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南夜未央(21)客人的火气

作者:石竹苑  于 2011-10-1 11:5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小说|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2评论


第二十一章  客人的火气

 

这里是新兴的城市,这里的人来自全国各地,青年人带着激情和梦想在这里寻找自己的出路,“拿青春赌明天”,付出青春的代价去换取明天的希望,换来的结局是什么,没人能预知到。由于有特殊政策和靠近港澳台的便利,东南沿海地区的民众生活富裕程度远高于内地,因而吸引了很多内地的人才和资金汇集到这里来。原来就生活在这里的人,尤其是那些以种地和打鱼为生的本地人,随着深圳市区的快速建设,生活方式也完全改变,外来人口的涌入催生出繁荣的房屋出租市场,当地人盖起一幢幢小楼,分租给那些来此寻找希望的外来者,有实力的人盖起厂房和写字楼,靠着租金不需要工作就可以衣食无忧。

 

八十年代的深圳,有很多由内地机关单位开办的公司,人员大都是内地派到深圳来的,和原单位仍维持上下级关系,尤其是在建筑,进出口和商贸等行业最为常见。这些公司的员工在待遇上比内地的要高出一大截。很多人都积累了或多或少的一点身家财产。手头活泛了,自然还想要更多,有人投资做生意,有人炒股,炒汇,炒地皮。外汇期货公司的早期客户都是由业务员游说来的,有公司也有个人。客户拿钱出来交给业务员代为操作。这种情形很快就发生了变化,因为很多客户在市场里亏了本,当然想知道为什么会亏本,是怎么亏的。

 

尤其是那些拿自己的本钱出来炒汇的个人,不甘心自己的钱被别人亏掉,晚上跑到期货公司里来,盯着自己的客户代表操作下单。问题是,这些个客户代表们大都是初出校门没几年的青年人,绝大部分人都没有学过国际金融课程,连外汇期货的基本原理都不清楚,至多接受了几次简单的培训就上阵实战,就好像从未摸过方向盘的人,一上来就把车开上了高速公路,不出事故那才是奇迹。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Tony为了实现月做单量两千张的目标,想出一条增收节支的妙计,把公司包租的几个宿舍里的国际长途电话都停掉,所有要做单的人都集中到公司的办公室里来,这样既节省了费用,又可以在自己眼皮底下督促大家做事。他先是拿着电话费帐单去找钟老板讲,几个宿舍的长途电话费加起来要七八万一个月,这里面不仅仅是打给香港盘房的电话,还有很多是员工们打给内地家里的长途,这笔钱都可以节省下来。有了钟老板的同意,Tony马上通知几个主管,要求所有人都要到公司里来做单。

 

这样一来,晚上做单时间公司里变得非常热闹,客户和公司的员工挤成一团,吵吵闹闹,七嘴八舌,像个夜市。公司的员工大部分都是年轻人,而客户们的年纪大都在中年以上。人多是非多,更何况这里面还牵涉着金钱利益关系。

 

晚上,郑菊带着几个客户来办公室里盯盘,这几个客户彼此都熟悉,有一对兄弟,姓徐,一个中年男人,姓张。徐氏兄弟在一个国字头的企业里任职,在这里有公司和个人两个独立的账户,张姓男子拿的是自己的本钱。这几位聚在一起,都是自己操作,自己拿主意,并不需要郑菊费心。事实上这几位也不太可能离开这里,除非他们认赔,因为他们的账户里都有几张浮亏的锁仓单,本钱被套住了。几个人都想着把本钱捞回来。最初原本是交给郑菊来操作,亏了以后就不干了,几个人亲自上阵。在汇市上摸爬滚打了一段日子,眼见是越做越亏,肚子里的火气便越来越大。张姓男子时常骂骂咧咧的找茬骂人。郑菊无奈,只好硬着头皮,带这几位爷来公司看盘,然后找机会开溜,躲得远远的。

 

吴江发觉这些日子珍珍似乎有意躲着他。吴江怕珍珍是因为上次他被治安联防的人抓走这件事过意不去,便想和珍珍解释一下并没有责怪她的意思。可是珍珍一直不给他机会,总是凑在陈萍那伙人群里。吴江心里有点别扭,他考虑要不要找陈萍帮忙,跟珍珍说说,或者找个借口约出去一起吃饭。反正这事肯定不能找郑菊,这点吴江还是清楚的,他知道郑菊对他有那个心思,可没办法。落叶有意,流水无情。他就是对郑菊不感冒。

 

“我包你!”

 

一声粗吼,是从张姓男子那边发出来的。

 

吴江抬头向那边望过去,隔着太远看不清楚。

 

“我包你!我包你!”

 

这会儿看清楚了,只见那张姓男子脸涨得像猪肝,翘坐在椅子上,手指着珍珍,大声重复了几次“我包你”这句话。珍珍的脸发白,微微张开嘴,嘴唇在动,谁也听不到她在说什么。

 

周围的人都静下来,注视着张姓男子和珍珍,大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坐在桌子后面正在看报价的吴江一下子气血上冲,猛地站起来。张姓男子吼的这句话的意思,吴江是知道的。年轻女孩子被人包养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说出来也不好听。包养这种事在深圳很常见,不出奇,但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指着女孩说这句话无疑是在羞辱对方,用这句话来骂人还是比较出奇的。

 

在场的人里面有不少是客户,很明显,没有人赞同张姓男子这种迹近无赖的做派,冷眼看着他在那里耍蛮。徐氏兄弟也装作没听见,躲到一旁。张姓男子大概觉得无趣,嘴里嘟囔着给自己找台阶,“你们公司就是他妈的骗人,都是一群骗子!你们经理是大骗子,你们他妈的是小骗子。”

 

陈萍过去把珍珍拉到外面的楼道里。珍珍忍不住哭出声来,她自己都不清楚哪里得罪了那个粗野男人,没来由地被他当众羞辱。陈萍心里也很厌恶那个家伙,可是作为公司员工,不好出面得罪客人,看着珍珍受辱,陈萍只能用话来安慰她,别无良策。

 

有的人手里有了点钱,就自我膨胀,放纵私欲,恶行恶状,一副暴发户的嘴脸。

 

吴江随后也跟出来,看着珍珍委屈地伏在陈萍肩头哭泣。他心里比在樟木头蹲黒屋还难受。他真想揍那个家伙,但是他明白不能这么干,至少不能在公司里。眼看着陈萍一手搂着珍珍,进了电梯。他错过了一次机会。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0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2 回复 stellazhu111 2011-10-2 00:26
那时候的深圳是块蒸发着的土地,土地上的人们也都兴奋着却也茫然地挥洒着血汗,奢望着短期内在那样的土地上收获财富成功和做人的喜悦。各类人之间的阶层鲜明,彼此对视,港人看不起国人,本省的看不起北方人,更有些才有了点小钱的人,拿别人不当人。那块正在烧焦的土地充斥着太多繁华,多元背景的冲击,没什么本钱的外来淘金者除了要克服地域差异给自己的磨砺,很多时候是凭着内心还尚存的一些文化资本抗衡着不少什么也不是的“马拉佬”们。
那样的特区,凭借着青春的我们在流失自己的年华中,也收获了不少,至少是抹不去的记忆。
2 回复 石竹苑 2011-10-2 08:06
stellazhu111: 那时候的深圳是块蒸发着的土地,土地上的人们也都兴奋着却也茫然地挥洒着血汗,奢望着短期内在那样的土地上收获财富成功和做人的喜悦。各类人之间的阶层鲜明,彼 ...
说得好,有都少人是付出了血和泪,忍受了多少屈辱,挣扎过来的,说不清。谢谢你!Stella,我们的青春岁月也是这段历史的一部分。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5 18:4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