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地主和永远的雇农

作者:云间鹤  于 2012-2-25 23:3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红磨坊|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111评论

    下面是2004年去浙江金华田野考察时的材料. 是当时采访的原始记录。
  当时为之深深震憾的是:一个政权,无论如何强大,也似乎难以轻而易举地改变历史、社会和人文长期积淀下来的我们可能称之为文化的东西。同样,我们也无法让一个政权承担所有历史的功过。虽然经历了各种各样的冲击,当年的地主似乎又恢复了地主的繁盛,而当年的雇农似乎又找回了自己雇农的唏嘘!而他们的子孙后代也似乎在重复着老一辈的路,周而复始!    

   不是每个声称是中国人的人都真正了解中国。
   中国的农村,蕴积着中国社会变革真正需要变革或传承的东西。但中国的农村,
还远远没有被学人或政客们所真正认识! 

地主:
贡魁:68岁,土改时被划为地主。福份头下,承庆堂。

教育水平:幼时在本村读小学第一、二、三册,后转至杭州读第五册,后回到家到三峰殿口读第七、第八册。解放后因三峰殿口学校校长被枪毙(枪毙原因:该校长同时也担任该乡乡长,为国民党政府官员),又因土改后被迫到田间劳动,故辍学。

家境:贡魁有兄弟四人,贡魁为排行第四。据贡魁讲,其祖父与父亲俱为文盲,(因贡魁有一姑姑,有文化,贡魁去杭州读书就是投奔其家,何以家中女儿读书而儿子 不读书?此似不可信---注)。致富原因:“勤劳致富,积累资金,买土地。”因不识字,故送其子读书。贡魁兄弟四人均接受了初等教育。贡魁大哥高中毕业后 至浙江省立图书馆工工作(或为其姑所介绍,不详);贡魁二哥,虽不愿读书,仍读完小学才务了农;贡魁三哥小学毕业,18岁去上海于肉铺内做学徒。贡魁3岁 时,其祖父与父亲双亡。祖母与母亲被迫雇工种田,家内有长工2人。

惊魂未定的地主:贡魁说其家只有15 担土地,相当于37.5亩,按数量并不够地主,但因有雇工,所经被认为有剥削行为而被划为地主。贡魁对自己的地主身份似乎忌讳莫深,一再声明,其祖与父均 是正派人家,因其相继去逝,家中不得已才雇用长工。问及其解放后的遭遇,不愿多说,只问采访者:“当时我只有14岁,从未下过田,什么活都不会做,却被迫 辍学,下田劳动,你说苦不苦呢。反正过去的已经过去了,现在只想往看。”
后来得知贡魁与唐复汉均谈到兰溪一户大地主,得知那户地主有80亩地时, 采访者有些诧异,贡魁也有37亩土地,如果拥有80亩地就算大地主的话,把贡魁划为地主也不算为过。而贡魁的解释是,土地并不是那户地主的主要财产,除了 土地外,那户人还有其他生意;此刻,贡魁又强调自已家不过是勤劳致富而已。(对“勤劳致富”的强调,可能并不是出于偶然,因为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以 来,勤劳致富已不再被看做是不道德并有罪的。)

时一浙大江师范大学老师插话,说49年以后的东西是官方不允许讲的,并言,或许在我们周围,就有公安局便衣。

贡魁顿时害怕起来,言其祖其父均为正派人家,其本人被定地主时只有14岁,没有做过任何恶事,其子孙也都是正派人,虽学习不好,政治思想却上 进。再问问题,不肯回答,对所说一切,希望采访者不要写到文章中去,胆颤心惊地说:“我已68岁,活不了多少年,但我不希望我的子孙再受同样的罪。”因其 孙曾对采访者说周围房屋“都是我们家的”,贡魁也要求采访者理解,说小孩子不懂事,一时胡言乱语,当不得真的。说自己从未这样告诉他们,非但如此,自己十分愿意与别人分享住房。

土改的影响:贡魁家中原来住房跨在上唐村通往山顶的石阶两边,路左二层楼房八间,另加一间仓库房,路右有前后两进院落,前 为二层共八间,后二层八间。土改后,路右房均分给他人,路左八间由其二哥一家、贡魁本人及祖母和母亲等八人住。贡魁家原有土地也分给他人,一家八口只剩 7.5亩土地。

子孙后代及现状:贡魁有儿有女。现有三两个孙子,一个孙女,一个外孙女。大孙子学习并不好,但仍在金华上高中。贡魁家里虽说不上豪华,也还算舒适。楼下厅里一家人在看一台二十一寸的彩电。桌椅有虽有些旧,但仍很整洁。墙上三个镜框,内镶家人的照片,有在上海的三哥一家,有儿子去上海和金华的照片,还有些艺术照。楼上老两口的卧室里,支了三张床,每张床上都有整齐乾净的竹席和雪白的蚊帐。

雇农
复汉,84岁,信份头下,聚奎堂,原为雇农,18岁于唐贡魁家中做工,时间为两年。

教育水平:文盲。

家境:复汉亦有兄弟四人,复汉排行老大。复汉父母为雇农,用复汉自已的话说,“上无屋一间,下无地半亩”,以为他人打工过日,居于受雇人家。复汉10岁就开 始为别人放牛,除了一日三餐处,无任何其他报酬。至18岁始挣稻谷。最初受雇于唐贡魁家,后到兰溪一家“大地主家” 打工。
复汉兄弟四人,因为家穷,除了老四外,都不太幸福。复汉自己没有正式妻子,曾与村中一新寡妇女同居,该妇女有两个子女,复汉与其同居的原因,用复汉自己的话说是“那个女人想让复汉养活其全家”,同居后,该妇又与复汉生得一儿一女,复汉年老后,“不能劳动了,便被踢了出来”,复汉说。

雇农的困惑:复汉提到自己的雇农成分,不 断重复“上无屋一间,下无地半亩”这句话,神情中似乎有无限骄傲。但谈到自己的婚事,却似乎又有些茫然,因为雇农曾有的骄傲与安全感对其婚事似乎爱末能 助。土改后分得的土地也没能改变其受人歧视的地位。复汉兄弟四人,因为家穷,除了老四外,都不太幸福。复汉自己没有正式妻子,曾与村中一新寡妇女同居,该 妇女有两个子女,复汉与其同居的原因,用复汉自己的话说是“那个女人想让复汉养活其全家”,同居后,该妇又与复汉生得一儿一女,复汉年老后,“不能劳动 了,便被踢了出来”,复汉说。复汉二弟终身未娶;三弟曾讲好招赘女家,不知何因,未成,后娶一跛脚妻子,留有三个女儿;复汉四弟娶个不错的妻子,有儿有 女,据贡魁说,条件还不错。
一面为自己的曾经与现时的贫穷而骄傲;另一面,又对大地主的财富与与豪奢艳羡不已,谈到当年曾为兰溪一户“大地主”做工时,复汉对站在他面前当年的雇主唐贡魁颇不以为然,复汉说,“那户地主可真得是大地主”。当采访者问他有多大时,他说有80多亩田。采访者有些诧异,贡魁也有37亩土地,如果拥有80亩地就算大地主的话,把贡魁划为地主也不算为过。

土改的影响:土改时,复汉分得了土地,同时也分到了唐贡魁家路右后进院落房屋,与其三弟一起居住。

现状与子孙后代:复汉有一儿一女和一个孙子,儿子三十上下,上过初中就务农了,邻居说已经算不错了,因为家里根本没钱供他上学。孙子七、八岁的样子。复汉家里没有电视。厅里放著农具和喂牲口的草料,乱七八糟的。桌子很破旧,旁边只有几个粗质的小木凳,墙上一镜框,框内所镶,似乎是多年前的照片,内中人物,复汉多不认识,复汉儿子言均为其朋友,为其初中结业时所照。厅旁其弟的房门锁著,墙上挂著其弟的遗相。

地主与雇农面对面:

相互不屑一顾:当采访者请贡魁带著到复汉家里时,复汉不断地唠叨著采访者听不懂的方言。贡魁一脸的不屑,且让复汉将所说写于纸上,复汉的字极不整齐,且多错别字。当采访者问贡魁有关复汉兄弟婚事时,贡魁的口里有几分嘲弄,说到复汉与那位妇女时,贡魁说他们根本就没结过婚,只不过相好罢了,却有两个孩子。
如前所述,复汉对贡魁也有些不屑,认为其没有那么多财富。

大方的地主:复汉说,当年在贡魁家做工,每年能得到800斤稻谷,且是老秤称的。老秤与市秤的区别在于,老秤100斤等于市秤120斤,言下之意,贡魁家对自己很好。


高兴

感动
1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11 个评论)

4 回复 翰山 2012-2-25 23:53
还没有看,先献花。我相信文章有价值,有意义!
4 回复 liuxiaoyu 2012-2-25 23:55
这是一份珍贵的资料!!!!看了这个可以另一些人思考思考~~~可以问问为什么,为什么呢?
4 回复 liuxiaoyu 2012-2-25 23:56
当年富有的地方现在依旧富有~~~当年的很多革命老区为了生活得更好而革命,现在依旧很贫穷~~~这是为什么呢
4 回复 翰山 2012-2-26 00:05
学习,的确是学习。
4 回复 风天 2012-2-26 00:06
哇,中国农民考察啊。
4 回复 翰山 2012-2-26 00:08
liuxiaoyu: 当年富有的地方现在依旧富有~~~当年的很多革命老区为了生活得更好而革命,现在依旧很贫穷~~~这是为什么呢
革命,就其本身意义,绝对是破坏生产力。革命是否能解放生产力,在革命之前是众说纷纭,在革命之后,是由历史来评判的。
4 回复 liuxiaoyu 2012-2-26 01:47
翰山: 革命,就其本身意义,绝对是破坏生产力。革命是否能解放生产力,在革命之前是众说纷纭,在革命之后,是由历史来评判的。
历史谁来书写,谁说了算呢
5 回复 卉樱果 2012-2-26 02:12
雇农曾经为一无所有骄傲过,然而不再
当时的地主与现时的暴发户相比,小巫见大巫了
4 回复 fressack 2012-2-26 03:04
4 回复 Chi202 2012-2-26 04:04
很详细呀!
4 回复 LUG 2012-2-26 04:49
翰山: 还没有看,先献花。我相信文章有价值,有意义!
拍马
4 回复 翰山 2012-2-26 04:58
LUG: 拍马
不是啊,有点惯性思维。你看是不是有点意义?
4 回复 翰山 2012-2-26 05:00
liuxiaoyu: 历史谁来书写,谁说了算呢
人来说呀?!大多数人。你看,俄罗斯这次又‘革命’成功,他们包括革命者自己都不好意思说了?
4 回复 LUG 2012-2-26 05:03
翰山: 不是啊,有点惯性思维。你看是不是有点意义?
想当然
4 回复 翰山 2012-2-26 05:07
LUG: 想当然
不是啊,预报都是从现在的,以前的,推知以后的,不是吗?对于你的文章,在点进之前,我大概就知道,一般来说比较湿,色彩以紫色为主,有时候还掺杂一点历史的回顾,是吗?
4 回复 LUG 2012-2-26 05:23
翰山: 不是啊,预报都是从现在的,以前的,推知以后的,不是吗?对于你的文章,在点进之前,我大概就知道,一般来说比较湿,色彩以紫色为主,有时候还掺杂一点历史的回 ...
绛紫湮,西西
4 回复 light12 2012-2-26 05:55
瞎整一气,回归过去
5 回复 tangremax 2012-2-26 06:19
fressack:
    
4 回复 活水涌泉 2012-2-26 06:20
独特的视角,有趣的现象,值得回味。
3 回复 tangremax 2012-2-26 06:21
历史价值。
123... 6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20:5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