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的作品)《醉卧桃花庵》(一)

作者:云间鹤  于 2010-11-29 09:2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借花献佛|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2评论

关键词:

我提着一大壶酒走进桃花坞。酒是坞口菜头的小酒肆里赊的,今天我去的时候,菜头还跟我开玩笑:

“解元,现如今街上流行的春宫画,都说是你画的,你要赊酒,好坏也给我画一幅呀。”菜头老婆狠狠瞪他。我微微笑:“这事儿也算我的?要真是我画的,美人的衣服该穿得多点,眼睛里的爱恋也该更热烈些。”

名人总不免是非多。前一阵儿,苏州城里一个大户人家的使女大了肚子,主人一搜,搜出了一札署着唐寅名字的情书。主人家带着一大帮子人上桃花庵问罪,打头的,翻来复去一句话:

“谁不知道你唐伯虎是江南第一流氓?”

我纠正他:“江南第一风流才子。”

我才不在乎是哪个怀春少年假借我的名字泡妞呢,相反,那种顽皮放浪还挺对我的脾胃。我假意又摇头又跺脚,让他们把那使女带来我瞧瞧:

“那条街上我相好的好几个呢,谁知道你们说的是哪一位?”

这时候九娘来到前厅里,拿起那书信看了,温和有礼地跟打头的说话:

“您瞧,这笔迹稚嫩得很,虽然是仿赵孟,明显才两三年的功夫,又滑又艳。我们家唐寅早不写这一路的了,您比照市里现在卖的唐寅字画――”怕对方听不明白,九娘往形象里比划,“――都比这信上的字粗一大圈儿。”

信不信的,这些人到底也没有辙,闹一阵走了,倒是九娘,好两天对我淡淡的。

“咳!你不会也以为是真的吧。”我逗她。

九娘还是不理我,等我急了,她冷冷甩过来一句:“不怪人妒忌陷害你。”

短短几个字,好像掐住了我的七寸,我脸上的笑容挂不住了,潜藏在心底深处的痛苦也翻涌上来,一阵阵冒着泡沫。

  我有些怕九娘,因她看穿了风流才子浮名下真正的我。

  

九娘不让我喝酒:“好好注意身体吧,瞧你夜里咳得那样。”我也知道自己的肺病挺厉害。不想让她担心,提着酒,我不进桃花庵。

  秋意已深,在春天里显得明媚的桃花坞,此刻是另一番气象。低矮的泥墙环簇着桃花庵。这里,是我的醉乡。

我坐在了泥墙下。

打开酒壶的盖子,浓香扑面。桃花坞清酒。看来平常,一到肺腑间,恣情纵性的火焰就到处流窜。在它的作用下,人生浓烈了,眼前的景物浓烈了,落日也仿佛坠入激情中,自杀般地燃烧着。

是啊,放纵而浓烈。这是我喜欢的感受。

在桃花坞,在酒的作用下,我追随着这种稍纵即逝的快感。

惟其短暂,倍觉珍贵。

  对自然景物,我异常敏锐。微微起伏的山坡,连片的枯草芦苇,桃花湖微微起皱的水面,在落日的映衬下那样美丽。不觉中,山坡后面由帽而衣再到袍,出现一位翩翩的灰衣人,他渐行渐近,朝桃花庵方向而来。因为他,眼前的景色更显疏朗,成为沈周和文征明他们画的那类元人味道的文人画――一湖两岸,波纹不兴,无限的开阔与平和。灰衣人,象这类画中的文人高士,虽然微小,却主宰着整个时空的精神。

  秋风吹着他,一种合谐之感徐徐散开。

  “王宠!”我叫道。

  

我喜欢王宠,超乎寻常。九娘对我这点颇不以为然,她说我一见王宠,眼里就烧火似地发亮。

  “王宠!你快坐下!咱们一起醉。”我拉住他。不知何时,我的发髻散开了,衣衫凌乱。

  “瞧你!真像个老叫花子。”他拎一下整洁的袍角,也倚着墙根坐下。

  “老叫花子又怎样?真名士,自风流。”我说。

  “说得好!”王宠抢过酒壶,也浮一大白。

  我喜欢的就是他这一点。譬如我的好朋友文征明,常常一看到我,就微微皱眉。我自然知道他是良朋诤友,可他又总像燃烧时头顶的一盆冰水,叫人扫兴。

  “知道吗王宠?年轻时我和张灵祝允明三人,扮成叫花子坐在雪地里唱莲花落,然后拿讨到的钱买了酒,到野庙里簇一堆火,围坐着痛饮。我现在还记得张灵那张狂放浪的模样,他说着‘此乐恨不令太白知’时,我和祝允明都笑翻了……”

  那是人生幸福的瞬间,无忧无虑,自信又欢乐。很多曾经以为是幸福的时刻,像我十六岁在苏州考取秀才第一名、二十九岁在南京乡试中解元――当时是那样的如沐春风、志得意满,可经过岁月的涤荡,不仅褪色,还显出可笑与悲哀的一面。

  “此乐恨不令太白知……”王宠口里念着,伸出一指,在空中急速地写划。

  我看着他的手势,又觉心中酣畅了——王宠用的是米芾的写法。若他现在用的是毛笔,一定是八面出锋、气势迅猛,落在纸上,不知会是多么地酣畅淋漓。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2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0 回复 珍曼 2010-11-29 09:32
   nice...drink more...
0 回复 云间鹤 2010-11-29 09:33
珍曼:    nice...drink more...
Will do.
0 回复 德州龙 2010-11-29 10:44
妹妹也是江南人?
0 回复 云间鹤 2010-11-29 21:28
德州龙: 妹妹也是江南人?
妹妹在江南呆过,不过不是江南人。
0 回复 cartoonyang 2010-11-30 02:13
言犹未尽的一篇。。。。。
0 回复 云间鹤 2010-11-30 02:15
cartoonyang: 言犹未尽的一篇。。。。。
喜欢的话,每天都会有。
0 回复 cartoonyang 2010-11-30 02:16
云间鹤: 喜欢的话,每天都会有。
恩,谢谢!
0 回复 roaming 2010-11-30 07:21
看来作者能喝!
0 回复 pengl 2010-12-17 15:25
好看,如好酒一般诱人。
0 回复 云间鹤 2010-12-17 19:47
pengl: 好看,如好酒一般诱人。
    她是杭州人!人如杭州景,文亦如杭州景!
0 回复 pengl 2010-12-18 02:19
云间鹤:      她是杭州人!人如杭州景,文亦如杭州景!
确实文如其人,人如西子。

咱前一阵贴了8篇杭州博文,请告知你的朋友∶

“红顶商人胡雪岩故居 – 杭州(一)”∶
http://my.backchina.com/space-275573-do-blog-id-90306.html

“玉泉 - 杭州(二)”∶
http://my.backchina.com/space-275573-do-blog-id-90425.html

“红灯笼外婆家 – 杭州(三)”∶
http://my.backchina.com/space.php?uid=275573&do=blog&id=90616

“金庸大侠的云松书舍 – 杭州(四)” ∶
http://my.backchina.com/space-275573-do-blog-id-90799.html

“西湖之曲院风荷 – 杭州(五)” ∶
http://my.backchina.com/space-275573-do-blog-id-91052.html

“西湖与诗– 杭州 (六)” ∶
http://my.backchina.com/space.php?uid=275573&do=blog&id=91207

“灵隐寺、飞来峰 – 杭州(七)” ∶
http://my.backchina.com/space-275573-do-blog-id-91451.html

“柳浪闻莺、钱王祠、雷峰塔 – 杭州(完结篇)”∶
http://my.backchina.com/home.php?mod=space&uid=275573&do=blog&id=91601
0 回复 云间鹤 2010-12-18 02:28
pengl: 确实文如其人,人如西子。

咱前一阵贴了8篇杭州博文,请告知你的朋友∶

“红顶商人胡雪岩故居 – 杭州(一)”∶
http://my.backchina.com/space-275573-do-blog ...
代谢!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8-2 18:3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