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往事(39)对树的记忆

作者:石竹苑  于 2012-1-21 09:5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京城往事|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29评论

 

胡同里一般都会有几棵树,一些比较大的胡同会在路两边种树,好像杨树最常见。杨树高大,树荫茂密,在炎热的夏天能遮挡烈日,给路人带来清爽。后库大街,三十九中学东墙外的那段路,两边都是多年生长的大树,夏日里树冠在头顶上连成一片,不见阳光,形成一条林荫路。(可不是林阴路,呵呵),乘坐十四路公共汽车经过此地的时候,都能明显感觉到这里的温度要比别处低点,清凉少许。只可惜再也看不到了,都被城市开发者们砍光了。这些年京城的改造不知道消灭了多少这样的多年古树和美景。

 

有些大的胡同和稍微小一些的街道在人和汽车的流量上差不多,比如西单的辟柴胡同,太平桥的屯绢胡同都是交通频密的地方,人车争道,路旁的树叶上总是落满尘土,多亏有了树,路旁的院子里才会减轻噪音,也少落点土。

 

小时候有一种游戏名为“勾纲”,就是用杨树叶的梗儿较力,两个人各执一支去掉叶子的梗儿互相勾住使劲拉,看谁手里的梗儿更结实,梗儿断即输,有时还会加点赌码,反正都是小孩子玩儿的物件。为了赌赢,打败对手,就要寻找耐力强有韧劲儿的树梗,碧绿泛青的梗儿比较脆,水分较多,一拉即断,太老的梗儿水分都流失掉了,颜色发黑,太干也容易断,半新半旧,有油性的梗儿是最佳之选。为了增加油性,还有一个窍门儿,把梗儿放进鞋里沤着(有点恶心啊,抱歉),男孩子活动多,脚底常出汗,这样炮制出来的梗儿油黑发亮,韧劲十足,百折不断,战斗力超强。

 

还有一种树是最不招人喜欢的,就是槐树,到了夏天,树上垂下一只只浅绿色的虫子,“吊死鬼儿”。经过树下的时候,不注意就会沾到头上身上,看着手指长,筷子粗细,圆滚滚,不停地蠕动的绿虫子只觉得恶心。小时候最腻歪“吊死鬼儿”,偏偏住家附近的公厕墙边就有一棵老槐树,到了夏天,从树上垂下来很多的吊死鬼儿,把公厕的入口封堵得严严实实,被逼无奈只好去远处的公厕。

 

柳树种在水边的较多,河边垂柳,本身就是一幅写意画。故宫筒子河边,什刹海,后海岸边都有不少柳树。小时候看小人书和电影里,打仗的时候,战士头上戴着柳条帽,也折下柳枝编成帽子玩儿,被大人教训“不要破坏树”,不编帽子,还可以做柳笛儿,折一段不太粗也不太细的柳枝,慢慢地把中间的枝干抽出来,留下完整的树皮,放在嘴边吹,粗细长短不同的柳笛可以吹出不同的音色。

 

常听说灾荒的年月,吃榆树叶子,还有榆钱饭。春天榆树开花,一串串的榆钱挂满枝头,一片片嫩绿的花瓣,随风飘落。据说榆钱要用开水焯一下,去除苦味,才好吃。把榆钱拌在玉米面里,做成窝头上锅蒸,还可以加点红糖味道更好。还是学龄前儿童的时候在老妈单位赶上一回吃“忆苦饭”,野菜汤,榆钱窝窝头。汤的味道没印象,窝窝头吃起来有股清香还带点甜,估计是放了糖。据说这榆钱有“健脾安神,清心降火,止咳化痰,清热利水,杀虫消肿”的功效。

 

记得也是小时候,邻居大孩子给过我两只蚕,说要用桑叶喂养,这事有点难度,住家附近没有桑树,只好让老妈拜托邻居每次採回来桑叶分我几片,看着胖乎乎的蚕虫在桑叶上爬,不停地蚕食桑叶。晚上睡觉前把养蚕的盒子放在枕头边,能听到细微的蚕吃桑叶的声音。后来蚕开始吐丝,不再进食,慢慢把自己包裹成一个金黄色的长圆形物体,连着几天没动静,最后见到的是一只白色的蛾子在房里飞来飞去,蚕和桑叶的记忆仅此而已。

 

大街上也有很多树,长安街两边的树都有专人管理,遇上节日还会在树枝上张灯结彩,从六部口到南长街一段沿着红墙种着玉兰树,迎春花,花开的时候望去是一片花海,煞是好看。

 

读过很多赞颂松柏的文章,本来这松树和柏树四季常绿挺可爱的,只可惜被“永垂不朽”拖累了,有一个单位在主路两边载上松柏,一路走来感觉太肃穆了,有人开玩笑说“好象是进了八宝山”。

 

这些年来在北美见惯了松鼠在树枝上跳跃,抱着松果啃。其实长安街路旁,大会堂外的松树上也有松鼠,上学的路上经常见到这些一身灰皮,一对小眼睛,摇着毛茸茸的大尾巴,行动灵活敏捷,非常机警的小东西在树丛里窜来窜去。

 

住过的院子里有棵枣树,有棵石榴树,挥杆打枣,剥石榴,都是好玩的事。入秋以后每天都要扫落叶,清早起来,院子里落满枯叶。抬头看着树梢渐渐变成光秃秃,冬天就来了。说起来好笑,小时候总想,为什么不在路边种上各类果树,有水果吃还可以遮荫,够幼稚的吧。

 

 

 

 

 

 

 

1

高兴
1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9 个评论)

4 回复 fanlaifuqu 2012-1-21 10:06
我也老梦想都种果树! 馋疯了!
6 回复 Cateye 2012-1-21 10:07
吊死鬼是让人讨厌,不过还是怀念槐花的香气。
5 回复 石竹苑 2012-1-21 10:11
fanlaifuqu: 我也老梦想都种果树! 馋疯了!
好,这下心里踏实了,敢情翻老也这么想的
3 回复 石竹苑 2012-1-21 10:13
Cateye: 吊死鬼是让人讨厌,不过还是怀念槐花的香气。
老念叨吊死鬼,把槐花香给忘了,
2 回复 懒懒猫 2012-1-21 10:18
多种几棵果树,好主意啊
4 回复 石竹苑 2012-1-21 10:22
懒懒猫: 多种几棵果树,好主意啊
都是咱猫族的,好猫懒懒 龙年吉祥。
3 回复 懒懒猫 2012-1-21 10:22
石竹苑: 都是咱猫族的,好猫懒懒 龙年吉祥。
您也吉祥!
4 回复 高尔夫 2012-1-21 11:08
新春问好~~
2 回复 石竹苑 2012-1-21 12:04
高尔夫: 新春问好~~
谢谢,龙年吉祥!
10 回复 BL_518 2012-1-21 12:17
哈哈,咱小时候也玩过“勾纲”呢~~够淘气吧~~~~~
4 回复 BL_518 2012-1-21 12:18
“榆钱”俺也尝过~~甜甜滴~~~~~~
2 回复 石竹苑 2012-1-21 12:20
BL_518: 哈哈,咱小时候也玩过“勾纲”呢~~够淘气吧~~~~~
大姐可是女滴耶 ,敢情是假小子啊
4 回复 卉樱果 2012-1-21 12:25
现在的长安街还有松鼠吗?
10 回复 石竹苑 2012-1-21 12:26
卉樱果: 现在的长安街还有松鼠吗?
报告果姐姐,小弟不知道
4 回复 卉樱果 2012-1-21 12:32
石竹苑: 报告果姐姐,小弟不知道
希望它们还在那里玩耍
7 回复 石竹苑 2012-1-21 12:38
卉樱果: 希望它们还在那里玩耍
也是希望如此,嗯,找个人打探一下去
3 回复 yulinw 2012-1-21 16:19
   俺记得叫勾根儿~·
4 回复 走过青春 2012-1-21 17:39
  
2 回复 无为村姑 2012-1-22 03:52
好怀旧啊~~好散文,应该得奖~
3 回复 我爱月季 2012-1-22 12:03
想念小时候槐花开的时节。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6 09:4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