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 老板娘和金枪鱼

作者:ryu  于 2020-1-26 11:5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东京原汁原味|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7评论

关键词:东京, 老板娘, 华人, 媒体

“嗨,老板娘要我带口信她向你问好”,元旦前的忘年会上,酒过三巡后,W君摇到我的座位前对我吐着话,可能是酒精的作用,舌头也大了。

哪个老板娘?我不认识,我说。

嘿,你别装糊涂了,就是华人报社的老板娘呀,说话的W,34、5岁还没有结婚的帅气男人,从大专毕业后就分在报社的印刷业务课负责纸张油墨进程,兼一部分外界印刷业务,其中,华人报刊社成员中的六、七家中文报纸的业务业务都是他去接头的,

就是那份H报呀,他说。

怎么回事啊,我问他。

别谈了,他有点大舌头地喷着酒气说,哎,过来,我告诉你,我上了老板娘的床,冰肌玉肤,梦幻的清新脱俗...就是冬雪精灵,并且那儿可紧了,

你说什么,我说,

你别误会,我,是说她的肚子,肚子上的肉很紧!可,哦...他打了个饱嗝,可是,老板娘就像金枪鱼一样...

妈的!别捞了便宜还损人!我一把把他推开。

别误会,别误会,我没有这个意思...

事情原来是这样的。元旦前的一天,W下班经过警卫室看见一个女的正在跟警卫说话,可好的style身材啊,他凑上去问怎么了,警卫说,啊,你来得正好,这位是中国报纸的人,她遇到些困难了。那个女的跟W说,今天是出报的日子,她预定了三分之一搁脚板的报纸不要印刷厂送,想自己去送,留在厂里就可以了,不料发生了误会,留下了二分之一搁脚板的报纸,多出了500多份,怎么也放不进车子里去了。你什么车啊?W探头一看,哦,好神气的一辆SUV,怎么可能放不下呢,你把后座椅倒下不就简单的可多放五百份。

怎么倒啊,我从来没到倒过,求求你帮帮忙吧,

好呀,简单的事,一句话。

W很爽快地把报纸全部装进车内,拍拍手,可以了吧,那个女的说太感谢了,请你喝一杯咖啡吧,不耽误你回家吧?

急什么,我家没人,早回去一个人,晚回去也是人一个。

走吧。

在咖啡馆里谈得很热闹,W问那女的,报社里怎么从来没见过你呀?怎么今天你来了?

哦,是这样的,今天让他们都休息了,我是来顶班的。

嗯,你不休息?让那些小年轻休息,应该说...的话,你,你是,你不会是owner吧?

哎,小意思,小意思,不是,小打小闹的,

哎呀,老板,老板娘啊!

不要太酸吧,别客气,你今天如果没事,陪我一起送报纸吧,我也好有个人说说话,1500份送13个地方,估计2:00之前,凌晨可以完工,怎么样?

凌晨,半夜里,方便吗?

哦哟,方便不方便,这话得我说哪,老板娘说,走吧走吧。一路谈得很高兴,话题热烈,他们顺利地把千多份报纸几乎全派送了,到最后一家的时候,那是一家专门为华人办理滞留签证的律师事务所,在新宿区大久保的一条窄窄的单行道上,W自告奋勇地握着方向盘,没想到开完路走到路口了也没有找到那家事务所。

糟糕,走过头了,怎么办?绕个圈子吧,老板娘说,

就那么掉头进去吧,W说,反正已经三更半夜了,还有警察吗,

于是,W掉了车头,打开双闪灯,以极慢的速度一路走一路找门牌,两个人聚精会神地只注意着左右的建筑物,猛然,车头前面有一个人拦着,他拍了拍车子的前盖板,用手指指着车里的两个人...

糟糕,是警察!

结果,两个人被叫到警署折腾了一个半小时。

半夜里无所事事的警察,仔仔细细地集中精力盘问了他们一女一男的关系。那种不怀好意的笑,反复的问他们怎么会硬闯单行道?怎么...怎么...

完事以后,已经是4:00了,寒风呼啸,老板娘怪不好意思地对W说,今天耽误你了,我请你吃夜宵吧,怎么办,太不好意思了...过意不去。

一系列的发生事使两个人越谈越投机,结果,越过了那一条不应该鱼跃的火线。

 

今年元旦后,我收到了一张请帖:孔溺籍哇,请拨冗出席小社的新年会...下面的落款是Z。

我有些惊讶,那个Z就是老板娘。

新年会就在老板娘经营的酒吧里举办。

我递上请帖,接待的两个中国姑娘非常恭敬地说,啊,你来了,光临光临,欢迎!老板娘特别关照过,请进去...说完,替我脱下大衣,还特地当着我的面,把我的大衣精心地用衣刷刷干净,

别那么客气,我说,我自己会,

应该的,应该的,您请,这个位置就是指定给您的...

我坐下后马上有人敬烟倒茶,还问我要不要先来杯开胃酒,

我会说的,你忙,该干嘛干嘛去,我支走了她。

掌声中,老板娘出现了,她站在那个卡拉OK大屏幕前简单地欢迎大家给她面子出席了今天的新年会,今天来的都是她的朋友,或者朋友的朋友,反正都是老朋友,都是买她面子来的,她非常高兴,等等等等。

什么时候也变得那么客套了,我心里在嘀咕,车转脸懒得看那种场面,脑海里在回忆老板娘的那段经历。

老板娘,今年36岁,是中国OO区OO省的农村地方出生的姑娘,生性聪明机灵,除了读书以外,样样拿得出手,大学考进省会的艺术学院,出来以后就在省歌舞团工作,认识了省会的机关干部顺利地结了婚。后来,她的丈夫作为那个省和周围几个省的联合驻日本东京的中国OO省际招商办事处的驻在员,在日本工作两年,那年,老板娘已经30多了,她也在同一天拿到了作为驻在员官员家属的两年的签证,而且是那种没有任何活动限制的,很自由的VISA。她干脆在歌舞团办了停职手续一起来到了东京。

她好奇地也是积极的深入东京的各个行业的生活,,到处走,到处看,直到有一天,她发觉在日本创业太容易了,因为她的当村官的父亲老爸缺的不是钱,缺的只是花钱投资的机会,所以,她果断地砰地一下用现金买下了一家地段很好,生意也不错的,但是老板因为赌搏陷入资金困难的酒吧型小俱乐部。她接手以后,快刀斩乱麻的整顿俱乐部风气和纪律,另外招进一批年轻貌美的中国女留学生,她自己亲自训练那些女留学生,从基本功开始,在陪客人闲聊K歌伴舞的同时,还都能够亮出了一手妩媚的惊人的中国舞蹈,日本传统的以及南美北美的民众舞蹈,外加性感的Hot 瑜伽,这使得那个酒吧完全具备了小小的夜总会的气派,于是,生意火红,客源也有了保障。这个有着天生丽质,水蛇腰,美丽的宽臀的舞蹈学院毕业的女主人,中国官方驻在员的夫人,正式地摇身一变成了在东京夜生活娱乐圈的老板娘,剩余的青春,火红的魅力,丰润的资金,她于是再接再厉又买下了一家夜总会,同时,为了给自己的投资生意增添一些文化氛围,她又轻易地,惬意地申请办了一张板报。请来的华人报报纸的编辑,竟然是正规毕业于上海一大学新闻系的中国人。灯红酒绿也繁荣,书香墨宝也从容,老板娘干得很出色。两年结束后,丈夫的驻在员生活结束了,老板娘告诉老公说,你先回去吧,我已经另外取得了在日本的投资经营的许可签证,我想留下来再干几年,你高兴了可以来东京玩玩休假,等我干厌了不耐烦了,我会回来再和你白头到老的,你就放心我吧...

你可要守规矩准则的啊,还有,你的报纸,绝对不能允许出现那种东西...

好了好了,我懂,这种你不用担心,也不用教我,我心里都明白着,记得有时间来看我就行...

嘿!在想什么呀!就在我出神于往事之际,不知不觉中老板娘与各位打完招呼以后已经没声没息地滑到了我的身边一挪臀部坐了下来,编辑大哥我的好朋友,你怎么装模作样地像没看见我一样啊,她的女中音。

没有什么,只是感觉有点...脱力,我挪了挪位置离开了一些空间给她后说。

干嘛呢?嫌我?还是假装正经,摇笔杆子的怎么比下井打洞挖煤的还要累呢,放松一下好吗?咱们又不是第一天认识。

没有啊,经常见面啦,在你的中国华人全媒体团队中呀,我说,你去忙着,你去周旋别人吧,我自己会打理自己。

为什么拒绝我,你是我的客人,而且,你是我的大客人,今天我是打算多花一些时间招待你。因为,一直冷落了你呀我的大编辑。

嘿,我说,你小声些别那么嘈呀,我不喜欢。

别担心,今天没有你的同行,来的人都是我的客人,也没有人认识你,你尽管放心,她又凑近了我说,

你来了那么多客人,也不要冷落别人吧,谢谢你,不要表示那种特别的让人造成误会的...

她突然用柔软漂亮的食指点住了我的嘴不让我说。

谢谢,别说了,今天晚上我不在乎别人怎么想,我就要好好的同你聊聊,

什么时候不能聊,非得要今天你把大家都请来的时候?改天吧,

怎么了,真的那么拒绝我,那么感冒我,难得见面,又是新年,我们也要互相恭贺一下呀,

待会儿吧,还刚刚开始,有的是时间,

哎!我说!你讨厌!今天是怎么回事?她说。

你今天才是怎么回事啊,

怎么说呢?

哦,我听人说,你有的时候在有种场合就像金枪鱼。

像金枪鱼?是什么意思,

你是真的不懂,还是...

真的不懂哦。

那是一句日本的俗语。

那你就教教我吧。

像金枪鱼就是Como el atun...

喂!你不要同我说外语好不好,要显摆,你去和我的老公显摆去,他和你一样,至少会说三种半语言。

这个不是显摆,我告诉你,这个语言的出处是南美洲阿根廷的西班牙用语,你知道不知道金枪鱼是深海中鱼,一旦被捞上海面,它就只会睁大它的大眼睛舒服地躺着,

谁听你讲这些,明白一些,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意思就是说很舒服,很享受,没有动静,表情温顺,

我说你这话是谁告诉你的?

还有谁呀,

日本人吗?难道是他...老板娘假装越过我去拿烟灰缸,附在我的身上在我的大腿上轻轻的拧了一把,“讨厌!告诉我,是不是他说的?”

我没有作声。

那个死鬼,怎么说的话,那样的这种话也能告诉你的!你们男人到底是怎么样的没有底线?

不过,他没有说你坏话呀,你...

告诉我他说了什么,

你把耳朵凑过来...他说你冰肌玉肤,神圣美妙,尽管没有任何表情,不发出什么声音,但是你小花园里水漫金山,琼浆滚滚,让金枪好几次都打了水漂,最后连续吸了三口玉液才终于剥开巫山云雨的,这,就是“活像金枪鱼”的完整的形容。

哎呀,我的天哪,那个男人怎么好意思,哎呀,我看错人了,喂!我告诉你,我怎么可能是金枪鱼呢?因为他是日本人,同他有什么好多说的,怎么交流啊,换作你,你来试试,看我是不是金枪鱼,

那你是什么,

我会就是乌贼鱼,我会...骑着你的肩膀再把你染黑

你别吓我,

我不是吓你,我们俩也来呀,让你看看我非但是乌贼鱼,我还是Chapter,章鱼,我要把你紧紧的缠住,让你连吼三声...

我用半个手掌捂住了她的嘴,适可而止吧,我的大妹子。你有老公,我有老婆,只当是你没有说,也当是我没有听见,不要开这种玩笑。做不到的事,想不到的美差,写出来了,那只能叫小说。写出来的东西,即使做不到想不成,那也叫指示,叫思想,写进历史了,那就是主义,

哎呀!我的大编辑,你不要恶心我好不好,大过年的,我最讨厌听你说这种话了。你别躲,过来,她放低音量,轻轻地咬了一口我的耳朵。

好,我赶紧闪开。“老公什么时候来?”

讨厌啊,你怎么又要恶心我了,哪壶不开提哪壶吗?凑过来,再给我你的耳朵,来,听着,他的身份,两年不能因私出国你懂吗?你懂的,干嘛还要问我。

对不起,我很同情你,别...

她忽地站起身车转了一下她的那款水蛇腰,这个时候,我才看见她身穿的那条裙子是一条前短后长的礼服裙,前面的大开叉中分明可窥见她的...连她白晃晃的大腿根也看得见。

她伏下身子耳语似地对我说,今晚等我,我也让你咬一下我的耳朵,拧一下我的...

标签  东京,老板娘,华人,媒体,报纸,酒吧,俱乐部,舞蹈,水蛇腰,金枪鱼,章鱼,

1

高兴

感动

同情
1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3 回复 ryu 2020-1-26 11:56
今天是北美的大年初一,特意为倍可亲捧场!谢谢倍可亲的老板娘和编辑姐姐,辛苦了。

#东京,#老板娘,#华人,#媒体,#报纸,#酒吧,#俱乐部,#舞蹈,#水蛇腰,#金枪鱼,#章鱼,小说 - 老板娘和金枪鱼 - ryu -
3 回复 ryu 2020-1-26 11:57
做不到的事,想不到的美差,写出来了,那只能叫小说。
4 回复 ryu 2020-1-26 11:57
白纸黑字写出来的东西,即使做不到想不成,那也叫指示,叫思想,写进历史了,那就是主义。
3 回复 Brigade 2020-1-26 12:44
看了大约1/4,心想在日本的美女都是活雷锋啊。
3 回复 ryu 2020-1-26 12:52
Brigade: 看了大约1/4,心想在日本的美女都是活雷锋啊。
雷锋?
莫非北美只有雷振富么。
4 回复 NO_meansNO 2020-1-27 09:52
飘游东洋“金枪鱼”,春江水暖“鸭”先知。     
2 回复 ryu 2020-1-27 13:33
NO_meansNO: 飘游东洋“金枪鱼”,春江水暖“鸭”先知。        
那也叫指示,叫思想,写进历史了,那就是主义。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2 12:3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