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温哥华

作者:涓霓  于 2010-8-10 03:1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通用分类:家庭新闻|已有4评论

关键词:

父母来探亲,我带他们去了一趟温哥华省亲.

妈妈他们家

解放后,生活大变化,妈妈和好些cousin们被迫住在一个单元,当时13人呢。这样,感情就非常好。如今,不少移居温哥华,都是开枝散叶多多的老人了。其中有光,达,秀等。

一,死去的老人
见了面,当然问及他们的父母,妈妈的姨妈姨父,都在前几年去世了。问安详否,被问者不由得笑了。他们的父亲,2002年在养老院去世,没有任何疾病,就是不吃东西了,医生问,谭伯,您放弃了?老人点头,于是医生也放弃了。老人就死了。医生说他身体那么好,如果不放弃,多活23年一点也没有问题。姨公去世时,已经103岁了,不可想象。世上真有活腻了的说法。广东话有句骂人的:你是寿星公吊颈,嫌命长吧?居然真有这事。他的妻子,我姨婆,在05年去世,99岁,也是嫌命长不吃饭死的。记得前些年,她94岁时,摔断了手臂,问为何,原来是骑单车搞的。

二,光的奇遇
81年,那时刚刚开放政策,很多有点海外关系的都一窝蜂出国了。光就是在这个时候去到温哥华的,当时他33岁。一日在街上走,忽然来了个白人醉鬼,为了在女朋友面前耍威风还是什么的,忽然过来打他。两人于是打架。光不敌,脸上流血。一汽车在前方停下,一白人女子喊他快,快上车,光说不行,我出血了,会弄脏你的车。那女子喊他快上。于是他上车,女子带他前去,后对面一警察正在抄牌,女子召唤警察。警察以加拿大特有的悠闲作风慢条斯理地过来,女子讲述见闻完毕坏人已经跑掉了。警察让光上他的车,带他去医院全身检查,其实也没啥大事。过了一星期,警察召见光和医生见面,医生认真检查验身报告。再过两到三星期,警察再次召见,录音问话,要把被打详情说出来。光如实说了,最后,警察忽然问:你认为这次事件跟种族歧视有关吗?光一愣,倒是真的没这么想过。警察看他表情,满意地点点头。又过了1个月,光忽然收到一张3000大元的支票和一封信,政府来的,说你在这种情况下受伤,我们觉得应当让你受到补偿。光大喜,20多年前的加拿大,3000元是大数目,光立即用钱买了他的第一辆车,告别了公交日子。时不时回味,不怕打呀。。。。
 
三,达的奇遇
达是几兄弟的大哥,移民加拿大是很偶然的机遇,百年一遇吧?我那103岁姨公也有精彩故事,但是,移民后已是80高龄老人,没能力担保孩子移民了。但达却极为顺利来了,why? Guess! 就是六(五减一),一九九零年的前一年。事情发生时,他们全家已经在温哥华探亲。有天他的弟弟光没开车坐公交去了一趟移民局办点事,回来上汽车遇到一个中国留学生没有散钱,要给5元了,光好心给了她1块钱硬币。那女生感激,二人攀谈起来,说道现在很火呢,每天早上6点多就有人在移民局拿表呢!得知这天上掉下来的消息,光赶紧回家第一时间告诉大哥一家,他们第二天赶紧大早排队拿表,填写时乱说曾组织过啥啥啥什么的。于是急速移民成功。光大喜:一元钱的移民!

四,光的房子
光来了10年后,才买到自己的第一栋房子。他和他的无锡美貌妻子一起奋斗,近年把房子推倒重建了。旧房重建常见,但是政府有规定重建的房子有限制,不能再像从前一样占地,邻里间要留出更大的空间。于是,就把房子拆剩框架,没推倒。然后重建。这样,就不算重建,只是翻新了。。。。还那么大。院子的老树不是地方,阴深深而且上面的乌鸦老是袭击他们一家,光太太发狠趁重建把树拔了,按规定还要重种一棵。他们就种了一棵小树,就等着满一年后拔了。政府规定1年内会检查,以后就不会了。

五,秀的女婿
秀的长女嫁给一个西人。绝色帅哥呀,看得伤心瑞墓。夫妻结婚12年,不要孩子,就那么永远美丽潇洒下去。两人都那么美。都说西人不习惯华人习惯。可这位迈口,好像很习惯这大家子。每每聚会都一次不拉地参加。还学会照顾别人和争埋单。有时居然说把单子给我看看还有什么菜,就把单子埋了。大家笑,对亚,他不会看中文呢。他除了使一手好筷子爱吃广东菜外,中文不会。大家族有点不过瘾给了他一套中文教材,结果过后较考,就会一句:有X搞错。

六,永远摆不脱的影子!
我以为跟我无关,但冥冥中自有天意,注定我有个最难受的影子。达大学毕业后分配杭州,并娶了杭州美女为妻。后来,生下一儿子,名远。远跟我同年,幼年每年从杭州回广州省亲。我们一直玩得很好。但他在杭州长大,我在广州。倒也不相干。随着时间推移,讨厌的事情就多起来了。大人总说我们表兄妹最好,都喜欢我们亲近一块玩。可是,稍微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就一不学无术的泼皮。当年远高中毕业,保送上中大,他挑了他的最爱,化学系。而我,本来一直和他同级的,却在高二被迫留级了,成绩太差。在大家羡慕恭喜他的时候,也没忘记时不时看我一眼,欲言又止。靠!
这才是刚开始。一年后,我虽然觉得自己努力过了,并取得了我认为不可能的高考高分。可是没人认为高。我成绩至今记得:766608606509491485444,总分565。居然高于广州市平均分呢!可是没人稀罕。后来,有一市属大学降分到560,我立即增报志愿,结果只有一个专业还有位置,我以最低分进入了本科:靠,也是化学专业。
这还是刚开始,我4年本科下来,8科补考,不予授予学位。勉强毕业。这时候,远已经从中大以优异的成绩毕业,论文在瑞士什么破会议上宣读,还考取了公派留学生。后来他不去,不想公派。
后来他移民温哥华。我移民时大家叫我联络他,我说是是是,可是,我一辈子也不乐意见到他。除非我长得比他还要高大。

有的东西避无可避的,2年前偶然在亲戚口中,知道他的儿子名叫逸飞,和我女儿同名,而且,比我女儿长不到一个月!!!

这次去温哥华,光拉着我们一家一家走,故意最后才去远的家里,路上说起,他刚来时,化学实在没用,只好转行,到college里读了个电子工程,还冷门呢。我心窃喜,好啊,你化学读多好也没用,适应能力未必如我呢,还不一样读大专。平衡了一点。谁知道中途居然要我们换车,远来接了,非要我换上这位童年玩伴的新牛吉普车,然后,我被拉到一处豪宅,好好好巨大的豪宅,目瞪口呆的豪宅,非要我好好参观,我憋着酸气参观回来,就记得孩子楼上有两间游戏房。一楼套间是保姆住的地方,不是地库。后院一半铺水泥可以停8辆汽车,另一半种了好些果树,梨子无花果什么的。装修不到二十万。

Okok,至少,他没去读会计吧。介绍太太我认识,靠,年轻的要命的老婆,居然六年前已经是cga了。我坚持僵硬的笑着,他的杭州美女妈妈过来了,听你爸爸说你们在小镇找到工作了,可以考虑买房子呀,就参照这个吧,挺不错的。。。靠靠靠。。。。。。

晚上吃饭,年轻一辈都用英文交流,他们大多数土生的华人,但移民的远夫妻跟他们没区别,一样和包括洋老表在内的年轻人一块胡侃,我是唯一插不上嘴的“年轻人”,就算别人照顾我我也跟不上,当别人要给我翻译时我恨不得赶紧开溜。。。。

Okok,我懂了,人生意义就是在于折腾!!!!但干嘛光折我。
远,如果你看见千万别跟贴,不会这么巧你也上贝壳芹吧?

七,秀表姨
妈妈这个家族是书香世家。而秀就是一个反叛。在我外婆辈,就曾有佳话一门9个半博士,所谓9个半,就是说这话当时一个是在读博士。秀年轻时考上武汉一家医学院,一家人都很欢喜,要出个医生了。然而,秀居然耐不住武汉的天气,读了两年跑回广州。气坏她父亲,不跟他说话。后来,居然还跟人私奔到香港。结果,也是她,把全家都弄到加拿大后来。
话说60年代,加拿大还是荒凉一片。她丈夫居然申请技术移民。那时也好笑,面试见官,官问,你技术移民,你有什么技术?姨父说,我会做蛋糕。官居然教他即时做个蛋糕看看,他就做了,然后就顺利技术移民了。天哪,那个过程真不知道什么回事。那时的温哥华,开车一个多小时也看不到人。
80年代初,政策开放,秀就把80老父母和小弟光弄到加拿大,然后在运动那年达一家也鬼使神差顺利移民。

八,百岁姨公的故事
外婆家我最终也没弄清到底怎么回事,但在解放前估计是有点历史的。姨公娶的是二小姐如德,我外婆是老三如金(如今)。那时,姨公就一个公子哥儿,终日就爱吟诗作对。外婆的二哥看不过眼,让他去高明县作了个警察局长,可是他却不争气贪污。解放后,50多岁时搞了一份工作,工作一年后就退休了。80多岁移民到加拿大。他给我的信中提到:我这辈子,给共铲党干了一年,共铲党养了我40多年。我对加拿大没一分钱贡献,加拿大也养了我20年。我年幼时,外婆家和他们家还是合住的,我没少听他的诗词和故事。



爸爸他们家

一向听说爸爸是他妈的第13个孩子,可是,这次见到二姑妈居然说是第15个呢。她当时上面还有好几个的,谁知道后来升着升着就变成排行第二了。爸爸的网名是周十三少。看来要改15少了,可是,他在联众中国象棋已经一等举人很多年了呢,就是上不去了。事实上,爸爸上面就剩下二姑妈,三姑妈,四姑妈,六姑妈了,没哥哥,都死了,养不大,就这样的15?不管如何,他是他妈最小的孩子,也是活下来的唯一男孩,所以都挺宝贝他的。他也有一弟一妹,那是爷爷二老婆生的。二,四,五姑妈解放前就到香港。三姑妈现居加拿大。四姑妈还在香港现在。五姑妈前几年去世了。二姑妈是84年从香港移民加拿大的。她的孩子们也是从香港移民的。这点和妈妈家亲戚不同,妈妈家大多数是从国内移民来加拿大的。

一,见到二姑妈
当父亲见到阔别24年的87岁的二姐时,语无伦次,激动呀。我该让他去的。父亲早期老人痴呆了,再迟点见了也白见也许。24年前姑妈准备从香港移民加拿大时,特意到山区看望我们一家,那时,我们家还没回城。父亲自那一别,再没见过二姐。排行13的爸爸比二姑妈小15岁。在某个特定的年代,我爸爸在姑妈面前就是个无赖。那时,家里的牙膏肥皂内衣裤都是从香港带过来,各个姑妈孩子的旧衣服也带回来给我们,记得有一次印象有其深刻,带来一大盒菲律宾吕宋芒!爸爸厚颜无耻地让姑妈给买录音机,电视机和雪柜。姑妈一一满足。最厉害一次居然叫姑妈给买照相机,姑妈写了封信给他,教他节约,那时奢侈玩意,没给他买,却给了他2000元港币。这笔钱,在87年把我们家解放出来。那时候,县委书记嫁女儿,我父母封了1000港币的红包,过了几天,县里放人了,我们一家获得自由回城。

二,姑妈的身体
移民到加拿大后,姑妈和姑父都分别作了心脏搭桥手术。姑妈还有糖尿,今年开始洗肾,每星期到医院洗3次每次4小时,对老人来说十分折腾,而且,血管扎不进就要扎很多次,甚至扎针扎了45分钟也没扎上。后来表姐受不了了不洗血了,该腹膜透析,就是俗称洗肚。每天洗4次,在家洗,关键是严格消毒了,否则感染就立即归西。上个月,有个脚趾头活动不便,经过多个医生诊断才发现是血管堵了,说要通血管,否则严重就要截肢了。那就通吧,想着就一个小脚指头。然而,为了这个脚趾头,居然是个想象不到的麻烦,开刀要从大腿根一直开到脚后跟,整条腿都剪开了。分部通好缝好,糖尿病人伤口复原慢,怕感染,还有专门护士要上门照顾。

三,加拿大医疗一小角
一个表哥说,这里的医疗好,人人平等,不会因为你年纪大了省钱不给你治。听上去理所当然似的。我不由想起国内时,一同事临近退休,她是独女,她妈妈多年来根她一块居住,一直照顾她们一家子,做饭家务全包了。同事每天去健身什么的很潇洒。他们家不宽裕。后来,她妈妈患了肠癌,手术费用3万,估计手术后能活3年。她斗争来斗争去,还问我们意见。我说不要着急,给她手术吧,我们以前觉得3万元很大,现在挣钱越来越容易了,你女儿不是今年大学毕业了吗?她流泪,那个是我妈妈,但是,我也是我女儿的妈妈,我就是不想她还没毕业就背上一身债呀。。。另一个是单位食堂的老师傅,一知道患上食道癌,立即回乡下,再也不上医院一步。

姑妈87岁风烛残年,加拿大一样一丝不苟地替她缝缝补补,亲属就是感情上操心就是了。上面说的达也76岁了,前几年肠癌,也得到及时救治,我想起有朋友说她的朋友要等很久,就问他要不要等手术,达说没有呀,很及时就干掉了。当然,每个例子有不同。

今年下半年有朋友在多伦多得重病,从验血发现,到确诊只用了1个星期,这一个星期辗转了三家家医院,听说有人等住院床位等了1年也没等到,朋友确诊后一个星期就可以住院治疗了。估计,这里有限的资源,还是得到很好很高效的组织利用的。当然,非常需要再提高再完善。朋友感叹,如果在国内,全家倾家荡产也未必行吧,从此暗无天日,而在这里,却得到这个病的世界第三权威的医院救治,还不用付钱。

虽然听说很多病人得不到及时救治,但是这次温哥华之行,见到很多亲戚,都曾患病,有大有小,还是觉得医疗体系值得赞许的。不完美,但已经很不错了。资源是不足,但是,也觉得是有效分配了。

四,姑妈的孩子
姑妈有两女两男。大女崇比我妈还大3岁,她丈夫比我爸大3岁。乱套了。二儿聪却从小失聪,娶了一位同样失聪的哑女,她却是绝顶聪明的。三儿亮是妇产科院士,有个厉害的老婆。四女慧在美国,应该也有50以上了。可是06年来多伦多看望我们时,拍下的照片给我婆婆看了非说比我小很多不可,把我气晕。我终日为衣食奔波,能跟人家太太比吗?

五,车神崇表姐
崇表姐已经退休,但她的脑子还是比谁都转得快,非常好使聪明。把自己家和姑妈家打理得头头是道。但她令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她的车技,绝对的香港疯狂风格。终日超速违规,但开着她的扫把佬四驱横冲直撞倒是人车合一。我惊魂未定称赞她车技,她说,我两个孩子都没请过一天教练,都是我教他们考牌的。不过,现在老被孩子们投诉我开车危险。

六,姑妈的房子和崇表姐的房子
姑妈的房子是在西5X街的一处有九间房的邦阁楼,年代久远阴深深,我陶醉那些老树们和修剪美妙的草坪。可是他们却无比烦恼,老要找人修剪,而且,老树的根把地下的管子和地基都搞坏。年纪大了什么都没法自己做。
崇表姐一退休,立即把自己的大屋卖了,买了一小康都,而她的女儿,也在对面买了个套间。这样好,不用操心屋子的事情,也不用投靠孩子,却也能亲近孩子。最搞笑是他们的管理费。我一听说他们住的是康都,问那么温哥华管理费虾仁吧?你猜,居然每个月才170。一个楼里,80%是香港人,我怀疑他们都是精算师,跟半边一样牛,炒管理处自己干,投票决定把室外游泳池冬天加盖关了。我说那西人干吗?不干,不断投诉,但是,投票通过75%就没脾气了。如上所说,华人多呢。俗气是俗气,但是,换来低廉养老费多好。我们也想冬天游热水,但如果这锅开水时用我的钱来煮,而且,我这么懒还不一定坚持游呢。所以换了我投票我也会投关票的。

七,聪嫂
聪表哥出生就是哑的,没法说话。后来娶了一位同样哑的太太,聪嫂据说非常聪明。那时他们家族都移民了,怕剩下他们一窝在香港,就让他们探亲把孩子生在加拿大,那么,至少将来可以来。聪嫂生孩子,没满月,居然可以带着孩子人生地不熟整个多伦多到处串。她自学,通中文,英文也通不少。她前后生了4个孩子,都是女孩子,很可爱的女孩子,都是嘴巧讨人喜欢的。现在除了大女儿嫁到香港,其余三个都跟我姑妈住。为何?聪嫂在孩子满18岁时,忽然把大屋卖了,换个小康都,然后把4个孩子都赶出家门。说自立去吧你们。心中也有数,还能去哪她们?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2 回复 珍惜眼前 2010-8-10 03:23
3 回复 越湖 2010-8-10 11:46
不够详细……
3 回复 yulinw 2010-8-10 13:16
太棒了~~越看越晕,越看越爱看~~~
3 回复 秋揪瞅 2010-8-10 13:39
读了近半个小时也没搞懂你家那么多亲戚的关系,不过挺好玩儿的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涓霓最受欢迎的博文
  1. 亲密爱人 [2011/12]
  2. 加拿大和中国 [2011/08]
  3. 只能用外表去勾搭男人 [2010/08]
  4. 这样的美丽,让人不想活了 [2011/04]
  5. 你我在等天亮  [2011/12]
  6. 岁月长衣裳薄 [2011/12]
  7. [2011/12]
  8. 臺北機場 [2012/02]
  9. 打针惊魂 [2010/08]
  10. 长周末砂雕节 [2011/08]
  11. 还是没什么题 [2013/08]
  12. 儿童照 [2011/01]
  13. 叫春了 [2011/03]
  14. 春光乍泄 [2013/09]
  15. 南瓜补丁 [2014/10]
  16. 断斤称 [2012/01]
  17. 枯干的油画 [2010/11]
  18. 挡不住的枫情 [2010/09]
  19. 以图会友 [2010/01]
  20. 搭伙12年 [2011/01]
  21. 似夢迷離 林子祥 [2012/09]
  22. 暂停,开始过 [2013/04]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6 06:0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