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 老板娘和金枪鱼

作者:ryu  于 2020-1-26 11:5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东京原汁原味|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7评论

关键词:东京, 老板娘, 华人, 媒体

“不约而至的老板娘”,本篇短小说系续 -“老板娘和金枪鱼”(见下) -曾经涂鸦的日志,我今晨贴在了Instagram上,倍可亲的网人告诉我其无法登录那里,还有说文字不全(其实因为受字数限制在评论栏里贴了后半),故再次贴上,请笑悦。本篇算是梗概,也是草稿,可能再写,近期无望外出,晚班回家后万般无聊,于是一解余念,感谢给了我灵感的友人,不余。
 
“嗨,我已经到你家门口了,你欢迎的话我就停车进来,不欢迎的话,我就打回票回家”,老板娘在电话中这么说,
“你已经先斩后奏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把门打开,老板娘的第一句话是,“就是说你同意了,很抱歉,有些急事想要同你商量,所以,来不及先通知你了,还有,我想你反正不会有花样的,在家里,我也不会...”
废话这么多干嘛,我把她迎进家里。
老板娘,就是我以前曾经在下面写过的那位华人报的女老板。至于她的简历,下篇文字里都做了交代。
我把她迎进自己的所谓书房,其实也就是我们家里唯一的一间日本式和室。
我家里很小,你就凑合着,我说。确实,因为老板娘的家比我气派多了。
非常有兴趣,我倒是想看看你就在这两三台电脑上怎么鼓捣出那么些文字来的,她开诚布公。
说吧,有什么事情?我问。
直奔主题太唐突了,我看见你电脑的主页画面,想起给你解释一通,你说可不可以?
来一下吧,你尽管自行其是。
其实也是我老公教我的,你的这个Google狗狗的画面,打开后其实里面有你的大量个人情报资讯,你以为自己的个人情报不会流散的想法,可能恰恰相反,如果你没有个人隐私在里面,也许我会打开给你看看,好吗?
你老公可是这方面的专家了,当着我的面,你打开完全没关系。
她说,还是你自己来动手吧,首先点击屏幕右上角的你自己已经登陆注册的Icon,选择"Web和应用App activity"、"位置管理Location Management 和 YouTube 履历记录"。位置履历记录是你在Google地图中记录的移动履历,可以替代个人日记的功能,但是也是非常敏感的个人信息,点击,再点击,对,就这个,你看,你的个人履历行动轨迹全部在上面显示出来了,看见没有,这是2015年你在台湾的行动,你看,你是出门走路到车站,然后换捷运到“中正祠”后再走路到长荣航空公司,再…
这是那年年初你在高雄,你看你是在SOGO商场下面坐车到美丽岛车站;
还有你在东京车站2016年3月某日;下午4:30在六本木;6月5日进停车场...

天哪,怎么回事啊!
我老公是这方面的行家里手啊,你把那些设定改成“不表示你的轨迹”,第二,把轨迹的保存时间设定为多少个月,因为狗狗替你最初的设定是永久保存,告诉你,你现在使用的iPhone同样有这样的问题,以后我再来告诉你吧,接下来我是想麻烦你,我的店,要关门了。
两家?
对,两家,
酒吧,都关?
现在的形势,人人都stay home,谁还出来喝酒行乐。
那些姑娘呢?
我将以一次性付款方式放她们生了,请你来出席最后的一次告别酒会,别担心,是白天的,你白天有空的吧,所以,我这次自己上门来邀请,务必买面子了。
就这事?
还有,说出来不知道合适不合适,早一些到我报社来,好不好,这样吧,你提前离职当然会影响退职金,怎么样,差额,我加倍给。我要买断你。
什么意思?
买断你全部的文字,不计算稿费,付版税给你,可不可以?
那你不是有主编吗?
主编继续留用,首先请他离职再聘用。
那不是日本人的那一套做法吗?
出现现在的局面也是天灾人祸,我无能为力,就想再改版为那些姑娘们的出路提供一些信息和方法,等你的主意了,其实这样做也是...
突然,老板娘拿出了手机说,对不起,有一个短信进来,她看后犹豫了一会儿,对我说,方便不方便,你太太来的短信。
我?怎么可能?
是的,你太太只打了几行字,你看吧,
“我不在的时候,最好你不要单独进我家,因为我家不是wet market,也不欢迎金枪鱼…我已经在同步录音里听到你们的话,是没什么事情,但是我不,我家不欢迎外人。”
同步录音?
是的,我书房里面安装了同步录音,
怎么你太太也知道了?
估计她请哪个程序工程师替她设计了同步转向手机吧,
怎么办?我以后不了,请你向太太转达我的歉意,和忏悔,老板娘说。
 
东边的天际还刚刚露出一线鱼肚似的白色,鱼肚白的背后,抹上一线淡淡的红光,好像有谁点燃了柴火,红色的光芒渐渐地放宽放长,而后,压山浮云被染透了,由淡红到血红...气温好像急剧下降了了,下班了的情不自禁地抱紧了双肩,回家打开房门。
你回来啦,这是太太的声音,我今天休息,所以我们老规矩,陪你一起洗澡,然后再休息吧。
不好意思,我说,我这个夜猫子班头让你睡不好安稳觉了。
没关系,她已经放好洗澡水,接过我的包包,准备好我的替换衣服,还有干净的浴巾。浴缸里水是乳白色的,浴室里充满水蒸气。
从外间隐约传来背景音乐,先是贝多芬的月光曲,接着是“重归苏莲托”。
昨天的事要不要我解释一下,我主动说。
不用了,反正你已经说了,下不为例,再有的话,我想我们就好聚好散吧。
别想到那里去,事情根本没有那么严重,没有那么复杂。
我知道,但是,我容不下这些简单的事情。去年,你陪她到美国的德州去探亲,看望她的老公,不是因为她老公是你的朋友,我是绝对要阻止这件事的,为什么她去看老公非得拉着你,你做什么电灯泡啊!
不是那么回事,是我正巧要去新泽西州看人,她知道了,一定要替我买票,说让我转机顺便陪陪她。还有...
渐渐的,太太的眼睛有些湿润了,好象是泪水,她转过脸去,“都有些时间了,所以,已经发生了,好了,别说了,我知道你都有很多理由,但是我没有理由,我跟你说我也不要听理由,这件事只能够有一次,再来一次,就拗断,我先同你打招呼了”。
我,懂的。还有,有可能我要辞职了。
为什么?好端端的不等到正常的退休,那可要影响你的工龄吧。
她让我到她的报社去。
不是说好了再过两年多吗?就这么等不及了,这个女人离开了你就不行了,她不是有解放日报出来的那个人吗,我去同她说不!
别了,我也已经做够了,累了,到她那个报社去还不是象一半玩似的。
我就怕你像玩似的,在她那儿做太轻松了,玩,就会玩出火来的,这个女人,我说她是金枪鱼...
那就是你的不是了,她的职业不是那种行当,但是,那种事,你来日本这么久了,应该知道日本的事情。
我是看不起她的这个行当,我还怕脏了自己的嘴说不出口呢,我鄙视她,也为她的老公感到脸红。
那我就明说了吧,这件事情她老公都知道,而且做这件事情纯粹就是为了掩护他和她,你知道的,日本是有这种行当是正常的,他们只不过是利用了一下而已,因为“水商卖”,甚至于“枕头营业”,都是这里三百六十行中的一个,行业说的出,做的出,也拿得出。我们都在河边走,还用担心这种事吗?
你才在河边走呢!这么说了,我都奇怪了,你给我好好的把去德州的事情说说清楚!
我,简单地说吧,待会儿...我从浴缸里起身,
干嘛去?
我去拿手机来,
你要招凉的,太太赶紧起身替我仔细的抹干身体,又替我出去拿了浴巾裹住我的身子,才说你去吧。
你才要着凉的,我说,你,你就这么光溜溜的雪白雪白的出去。
就去,别不正不经,我是为你好,怕你着凉,我比你强壮多了。
...就是这两张照片,在她老公的办公室里拍出去的,德州南部的石油公司,好象是埃克森美孚的办公区,

就这些?
还有他们见面的时候。在机场外,我在暗处看着,但他们俩简直就是电影里面的007在接头,在街头前,首先是一个轻轻的拥抱,然后双方互相转个身,眼睛像闪电一下直直地打量着各自当时的背后,明显的就是在确认“尾巴”,然后上了她老公的车,一辆DS,在中国很流行的法国雪铁龙公司的SUV,老板娘把手机全程开着,所以他们说的话我都听得到,估计她也是故意这么做的,听她抱怨说她老公怎么开车像老牛破车这么慢,速度只有31英里都不到,性子这么急的男人,可是开车却是慢郎中;在公司里上电梯,人还没全部进去就开始连敲关门的按钮,接着就是拼命地点击自己的楼层按钮,干嘛这么着急呀,刚才进公司门的时候也是的,自动门还没有打开,人就已经撞上去了,先是皮鞋尖踢到了门,接着是额头也撞到了玻璃,干吗呢?完全相反的人,性子急的不得了,开电脑开抽屉,处处是心急火燎,火烧眉毛,吃饭吃得额头上冒出了汗,究竟怎么回事啊,已经一把年纪了,这种性格改不了,典型的双重性格,慢腾腾的反面是毛头毛糙,心急火燎,不可思议,...你怎么不说话,我问你呢?
还说什么?太太答道,进“千人计划”里的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吧...太太说,别!千万别进去!
我又不在美国,我们又不去美国,怎么个计划法?
离开些,离远一点的好,图个清静,也犯不着,眼下怎么样的形势,怎么样的母国,你也别想不通了,也可以摆脱这些矛盾了,我担心你是因为你是我的,我爱你才说这些的。
我会慢慢想通的,我说。
告诉你,我对你早已经失望了,你也是这个性格,三岁看到老,已经定性了,我也不想抱任何希望了,只是为了你好,也是为了我自己,别弄湿了自己的鞋,答应我,犯不着,特别是别惹那个人。
那个老板娘?怎么说呢?
没什么。我就是看见她就讨厌,就那么简单,我讨厌她,看她对你说话时的那个口气和语调,就像你是去酒吧喝酒的男客一样,这是我的男人,告诉她,别染指!死了这条心!到时候别怪我话不饶人,从我眼前消失,这个老板娘!
其实你也来做老板娘吧,我想你一定会做成一个成功的老板娘的...
别!就是因为那人,那个老板娘,我绝对不做老板娘,我做你的老婆就可以了,足够了,干嘛要讲一套做一套,什么“千人计划”,肥肥火腿肠的,我对任何党都没兴趣,因为任何的党也没有自信,我不陪你的那个后台老板玩。我已经把自己的孩子女儿都陪出去了,还想拖我下水,做梦!手机还给我,我把那些的删了,你也洗手别给我去干什么不放心的事。
不会的,老板娘那里,我会处理的,相信我。
太太望了我一眼,她死死地盯住我看着,一边替我擦脖子擦手臂,一边说“替我拿过香波来,还有,护发水。哎,凑过来,让我替你洗头,别说谢谢哈,少来那套,待会积极些就行了”。
 
其实,我把到嘴边的话都押下了,因为让我陪老板娘去德州都是她老公暗中关照的事,到了德州,我一个人住到了德克萨斯州休斯顿市附近的曼斯菲厄德,那也是他朋友的家,一切的一切,哎,不少话题,不说了。
本篇完。

标签  东京,老板娘,华人,媒体,StayAtHome,美国,德克萨斯,休斯顿,水商卖,枕头营业,埃克森美孚,

“嗨,老板娘要我带口信她向你问好”,元旦前的忘年会上,酒过三巡后,W君摇到我的座位前对我吐着话,可能是酒精的作用,舌头也大了。

哪个老板娘?我不认识,我说。

嘿,你别装糊涂了,就是华人报社的老板娘呀,说话的W,34、5岁还没有结婚的帅气男人,从大专毕业后就分在报社的印刷业务课负责纸张油墨进程,兼一部分外界印刷业务,其中,华人报刊社成员中的六、七家中文报纸的业务业务都是他去接头的,

就是那份H报呀,他说。

怎么回事啊,我问他。

别谈了,他有点大舌头地喷着酒气说,哎,过来,我告诉你,我上了老板娘的床,冰肌玉肤,梦幻的清新脱俗...就是冬雪精灵,并且那儿可紧了,

你说什么,我说,

你别误会,我,是说她的肚子,肚子上的肉很紧!可,哦...他打了个饱嗝,可是,老板娘就像金枪鱼一样...

妈的!别捞了便宜还损人!我一把把他推开。

别误会,别误会,我没有这个意思...

事情原来是这样的。元旦前的一天,W下班经过警卫室看见一个女的正在跟警卫说话,可好的style身材啊,他凑上去问怎么了,警卫说,啊,你来得正好,这位是中国报纸的人,她遇到些困难了。那个女的跟W说,今天是出报的日子,她预定了三分之一搁脚板的报纸不要印刷厂送,想自己去送,留在厂里就可以了,不料发生了误会,留下了二分之一搁脚板的报纸,多出了500多份,怎么也放不进车子里去了。你什么车啊?W探头一看,哦,好神气的一辆SUV,怎么可能放不下呢,你把后座椅倒下不就简单的可多放五百份。

怎么倒啊,我从来没到倒过,求求你帮帮忙吧,

好呀,简单的事,一句话。

W很爽快地把报纸全部装进车内,拍拍手,可以了吧,那个女的说太感谢了,请你喝一杯咖啡吧,不耽误你回家吧?

急什么,我家没人,早回去一个人,晚回去也是人一个。

走吧。

在咖啡馆里谈得很热闹,W问那女的,报社里怎么从来没见过你呀?怎么今天你来了?

哦,是这样的,今天让他们都休息了,我是来顶班的。

嗯,你不休息?让那些小年轻休息,应该说...的话,你,你是,你不会是owner吧?

哎,小意思,小意思,不是,小打小闹的,

哎呀,老板,老板娘啊!

不要太酸吧,别客气,你今天如果没事,陪我一起送报纸吧,我也好有个人说说话,1500份送13个地方,估计2:00之前,凌晨可以完工,怎么样?

凌晨,半夜里,方便吗?

哦哟,方便不方便,这话得我说哪,老板娘说,走吧走吧。一路谈得很高兴,话题热烈,他们顺利地把千多份报纸几乎全派送了,到最后一家的时候,那是一家专门为华人办理滞留签证的律师事务所,在新宿区大久保的一条窄窄的单行道上,W自告奋勇地握着方向盘,没想到开完路走到路口了也没有找到那家事务所。

糟糕,走过头了,怎么办?绕个圈子吧,老板娘说,

就那么掉头进去吧,W说,反正已经三更半夜了,还有警察吗,

于是,W掉了车头,打开双闪灯,以极慢的速度一路走一路找门牌,两个人聚精会神地只注意着左右的建筑物,猛然,车头前面有一个人拦着,他拍了拍车子的前盖板,用手指指着车里的两个人...

糟糕,是警察!

结果,两个人被叫到警署折腾了一个半小时。

半夜里无所事事的警察,仔仔细细地集中精力盘问了他们一女一男的关系。那种不怀好意的笑,反复的问他们怎么会硬闯单行道?怎么...怎么...

完事以后,已经是4:00了,寒风呼啸,老板娘怪不好意思地对W说,今天耽误你了,我请你吃夜宵吧,怎么办,太不好意思了...过意不去。

一系列的发生事使两个人越谈越投机,结果,越过了那一条不应该鱼跃的火线。

 

今年元旦后,我收到了一张请帖:孔溺籍哇,请拨冗出席小社的新年会...下面的落款是Z。

我有些惊讶,那个Z就是老板娘。

新年会就在老板娘经营的酒吧里举办。

我递上请帖,接待的两个中国姑娘非常恭敬地说,啊,你来了,光临光临,欢迎!老板娘特别关照过,请进去...说完,替我脱下大衣,还特地当着我的面,把我的大衣精心地用衣刷刷干净,

别那么客气,我说,我自己会,

应该的,应该的,您请,这个位置就是指定给您的...

我坐下后马上有人敬烟倒茶,还问我要不要先来杯开胃酒,

我会说的,你忙,该干嘛干嘛去,我支走了她。

掌声中,老板娘出现了,她站在那个卡拉OK大屏幕前简单地欢迎大家给她面子出席了今天的新年会,今天来的都是她的朋友,或者朋友的朋友,反正都是老朋友,都是买她面子来的,她非常高兴,等等等等。

什么时候也变得那么客套了,我心里在嘀咕,车转脸懒得看那种场面,脑海里在回忆老板娘的那段经历。

老板娘,今年36岁,是中国OO区OO省的农村地方出生的姑娘,生性聪明机灵,除了读书以外,样样拿得出手,大学考进省会的艺术学院,出来以后就在省歌舞团工作,认识了省会的机关干部顺利地结了婚。后来,她的丈夫作为那个省和周围几个省的联合驻日本东京的中国OO省际招商办事处的驻在员,在日本工作两年,那年,老板娘已经30多了,她也在同一天拿到了作为驻在员官员家属的两年的签证,而且是那种没有任何活动限制的,很自由的VISA。她干脆在歌舞团办了停职手续一起来到了东京。

她好奇地也是积极的深入东京的各个行业的生活,,到处走,到处看,直到有一天,她发觉在日本创业太容易了,因为她的当村官的父亲老爸缺的不是钱,缺的只是花钱投资的机会,所以,她果断地砰地一下用现金买下了一家地段很好,生意也不错的,但是老板因为赌搏陷入资金困难的酒吧型小俱乐部。她接手以后,快刀斩乱麻的整顿俱乐部风气和纪律,另外招进一批年轻貌美的中国女留学生,她自己亲自训练那些女留学生,从基本功开始,在陪客人闲聊K歌伴舞的同时,还都能够亮出了一手妩媚的惊人的中国舞蹈,日本传统的以及南美北美的民众舞蹈,外加性感的Hot 瑜伽,这使得那个酒吧完全具备了小小的夜总会的气派,于是,生意火红,客源也有了保障。这个有着天生丽质,水蛇腰,美丽的宽臀的舞蹈学院毕业的女主人,中国官方驻在员的夫人,正式地摇身一变成了在东京夜生活娱乐圈的老板娘,剩余的青春,火红的魅力,丰润的资金,她于是再接再厉又买下了一家夜总会,同时,为了给自己的投资生意增添一些文化氛围,她又轻易地,惬意地申请办了一张板报。请来的华人报报纸的编辑,竟然是正规毕业于上海一大学新闻系的中国人。灯红酒绿也繁荣,书香墨宝也从容,老板娘干得很出色。两年结束后,丈夫的驻在员生活结束了,老板娘告诉老公说,你先回去吧,我已经另外取得了在日本的投资经营的许可签证,我想留下来再干几年,你高兴了可以来东京玩玩休假,等我干厌了不耐烦了,我会回来再和你白头到老的,你就放心我吧...

你可要守规矩准则的啊,还有,你的报纸,绝对不能允许出现那种东西...

好了好了,我懂,这种你不用担心,也不用教我,我心里都明白着,记得有时间来看我就行...

嘿!在想什么呀!就在我出神于往事之际,不知不觉中老板娘与各位打完招呼以后已经没声没息地滑到了我的身边一挪臀部坐了下来,编辑大哥我的好朋友,你怎么装模作样地像没看见我一样啊,她的女中音。

没有什么,只是感觉有点...脱力,我挪了挪位置离开了一些空间给她后说。

干嘛呢?嫌我?还是假装正经,摇笔杆子的怎么比下井打洞挖煤的还要累呢,放松一下好吗?咱们又不是第一天认识。

没有啊,经常见面啦,在你的中国华人全媒体团队中呀,我说,你去忙着,你去周旋别人吧,我自己会打理自己。

为什么拒绝我,你是我的客人,而且,你是我的大客人,今天我是打算多花一些时间招待你。因为,一直冷落了你呀我的大编辑。

嘿,我说,你小声些别那么嘈呀,我不喜欢。

别担心,今天没有你的同行,来的人都是我的客人,也没有人认识你,你尽管放心,她又凑近了我说,

你来了那么多客人,也不要冷落别人吧,谢谢你,不要表示那种特别的让人造成误会的...

她突然用柔软漂亮的食指点住了我的嘴不让我说。

谢谢,别说了,今天晚上我不在乎别人怎么想,我就要好好的同你聊聊,

什么时候不能聊,非得要今天你把大家都请来的时候?改天吧,

怎么了,真的那么拒绝我,那么感冒我,难得见面,又是新年,我们也要互相恭贺一下呀,

待会儿吧,还刚刚开始,有的是时间,

哎!我说!你讨厌!今天是怎么回事?她说。

你今天才是怎么回事啊,

怎么说呢?

哦,我听人说,你有的时候在有种场合就像金枪鱼。

像金枪鱼?是什么意思,

你是真的不懂,还是...

真的不懂哦。

那是一句日本的俗语。

那你就教教我吧。

像金枪鱼就是Como el atun...

喂!你不要同我说外语好不好,要显摆,你去和我的老公显摆去,他和你一样,至少会说三种半语言。

这个不是显摆,我告诉你,这个语言的出处是南美洲阿根廷的西班牙用语,你知道不知道金枪鱼是深海中鱼,一旦被捞上海面,它就只会睁大它的大眼睛舒服地躺着,

谁听你讲这些,明白一些,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意思就是说很舒服,很享受,没有动静,表情温顺,

我说你这话是谁告诉你的?

还有谁呀,

日本人吗?难道是他...老板娘假装越过我去拿烟灰缸,附在我的身上在我的大腿上轻轻的拧了一把,“讨厌!告诉我,是不是他说的?”

我没有作声。

那个死鬼,怎么说的话,那样的这种话也能告诉你的!你们男人到底是怎么样的没有底线?

不过,他没有说你坏话呀,你...

告诉我他说了什么,

你把耳朵凑过来...他说你冰肌玉肤,神圣美妙,尽管没有任何表情,不发出什么声音,但是你小花园里水漫金山,琼浆滚滚,让金枪好几次都打了水漂,最后连续吸了三口玉液才终于剥开巫山云雨的,这,就是“活像金枪鱼”的完整的形容。

哎呀,我的天哪,那个男人怎么好意思,哎呀,我看错人了,喂!我告诉你,我怎么可能是金枪鱼呢?因为他是日本人,同他有什么好多说的,怎么交流啊,换作你,你来试试,看我是不是金枪鱼,

那你是什么,

我会就是乌贼鱼,我会...骑着你的肩膀再把你染黑

你别吓我,

我不是吓你,我们俩也来呀,让你看看我非但是乌贼鱼,我还是Chapter,章鱼,我要把你紧紧的缠住,让你连吼三声...

我用半个手掌捂住了她的嘴,适可而止吧,我的大妹子。你有老公,我有老婆,只当是你没有说,也当是我没有听见,不要开这种玩笑。做不到的事,想不到的美差,写出来了,那只能叫小说。写出来的东西,即使做不到想不成,那也叫指示,叫思想,写进历史了,那就是主义,

哎呀!我的大编辑,你不要恶心我好不好,大过年的,我最讨厌听你说这种话了。你别躲,过来,她放低音量,轻轻地咬了一口我的耳朵。

好,我赶紧闪开。“老公什么时候来?”

讨厌啊,你怎么又要恶心我了,哪壶不开提哪壶吗?凑过来,再给我你的耳朵,来,听着,他的身份,两年不能因私出国你懂吗?你懂的,干嘛还要问我。

对不起,我很同情你,别...

她忽地站起身车转了一下她的那款水蛇腰,这个时候,我才看见她身穿的那条裙子是一条前短后长的礼服裙,前面的大开叉中分明可窥见她的...连她白晃晃的大腿根也看得见。

她伏下身子耳语似地对我说,今晚等我,我也让你咬一下我的耳朵,拧一下我的...

标签  东京,老板娘,华人,媒体,报纸,酒吧,俱乐部,舞蹈,水蛇腰,金枪鱼,章鱼,

1

高兴

感动

同情
1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4 回复 ryu 2020-1-26 11:56
今天是北美的大年初一,特意为倍可亲捧场!谢谢倍可亲的老板娘和编辑姐姐,辛苦了。

#东京,#老板娘,#华人,#媒体,#报纸,#酒吧,#俱乐部,#舞蹈,#水蛇腰,#金枪鱼,#章鱼,小说 - 老板娘和金枪鱼 - ryu -
3 回复 ryu 2020-1-26 11:57
做不到的事,想不到的美差,写出来了,那只能叫小说。
4 回复 ryu 2020-1-26 11:57
白纸黑字写出来的东西,即使做不到想不成,那也叫指示,叫思想,写进历史了,那就是主义。
3 回复 Brigade 2020-1-26 12:44
看了大约1/4,心想在日本的美女都是活雷锋啊。
4 回复 ryu 2020-1-26 12:52
Brigade: 看了大约1/4,心想在日本的美女都是活雷锋啊。
雷锋?
莫非北美只有雷振富么。
5 回复 NO_meansNO 2020-1-27 09:52
飘游东洋“金枪鱼”,春江水暖“鸭”先知。     
3 回复 ryu 2020-1-27 13:33
NO_meansNO: 飘游东洋“金枪鱼”,春江水暖“鸭”先知。        
那也叫指示,叫思想,写进历史了,那就是主义。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ryu最受欢迎的博文
  1. 伦敦秀“裸骑自行车”令人眼福大饱 [2013/08]
  2. 雅加达红灯区的春宵不眠之夜 [2013/09]
  3. “公开邀请性骚扰”日本空姐来真格 [2014/03]
  4. 韩国人气少奶奶 知道有假 还是迷人 [2019/10]
  5. 趣话孩子要单独住出去了 [2019/11]
  6. 搶眼:男女混合裸体橄榄球赛 [2011/08]
  7. 中国贪官"冰火"北极粉嫩母熊 [2014/12]
  8. 冬至,去超市买点什么吃点什么 [2019/11]
  9. 昨天紧张的晚餐 只有一只便当 [2019/11]
  10. 东京今年万圣节禁酒,无酒池有肉林 [2019/11]
  11. 澳门豪秀香云纱,不敌武汉靓颖汉服艳 [2019/11]
  12. 日本最可爱的大学新女生怎么个卡哇伊法 [2019/10]
  13. 中国妹纸投错娘胎 躺上"女体盛"台 [2014/09]
  14. 非洲国王处女情入魔怒娶第15妾 [2015/08]
  15. 一个崇尚男女轻松做爱的群岛 [2014/06]
  16. 主张啥也別“赤膊”! [2011/06]
  17. 我赴女体盛宴 [2012/03]
  18. 东京上野:樱花似倒海 人潮胜翻江 [2012/04]
  19. 她,悦目赏心,过目难忘 [2011/04]
  20. 17日下午去震心区的超市・・・ [2011/03]
  21. 中国道路停工,推土机拆除,印度如是报道 [2017/08]
  22. 来一碗蝦肉餛飩和生煎・・・ [2011/04]
  23. 日本8.8級強震 10米大海嘯・・・ [2011/03]
  24. 牛!国安部常务副部马建竟也被双规 [2015/01]
  25. 雷人!中华之“天价香烟” [2011/09]
  26. 論上海人、上海話可以緩行 [2010/12]
  27. 朗朗,你的音符有错 [2011/01]
  28. 上海文联的小阿姐 [2015/12]
  29. 中国,请不要过度崇拜金牌 [2012/07]
  30. 反台独 不要反台湾的民主法治 [2017/01]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12:5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