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追债(31)

作者:石竹苑  于 2012-9-5 01:1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小说|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4评论

关键词:连载

第八章 4

 

唐人街附近有一家卖厨具的商店,店里陈列着炉头,灶具,油烟机,冰柜等开餐馆所必需的各种用品。店老板姓曾,五十出头,祖籍台山,以前在外州开餐馆,近几年中餐馆越开越多,竞争激烈,餐馆的生意不好做,曾老板做了二十几年餐馆,也有些意兴阑珊,不想再做得太辛苦,决定收手,于是卖掉了餐馆,搬回纽约。

 

大半辈子劳碌,停下来不做事反而难受,除了餐馆业他对别的生意也不了解。近几年来了不少偷渡客,新开餐馆的数量一直呈上升势头,餐馆开的多,对厨具的需求量猛增。曾老板认定这是个机会,半年前从同乡手里接过来这家专卖厨具的铺头,接手之后店里的生意还算不错,尤其是外州的订单增长很快。

 

这天曾老板像往常一样,在店里来回踱着步,一边和店里的收银小姐聊天,一边盯着店门口,期待着客人进门。

 

中午时分,一辆白色厢式货车停在门前,从车上下来两个年轻男子,直奔店内。走在前面的志伟先扫视一眼店内的情形,直接走到收银台前,跟在他身后的王强抄着手站在店门口。

 

曾老板感觉此二人和平常进店来的客人不一样,忙迎上去,陪着笑脸,客客气气地问,“先生,有什么可以帮你?”

 

志伟打量一下曾老板,“你是这里的老板?”

 

“是啊,什么事?”曾老板心里开始打鼓,看眼前这个年轻人,相貌端正,身板挺直,虽然表情严肃但不凶悍,说话的声调低沉冰冷,看样子不像是进店来买东西。再看看门口那个人,身体强壮,像个保镖或是打手,路边停着的那辆车里似乎还有人。

 

曾老板做餐馆二十几年,大部分时间都窝在后面厨房里围着灶台转,跟外面人打交道的机会并不多,他一时还猜不透这二人是什么来路。

 

“我是收账公司的,代客人向你追讨欠债。”志伟边说边拿出一份文件,“你卖给我客人的一套厨房设备质量有问题,引发了一场火灾,把整个餐馆都烧掉了,我的客人要求你赔偿损失。”

 

曾老板一听就急了,这不是敲诈嘛!他接过志伟递过来的文件,戴上老花镜细看,是一份购物清单和收据的复印件,日期是九二年七月。

 

“这个是三年前的,是前一个老板卖的货,我才接手半年,不关我的事。”曾老板向志伟解释,为自己撇清。

 

“不管你的事?这收据是你店里开的吧?你说是你新买的店,可政府那里并没有生意转让的记录,你这店名也没有变,怎么能说是跟你没关系?现在客人只要求你把当初买设备的钱退还,还没让你包赔全部损失,你已经很幸运了,如果客人上法院去告你,那你要赔的可就不只是设备这点钱了,明白吗?”

 

在决定搬回纽约之前,曾老板听说纽约的治安比前几年好多了,黑道收保护费的情形不像过去那么严重,买下这家店,想轻松地挣点钱养老,没想到又遇上追债的,心里不禁后悔上了老乡的当,怨恨前一个店主留给他一个麻烦。

 

“要多少?”曾老板有心破财免灾,但求金额别太大,在自己可以承受的范围内。

 

“七千九百五。”志伟翻开文件,指着收据右下角处的总额。

 

“我给你写张支票。”

 

“不行!我们不收支票,万一你跳票怎么办?只收现金。”

 

“我这店里没有这么多的现金。”

 

“那没问题,我们有车,就停在门口,我陪你去银行取。”

 

曾老板闻听要他上陌生人的车,便犹豫了,“让我再找找,店里还有些现金。”

 

“那当然好,我想你的保险柜里也有现金吧。”志伟仍然是语气平和,不急不缓。

 

看着曾老板俯身在保险柜前,志伟的心突然狂跳,他马上抑制住内心的激动,经历了几次失利之后,现在是最接近成功的时刻。当曾老板把钱递过来,志伟客气地向曾老板道声谢。

 

转身和站在门口的王强一起走出厨具店。回到车里,王强兴奋地大笑着向留守在车里的小赵喊道:“哈,这回终于追到钱啦!”

 

小赵看到志伟手里拿着一叠现金也开心起来,这是他们做成的第一笔生意,终于看到了成功的希望。

 

说来也算是幸运,祝明转给志伟的都是在他手里没办法追讨的案子,这家厨具店的前任老板在唐人街上做了几十年生意,经验丰富,去年祝明打电话来讨债,店老板听说是收账公司来追债,马上表示要跟对方和解,地下私了,之后便死拖活赖,就是躲着不理,而委托祝明追债的那个外州餐馆老板被一场火灾烧得心灰意冷,不愿意再拿出血汗钱来交堂费打官司,因为即使是上庭也未必一定能赢,所以这单案子就搁下了。

 

开心过后志伟有点失落,曾老板的眼神分明是把他看做上门来敲诈的那一类人,这让他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件极不光彩的事。

 

 

“我怎么觉得自己现在像是个坏人呢?”志伟放下手里的咖啡杯。他和祝明坐在图书馆背后的公园边供路人休憩的长椅上,望着公园中央人造沙滩上几个翻肚晾背,正在享受午后太阳的男女,有点茫然若失。

 

“你是觉得对老实人讨债于心不忍,良心上过不去,是吧?”祝明看志伟的情绪有点低落,“可坏人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你有没有这个胆量?”

 

“对坏人恶,自己良心上也会好过一点,要不然总觉得自己是欺软怕硬,不能理直气壮。”志伟还是放不下内心的纠结。

 

“你说一个安分守己的人会故意欠债不还吗?如果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还债的话那他恐怕也不会是一个好人。”祝明的话听上去有那么点强词夺理的味道。

 

这话让志伟感觉好了一点,祝明说的也有道理,恶意欠债的就是骗子。

 

“精明的骗子都会预先设计好脱身的办法,比如转移资产,换人头,利用各种手段藏起来,让你根本追查不到,”祝明的话语中有些无奈,他刚刚发现那个骗恒发衣厂八万多块的犹太商人原来早就把所有的资产都放在一个信托基金名下,恒发衣厂虽然赢了官司却拿不到钱,还倒贴上一笔诉讼费,这件事让祝明很愧疚,感觉自己不单没帮上忙,反而让林老板多出一笔损失,如同在伤口上又撒了把盐。

 

“那个兴发实业公司的资料你看了没有?”

 

志伟点点头,“我感觉这伙人也是精的很,不好对付,得想个别的办法,对这类人只有以恶制恶。”

 

 

上午十一点半,兴发实业公司的一辆六吨厢式货车在福泰超市后门外停下,司机没熄火,吩咐坐在副驾位置上的装卸工在车里等着他回来,自己拿起送货单下了车,走到铁闸门前伸出手刚要拍打,边上的小门开了,一个身材瘦削,穿一件蓝色工作服的男子探出头来问道,“是兴发公司来送货的吧?”

 

司机扬起手中的单子,“是啊。”

 

“我们老板在前面,请跟我来。”小赵招呼司机进去,引着他穿过堆放货物的仓库往前边店面走,在分隔仓库和店堂的那道门口停住,小赵用手向前边收银台一指,“老板就在那边,你自己过去吧。”说完转身走了。

 

超市后门外,车里的装卸工还在等着司机回来,这时有人拍门,装卸工打开车门,志伟身穿一件半旧的,脏兮兮的蓝色长身工作服,站在车下,用广东话对他说,“唔该你开门畀我啲落货。”

 

装卸工刚要开口,就听到车后“咣当”一声,像是车厢门被打开了,他不禁有点着急,师傅还没回来,现在不能卸货,连忙跳下车去后面察看,等他转到车后,发现车厢门还是好好的。

 

志伟也跟过来,两个人站在车后,装卸工对志伟解释说要等司机回来才可以卸货。

 

货车突然起动,装卸工一时没反应过来,志伟伸手拉了他一下,说,“小心!车要调头。”

 

货车并没调头,而是一直向前开。装卸工发觉不对劲,正要追上去。这时铁闸门边的那道小门开了,小赵从里面走出来,对装卸工招招手,说,“喂,司机叫你到前面去呢。”

 

这么一打岔,货车在前面不远处的街口转弯不见了。

 

装卸工对小赵的话半信半疑,亲眼看着他从超市货仓里出来,身上也穿着工作服,想必他是在超市里干活的工人。装卸工虽然有点疑惑,还是进了那道小门,货仓里光线比较暗,刚进来还看不太清楚,一愣神的工夫,身后那道门被关上了。等他适应了仓库里昏暗的灯光,才发觉自己孤零零一个人站在两排货架之间,回身拉开那道小门,此刻外面已是空空荡荡,那两个人都不见了踪影。

 

兴发公司的送货车连同车上价值上万块钱的货物都被人骗走了,这事让兴发公司的伍老板大为光火,从来只有他揾别人的笨,这次却被人剃了眼眉。最窝囊的是还搞不清究竟是谁劫走了他的货车,因为司机和装卸工两人讲述的事情经过都不一致,司机说见到一个人,装卸工说见到两个,而开走货车的人谁都没见到。

 

连车带货也不过几万块,算不上大损失,但这件事要是传出去对兴发公司的名声却是极大的伤害。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1 回复 yulinw 2012-9-5 14:16
   开张了,也不知是不是好事~
1 回复 刘小雨 2012-9-7 04:02
继续跟着读下去
1 回复 石竹苑 2012-9-7 23:18
yulinw:    开张了,也不知是不是好事~
也是转变的开始~~~
1 回复 石竹苑 2012-9-7 23:18
刘小雨: 继续跟着读下去
谢谢支持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3 03:4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