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悟空入党记

作者:对风忆尘  于 2010-8-13 18:5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八卦|通用分类:网络文摘|已有5评论

关键词:

孙悟空入党记[]

 

第一回 唐僧夜半谈心 行者喜闻推荐

 

话说唐僧师徒一行四人,这一日行至西牛贺洲魔蝎国境内。看看天色将晚,悟空起在空中,手搭凉棚四处张望,寻了许久,见远远的有一农舍,行至前,一老者出来相迎,听说乃大唐去西天求取真经的和尚,十分恭敬,与那妈妈安排斋饭供师徒们用了,又与唐僧谈了回子经文,老者这厢告辞自行睡了。八戒、沙僧向师父道了乏,也都上床呼呼大睡,唐僧兀自打坐。悟空惦记着白龙马,便去给小白龙添些草料。

 

孙悟空添完草料,正要回房,转身忽见唐僧笑眯眯地站在身后,倒把个天不怕地不怕地孙大圣吓了一跳,心想"师父好轻功哩"。“师父,你何时出来的,老孙竟不曾察觉哩!”

 

唐僧笑嘻嘻地说:“悟空,趁着那两个呆货睡着了,我来跟你说件好事情耍子!”

 

“师傅有什么要吩咐徒弟的?”

 

“哎,”唐僧摆摆手:“师傅是要有天大的名头送给你哩!”

 

孙悟空一听,激动万分,紧紧攥住唐僧的手道:“师父,你对俺老孙太好了!”

 

唐僧嗔怪地打了悟空的头一下道:“你这猴子,我是你师父哩!如父子一般,自然对你好了!”

 

说完,唐僧又换了一副严肃的表情说:“孙悟空同志,我代表释迦牟尼如来佛祖党总支部、观世音菩萨党支部、西天取经党小组正式通知你,”唐僧舔了舔嘴唇,接着说:“你已经被推荐为入党积极分子了!”

 

孙行者兴奋地睁大眼睛问:“真的?师父。我太高兴了!”心里倒觉着有些愧疚,自己被推荐为入党积极分子,实在是有些名不副实,自己才写了三次入党申请书,人家猪八戒都写了十份了呢。

 

唐僧又语重心长地拍着孙悟空的肩膀说:“悟空啊!唉!你不知道,在三个徒弟中,师傅其实是最爱你的!你的优点不用说了,法术无边、本事大,计谋多,又是最早进入西天取经小组。一路上全仗你除妖降魔,服虎擒龙,这取经工作的顺利进行,其实都是你的功劳。八戒和悟净虽倒也有些忠心,然本事低微,难堪重任啊。而且你对师父也是忠心耿耿,一路上任劳任怨,就连讨斋饭、探路这样的小事也得靠你张罗,师父不荐你还能推荐谁呢?”

 

孙悟空激动地扑通跪下了:“师父,只有你才知道徒儿的心哪!徒弟我自从蒙师父得脱五行山下,已是一颗红心、两种准备,一心一意跟党走,坚定不移地随师父西方取经。师父你放心,今后我一定更加积极努力,听从你的领导,积极参加党小组会议,保证西天取经的顺利进行,争取早日成为一名正式的党员!”

 

唐僧扶起了悟空道:“好啊,悟空,好好干吧,党考验你的时候到了!”

 

唐僧说完迈着四方步回屋去了!

 

孙悟空兴奋地睡不着觉,一高兴就给白龙马洗了个澡。第二天唐僧见了白龙马身上白白净净的,意味深长地对悟空点了点头。

 

第二回 包子铺唐僧推心置腹 猪鬃里悟空心惊肉跳

 

自从孙悟空得知自己已被推荐为入党积极分子后,更是殷勤有加,甚至还主动替沙僧挑挑行李、替猪八戒牵牵马。这悟空早打听明白,入党还得要经过组织考察哩,党组织肯定要找猪八戒沙僧等若干群众了解自己的一贯表现,所以这个中厉害明白的很哩,要搞好群众关系。唐僧私底下也是夸悟空这些日子进步很快呢!

 

走了几天,这日已来到魔蝎国城下,众人寻驿馆住下,唐僧道:“悟空和悟净准备一下斋饭,我与八戒去偈见那魔蝎国王,换通关文碟。”猪八戒个肚子早饿的咕咕直叫,听罢撅着个猪嘴说:“师父,往日是俺猴哥与你一起拜见国王嘛,怎么今天倒要俺老猪与你去?俺怕面貌丑陋,吓坏了满朝的文武大臣哩。”

 

唐僧狠狠地瞟了猪八戒一眼,又使了个眼色,道:“八戒,今天你猴哥在路上刚与妖精打了一仗,师父与你去,也是要悟空休息休息!”

 

猪八戒见师父使眼色,转念一想:师傅定是要去赴那国王的宴席,知道俺老猪贪嘴,与俺个宴席禅坐哩。猪八戒连忙道:”我去我去!”

 

孙猴子本就对师父为何不按惯例与自己同去起疑心,尤其是在考验期这档口,悟空竟不肯放过任何表现机会,又偷看到唐僧冲八戒丢眼色,越发怀疑,于是趁二人走出驿馆,竟也变作个小飞虫叮在了八戒的猪鬃上。

 

――――――――――

 

孙悟空入党记[]

 

唐僧却不与呆子去那王宫,竟去了一家包子铺,刚进了门,老板连忙递过来三个素包子:“小本生意,师傅不要见怪!”唐僧笑嘻嘻地说:“老板,贫僧不是来化缘的。来,给你银子,素包子给俺这徒弟先上50个。”又扭过脸问:“悟能,可够吗?”八戒平日里吃腻了化来的斋饭,那里曾这样爽利地吃包子,哈喇子早就流出来了:“哼哼,师父,够咧。50个老猪正好,就怕师父没得吃!”唐僧摆摆手:“今天师父请你客,师父不吃。”八戒感动万分,”师父,平日里你就简朴惯了的,吃个包子也这么省,你真是个廉洁的领导啊!”

 

“唉!八戒,当领导却也有难处呀!”唐僧叹了口气。

 

八戒眼盯着老板端上来的包子,嘴里问道:“师父有什么难处,有徒弟们呢。不妨说出来,大家计议计议!”

 

唐僧语重心长地说:“八戒,师父很为难呢。”孙悟空听罢心中一动,就只听唐僧又说道:“观音菩萨传达了如来佛祖的最新指示:西天取经小组要建立党小组,但是目前就师父一个党员,成立党小组必须两人以上哩。可根据党组织的有关规定,党员比例又不能超过50%,所以咱们小组只能再争取一个党员指标。所以师父为难啊!”

 

猪八戒已经20个包子下肚了,见唐僧这样说,不仅笑了起来:“呵呵,俺当师父什么事烦心呢,这事还不简单,再发展猴哥入党不就是了。”

 

唐僧又气又恼,心里骂道:“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呆子!”嘴里却说:“八戒呀!不是师父说你,你怎么一点政治觉悟都没有呢?党员的要求不是看谁本事大,也不是排排坐吃果果,谁是师兄就先发展谁,要看政治觉悟和对党的忠诚,所以师父想推荐你呢!”

 

猪八戒一个包子刚入口,唐僧的话刚说完,咽下去的包子又吐了上来,连孙悟空都吃了一惊,差点现了原形,“什么?师父呀,老猪没听错吧?”猪八戒瞪着一双小眼睛,猪嘴张的老大,“师父,老猪虽然愚笨无能,可是自知之明还是有的哩。怎么比,俺也没有猴哥的十分之一的能耐,论功劳、论法术、论资格,猴哥都强俺一万倍。”

 

唐僧面无表情地说:“悟空的确有很多优点,西天取经也是算他最辛苦。可是他为数不多的缺点恰恰是与党员的标准相背离的。你听师父说,”行者又惊又怒,就想现身和唐僧理论理论,想想却又压住了,且看唐僧怎么说。

 

唐僧接着道:“首先,悟空有不良记录。想当年大闹天宫,闯下了天大的祸端,惹怒了玉帝和诸部天神;这还不说,还在如来佛祖手上撒了一泡猴尿,至今我佛说起这事还皱眉头哩。佛祖可是万劫不复之身,几万年里也不曾有腌瓒污秽之物近得了佛祖身,如今却沾上了猴尿气,你说佛祖岂不恼他?悟空这些恶行可都入了他的档案了哩;其次,你乃天蓬元帅出身,悟净是卷帘将军,师父我也是金蝉子转世,我们都是有出身的,根红苗正,惟独这猴子,石头缝里钻出来的老猿,连生身父母都不知是谁,这样的人怎能入党?还有,”

 

唐僧喝了口茶,却见猪八戒包子拿在手里,却忘了吃,小眼睛有些迷离地看着唐僧,脸上献出对唐僧的仰慕之色,却不知那里孙猴子早气了个半死。唐僧得意地接着道:“这第三,他的本事大是优点,可在党组织眼里,这却是大大的缺点哩。本事大的人,持才傲物,任谁也不放在眼里,平日里也没个规矩,不服从领导,师父的话,十句他只听三句。比如上次的白骨精,师父说是良家妇女,这厮偏生说是妖精,唉,哪有你悟能和悟净听师父的话呢。”

 

唐僧这一番话,竟说的八戒脖子后直冒冷气,心道:“俺老猪平生最崇拜最佩服的就是猴哥,以为他本事大,脑子聪明,天不怕地不怕,好不威风,好不潇洒,却原来这是祸端哩!”

 

唐僧眼见猪八戒越发对自己敬畏有加,嘴里咯咯一笑道:“你莫怕,师父倒也不至于将悟空一棒子打死,我的主意是,把你和悟空一起推荐,至于最后发展谁,要看党支部和党总支的意见了!”见八戒还大张着个嘴,笑道:“八戒,吃包子呀,师父倒是头一次见你食欲这么差哩!”

 

――――――――――

 

孙悟空入党记[]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三回 明真相师徒起异心 美猴王弃师访观音

 

猪八戒见桌子上倒还剩下十来个包子,可可的肚子里还是个半饱,嘴里却是再也难以下咽。老猪吧嗒吧嗒嘴、眨巴眨巴小眼睛又道:“师父呀,为何不连沙师弟也一起荐了上去?沙僧虽无甚功劳,可一路上任劳任怨,对师父也是言听计从,也善于团结同志,况且沙僧入党最积极,每天都找师父汇报思想动态哩!”

 

唐僧高深莫测地嘿然一笑,一只手伸出去揪住呆子的大耳朵狠狠掐了一把,嘴里笑道:“你真是个呆子。名额就有一个,再荐上沙僧不怕你落选?沙僧嘛,师父自有分寸。沙僧这个人,对党还是蛮忠诚的,可是政治觉悟嘛,嘿嘿,”唐僧竟拿起个包子咬了一口,“包子不错呀,老板,还有木耳哩。八戒呀,沙僧不象你,沙僧是路线上有问题咧。他对师父倒也忠心,人倒也忠厚老实,可他对那猴子却也言听计从呢。关键时候没主见、容易动摇,每逢师父与那猴头争执,他倒帮猴头的腔哩!再说,沙僧也没甚本事,成不了大事,入不入党他都得跟着师父,沙僧这人一辈子也就是个群众。”

 

唐僧见那天蓬元帅还是懵懵懂懂,叹了口气道:“徒弟啊,我看你是还没体会到师父这番苦心哩!你可别小瞧了这入党的事,咱们佛家是有组织原则的,凡是被封佛、封菩萨、封尊者、封金刚者,那可都是在党员里选拔呢,不入党将来取经成功佛祖怎么提拔你呢?入了党,今后组织提拔是早晚的事,不入党,你天大的本事,也难成正果!师父今天可是跟你说到家了啊!你比你大师兄可差远了呢。你想哩,这党员不发薪水、不多吃肉,每月还要交二钱银子的党费,有甚好处?你道悟空为何还积极争取入党,没好处的事他猴精能做?”

 

天蓬元帅这才恍然大悟,心里暗自羞愧:“俺当年也是一军队领导、掌管着八万天兵天将,见过了多少大场面的?怎和这石头缝里生出的野猴子比起来,做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尼?”想罢“扑通”一下给三藏跪下了:“师父真乃徒弟的再生父母一样,父母给了俺骨肉精血,师父给了俺政治生命哩!今后老猪俺坚决维护师父的英明领导,严格要求自己,团结在以如来佛祖为首的佛家周围,争取早日加入神仙党!”

 

唐僧却也不去扶他,心道:“你父母是个什么东西?猪圈里的脏猪!”嘴里却说:“八戒同志,好好干,不要辜负组织对你的期望。悟空的仙事档案里有闹天宫、撒猴尿的记录,你悟能却也有污点哩!嫦娥写的控告你性骚扰的揭发信和天宫下的开除你天籍的黄头文件我都见了的。”见猪八戒额头上冒了汗,唐僧这才道:“不过你放心,悟空是大恶,你嘛,只不过是生活作风问题,还属于可教育改造的同志,只要努力争取,积极向党组织靠拢,还是有希望的。”

 

猪八戒这回彻底服了唐三藏了,又是拉拢、又是恐吓,把个老猪弄的诚惶诚恐、服服帖帖!

 

呆子决心要表现一下,对唐僧献媚道:“师父呀,就怕以后我成了党员猴子有情绪哩!万一他撂挑子不干,徒儿化斋、探路、挑行李的粗活都好说,可应付不了那些妖精哩!”

 

唐僧微微地冷笑道:“八戒,你以为咱们西天取经全仗悟空么?差亦!真正保护咱安全的是我佛如来和观世音菩萨啊!取经成功是内定的事,只不过为和九九八十一难的天数,一路上才有那么多凶险哩!其实那些只不过是水中剑、镜里刀,看似凶险,其实无妨。不然,你我死了谁取真经?悟空那些只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已。”

 

猪八戒佩服的五体投地,原来以为这唐僧手无缚鸡之力,一点法术不会,就会穷唠叨,一直不怎么摆他,却原来这老和尚狠着哩,全仗心眼杀人,本事倒要比那猴子强一千倍。猪八戒这时倒有些可怜起孙悟空来了,能耐再大,却也经不起老和尚算计!

 

师徒二人有说有笑地吃包子不提,这厢里孙悟空在猪鬃里却是气的手脚冰凉,心灰意冷、怨恨交加,加上猪八戒鬃毛的臭气,这美猴王越发晕晕忽忽、头重脚轻了。

 

这悟空仍旧是个小虫儿,飞出了包子铺,一路上飞飞停停,期期艾艾,飞到驿馆,猛然清醒过来,不由得怒火上升,心里暗骂自己糊涂,这老和尚这么不是东西,自己竟还要保他取经,犯贱哩!

 

――――――――――

 

孙悟空入党记[]

 

想到这里,悟空现出原形,一个斤头起在空中,回头望魔蝎国已是远隔百里了,一路驾云,竟往那落迦山紫竹林潮音洞寻那观世音菩萨告状去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四回 落迦山前叱红孩儿 紫竹林里听点化

 

却说这大圣在空中是一路凄凄惨惨、恼恼闷闷,好不凄凉,原本一个时辰的云路,竟行了半日,猛然间,见前方紫气东来,霞光浮动,知是落迦山到了,按下云头,竟往紫竹林行去。却有木咤行者早已恭候,迎将上来笑道:“大圣别来无恙?今日又有甚难事来求菩萨?”悟空尚未言语,只听见有人道:“孙大圣法术无边,身有七十二变地煞术,有甚难事求人哩!”悟空一听不是味,扭头一看竟是那红孩儿。红孩儿自由菩萨收服后,改做善财童子,在莲驾前服侍听用,如今在观音菩萨支部里,也成了预备党员了,据说是慧根独具,破格提拔,孙悟空见了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心道:“俺老孙天大的本事,几百年挣下的名头,如今屈就在那老和尚马前听他使唤,被他算计,这厮多大的孩子,竟也是预备党员了!”想到此,抬手就给善财童子一个嘴巴子:“我把你这尿床的小畜生!你那时节作妖精,尚不是老孙求菩萨收了你做善财童儿,你能今天成神仙党预备党员?”

 

善财吃了他一个耳光,却也不敢恼,赔笑道:“大圣还是个猴急脾气,俺与你作耍子哩,你怎么就翻脸了。”心却道:“这跟预备党员何干?这猴子真莫名其妙!”

 

正在尴尬处,却有菩萨养的白鹦哥飞将出来,知是菩萨召唤,三人这才径往潮音洞前拜见!洞前莲台上,见菩萨端庄肃穆,一派大慈大悲之法像,好一个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孙大圣见了观音,倒身下拜,心里越发酸楚,止不住放声大哭,这却是猴儿出生以来第二次哭哩,第一次却是五百年前拜别菩提老祖时哭的。

 

菩萨急令木咤和善财扶起,柔声道:“悟空,自嫒家认识得你,还未曾见你哭哩,原来这石头猴儿也会掉泪,莫不是受了那唐僧的气了?”

 

悟空愈发的泪如泉涌,呜咽搞道:“菩萨,想俺孙悟空当年,任十万天兵天将降俺,俺都不曾皱下眉头;五百年在五指山底下受尽天寒地冻、风霜雨淋,也不曾象如今这般难过。自从受菩萨教化,改道投释,本想从此洗脱业障,终归正果。可自保了那唐三藏取经以来,处处受气,任俺不辞辛劳,舍命保护,却也换不来他一丝可怜哩!”

 

悟空将唐僧推荐党员一事前前后后,一句不漏地禀告了菩萨。

 

菩萨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道:“悟空呀,如此说是委屈你了!想当年你受天灾,压于五行山下,我佛在雷音寺商讨取经大事时,还是俺忽地想起了你,向如来保举的哩!后又亲临五行山点化你,命你保唐僧去西天取经,你也算是我的门下了。一路上你降妖除魔,不辞辛苦。虽我佛为应九九八十一难之数,取经有凶无险,但离了你悟空,这八十一难断无化解之由。如此,取经何成?”

 

菩萨一番话,竟说的悟空浑身涌过一股暖流,感激涕零,观音菩萨偷眼望去,见此番话收到成效,心中暗喜,又趁热打铁,接着道:“至于这次推荐党员一事,却是唐僧的不是。唐僧这是假公济私、妒忌贤能嘛!那猪八戒天生愚笨,好逸恶劳,论法术、论智慧、论忠心、论相貌哪及你悟空半分?却也推荐党员。”观音喝了口净瓶里的甘露,从莲台上走将下来,对木咤和善财道:“你等且退去,我与悟空谈谈心!”

 

木咤与善财遵命退出紫竹林外,菩萨踱到悟空面前,拍拍他肩膀说:“可是悟空啊!这事体我却也难插手啊!”

 

悟空迷惑地问:“菩萨啊!他唐僧乃你领导下的党小组长,怎敢不听你的?还求菩萨拟一道法旨,替悟空说话。”

 

“唉,悟空!你太天真了!你没看清目前的形势呀!”菩萨皱起眉头,“取经乃是一项浩大的民心工程,这是我佛万世的功德。如来佛祖极为看重的事,目前总的原则就是取经压倒一切呀!为此,佛祖在佛释取经字第0001号文件中明确了“三个确保”原则呢。一、确保取经工作的顺利进行;二、确保天庭和佛教各个部门的大力配合;三、确保唐僧同志的一切安全。后来又在佛释取经字第0002号文件中确定了今后佛教工作的中心原则,就是坚决以取经工作为中心的基本原则。佛祖是铁了心地要将取经工作进行到底哩!后来,又专门给我们支部下了佛释取经字第0003号文,明确指出了五个不准:“不准干预唐僧取经小组的内部事务;不准汇报一切不利于取经小组内部团结的情况;不准组织取经小组的一切与取经无关的活动;不准挪用取经小组的活动经费;不准克扣取经小组的工资及福利待遇。”

 

――――――――――

 

孙悟空入党记[]

 

菩萨接着说:“你还看不出来?唐僧现在可是佛祖的大红人哩!虽然目前还是个党小组长,还属于我这个支部领导,但看佛祖的这些个最高指示,这个支部里我这个支部秘书长倒成了配合他唐僧取经工作的副手了!而且,”观音菩萨压低声音道:“唐僧还有直接向佛祖汇报工作的权力!”

 

这时孙悟空竟忘了自己的伤心事,目瞪口呆地听着菩萨的话,迷迷瞪瞪地道:“想不到取经这件事还有这么大的声势。”

菩萨语重心长地说:“所以呀!悟空,你们小组的事,只有唐僧说了算啊!我不要说干预,连意见也不能提呢!惹恼了唐僧,不但保不了你,连我也要受党内处分哩!”

 

悟空想了想有些忿忿地道:“可是菩萨,我也不能就生生咽下这口恶气哩!他唐僧铁了心要让猪八戒入党,俺老孙莫大的功劳,却被呆子抢了去,传出去,让仙界的朋友笑死!不如菩萨摘了俺这紧箍,放俺还回那花果山逍遥自在去。”

菩萨笑着摇了摇头,道:“悟空,且听我全劝劝你!”

 

预知菩萨怎样劝解,且听下回分表!

 

第五回 大圣替观音献血 如来为唐僧庆功

 

观音微微笑道:“悟空,且听嫒家的劝解,如你执意要回你那花果山,俺也不拦你。只怕听我一言后赶你你都不走哩!”

悟空俯身拜道:“愿听菩萨教诲。”

 

“先说你悟空,你虽乃天地之精华孕育,石卵而化,又受高人传授地煞之术,有长生不老之寿,万劫不坏之身,但不入我神仙党,始终是个不入流的太乙散仙。大凡世间有法术、有道行的,皆要入我堂堂神仙党,我神仙党现有三大支部,乃我佛教、天庭、道家三个党总支部。不入我神仙党者,枉自称神、自诩为仙,难登大堂,难入主流,其实都只是魔、是妖,转世亦为猪、为狗等畜类。”

 

菩萨接着道:“神仙者,驾祥云、驱瑞蔼、仙风道骨、终归正果;想你那些太乙散仙,不过是些妖孽鬼怪,驾黑云、行风雷,面目丑陋、妖气冲天,终落得个转世为牲畜的结果哩。而神仙党内,又以我佛教为法力最大,与众不同。凡成佛者,口能绽莲花、行能现白虹、来时仙乐飘飘、去时香风阵阵,享尽人间烟火,万世受人供奉。与天齐寿,与宇宙共存,驾下僧众万千,永居灵山仙境。我佛那灵山雷音宝刹比你那花果野山、水帘洞府如何?”

 

菩萨一番话,竟说的大圣心弛神往,抓耳挠腮,一时间竟全然忘了取经路上的磨难、唐三藏的刁蛮!一心只想成佛,早断了回花果山的念头。想那花果山,虽是逍遥自在、占山为王,然终不过野山野景,难脱一年四季之萧杀,久居未免枯燥;大圣心里更有一椿忌讳,就是虽道行高深,自身仍有股子妖气却万难消去,这不入流的散仙,虽也能驾彩云,但无甚光泽;虽也有祥光,但却晦暗;更可恼的是这妖气总是有的,虽有多有少,但这妖气竟似人间的狐臭,凡人闻不着,但仙家闻着,每回大圣会神仙朋友,仙家们十有八九要捂鼻子哩。想到此不仅口中喃喃道:“菩萨说的这天大的好处,俺老孙却无福消受哩!俺这党籍没有,如何成佛?”

 

菩萨会心一笑:“悟空呀!按说你聪明机灵,一般事体倒难不倒你,可论起这政治洞察力来,你可就差的多亦!你想我佛费尽心机搞出取经工程这一千秋伟业,功德圆满时节还舍不得一个佛爷么?就是做给外人看,也要送你等一个正果哩!况我佛洞察天机,宇宙万物尽收眼底,你悟空的功劳佛爷岂有不知?你放心,待取经圆满,终要送你一个佛作作哩!至于你的党籍问题,包在我观音身上,入党是迟早的事,你又何必跟那呆子争抢?岂不坏了你的名头。”

 

这孙悟空这番才觉着神清气爽、阴骛扫尽,又觉雄心勃勃,踌躇满志。倒身下拜道:“南无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老孙拜托你哩!不看僧面看佛面,即便那唐僧在算计俺老孙,有菩萨这等知遇之恩,俺也要肝脑涂地,保他取经成功哩!”

菩萨俯身扶住悟空又道:“悟空呀,这却也是你万年不遇的机缘哩!象我等之辈,熬成一个佛爷不知要做多少善事、遭遇多少劫难哩,几万年才得一个佛作,你可要珍惜呀!今后虽暂不能入党,可也要以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要相信组织!”

 

――――――――――

 

孙悟空入党记[]

 

“悟空记着了!”

 

菩萨笑嘻嘻地说:“说不得还要你帮个忙哩!”

 

悟空连忙说:“好说好说!菩萨有甚要老孙做的?”

 

“最近我佛在佛教中发起了义务献血的活动,党员都要带头献血,可巧嫒家这几日来了癸水,不便献血,烦劳悟空代嫒家献了吧?”

 

孙悟空道:“既是义务献血,菩萨身子不便,不献即可,何用老孙代替哩?不是老孙不愿出力,是老孙的血有些猴臊气,恐有辱菩萨名头。”

 

菩萨叹了口气:“悟空呀,这些理没处说去。你要不献,倒也没人逼你,可就落下个党性不强、积极性不高的不良印象哩。上一回雷音寺翻修,上头要求大家义务捐款,结果灵吉菩萨捐了款忘了登记,佛祖大会小会不点名地批评有些同志不支持党总支工作,把个灵吉菩萨窝囊死了。这党内的事无小事,我们要做到凡是党的事就是大事,凡是如来佛祖的指示,就要无条件遵守哩!你生性散漫,今后一定要注意呢!”

 

悟空连连道:“好,我替菩萨献血!”

 

菩萨赞道:“好猴儿,一点就透,有政治前途!”

 

悟空献罢了血,拜别菩萨,一个筋头便来到了魔蝎国,入得驿馆,见师徒三人仍在屋中闲坐,见行者归来,唐僧倒也无甚恼怒,倒是那呆子心怀鬼胎,见悟空嚷道: “好猴哥,扔下师父与师弟们到那里耍子去了?”行者本想解释解释,见呆子不识趣,抬腿一脚骂道:“呆货,俺去吃包子来!”

 

猪八戒一听,登时一声不吭,竟如被绑住了猪嘴一般;那边厢唐三藏嘿然不语,阴着个脸口里喃喃念经!沙僧是一头雾水!

 

自此之后,师徒间竟是各怀心腹事,个个心存芥蒂,行者也不似前番出力,八戒却更显积极!

 

列位!取经路上的坎坷倒也不必说,自有《西游记》正传叙说,却说那孙悟空当年大闹天宫,玉帝十万天兵天将尚且拿他无可奈何,何等本事,你却看那取经路上诸多磨难,妖怪个个逞强,十回倒有八回要去搬救兵唐僧才得解脱,皆因党员之争也;孙行者藏了本事,为的是让那老和尚多受些磨难,唐僧倒也乖巧,那紧箍咒反来了复去地作功课般地念叨!师徒各自心怀鬼胎不表。

 

且说这一日终至灵山福地,取经之事功德圆满。师徒一行来雷音宝刹交差邀功,佛祖大悦,命不日举行“热烈庆祝取经工作成功暨取经有功人员颁奖大会”,给唐僧师徒庆功!

 

预知后事,且听下回分解!!

 

第六回 功德圆满师徒听封 无有党籍难成正果

 

且说这一日已是庆功颁奖大会的吉日,但只见灵山仙镜瑞蔼漫天、祥云缭绕、彩虹贯日、香风飘袅、龙飞凤舞、鹤鸣鸾啼。雷音寺内,西天诸佛及四菩萨、八金刚、五百罗汉、三千揭谛等各自归位,真是个个法像庄严、人人佛法无边,四周莲花万朵、耳边仙乐飘飘。

 

唐僧师徒四人与那白龙马也俱在阶下坐定!早有观音菩萨走到佛祖下首,高声道:“‘热烈庆祝取经工作成功暨取经有功人员颁奖大会’现在开幕!”雷音寺内立刻响起了暴雨般的掌声!观音又接着道:“取经工作是我佛教几万年来取得的最辉煌的胜利,是在我佛如来同志亲自策划、指导下取得的。为了取经工作的顺利实施,如来同志日夜辛劳、披肝沥胆,常常工作到半夜十一二点,并多次亲临取经第一线视察工作,作过多次重要指示和讲话!可以说,没有如来佛祖的英明领导,取经不会获得今日之巨大成功!至此佳期,我谨代表所有佛教同仁,向如来同志表示忠心的感谢!”(掌声)观音菩萨向台下点点头,偷眼又向如来佛望去,见如来春风满面、大为受用,心中一喜,接着道:“取经工作历时十几个春秋,经历九九八十一难的坎坷,能够取得今日的胜利,虽然是我们党支部成员艰苦奋斗的结果,但也是与在座诸佛的积极配合分不开的!当然,最大的功劳还是属于战斗在第一线的取经工作小组的四位,不,五位同志的!下面请允许我介绍给大家!”观音走到唐僧等面前一一介绍:“这位是唐僧同志,取经小组党小组长,唐僧同志的前身其实就是佛祖的大弟子金蝉子。唐僧同志在取经工作中起到了领导和表率作用;这位是孙悟空同志,孙悟空同志是取经小组的主要骨干,虽然以前因为政治觉悟问题犯了点错误,走了些弯路,但是这次取经工作他的功劳最大,功不可没!”唐三藏听了顿时笑容皆无,心中暗自咬牙:“这观音菩萨太不是东西,分明抬高孙猴子,借机打击、贬低我么!”

 

――――――――――

 

孙悟空入党记[]

 

观世音笑眯眯地走到猪八戒面前道:“这位是猪八戒同志,以前曾担任天蓬元帅的职务,后加入我取经小组工作,猪八戒同志在取经工作中起了重要的作用!而且,猪八戒同志目前是神仙党预备党员。”猪八戒笑呵呵地站起来向四周抱了抱拳!

 

“这位是沙悟净同志,历任卷帘将军工作,后加入取经小组工作,悟净同志是位忠厚老实的同志,在取经工作中工作作风朴实无华,任劳任怨,服从领导!”,“还有一位就是这匹白龙马,乃西海龙王之子,后皈依我佛,主要是配合唐僧同志工作,表现也是不错!”

 

观音介绍完又走回原地接着说:“下面请如来同志作重要讲话!”下面又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恩、恩!”如来清清嗓道:“观音同志刚才讲的很好,我再补充两句:“‘一、取经的成功是我佛教的划时代的胜利;二、我们要借取经的成功趁机发扬光大我佛教的传教工作,去争取更大的胜利!”(掌声)

 

观音见如来发言简短,倒有些诧异,随即又接着宣布:“这次取经庆祝大会,引起了仙界各方的高度关注,并纷纷寄来贺信,来信祝贺的有:大天尊玉帝同志、兜率宫太上老君同志、瑶池之主王母娘娘同志、五庄观镇元大仙同志、托塔天王李靖同志、道教原始天尊同志......

 

观世音念完长长的祝贺名单,喝了一口甘露又接着宣布:“下面公布取经小组的几位同志的职务!唐僧同志加升大职正果,封为旃檀功德佛,享受正佛级待遇,主持今后的佛教宣传工作!孙悟空同志加升大职正果,封为斗战胜佛,”说道这里,观音放下名单到:“这里说明一下,由于孙悟空同志目前还不是神仙党党员,因此根据党组织原则暂时不能主持党内工作,但仍享受正佛级待遇;”接着又念:“猪八戒同志加升为净坛使者,主持佛教一切斋供、庆典工作;沙悟净同志封为金身罗汉,具体工作由罗汉堂安排;白龙马封为八部天龙,负责雷音寺的装饰工作!”

 

唐僧、猪八戒、沙僧三人听罢兴奋之极,取经换来的艰辛总算得到回报,惟独那孙悟空闷闷不乐,眼里恨恨地盯着那唐僧!如来佛看在眼里,微微一笑,拈花不语!

 

待庆功大会后,唐僧、猪八戒、沙僧春风得意、俱自赴任,取经小组四人分道扬镳。单说这斗战胜佛孙行者却又如当年为齐天大圣之时,成了闲人。整日里东游西逛,百无聊赖。偏偏这猴头又是个闲不住的主,没有了差使,活活闷杀!倒是佛祖的待遇仍旧受用,身上那股子妖气俱消,佛驾到时,倒也莲花百朵、瑞蔼千条,与那一般佛祖无二!

 

这一日云里来雾里去,一时间竟路过净坛使者的庙宇,斗战胜佛一时兴起,要见故人耍子!其实这取经小组中,行者倒是与这呆子最有情分,虽说猪八戒好吃懒做、生性蠢笨,情性倒还活泼,取经路上与悟空说说笑笑、打打闹闹,虽有些小瓜葛却无大矛盾,十有一二倒是唐僧从中挑拨。

 

如今这净坛使者也是位列仙班,道行与那取经时节大是不同,忽地心血来潮,却已知斗战胜佛近到庙门。孙大圣尚未进庙,这厢里猪长老已是迎将出来,口里嚷道: “猴哥,想杀老猪了!”扑上来将悟空抱住,二人肩并肩进了大殿!二人坐定,悟空上眼仔细端详,见那八戒猪脸俱变,拱嘴缩短,猪毛消退,长耳愈小,人像显见,浑身白白净净,与那夕日的腌瓒丑陋之像相去甚远哩!悟空笑道:“八戒之法像越发尊严了!”

 

猪八戒见悟空对自己竟是十分的恭敬,不似取经那时日又骂又打,欣喜万分,说道:“全凭我佛如来眷顾,我佛教法力的神奇,俺老猪总算终归善果了!”

 

悟空又环顾四周,见这净坛佛殿明亮宽大,香火不断,中间有猪八戒法像泥塑,高有几丈,神气活现;寺内数十名黄见力士往来侍侯,僧人上千,越发感慨,不仅一声长叹:“唉,八戒,你今日是志得意满,比俺老孙不知强有百倍哩!”八戒赔笑道:“猴哥休要见笑,如不是猴哥的本事,保得师父取经成功,俺老猪哪有今日的风光?”猪八戒也是真情萌动,接着道:“论起来猴哥也确实委屈,本该俺这党员该是猴哥的,却遭师父错爱,把俺这不中用的老猪硬是赶鸭子上架,现如今耽误了猴哥的前程!其实俺早问个明白,俺这净坛使者乃是金刚级别,不是党员也当得,这党入了却无甚用处。如此说来,倒是师父有些不该呀!”

 

――――――――――

 

孙悟空入党记[]

 

孙大圣一听,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脸色铁青,一言不发。净坛使者劝解到:“猴哥也莫自愁闷,俺记得观音菩萨曾许下你党籍的问题,不如猴哥再去求菩萨,佛都封了,入党岂是难事?”

 

行者恍然大悟,笑道:“老孙这几日心中烦闷,竟是将这事忘到爪哇国去了,该是找菩萨的!”一时间心情渐见轻松,问道:“八戒自从成了净坛使者,不知可忙碌否?”

 

八戒兀自叹道:“唉!猴哥,一言难禁哩!取经那时节,俺老猪十顿倒有七顿吃不饱哩!如今坐了这净坛的差事,倒是日日食障咧!不是这里请就是那里邀,每日里顿顿鸡鸭鱼肉、海味山珍,老猪虽是饭量巨大,却也禁不住这天天宴席,如今就落下个胃炎的毛病!尤其喝酒,整日里喝的醉醺醺不知所以然,前些天佛医告诉俺,患上高血糖了!苦啊,猴哥!天下难事,莫过于这喝酒吃饭之难,老猪现在听见有人请吃饭就心惊!唉,如今竟怀念猴哥在取经路上化的那些粗茶淡饭哩!”

 

那里孙悟空却早笑的满地打滚:“想不到啊,八戒!你今日倒望着那吃饭犯愁哩!”

 

悟空又与八戒闲聊一会,这才作别,摆驾自回斗战佛宫去也!

 

欲知悟空能否入党,第七回里终见分晓!!

 

第七回 如来弄乾坤 悟空终入党

 

第二日斗战胜佛即着黄巾力士摆驾南海。行者未成佛时却自菩提老祖那里学得日行十万里的筋斗云,如今封了佛却不好再行那筋斗云了,恐有失佛体,伤其大雅,便驾那佛家统一的祥云!根据党内福利待遇规定:如来佛祖乃着七彩祥云、其他佛祖一律着五色祥云。这五彩祥云虽不如筋斗云行的快,但云量宽厚,排云量大,坐上去舒适无比、行走时四平八稳,极为受用。

 

到了南海,木咤相迎,以佛之礼拜之,悟空扶起道:“自家兄弟,不必如此!”木咤合什道:“斗战胜佛向来待人宽厚,不拘小节,如今成了佛还这么平易近人!”这时善财也迎了过来,合什道:“斗战胜佛,菩萨有请!”

 

悟空径随善财行至潮音洞前,菩萨见了急下莲台,这悟空抢上一步正要叩拜,观音已伸手扶住道:“斗战胜佛如今已是佛祖身份,这大礼只有我佛如来受的,观音岂敢受之。”斗战胜佛听罢,不好再强求,合什道:“如无当年菩萨点化提携,那有俺之今日,引水要思源哩!”

 

菩萨苦笑道:“悟空休要挖苦瑷家,封为佛祖乃凭的你自家本事,倒是这党籍问题至今未解决,我这几日正自烦恼哩!”

悟空见菩萨如此说,不由得心情黯淡,说道:“原以为菩萨近日事体繁多,忘了悟空这桩小事,不曾料菩萨居然在此为难,难道俺孙悟空福薄命浅,坐不得这佛祖的莲台了?”

 

“唉!悟空,原认为取经成功后你入党不过是水到渠成之势,不要说如来佛祖,俺直接就可在党支部内解决了呢!其实如来早有法旨,指示瑷家取经成功后立刻解决你的党籍问题,我这厢里也早已预留了个名额给你呢!”

 

孙悟空大惑,自忖这已决不是唐僧从中作梗的原故,因连如来都首肯了呢!不仅问道:“既如此,又是何等缘故,连如来的法旨都行不得了?”

 

菩萨道:“这次的难处却大了呢!你听我慢慢与你说。仙界有神仙党三个党总支部,乃是佛、儒、道三教,儒教乃玉帝统领,管着天下俗事,又有我佛教、道教,劝人向善,惩恶除妖。而神仙党在党总支部上还设有秘书处,这秘书处总管三教所有党务!秘书处共有九人,三教各推荐三个神仙代表,佛教乃我佛如来、我及文殊菩萨;儒教乃玉帝天尊、太白金星及李天王;道教乃太上老君、镇元大仙及元始天尊。凡党内事务,秘书处有异议者都要投票表决哩!自庆功会后,玉帝及太上老君等都向如来佛祖提了异议,称你未有党籍即封佛祖违犯组织原则,要如来佛祖免你的佛位呢!且不日要对你入党问题投票表决,我猜这投票结果难说。想当年你大闹天庭,把个玉帝得罪个彻底,况且王母娘娘也甚恼你,枕边风没少吹,儒教这三票你是没指望了;再说那兜率宫,你竟把老君的炼丹仙炉捣了个底朝天,把个玉帝的仙丹也断了顿!老君也是恨你入骨哩,道教这三票更是不投你!虽说发展党员乃我佛教内部党务,然秘书处反对,我佛教却也不好擅自用强。”

 

――――――――――

 

孙悟空入党记[]

 

悟空却笑了起来:“菩萨差亦,你却不知俺老孙人缘好哩!玉帝虽厌俺,但那金星老儿与俺是故交,那李天王却也是常来常往,镇元子原是与俺拜把子的,这你菩萨该知道,元始天尊倒无甚交情。想俺这六票是无甚问题哩!”

 

菩萨却是又气又笑道:“悟空你政治上太不成熟了呢!且不说你与这三仙交情,这秘书处可不是那喝酒猜拳的去处,哪里去论这些私交来?这儒教乃是玉帝为首,玉帝不投你,哪个敢投你?道教老君既恶你,镇元子与元始天尊乃老君弟子,焉有违师命投你之理?且说这私交,那太白金星本是一滑头,当年替玉帝招安与你,却比那李天王十万天兵降你还要狠咧,哪里见什么私交?那李天王当年降你不住,名声大折,心中懊恼万分,怎肯再助你成功?镇元子乃地仙之祖,心性高傲,当年哪把你放在眼里,如不是凭一赌之气,却怎肯与你结拜哩?你当年天性不羁、与人不肯和气,话不投机就举你那铁棒,人人都当你是恶人哩,倒有七分恐惧、三分景仰,这自古人心最难测,私交可是最最靠不住哩!”

 

菩萨一番话,倒说的这斗战胜佛冷汗直冒、心灰意凉,一时间竟坐在那里呆然无语!

 

菩萨见话说到骨子里,这才安慰道:“你却也不必过于灰心,此事要想圆满,还得靠我佛如来大慈大悲的无上智慧!瑷家正要起驾去灵山请示佛爷,你可与我同归灵山!”

 

斗战胜佛这才又燃起一点希望,与观音向那灵山行去,真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待到灵山,菩萨先去请见佛祖,不过茶盏工夫,有伽叶尊者出来唤道:“斗战胜佛快来,佛祖正在候你!”悟空随之进入,见世尊端坐莲台,与那观音说话,悟空连忙叩拜,如来命观音扶起说道:“方才观音大士已将你入党之事告我,宣你来乃是我三人共商你党籍一事!”悟空再拜道:“焉敢以一己之私劳我佛辛苦!”如来道:“你乃我佛教之佛祖,入党之事却也是党内大事!”

 

观音一旁道:“弟子无能,不能上替佛祖分忧,下为悟空解决党籍一事,还要请佛祖乾纲独断!”

 

佛祖道:“悟空入党一事,表面看是观音所说,二教乃与悟空有私愤,趁机挟嫌报复,然依我之见,却非如此!”观音惶恐道:“我佛高深莫测,弟子愚鲁!”如来微微一笑,不可置否,继续道:“天下四洲,原只有西牛贺洲尊我佛教,那东胜神州、南瞻部洲与北俱芦洲原信奉那释教与道教。唐僧师徒取经成功,致我佛教发扬光大,南瞻部洲人众争相皈依我佛教,又有那东胜神州、北俱芦洲也一心向佛,倒是那儒教与那道教香火残冷,门下弟子大都弃道入佛。这儒教行的乃是帝王之术,与我佛教倒也无甚大矛盾,道教却不同,香火不盛,供奉稀少,岂不嫉妒我佛教?这次借悟空入党一事发难,乃是冲我佛教而来,并非为悟空啊!”

 

观音一听,暗自惭愧,方觉自己的见识与如来相去甚远,自己是着眼局部,如来是放眼全局呢!

 

悟空道:“如此说来,这投票定是不要我入党了!”

 

如来道:“这却也未必!俗语道‘世上无难事、只要有心人!’你这党还是入得的!据我看,玉帝这边倒不是铁了心要我佛教难看,十有八九还是老君从中作梗哩!如我亲上灵宵宫与那玉帝劝解,定能成功!我只问玉帝要两票足以!要玉帝还投反对票,即给了老君面子,又帮了我佛教大忙,如此,此事便可化解呢!”

 

观音疑惑地问道:“恕弟子唐突,恐怕玉帝未必轻易允诺呢!”

 

如来笑道:“我有一计,定能成功。管叫那玉帝老儿应允!”观音道:“佛祖有何妙计,不妨告之!”如来却微笑不语,一旁急坏了孙悟空,倒身下拜道:“我佛不肯与弟子说,心中总是不安!”如来这才道:“这计还是要归到你猴儿身上哩!当年你大闹蟠桃园,将那蟠桃偷个干净,那桃可是八千年一熟,如今才过了五百年。我却有一法,可令那桃子重生,那王母又可办那蟠桃盛会。如此玉帝岂敢不尊我之计也?”

 

观音听罢掩口微笑,悟空却已是笑的打跌,嚷道:“此计甚好!定叫那玉帝依我们咧!”

 

这斗战胜佛已是神采奕奕,信心十足,合什道:“既是我佛已设下妙计,竟为弟子区区小事如此费心,弟子万分感激。现即回斗战胜宫,净侯佛祖佳音!”

 

如来点点头,悟空喏喏而退。

 

待行者走远,观音道:“虽我佛慈悲为怀,然为悟空入党这些须小事劳动佛驾,未免太过辛劳!”

 

如来道:“汝等有所不知亦!孙悟空乃道教弟子,当年大闹天宫,玉帝请我降他,初会我与他赌斗法术,乃是挫起锐气也;后又施法压于五行山下,是磨其耐性也;令其保唐僧取经,施以紧箍咒,乃是束其野性也!这悟空神通广大,道法高深,如在那道教里成了气候,可是我佛教的强敌哩!我收其皈依我佛教,不仅去一强敌,还增加我佛教之势力,岂不快哉?”

 

观音还是不解,又问道:“既如此,如来为何任那唐僧疾贤妒能,批准其推荐猪八戒入党而不令悟空那时节入党,如此岂不无今日之授人以柄?”

 

如来微微笑道:“观音啊,你这御人一术,还要多参详呢!想那孙悟空,本事强大,罕有对手,自是心高气傲,持强斗狠,如那时入了党,更是将唐僧不放眼里,我这经怎取得成?再说,唐僧手无缚鸡之力,百无是处,取经路上每每还要徒弟侍侯、搭救,自然心虚嫉妒悟空本事,怕那悟空不肯服他,推荐八戒,也有拉拢之意!这些我岂不知?然唐僧原为我二弟子,又是取经大功未成,我岂可因其小恶而弃大成?且这悟空经这入党磨难,已是傲气皆消,我看他如今才是全心皈依了呢!”

 

这观世音竟听的鬼泣神惊,心道“这如来佛祖果然是高深莫测啊,一切竟皆难逃他的掐算呢!”倒身拜道:“弟子佩服得五体投地,我佛智慧高远,弟子难及一二!”

 

如来道:“这也叫“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呢!我在这个位子上,所虑自比汝要多些!”

 

二人闲话不表。

 

且说这一日如来佛祖唤诸佛座下听讲,佛祖道:“经过神仙党秘书处投票表决,以五票对四票的优势,通过了孙悟空同志的入党问题,现在孙悟空同志已是神仙党预备党员了。同时正式主持党内工作,负责今后我们佛教内的除妖降魔工作。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向孙悟空同志表示祝贺!”那里孙悟空早激动地流下泪来!说也神奇,你道怎的?但听佛祖说完,只见那斗战胜佛的面貌立刻起了变化,猴毛退净、面容饱满,那尖嘴猴腮不见,只有四方大耳垂肩,白白胖胖,高高大大,浑身再无一处棱角,眼里满含智慧,锐气内敛,野性顿收,竟与那佛祖一般无二,真显佛法之广大!

 

这厢里佛祖已是微开善口,敷演大法,宣扬正果,讲那三乘妙典、大乘佛法,真乃是西方极乐仙界是也!!!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2 回复 awang9988 2010-8-13 20:12
terific
1 回复 Ao太太 2010-8-14 07:56
我认为孙悟空绝不会加入假佛党的。
1 回复 poi 2010-8-14 08:22
真长。还好最后终于入了
2 回复 WilliamLiao 2010-8-15 01:13
你也入党了吧? 四方大耳垂肩,白白胖胖,高高大大,浑身再无一处棱角,眼里满含智慧,锐气内敛~~
2 回复 h1pan 2010-8-15 04:32
Ha-ha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4-23 11:5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