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瓦拉之心

作者:文取心  于 2010-7-14 13:0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大话影视|已有13评论

关键词:

格瓦拉之心

 

塞勒斯要来柏克莱演讲,我一向对这个导演的作品感兴趣,所以在那天下午,接了放学的儿子,跑去柏克莱大学听演讲。

梯形教室坐得满满的,很多后来的人就在中央走道上席地而坐。前后左右望去,白发苍苍的老教授背着双肩包,跟奇装异服穿着鼻环的年轻人挤在一条板凳上谈笑风生,西装笔挺的高科技主管们放开领带,和花白头发的老嬉皮们拍肩搭臂,称兄道弟。男人们从容睿智,女人们娴雅妩媚。很少人穿名牌,就是穿了你也看不出来。这儿是柏克莱,人们看重的是智慧,学术成就和个人修养,人如果有了这些品质,一件汗衫也能穿出风度来。

想不到塞勒斯这么年轻,我在九十年代中期就看过他的电影‘海洋那边’,后来又看过他的一系列作品‘中央车站’‘太阳背后’‘我 你们 他们’和‘上帝之城’。在印象中他应该是和巴特卢奇那个年代的电影人。直到演讲主持人介绍完毕,一个瘦长的男人走到麦克风前,球鞋牛仔裤,美式军便服,随随便便地和大家打招呼。他就是著名的巴西导演瓦特,塞勒斯。

塞勒斯在柏克莱大学上过学,数学系的学生,课余在摄影系打工。到后来摄影变成主业了,开始时做剪辑,再作制片人,再执导演筒。塞勒斯自己也觉得好笑;如果他当初表现出几分数学天才的话,可能今天他站在台上作的是另一类的演讲了。

塞勒斯的英语纯熟,但他确确实实是南美人,南美有个共同点,从北墨西哥到南阿根廷,从东部的智利到西边的巴西,一个穷字概括了大部分的国家。在那儿,资本主义的脚步颟顸不前,远没到美国欧洲的那种均富的成熟期,社会的财富聚集在非常小的一部分人手中。在那儿,革命不是一个很遥远的名词,左派的思想有太多的理由深入人心。所有的杰出文化人,没有不标榜自己是左派的。从聂鲁达到马尔克斯,从西盖罗斯到列维拉,塞勒斯也不例外,在演讲中,他放映了他的新作‘摩托车漫游日记’。

年轻的格瓦拉从医学院毕业,在暑假中和朋友驾着摩托车从艾尔布里斯出发,翻过安第斯山脉,智利的高地,玻利维亚荒瘠的平原,踏上游历南美大地的旅程。一路上凄风苦雨,历尽艰辛。接触了无数底层的老百姓,矿工,船夫,咖啡店女侍,麻风病院的护理人员。其中最为触动人心的是一个草根革命者,格瓦拉在一个黑夜的篝火边遇见此人,火上煮着一罐稀薄的汤,这就是革命者和他妻子一天仅有的食物。女人在露天沉沉睡去,格瓦拉和革命者在篝火边彻夜深谈,关于工人运动,罢工,关于国家的前途,人民的困苦。革命者娓娓而谈,在那种地方,国家机器太强大了,革命的成功像北极星一样遥远。那个餐风露宿者的言辞中却有一种绝对的认真,绝对的自信,自信得极其平静。导演手笔一转,漫漫长夜过后,矿山门口排起了等待上工的苦力们,工头扯气高扬地挑选工人。那个革命者,沉默而无奈地排进等工的长列中。他得活下去,活下去才有可能进行革命。而目前这份最低下的工作是他唯一的选择。

格瓦拉目睹革命者被工头当牛马一样地喝斥,推搡,而那个女人,革命者的妻子,赤脚坐在满是矿石渣的地上,眼睁睁地看着丈夫远去,屈辱地赚一份糊口的生活资料。昨夜理想还在飞翔,曙光乍现,现实就跌进泥淖里。

我想格瓦拉就在那时被触动了,年轻人心底深处的悲悯被赤裸裸的现实唤醒,一种不与世道妥协的决心在那个清晨成形。风起于青萍之末,在以后的年月中摧城掠地,整个地改变了南美大地的政治格局。

塞勒斯的分寸把持的很好,影片没有述说格瓦拉具体参加古巴革命的行动,也没有描写他最后被玻利维亚当局枪杀的结局。影片只是很纯粹地描述了南美大地的现状,人民的善良与无奈,以及一个中产阶级的年轻人如何在漫游中寻找到他人生的道路。

我从六十年代起一直关注南美的政治变迁,从古巴事件到智利的阿连德总统被推翻,从美国出兵巴拿马到委内瑞拉左派政府上台。我看了无数遍的‘庇隆夫人’,听到玛唐娜的‘不要为我哭泣’就会激动莫名。南美的政治有一种独特的怆伤和沉重,南美的政治人物具有浓厚的理想主义色彩,一个个都是莎士比亚笔下的悲剧原型。而格拉瓦,是所有政治人物中的一颗彗星。

当初年轻的卡斯特罗和格瓦拉拿下哈瓦那时,真的是意气奋发,史无前例地在美国后院打下一根结结实实的桩子。猪湾事件也过来了,新生的政权稳固下来了,革命在一定的条件下成功了。照道理说,是喘口气的时候了。

但是,格瓦拉的选择显得格外浪漫,他的眼光越过加勒比海湾,望进委内瑞拉和智利的崇山峻岭,早年的游历还在眼前萦绕不去,山林峡谷依然苍茫,老百姓日子没有一点改变。他在六五年向卡斯特罗辞去了一切职务,重新踏上那片沉重的土地。

结局是他在玻利维亚被逮捕,马上被枪杀。临刑前士兵问他最后的时刻在想什么?他说:‘我在想,革命是不朽的。’

一个悲剧?我不这么看,格瓦拉阐述了一种精神。和谭嗣同引颈就戮一样。耶稣不上十字架,基督教不会成为世界性的宗教。一件认真的事,没有牺牲的成分在内,总显得轻飘飘的。

我想中国人并不会同意我的看法,我们是一个把个体生存看得极重的民族,八九民运过后,大批的流亡者在各国政府的庇护下留在陌生的土地上。为绿卡,房子,工作奔忙。我认识个民运人士,在欧洲流浪期间我们在咖啡馆里畅谈国事,那种慷概激昂大有十二月党人的热血情怀。后来呢?后来此君拿了学位,娶了异国女子,在公司的派遣下回上海工作,我们再见面时他带我参观了他在上海置下的新居,三层房子被他装修得美轮美奂。在波斯地毯和现代化的厨房间谈政治问题显得淡薄和不切实际,在莎拉。柏德曼德靡靡之音间股票和房地产才是个确切的话题。人喝了雕花车料酒杯中正宗的约翰走路,再把‘民运’挂在口上就不懂情趣了。

相比之下,格瓦拉显得太单纯了,单纯得没心没肺,单纯得竟然忘我,单纯得为了理想而献身。这在现代人是不可想象的,任何人的生命都弥足珍贵,一方面是权柄,地位,享受在握的胜利。一方面是危险,艰难,和生活上的极端賡乏。格瓦拉,竟然选择了后者。

历史诡谲,年月似水地流过去了,格瓦拉的梦境暗淡了,南美还是那么乌云压顶,古巴在苦撑,格瓦拉的牺牲没有带来任何的实质改变。

迷茫?也许。格瓦拉同志,这是一个没有英雄的时代。只有政客。

留下的只是一个美学概念,如特洛伊战争,如狮心王查理。如精卫填海,如这部影片‘摩托车漫游日记’。

走出场来心情沉重,正因为知道结局,所以看到年轻人为了虚幻的目标献身更为难过。说虚幻,是因为人性本身就不完美,世界穿上资本主义的外套或社会主义的长袍一样不漂亮。

儿子当然看不懂这部电影,睡眼惺忪地抱怨我带他看了这么沉闷的一场电影,在他这个年纪,昨天已经是很遥远的事情。他有权利对那些历史不感兴趣。

但是,永劫回归,发生过的再会发生,没人能保证历史不再重演。

人们,警惕吧。

 

                                                 

 

 

 

 

 

3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3 个评论)

1 回复 脑脑圆 2010-7-14 20:06
wazhh: 您家的小儿子还是“不喜欢中国人”吗?
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0 回复 oneweek 2010-7-14 20:12
好文. 写了读后感
http://my.backchina.com/space-273891-do-blog-id-78526.html
0 回复 fanlaifuqu 2010-7-14 20:57
先读读格瓦拉,再写评论!
1 回复 酸柚子 2010-7-14 22:51
文老师讲的这些,估计这里的“爱国者”看不懂。
0 回复 解滨 2010-7-14 22:58
酸柚子: 文老师讲的这些,估计这里的“爱国者”看不懂。
是啊,保不准有的爱党同胞又把这当成一个反共文章呢。 这可是在歌颂共产党啊,爱党同胞们瞪大眼睛,看清楚再评论。
0 回复 xoyuanfen 2010-7-15 00:32
说实话, 我连民运分子都比不上。
0 回复 oneweek 2010-7-15 06:55
这篇文章, 猪读了又读。 爱不释手。
“南美还是那么乌云压顶,古巴在苦撑,” 那个, 还有雨果。夏威吃同志 跟着菲德尔 一块撑着。
0 回复 yulinw 2010-7-16 23:45
好久好久以前,还不知到格瓦拉是谁就看了电影“格瓦拉”,印象是极深~~
0 回复 ryu 2010-7-18 16:02
謝謝您給了我思想的天地・・・
0 回复 笑臉書生 2010-7-18 16:36
切是一个极残暴的共產-法西斯匪徒,喜欢看杀人,或親自杀人-----死前話"我在想,革命是不朽的"根本不存在,是杜巽的。
真實的切,在被围投降喊的是"不要开枪了,不要打死我,我是格瓦拉",被俘后不断重复是"我活着比杀死我,对你们更有用""我活着比死更值钱-----十足的胆小鬼,这个铁的历史事实谁也沒法否认。
1 回复 笑臉書生 2010-7-18 16:54
格瓦拉被枪决后,尸体被摆放在一块破木板上向人展示。在场的一位记者写道:"他就这样死了。当他们把防腐剂注入他半裸的脏兮兮的遗体,人群叫嚷着要看上一眼时,难以想像这个人曾是拉美了不起的人物之一。"

  “别开枪!我是格瓦拉!”

  1967年10月8日,切•格瓦拉在玻利维亚一个名叫拉•黑古拉的小镇上被俘,和他一起被捕的还有50名游击队员。当200名以美军为主的士兵走近他时,罗德瑞古兹回忆说:“格瓦拉大喊:‘别开枪!我是格瓦拉!我活着比死更值钱!’”

  在 CIA前特工罗德瑞古兹眼中,这位著名的拉美游击战士与传说中的英雄形象相去甚远,“这个男人看上去更像个乞丐,他身上的衣服几乎全被丛林撕破了”。当 39岁的格瓦拉一瘸一拐地走到他面前时,“他连双靴子都没有,鞋子上仅仅挂着几块破皮。把他作为一个普通人来看,我为他感到难过。”罗德瑞古兹说。
0 回复 笑臉書生 2010-7-18 17:05
oneweek: 这篇文章, 猪读了又读。 爱不释手。
“南美还是那么乌云压顶,古巴在苦撑,” 那个, 还有雨果。夏威吃同志 跟着菲德尔 一块撑着。
猪太天真
0 回复 普通一丁 2010-7-22 22:01
在許多人心中,格瓦拉是完美的。年輕時,他曾經是我的偶像。儘管那時候,毛也是我心中的大英雄,但毛遠遠不及格瓦拉。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2 19:4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