闺蜜一样文静的话,我同意了,而且,这次我毫不反抗地接受了他,接受了他把我的外套解下,褪去了我的套衫,轻轻的折叠了起来,接受他褪去了我的内衣,直到把裸露的我融入他滚烫的怀抱。这一刻,我享受着他并不疯狂的,但是饥渴的爱的撞击,我有一些晕眩,壁灯住旋转,闪烁着间接照明的房顶,我也分辨不出上和下了,我望着他盯着我的痴迷的目光,他的渴求肌肤之亲的不再绅士风度的动作,那些迫不及待地与他过往盼若他人的对女性肉体的粗鲁野蛮的冲撞,暴风般的激情一阵一阵袭来,淹没了他自己,也吞没了我...晩上10点多了,他体谅的问我说你一定还有事吧,我不留你过夜了,尽管,我非常希望你能陪我一个晚上,你怎么样?

我说我要回家。

我不送你了,因为我多少还是个公众人物,怕人家认出来对你不方便,你走好,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方便的话你打给我。

但是,我从来没有打过这个电话。

相反,他每个月大约在我们医院门诊休诊的那天会约我一次。

我记得好像最初的二次选择了先在酒吧里喝酒,培养一些情调以后,便是直接匆匆地奔向主题--make love。

无数次在我们曾经第一次共赴巫山云雨的1013号房间,一次又一次的约会,一次又一次的喘息,一次又一次的绝顶疯狂,一次又一次地沐浴巫山云雨后的销魂睡姿,又一次又一次的他冲刺了高潮,一次又一次的疾风骤雨、狂风大作,他的体热一次又一次地撞击着我孕育生命的灵魂最深处。天炫地酷之后,目视着自己亢奋的肉体,再看着他在高潮过后的亢奋褪去之下,疲惫的软软的躺在我的手臂腕里,静静的闭着眼睛,由着我轻轻的抚摸着他的头发,他的鼻子,他的脸,他的耳朵...我感到了一种从来没有得过的满足和欣慰。看到他轻轻地在我的臂腕里打起了疲惫的呼噜,我油然而升一种母性特有的幸福,被唤醒沉醉在自己从未享受过的那份爱意绵绵的、不能自己的危险的情爱与纠葛的肉体狂欢、以及不伦之恋的亲密享受中。每月一次,风雨无阻,每月一次,春夏不变,秋冬不移...一转眼,都五年过去了,不!已经六年了,第六个年头了,他无数次地躺在我的手臂腕里,我也无数次地钻进在他不知休止的灵肉冲动之中,暖流猛烈的冲击进我的体内,我渐渐意识到那是我一直渴求感受的那种温暖,似乎已经从我的心窝深处里开始呼唤那种灵肉交融的欢愉,简单的、动物性激素分泌旺盛的生命力的哼哼声,表达渴望抚育生命的人性弱点的依赖...
她叹息了一声,似乎带有些抽泣声,话语断断续续的,就着不那么明亮的黄色的壁灯,我发现她的两个眼眶里滚动着似乎是无形的泪珠。
我想这不会是你已经不能控制自己对他的感情了吧?
是啊,经你这么一说,唉,
不伦之恋,你能自己意识到吗?告诉我,你是不是有点依恋上他了?

你说是吗?
你的所有的叙说,那些话,那些回忆经过,分明就是你爱上了他,那份非分之想的爱,我告诉她。
她叹息了一声,幽幽地哼出了噢的长长的一声,忽然用直勾勾的无神的眼睛直直地望看着饭厅天顶上的灯火,自己点了点头,...所以我告诉了我的闺蜜,闺蜜愤怒了,"他把你当成了发泄性欲的对象了,你能够容忍我不能容忍。我要向他讨个公道,凭什么?如果喜欢你,就应该带你出去玩,就应该堂堂正正地介绍给他的朋友,就应该!就应该像对真的女朋友一样对待你,怎么可以这样每次就关在房间,就滚在床上,不要脸,这种男人还算偶像?我呸,如果你不反对的话,我把这件事投到报社去,你同意吗?..."

我点了点头。其实这也是我自己已经有了很久的主意。

她,N医生终于承认了自己是喜欢他的了。

我沉思了一会,我能出去抽支烟吗?我说。

别出去了,她说,你就到阳台上抽,待会儿我会打扫的。
再进来时,我看着N医生轻轻的说了一句,我能问你一句,如果你认为是侵犯了你的隐私,你可以拒绝回答,你是不是爱上他?之外还有什么想法?
出乎意料的,没想到她爽快地回答了我,如果你答应我不扩散的话,我是想说,我确实我想过我先离婚,我想他能够娶我,我感到我们,我和他至少在床上非常棒,非常合拍,至少我自己也是看见他远远比看见我的丈夫有激情,所以,五年多,不,六年了,我每个月都答应他的合欢的请求,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每个月我都在期待着他的电话...

你们采取措施吗?我问,请原谅我又问这种很隐私的问题。

他主动采取措施的,他说他没有承担意外后果的勇气。

我告诉N医生说,其实我是奉报社版面的要求来了解您的这些个人想法情况的,我们打算把已经定稿的清样文字发表了,但是,您也可以给个话,因为那是你纯个人的...情事,如果有一点其他的想法的话,您这么隐私的事情,我们愿意再做其他打算。就这样发表的话,好像很不利于你的个人的主观愿望。也就是说,如果您确实期待他能够娶你,爱你,愿意离婚后等到他的求婚的话,我的个人意愿是,我们还是不刊载这篇文章为上,你反对吗?
那么,你认为你们不刊发了我怎么达到我的目标呢?
你可以委婉地向他提出。
怎么提出,要他娶我?
对呀,就这么要求,就那么直接地说,直接,才能解决男人的胆小和提醒他应该担当的责任。
可...我说不出口啊,
我提个建议好吗?你给我们的报社写一纸不同意刊登这封你的闺蜜的信,以使我们的报纸结束你的稿件,然后,你再把这封--你闺蜜的打抱不平的这封信投给周刊杂志,依靠他们的影响力去影响他,如果发表了,对他的冲击力更大,也许会给他造成压力,
你这个主意太好了,我憋了六年了,我想试一试。
我回到报社作了汇报,社会版的SS desk很不情愿地签了字。

N医生闺蜜的文章很快地就上了周刊杂志。而且,登上了杂志的第三版,杂志社还为此做了大大的广告,非常出乎意料的是文章发表后,引起多个电视台、各大报刊纷纷的追逐,纷纷的报道评论。
舆论的天平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倾斜,不是同情被约会的女方,而是出现了为偶像站台的崇拜者。
据说,杂志社收到了无数所谓的偶像崇拜者的来信,纷纷把愤怒发泄到了N医生的身上,"你算什么人啊,你这种女人还想倒打一耙我们的偶像,你要知道偶像几十年才出一个,而像你这样的女人每天都有无数无数,别做白日梦了,一厢情愿罢了,痴心妄想的结果,..."
我非常遗憾,我拨通了N医生的电话,她迟迟地不接电话,好久之后,只回了我一条短信,两天后,上面简单地写着: 请让我安静一下,我需要,因为我很失望。

N医生从此很低沉。

而那个他,人们的偶像,相反还在接戏拍片,戏路更宽了,当然没有人指责他。

标签 闺蜜,医生,不伦,恋情,情事,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2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0 个评论)

4 回复 ryu 2019-3-24 12:08
最后的那张图片属于意向图,与本文中虚构的人物没有关系。
其余的照片都是偶然拍到的,先有了照片,于是有了构思,再瞎想,最后写这个说明,就这样。
4 回复 fanlaifuqu 2019-3-24 18:44
引人入胜的故事!
2 回复 fw5086 2019-3-24 19:18
对当事人的心理活动,旁人真的难以揣摸,只能以自身的生活经验去猜测。这个故事是拍一部文艺片的好脚本。
2 回复 过河小玉 2019-3-24 20:56
2 回复 许冬林 2019-3-24 21:14
一路过
1 回复 ryu 2019-3-25 00:50
许冬林: 一路过
慢走哈,
2 回复 ryu 2019-3-25 00:51
过河小玉:
小玉 你很有感觉哈,那时技术活。
1 回复 ryu 2019-3-25 00:54
fw5086: 对当事人的心理活动,旁人真的难以揣摸,只能以自身的生活经验去猜测。这个故事是拍一部文艺片的好脚本。
就怕拍成电视剧后的争议更加大了,很难议论的社会伦理现象。谢谢。
1 回复 ryu 2019-3-25 00:55
fanlaifuqu: 引人入胜的故事!
翻老 再问你生日快乐。
1 回复 晓田 2019-3-25 03:55
谁也没有白睡谁
1 回复 ryu 2019-3-25 04:05
晓田: 谁也没有白睡谁
有胡子的都这么认为,
可是长头发的就要白眼睛了哈。
2 回复 总裁判 2019-3-25 04:12
女人,看不懂的怪物。
2 回复 ryu 2019-3-25 04:20
总裁判: 女人,看不懂的怪物。
男人,洗不清的夜壶。
1 回复 那些故事 2019-3-25 07:22
非常优好的文字及故事的叙说.
1 回复 borninheaven 2019-3-25 10:33
粉丝们的愤怒,凭什么白睡他?!
1 回复 ryu 2019-3-25 11:09
borninheaven: 粉丝们的愤怒,凭什么白睡他?!
別愤怒,換老兄你去被白睡?!
1 回复 ryu 2019-3-25 11:10
那些故事: 非常优好的文字及故事的叙说.
握手
1 回复 往后余生 2019-3-25 15:20
拍成视频效果更好,哈哈!
1 回复 ryu 2019-3-25 16:55
往后余生: 拍成视频效果更好,哈哈!
你打算选哪个角色呢?
回复 披着人皮的狼 2019-3-25 21:07
凭什么白睡她?- 你不是说她每天都做义工?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3-27 03:5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