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的历史怪圈和假如毛远新接班

作者:网络游戏  于 2011-2-27 14:3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时事乱讲|通用分类:网络文摘|已有9评论

诡异的历史怪圈: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
副标题:假如毛远新接班。。。。

昨天因为看见《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被网民痛骂的报道后,愤而写了篇《问候胡锡进总编》,对胡锡进展开外科手术式的抨击。

今天,又见《环球时报》2月25日发表的忠君爱国献媚社论第二弹【唯恐天下不乱者举世难绝】。

正想着从何下手批驳的时候,忽然感到胡锡进的【世上总有一些人希望天下乱,希望中国乱的人也不可能没有。】是在骂中共毛太祖。因为红都皇帝毛太祖有句文革名言:“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又联想起此时此刻的中国大陆,茉莉花革命之《中国,星期天围观》活动,不正是要通过“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吗”?当然,我这里指的“天下大乱”是把中共一党独裁的天下推翻。用中共及其走狗胡锡进的话就是“天下大乱”。

诡异啊,我不得不摇头叹息。

当年红都皇帝毛太祖指使依靠红都女皇江青等人发动文革,抢党夺权,所提出的口号就是“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而今,中国民众要推翻独裁政权,要走的路要做的事,就是当年抢共产党权、夺共产党权的毛太祖一样路一样的事。只是,当年毛太祖是为了他一家之私,现在的中国民众,是为了实现自由人权的民主理想。而独裁政权的看家狗胡锡进,所狂吠的【世上总有一些人希望天下乱,希望中国乱的人也不可能没有。】让听的人是哭还是笑啊?

看了1966年毛太祖给江青的信,不得不作这样的假设:假如毛太祖传位毛远新,毛家皇朝的推翻者大军中不光有中国的老百姓,还有绝大多数的中共党员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因为,矛盾双方的内容和今天的现状大不一样。怎么个不一样法?
假如是毛家党毛家天下,就没有今天这么庞大的权贵集团和太子党集团。社会权力和力量结构就有很大不同,和现在相比。

以下分别转载《环球时报》2月25日发表的忠君爱国社论第二弹【唯恐天下不乱者举世难绝】和毛泽东在1966年7月8日写给江青的信。在那封信里,毛太祖第一次谈及:“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

--------------------------------
《环球时报》2月25日发表的社论【唯恐天下不乱者举世难绝】。

世上总有一些人希望天下乱,希望中国乱的人也不可能没有。突尼斯发生“茉莉花革命”后,埃及、利比亚等中东国家大乱,但西方一些人感觉不过瘾,很希望中国也发生“茉莉花革命”。但他们错估形势,失望是必然的。

西方媒体现在举着放大镜在中国搜寻“革命”的迹象,中国人口有13亿之众,中间没有几个想“革命”的人才是奇怪的。在千万人口级的大城市里,这样的人尤其很难绝迹。近日曾有大批西方记者云集预定地点,观摩三两个人行为艺术般的“茉莉花革命表演”,记者和围观者大大多于只有个位数的“表演者”,而有的境外媒体却宣称“示威者”多达“数百人”甚至“数千人”,盼中国乱的急切心情毫不掩饰。

准确地说,中国城市这种几个人级别的所谓“茉莉花革命”,属于新闻学意义上的“摆拍”,是西方媒体在中国搞不出“革命报道”的情况下,制造一个微型的“革命模仿秀”,拿出去充数。从严格意义上说,这种炒作已经构成了新闻造假。

中国没有发生“茉莉花革命”,更不存在对“茉莉花革命”的镇压。当前的中国社会总体上是稳定的,这种稳定不仅是社会的真实状态,也是全社会对这一状态的集体认可和判断。

中国确有很多问题和矛盾,发展不平衡、分配不均等引发大量不满。但所有这一切,都是在现有政治框架下主动呈现给舆论的,对于解决它们,中国社会已经形成政治决心,并在认真探讨实施的路径。中国社会没有通过革命解决这些问题的愿望,对各种动荡有着深刻记忆的中国人,更相信发展和改革对社会进步的意义。

然而中国毕竟太大,人口众多,想在中国猎奇,什么都能够猎到。在美国和欧洲,近日也有零星要求搞“茉莉花革命”的声音传出,美欧人士或许会说,在多元化的社会里,那只是成百上千种试图竞争注意力的声音中的一种。

中国远比西方一些人想象的稳定。中国几千年的历史纵深,最终展现的是中华文明的稳定。今日中国横向的斑驳陆离,也形成了西方很难理解的社会平衡。中国的大多数问题都是发展“泊来的”,因此中国不是堆放问题的垃圾场,而是同时堆砌了成就和问题的码头。只要发展的中国是流动的,失望和不满就不会在中国社会打成死结。

成功是最好的理论,没有一种高明的说教能与成功辩论。中国的经济和社会进步,铸造了新世纪头十年人类文明的一个最高分,无论赞扬还是批评,在历史的回望中都将被记录成这一伟大成功的轰动。至于西方一些人鼓吹中国“倒下”,历史有专门收集类似“中国预言”的垃圾箱。

--------------------------
转自百度空间《如渊如尘如泪》:
【1966年7月8日毛泽东在给江青的信中首先透露了“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的“文革”设想】

**********

7月8日,毛泽东在湖南的滴水洞给江青写了一封信,信中写道:“这次文化大革命,就是一次认真的演习。有些地区(例如北京市),根深蒂固,一朝覆亡。有些机关(例如北大、清华),盘根错节,顷刻瓦解。凡是右派越嚣张的地方,他们失败就越惨,左派就越起劲。这是一次全国性的演习,左派、右派和动摇不定的中间派,都会得到各自的教训。结论: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还是这两句老话。”

********

这是一封长信,一般来说,毛泽东给江青的信都是草草几句话,多为交待工作。此信长达1709字,内容是毛对时势的深思,对自己的剖析,对未来的估量。
  因为此信极为奇特,内容深刻,有异于大众对毛的认知。引《“四人帮”兴亡》作者叶永烈说辞,“此函极为重要的文献,又鲜见于书刊”,因兹抄录于下。信的背景放在信后,是希望观者带着疑惑去读此信。(另,网上亦有少数地方刊载此信,然而仅仅照搬书信,未加注疏,势必会引起读者阅读的困难。故余对其中内容引注,方便诸君阅读。其中大部分注释又是照抄叶氏的,兹以声明。)
  
  江青:
   6月29日的信(A)收到。你还是照魏、陈二同志(B) 的意见在那里(C) 住一会儿为好。我本月有两次外宾接见(D) ,见后行止再告诉你。自从6月15日离开武林(E) 以后,在西方的一个山洞(F) 里住了十几天,消息不大灵通。28日来到白云黄鹤的地方(G) ,已有十天了。每天看材料,都是很有兴味的。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过七八年又来一次。牛鬼蛇神自己跳出来。他们为自己的阶级本性所决定,非跳出来不可。我的朋友的讲话(H) ,中央催着要发,我准备同意发下去,他是专讲政变问题的。这个问题,像他这样讲法过去还没有过。他的一些提法,我总感觉不安。我历来不相信,我那几本小书 (I) ,有那样大的神通。现在经他一吹,全党全国都吹起来了,真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我是被他们逼上梁山的,看来不同意他们不行了。在重大问题上,违心地同意别人,在我一生还是第一次,叫做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吧。晋朝人阮籍反对刘邦,他从洛阳走到成皋,叹道:世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鲁迅也曾对于他的杂文说过同样的话。我跟鲁迅的心是相通的。我喜欢他那样坦率。他说,解剖自己,往往严于解剖别人。在跌了几跤之后,我亦往往如此。可是同志们往往不信。我是自信而又有些不自信。我少年时曾经说过: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可见神气十足了。但又不很自信,总觉得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我就变成这样的大王了。但也不是折中主义,在我身上有些虎气,是为主,也有些猴气,是为次。我曾举了后汉人李固写给黄琼信中的几句话:峣峣者易折,皎皎者易污。阳春白雪,和者盖寡。盛名之下,其实难副。(J) 这后两句,正是指我。我曾在政治局常委会上读过这几句。人贵有自知之明。今年4月杭州会议,我表示了对于朋友们那样提法的不同意见。可是有什么用呢?他到北京5月会议(K) 上还是那样讲,报刊上更加讲得很凶,简直吹得神乎其神。这样,我就只好上梁山了。我猜他们的本意,为了打鬼,借助钟馗,我就在20世纪60年代当了GCD 的钟馗了。事物总是要走向反面的,吹得越高,跌得越重,我是准备跌得粉碎的。那也没有什么要紧,物质不灭,不过粉碎吧了。全世界一百多个党(L) ,大多数的党不信马、列主义了,马克思、列宁也被人们打得粉碎了,何况我们呢?我劝你也要注意这个问题,不要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经常想一想自己的弱点,缺点和错误。这个问题我同你讲过不知多少次,你还记得吧,4月在上海还讲过。以上写的,颇有点近乎黑话,有些反党分子,不正是这样说的吗?但他们是要整个打倒我们的党和我本人,我则只说对于我所起的作用,觉得有一些提法不妥当,这是我跟黑帮们的区别。此事现不在能公开,整个左派和广大群众都是那样说的,公开就泼了他们的冷水,帮助了右派,而现在的任务是要在全党全国基本上(不可能全部)打倒右派,而且在七、八年以后还有一次横扫牛鬼蛇神的运动,尔后还要有多次扫除,所以我的这些近乎黑话的话,现在不能公开,什么时候公开也说不定,因为左派和广大群众是不欢迎我这样说的。也许在我死后的一个什么时机,右派当权之时,由他们来公开吧。他们会利用我的这种讲法去企图永远高举黑旗的,但是这样一做,他们就要倒霉了。中国自从1911年皇帝被打倒以后,反动派当权总是不能长久的。最长的不过20年(蒋介石),人民一造反,他也倒了。蒋介石利用了孙中山对他的信任,又开了一个黄埔学校,收罗了一大批反动派,由此起家。他一反共,几乎整个地主资产阶级都拥护他,那时GCD又没有经验,所以他高兴地暂时地得势了。但这20年中,他从来没有统一过,国共两党的战争,国民党和各派军阀之间的战争,中日战争,最后是四年大内战,他就滚到一群海岛上去了。中国如发生反共的右派政变,我断定他们也是不得安宁的,很可能是短命的,因为代表百分之九十以上人民利益的一切革命者是不会容忍的。那时右派可能利用我的话得势于一时,左派则一定会利用我的另一些话组织起来,将右派打倒。这次文化大革命,就是一次认真的演习。有些地区(例如北京市),根深蒂固,一朝覆亡。有些机关(例如北大、清华),盘根错节,顷刻瓦解。凡是右派越嚣张的地方,他们失败就越惨,左派就越起劲。这是一次全国性的演习,左派、右派和动摇不定的中间派,都会得到各自的教训。结论: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还是这两句老话,
   久不通信,一写就很长,下次再谈吧!
   毛泽东
   1966年7月8日
  
  注释:
  A 指1966年6月29日接到江青从上海发去的信。
  B 指魏文博、陈丕显,魏时任华东局书记,陈时任上海市委书记,与上海市长曹狄萩同为华东地区的最高负责人。
  C 江青时在上海。
  D 指接见尼泊尔王国王太子和亚非作家紧急会议的代表、观察员。
  E 指杭州。
  F 指毛老家附近的滴水洞,此洞为韶山附近避暑胜处,毛童年常于此中游玩。湖南省在接到毛亲口指示后于1960年动工兴建“二○三工程”,修了几栋别墅。韶山在杭州之西,故称“西方”。
  G 此处借黄鹤楼指武汉。
  H 指林彪5月18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长篇讲话,大念“政变经”,讲述了古今中外各种政变,又称颂毛泽东的个人“天才”,说毛泽东的话“句句是真理,一句超过我们一万句”等等。
  I 指《毛泽东选集》。
  J 东汉顺帝时,受朝廷征聘之人往往多不称望,恰逢黄琼受公卿推荐,李固素来仰慕黄琼,于是写信给他,希望他能有所作为,切莫沦为笑柄。见《后汉书•左周黄列传第五十一》。
  K 见注H。
  L 此处的“党”专指共产党。
  
  
  信件背景:
   1965年春以后,毛泽东大部分时间常住杭州,关注北京的政治局势。1966年6月15日,毛离开杭州,16日抵达长沙,于17日开始在滴水洞闭关幽思十余天。此信初稿成于幽居滴水洞期间,但未马上发出,转交秘书保管。此秘书是谁,书中并无说明。但根据当时其他人的行踪,可以剔除陈伯达和田家英。离开长沙后毛抵达武汉,接见了两次外宾,又接到了江青在6月29日发自上海的信。现在看到信中落款是7月8日,距离开滴水洞已有十天,期间毛必定又谨慎修改过。
  此信第一次公布是在林彪倒台后,1972年5月的中共中央召开批林整风汇报会上,作为会议主要文件印发的。据叶氏云,毛在印发前亲笔于抄件进行两处修改。其一是“他(引者注:指蒋介石)就逃到一个海岛上去了”改成“他就滚到一群海岛上去了”。另一处则未加说明。
  此信在批林整风汇报会上发布时,曾注明:“毛泽东在武汉致江青的信,写成后在武汉给周恩来、王任重(引者注:王时任中南局第一书记,武汉市委第一书记,武汉军区第一政治委员)看过。”另外还注明:“原件为毛泽东销毁,以上为毛泽东校阅过的抄件。”至于为何销毁,并无说明。
  
  由于此等原因,此信引发种种猜测。而余所抄录的,据叶永烈注,乃中央文献出版社1998年1月版的《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2卷第71至75页之版本。余手头并无此书,姑以叶氏版本为准。毕竟以中央文献的形式出版,校对都是相当严格,定不允许有纰漏。据叶氏云,《文稿》中注明此信系“根据修改件刊印”,“修改件”是否毛之手稿,并无声明。而《文稿》是书凡由毛手稿刊印的稿件,必注“根据手稿刊印”。至于是书对全信的十三处注释,亦无云“原件为毛泽东销毁”。为何不做说明,或许连编者也不知毛销毁的缘由罢。毕竟此信写成于极其敏感的时期,发布之前又仅少数人阅过。此间秘密,或许已随故人深藏于柩椁之中,永远无法知悉。
  鄙人在拜读叶永烈四人帮一书前,对此事毫无知悉,所有信息,亦来自于叶书前后,并无私人猜度。抄录在网,只是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毛泽东当时的思想状况而已。

*****************

这里所说的“文革”初期毛泽东给江青写的信,是指1966年7月8日毛泽东在韶山滴水洞写给江青的一封信。因为毛泽东写好这封信后,先给周恩来、王任重二人看过之后,由周恩来转交给在上海的江青,江青看过之后又由周恩来带此信到大连,交给在那里的林彪看过。那么,毛泽东为什么在那个时候给江青写那样一封信?
  
  毛泽东在那个时候比较信任江青,认为她在发动“文化大革命”过程中有功
  一开始,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还是比较困难的。许多老干部对此不理解,刘少奇、邓小平等在第一线工作的中央领导同志有不同意见。正因为如此,毛泽东才说,中央有“镇压群众”、“围剿革命派”的问题,才说中宣部是“阎王殿”,“文化大革命”初期才会有所谓“造反派”与“保守派”之分。毛泽东要冲破这重重阻力而把“文化大革命”发动起来,是不容易的,他需要有人支持。而这个时候,江青成为搞“文化大革命”的铁杆支持者。
  当时,江青利用自己的工作便利,经常向毛泽东汇报文艺界的情况。这引起了毛泽东的注意。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从文学艺术界入手,是与江青经常向他汇报文艺界的“问题”分不开的。
  江青对“文化大革命”的发动,起到了重要作用。
  江青首先是在寻找搞“文化大革命”的突破口上起到了重要作用。毛泽东要发动“文化大革命”,就要寻找突破口。在哪里选突破口能够既打得准确,又能与政治问题联系起来呢?毛泽东当时一时还找不到。这时,江青到了上海,在柯庆施的支持下,与张春桥、姚文元联手,策划了《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此文一发,引起全国震动。文章中所涉及的问题,牵涉到中国的政治全局,引起了各种政治力量之间的矛盾。这些政治力量的代表人物,不得不对即将发动的“文化大革命”表示自己的立场。因此,《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一文成了发动“文化大革命”的导火索。
  江青对中央作出搞“文化大革命”决定,也起到了重要作用。当时,刘少奇等在第一线工作的中央领导人,支持了以彭真为首的文化革命五人小组所写的《二月提纲》。但毛泽东却激烈反对《二月提纲》。由此引起了毛、刘之间的矛盾。在这个问题上,江青站在毛泽东一边。她不仅支持毛泽东的意见,而且组织人写出一份文件,专门批判《二月提纲》。在发动“文化大革命”的过程中,无论是请林彪表态支持“文化大革命”,还是组织人写批判“三家村”的文章,江青都起了重要作用。
  还有,“文化大革命”首先是在高校搞起来的。而在高校中,北京大学又是各高校中最敏感的。那时,江青、康生等人经常去北大活动,物色“造反派”。他们物色到了聂元梓。1966年5月25日,聂元梓等七人在北大贴出了一张反对校长和党委书记的大字报。江青和康生立即拿来大字报的手抄稿交给毛泽东。6月1日,根据毛泽东的批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这张大字报,也是由江青具体落实的。这张大字报的公开发表,对于发动各高校起来造反,起了重大作用。1966年8月,毛泽东自己写了一张针对刘少奇的大字报,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印发。毛泽东在自己的大字报中称聂元梓等七人写的大字报是“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的大字报”。
  由此可见,江青在发动“文化大革命”的关键环节中,都起到了关键作用。
  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需要江青等极左分子的支持,也需要一些军队领导人的支持,特别是需要主管军队工作的中央副主席林彪的支持。林彪不光是表示了支持“文化大革命”的态度,而且还在1966年5月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发表了长篇讲话。但是,林彪的这个讲话很特别,他是专门讲中外历史上政变问题的,这引起了毛泽东的注意。当时,毛泽东正在南方,他看了林彪的讲话稿,对林彪的一些提法不满意,有担心。
  毛泽东此时提笔给江青写信,其目的是:一方面要把他发动“文化大革命”的基本想法告诉坚定支持他搞“文化大革命”的江青等人,他认为江青等人是“左派”。另一方面,也把对林彪讲话的看法和自己的担心告诉江青等人。这也表明了毛泽东当时对江青在政治上的信任。这自然是毛泽东写这封信的直接原因,但是,从信中的内容来看,毛泽东要写这样一封信,是早就有思想基础的。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3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2 回复 赌博客 2011-2-28 00:05
人贵有自知之明。今年4月杭州会议,我表示了对于朋友们那样提法的不同意见。可是有什么用呢?他到北京5月会议(K) 上还是那样讲,报刊上更加讲得很凶,简直吹得神乎其神。这样,我就只好上梁山了。我猜他们的本意,为了打鬼,借助钟馗,我就在20世纪60年代当了GCD 的钟馗了。事物总是要走向反面的,吹得越高,跌得越重,我是准备跌得粉碎的。那也没有什么要紧,物质不灭,不过粉碎吧了。
也许在我死后的一个什么时机,右派当权之时,由他们来公开吧。他们会利用我的这种讲法去企图永远高举黑旗的,但是这样一做,他们就要倒霉了

大丈夫也!真正的巨人只有在时光的深处才能看清他的轮廓!
1 回复 网络游戏 2011-2-28 05:59
赌博客: 人贵有自知之明。今年4月杭州会议,我表示了对于朋友们那样提法的不同意见。可是有什么用呢?他到北京5月会议(K) 上还是那样讲,报刊上更加讲得很凶,简直吹得神 ...
非也。
毛太祖当时以君王之势玩弄革命战友于手掌之间,非任君所为,更不是一个国家领袖所为。

当时,名为社会主义国家的中国,实质却是半封建半现代国家。胜者非完胜,败者却是完败。没有公平没有法律的国家,没有巨人,没有大丈夫,只会有独裁者和恶魔。
2 回复 网络游戏 2011-2-28 06:01
marnifan: 哈哈,这个看家狗的文和村里一些人说的话怎么几乎一模一样啊
就是啊,通篇的胡说八道,还那么理直气壮的样子,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2 回复 赌博客 2011-2-28 08:59
没有一个被他“迫害”的战友不心服口服的,你想过为什么吗?这些人在过去在残酷年代也都是汉子,如果毛只是你所说的“暴君”“恶魔”,那么你也同时侮辱了被你同情的那些毛的战友!因为他们在面对“暴君”时毫无气节!
把这个问题想清楚了,我们可以进一步探讨
1 回复 foxxfam 2011-2-28 09:27
假如...我想好多人都玩完了
1 回复 网络游戏 2011-2-28 10:34
赌博客: 没有一个被他“迫害”的战友不心服口服的,你想过为什么吗?这些人在过去在残酷年代也都是汉子,如果毛只是你所说的“暴君”“恶魔”,那么你也同时侮辱了被你同 ...
我丝毫不同情被毛干掉的战友,如林彪刘少奇等。他们是一丘之貉。
我也不同意你所说的“心服口服”。他们是有苦说不出。什么苦说不出呢?
是明知中共政权是流氓政权,也要硬挺这个政权,因为,他们已经入伙了,已经上了梁山做强盗了。强盗被强盗做掉了有什么可以喊冤枉的?
1 回复 网络游戏 2011-2-28 10:35
foxxfam: 假如...我想好多人都玩完了
你说得很对。

假如成了的话,中国就是一个另一个北韩。
2 回复 foxxfam 2011-2-28 10:41
网络游戏: 你说得很对。

假如成了的话,中国就是一个另一个北韩。
你是对的.
2 回复 赌博客 2011-2-28 11:32
我不能同意你所说的,即这些人都已经意识到了他们正在入伙一个流氓政权。这完全是你自己的主观臆断嘛!你真相信你站在正义的一边吗?你想不代表你能!如果你稍微留意就会发现:攻击毛的人多是在泄私愤,所以用词多半走下三路。动辄就关心别人的私生活,甚至连像江青这样6,7十岁的老太太都恶心恶心,这样不好!也很无耻!被毛打到的人,都是政敌,没那些恶心人的东西参与!所以,他们心服口服,因为这些人都多多少少的背叛了当初的信仰!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1-29 01:1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