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s of being Wild在别人读书的年代,我四处游荡

作者:涓霓  于 2011-7-7 21:3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7评论

在风枪还没被管制的年代


在同学家里也是玩菜刀的女泼皮


没车的年代电单车是自由的象征


La Isla Bonita
节选我的父亲和母亲:
发现了一个荒岛很适合我居住。一有空就组织朋友上岛去,自己当起了岛主。要转4趟 车船才上岛,无边细沙滩,后面小树林清澈山溪,白天沙滩炎热我就生活在林子里,山溪积成两潭,上面的做饭,下面的洗东西,左边林子我清了个厕所,右边林子 里我弄了个客厅,白天就在这打牌聊天做饭,我一般带了很多瓜果,肉不好放就带两大笼子活鸡,慢慢吃几天,早上也会翻两小时山路到渔村去买点海鲜。晚上移出 沙滩生活,捉螃蟹,晚上放风筝,把荧光棒绑上塑料袋让风扯上去,把沙滩弄得鬼影匆匆。篝火烧很大,是捡来的沉船的大木头和绳梯。不知不觉玩到快xx了,可我依然兴致不减,我的朋友们年纪越来越小,只有我茫然不觉。


沙滩上烤鱿鱼,连自己一块烤,到林子里饭后一支烟,准备午睡,Siesta。。。。晚上篝火升起


白天生活在丛林,晚上在沙滩捉螃蟹,溪水中浪漫杀鸡




应景歌词

Tropical the island breeze All of nature, wild and free This is where I long to be La isla bonita And when the samba played The sun would set so high Ring through my ears and sting my eyes You Spanish lullaby

人生没有太多奇遇,但有很多刻意
强迫症长久就有,后来发现人有多大胆尽管去大胆

很多年前去台湾是不可能的几乎,因为我没有直系亲属在那里。一个旅行社上班的朋友说可以订到中华航空从香港起飞的国际航班,不需要签证如果光是专机的话。后来我去星马游荡的时候就请她帮忙了。在中正机场逗留了一个多小时。


张国荣是我的梦想,经过计划,那年,我去了他开的咖啡馆为你钟情,你可以看到,店名居然只有我巴掌大。在晚上11点整,他居然推门而进,坐在我旁边的 table,我疯狂地告诉侍应,他要啥我也照着要一份,幸亏我买了他店里给儿童癌症基金募捐的卡片,100刀三张,他一一给我签名了,可惜拍照没把他身边 的糖糖拍进去,那个帅啊。
台湾*张国荣

剪自旧日记

某个年代,阿卷总好像在天上飞,越夜越美丽。
在别人跳交谊舞,看读者看名著,演讲,家教,烧烤等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时候。阿卷也开始了她的美丽夜晚。


她也有她的一帮混友,有的打工有的读书,名字分别是神父,走私,高老君,烧鸡,荣少,等等。通宵聚会,酒后唱歌,每个人表演欲都很强,不同一般的卡拉ok, 总要自己弄个舞台,至少假装有一个,每人表演都很投入,有一次搬了很多凳子拼成一座“桥”,走私和阿卷一边唱着张国荣梅艳芳的缘分,一边分别从桥梁变走上去,在桥上相会,紧握双手。尽管后来阿卷摔了下去,这仍然成为经典节目在以后的聚会中被津津乐道。

还有一次去神父乡下的一座别墅玩,喝了一些红酒喝啤酒后,就在月光下开始了一场随心所欲 的话剧表演,大家各自给自己一个喜欢的角色,想怎么演怎么演,再把情节胡乱串起来。走私决定扮演一个昏庸的国王,终日做在宝座上胡思乱想,指手画脚。神父 扮演一个魔鬼夜叉。阿卷决定当女巫。把头发全竖起来,用绳子绑了。披上农民的蓑衣,手拿一个烧烤叉叉上一个苹果,做魔杖,把纸屑撒得满天飞。几个没想象力 的家伙就被他们安排做一些侍从,公主王子等等的角色,居然也玩的不亦乐乎。。。

大学毕业后,阿卷忽然想当画家,就去画画,认识了一帮高中刚毕业的小女孩,一起画画,看一幅速写:阿卷左手反拿调色板,嘴角叼烟立于画架前,右手拿刷子在画布上用力的刷牙刷。。。

一块画画是假的,和这帮小阿卷夜夜笙歌倒是真的。那时,走遍了全广州好玩的地方。刚开始时到南方的台北,南关的新台北,童心路的heat, 这些比较低消费的disco ,学生较多,很热闹,大家跟着dj疯狂的嚎着:给我一杯矿泉水,换我一生不流泪。。。叫着舞着手乱晃着。

后来喜欢到较场东的JJ, 那里消费高多了。80元门票包一罐喝的。那里全英语音乐,Michael Madonna 当然是最熟悉的,到现在不小心还会喊几句出来:Daddy daddy if u could only see, saying I’m too young I ought to live it up…现在有谁会记得这些歌呢?正是这些美国文化促使着学习英语。消费高当然不浪费,阿卷们常常站到大音箱上面跳舞,这边被请下来那边的又上去。上面也有些不男不女的领舞也不时在那乱舞。

东风西路又一家叫face club。当时全城最好的音乐就在那里,是一个英国dj打碟的。

再就是去应元路的J.Q.K.了,那里有舞台,有些不大有名的明星在那里表演,其中有两位帅哥一个长头发一个短头发,说是叫:“we two 引擎力量”,常逗得阿卷们尖叫欢呼,后来有一天他们说我们要去一个月西藏暂别了,阿卷们就又转地方了。

海珠广场那时还有个night club叫雅特兰的,也很好玩。后来,其中一个小阿卷高妹的姐姐Olivia也加入,阿卷们欢呼,因为多了个款姐,她25岁,是室内设计师,自己做服装生意,有空画画图。她人面更广,自己又有钱,阿卷们更是成天混吃混喝混玩。Olivia喜欢去东方红,那是真正的night club,有时她的朋友没来时,英俊的公关先生总是无微不至的在旁边陪着,聊天,玩色子,积木,四子棋等等。小阿卷们还是少去了一点,因为觉得可能会性质有点点不同。怕去多了可以维持自己疯狂的外表,却保不住自己高贵的心。阿卷归阿卷,淑女还是要做的。没冲突。

后来混到其他地方去了,在芭提雅,别的人跟着去看些什么气功表演,人妖表演时,阿卷们不会去,却流连于不同的酒吧,换了一家又一家,那里的老外都是资本主义国家的穷人,也又很多北欧的渔民去那里渡冬天。阿卷们喝酒聊天,通常还打桌球或去disco. 泰国的disco 也很有意思,没有舞池的,一张张小圆桌很有意思,音乐都是泰语或英语的没有中文的,很强劲,大家都不愿坐着,都兴奋地围着小桌桌蹦呀蹦,每桌送一瓶whiskey. 阿卷们要了很多seven up 兑得稀稀地喝,高妹还是喝多了一点,一高兴,一会儿就爬到桌上舞了起来,看场的保安们赶紧冲过来,有礼貌地把她扶了下来,这是,dj 却不失时机地全场改播种文粤语歌曲,阿卷们高兴坏了。
爱慕帅哥由来已久现在看到证据。去台湾那短短的时间,我就光盯着帅哥保安,机长拍照去了,多帅啊,扫照片还看到保安给我留的电话地址:他名字好琼瑶啊:蔡雨澄

噌军用飞机北上旅行
有一次,得知广州飞河南开封的军用教练机有位置,朋友说可以安排,于是,我们用最短的时间准备好出发北上游荡。
上飞机,好小的啊,安-26,什么年代的飞机了。上飞机机舱里满是家用电器,巨大的电视什么的,都写着给某某师长,某某团长的,谁知道是不是腐败。
飞行3小时就到达,然而,降落却花了大半小时,一身冷汗。这才想起这就叫做教练机。结果降落在荒郊野岭,半人高的草丛中。我从来没有走过这么深的草,觉得很害怕,不知有否蛇虫鼠蚁。
在开封逗留2天后我们决定去洛阳龙门,火车到郑州转车的,我们看地图发现不转车的话,马上过黄河了,我们就不下车转车,在火车上看了辽阔的黄河后,在武陟那一站下车了,结果发现,又是荒郊野岭。

我们找了辆拖拉机跑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到一农村投宿,过了几天田园生活,那家人是有钱人,开砖厂的,半夜里还通电了几个小时呢。后来主人介绍我们去他亲戚 家,就在黄河边的,我们就坐小三轮一路颠过去,然后那家人让我们坐他们的骡车,呵呵,第一次,又慢又稳走了很久到黄河边。骑白马游览了一番,在黄河边上吃 了一顿黄河鲤鱼,喝的是行吟阁啤酒,晚上人家让我们住窑洞,我们住了一会,决定睡晒谷场。第二天早上,被布谷鸟叫醒,原来,真的是布谷布谷地叫的。
回郑州就奔少林,龙门石窟走了一圈,实在没钱去西安了,恋恋不舍,其中一个朋友说,到武汉吧,我找我爸的朋友,于是,我们就去了武汉,被安排在一家酒店, 晚上还被送去夜总会,终于第一次看到怎么的熄灯舞会,没有灯啊,根本看不到别人干嘛。然后就去黄州拜访当地一个画家,沿路知道湖北怎么这么牛,还有将军 村,教授村,然后就上庐山了,呆了4天后下山精疲力尽回武汉,凑了钱,只够4人的硬座了,就坐了22小时回广州了。武汉老通城记忆比较深,很好吃的各式各 样面食点心。凌晨满大街的睡人。
不用羡慕,不能去了.年少轻狂雕鞍顾盼仗剑天涯.有了孩子不会再这么样,主要是安全问题.当年我爸爸老是梦见半夜有人劫营,我还取笑他,自己有孩子才理解.
有了孩子,什么都安全第一.很害怕出事,全方面的.当年的野,是不大安全的其实.路途不安全,营地也不安全.
那种野营跟这里有保安有现成营地有管理的很不同.





2

高兴
1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6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9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0 回复 fanlaifuqu 2011-7-7 21:39
野妮子!
0 回复 BL_518 2011-7-8 04:17
你的青春无悔~~~~~~~
0 回复 nierdaye 2011-7-11 19:56
张国荣自杀的时候,正好在香港。听见消息,还以为造谣。
人生无常。
0 回复 孤独男 2011-7-13 01:35
回忆是美好的
0 回复 羽化成蝶 2011-7-17 08:34
快乐的过往啊。
0 回复 tree24405 2011-7-31 14:43
你把我带回过去了,呵呵,多年轻的日子啊!那年我们几个去越南,差不多2000公里开着卡车直奔友谊关。别说没签证, 连护照也没有。到了那边,丛山峻岭里走啊,后来看见两台摩托车过了,就雇了这两台车。我们5个,加上两个骑车的,7个人啊, 一台车3个, 一台车4个。本人唯一女的,而且个头小,所以我们这台车4个人。后来在一个小镇过年,语言不通,吃的是方便面, 喝的是二锅头。。。 嗨, 好多事啊, 别说还差点忘记了, 那岁月。。。
0 回复 涓霓 2011-8-2 09:48
tree24405: 你把我带回过去了,呵呵,多年轻的日子啊!那年我们几个去越南,差不多2000公里开着卡车直奔友谊关。别说没签证, 连护照也没有。到了那边,丛山峻岭里走啊,后来 ...
现在继续到底!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涓霓最受欢迎的博文
  1. 亲密爱人 [2011/12]
  2. 加拿大和中国 [2011/08]
  3. 只能用外表去勾搭男人 [2010/08]
  4. 这样的美丽,让人不想活了 [2011/04]
  5. 你我在等天亮  [2011/12]
  6. 岁月长衣裳薄 [2011/12]
  7. 打针惊魂 [2010/08]
  8. [2011/12]
  9. 还是没什么题 [2013/08]
  10. 臺北機場 [2012/02]
  11. 长周末砂雕节 [2011/08]
  12. 儿童照 [2011/01]
  13. 叫春了 [2011/03]
  14. 断斤称 [2012/01]
  15. 春光乍泄 [2013/09]
  16. 枯干的油画 [2010/11]
  17. 以图会友 [2010/01]
  18. 挡不住的枫情 [2010/09]
  19. 似夢迷離 林子祥 [2012/09]
  20. 暂停,开始过 [2013/04]
  21. Portrait [2011/01]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3 03:2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