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2600个孩子的死亡真相:大堡小劳教

作者:网络游戏  于 2013-5-24 10:2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贝壳大片|通用分类:网络文摘|已有7评论

编者岸:看到一纪录片《大堡小勞教 》(Juvenile Laborers Confined in Dabao),推荐给大家。(视频在两篇文章后)

腾讯新闻纪实视频栏目第39期介绍该纪录片:《“小劳教”的饥荒年》(点击此行文字观看)

感谢腾讯此栏目的编辑人员!

感谢大堡小勞教 》的导演谢贻卉!!

感谢观看此文章和视频的网友!!!

转载两篇文章:

1,谢贻卉:《记者采访手记》

2,《揭露2600个孩子的死亡真相:大堡小劳

--------------------------------------------------

谢贻卉:记者采访手记

《大堡小劳教》与《右派李盛照的饥饿报告》

《大堡小劳教》是我独立拍摄、制作的第二部纪录片,第一部是《右派李盛照的饥饿报告》。这两部片子,都与1960年代发生在四川的大饥荒有关,我好像在不知不觉中被那段历史缠上了。

《右 派李盛照的饥饿报告》基本上是八十岁的李盛照一个人的独白。他在衰老中,坐在光线黯淡的房间里,回忆自己在那个历史时 期,对家乡四川省隆昌县、成渝铁路线周边公社饥荒、饿死人情况进行调查,并结集上报中央,以致为此付出二十年监禁的代价和牺牲。片中展示了李盛照、马寅 初、邓子恢等五十年前的文字、档案,这些文字、档案与他的陈述相互映证,成为那段历史的见证。

《大 堡小劳教》则是一个群体关于少年劳教以及在劳教过程中遭遇大饥荒的惨烈记忆,时间跨度从1957年到1963年。回忆 讲述者超过二十人,他们中有当年在沙坪农场大堡作业区的右派、大组长、教研组长、医生、小劳教、大堡镇的彝族人,汉族人,这些人以不同身份,从不同角度出 发,娓娓讲述那段历史,复活那段历史。

历史稍纵即逝,但 历史也从来没有随着时空的转变而真正消逝,只是时间久长以后,它的真实面目会日益模糊,尤其那些构成历史 事件链条的生动细节,会随着当事人的死亡带入坟墓,而后人要考证其真实性、全面性、透彻性,则需要投入更大的人力物力成本。我很幸运,在它还闪烁着生动光 亮的时刻介入了对它的追索。

当小劳教遭遇大饥荒

在 四川省乐山市峨边县大堡镇,稍微上点年纪的人十分熟悉这段并不遥远的历史。他们称那些孩子为“劳教娃”。在他们年少的时 候,曾经看见那些穿着蓝色劳教服的孩子在公安干警、成年人的押送下,步行到大堡镇粮站来背粮,他们则跟在队伍后面,捡拾掉在地上的苞谷籽;他们看见“劳教 娃”一个个枯瘦如柴,成群结队在夜晚时分来偷地里的农作物,并受到当地干部、彝人毫不留情的惩罚;他们甚至能够准确指认出那些埋葬“劳教娃”尸骨的山沟。 大堡镇双石包的中年彝人告诉我,小的时候,他们放牛、放羊,牛羊的蹄子将那些埋得很浅的坟踹开,一排一排小小的孩子的白骨,就暴露在他们面前,令他们惊骇 不已。

设想,如果我作为普通旅游者进入大堡,我观察到的 也许仅仅是大堡那列“环山”所呈现出来的壮阔阳刚之美,我想,不可能那么 幸运地恰好遇上一个急迫地想将这大美之中隐藏的劳教、虐待、惩罚、饥荒、饿死人、为夺取食物相互残杀等罪恶传递出去的当地人。因此,我和这段历史的不期而 遇,是我的缘分,我的机遇,也是我的责任。《大堡小劳教》这个题材的意外发现,让我在2010年冬天到2013年春天进行的采访、拍摄、剪辑的整个过程 中,始终充满了探索的热情并保持了盎然的兴致。如果不是这样,我想我早已被采集到的每一个发生在那个历史时期的细节所击溃,因为,太多的细节沉重到令人难 以呼吸。真的,将这些沸腾喧嚣于每个人脑海的碎片一一打捞,并用时空这两条线串起来,去寻找每个碎片之间的逻辑关系,对我而言是一件十分有趣的工作,其价 值远远超过我做任何一家公司的人力资源管理。因此,可以说,纪录这段历史的同时,也增加了我这个个体生命的重量。

这 部片子使用了数量有限却十分珍贵的“小劳教”个人档案,以证实其身份的真实性、合法性,当年申请劳教的机构,以及这些 孩子被劳教的具体原因。至今,有一点我不能理解,在劳动教养通知书上,他们的年龄普遍被篡改,陈桐均、杨友元、杨泽云、周家厚,均大于他们实际年龄好几 岁。在1957年8月由国务院颁布的《关于劳动教养若干问题的规定》中,我找不到关于年龄适用范围这一条。

“历史睡了,时间醒着”

还 有,有观众问我,这些孩子为什么有的是被自己的父母亲或哥哥姐姐送去劳教?这一点在这个片子中没有具体陈述,但我们在采 访中发现,一方面来自于当时政府工作人员,包括居民委员、派出所干警以及学校、儿童福利院领导的宣传,给家长做工作,许诺他们国家出钱出力通过模仿前苏联 工学团“半工半读”的方式,将这些调皮捣蛋的孩子培养成为社会主义新人,并将安排他们工作;一方面当时很多家庭子女众多,生活困难,基本属于城市贫民,在 前梦感召下,索性将孩子交给政府管理。其实,这是一种信任,一种底层人民对政府以及政府工作人员彻底的信任。谁也不会想到,自己的孩子会这样一去不回,甚 至在他们遭遇饥饿、疾病和死亡威胁的时候,也无法将他们从大堡带走。

也 有观众问我,这部片子究竟在说劳教还是大饥荒,重点在哪里。一开始,我脱口而出,大饥荒的比例更大一些。但仔细一想,这 两者其实我是很难将它们分清楚的,因为劳教既是这些“小劳教”的身份,又是他们的生存状态,饥荒则是他们在劳教身份和被劳教生存状态下的又一种生存状态。 这两者相互作用,将“小劳教”的身体、精神残酷地抽空,令他们在饥饿,在难以与父母相见而哭泣、绝望,并在饥饿、绝望中死亡,继而对死亡的麻木中成为真正 的罪犯,一个盗窃国家、集体和个人粮食的罪犯。

现代史 上,德国纳粹以各种野蛮残忍的方式屠杀犹太人,但若干年后,他们知道忏悔,并向犹太人表达了充分的歉意。到目前为 止,我没有听到哪一个受访者告诉我,这个专政机关的工作人员,向他们道歉。过去就过了,就算了,现在,你已经过上好日子了,就不要再去想它,再去提它。似 乎这样了,每个受害者的创痛就可以得到平复,宛如根本不曾发生过一样,这是当下大多数中国人对待历史的普遍态度,亦是一个民族的悲哀。“以史为鉴”如同一 句空洞而必需的废话,横陈于报刊杂志、说话者的唇上。

在 那个悲惨的时期,众多“小劳教”没有感受到一丝一毫的春天般的温暖。被访者中,唯颜嘉森说,当农场场长的妻子为他找身体 上的虱子并掐死它们的时候,他感受到了母爱的光辉。但愿这仅存在他记忆中的光辉,能照亮那些将尸骨遗留在大堡的“小劳教”的幽冥之路,令他们游荡在荒野的 魂魄聚集,并安放、安息。

---------------------------------------------------------

《揭露2600个孩子的死亡真相:大堡小劳教》

5月1日,一部揭露四川2600个被劳教少年死亡真相的纪录片《大堡小劳教》将在香港和台湾两地同步首映。荷兰在线记者日前采访了该片导演谢贻卉,听她来讲述这段鲜为人知的历史,和拍摄背后的心路历程。

  请把我埋在向阳的山坡

 《大堡小劳教》从跟踪拍摄曾伯炎的寻访之路开始。时光倒退至1958年,当时在《四川日报》任职的曾伯炎被打成右派,送到四川省乐山市峨边县沙坪农场劳 教。在那里,他看到了几百个十多岁的少年出没于对面的原始森林,和他一样干着繁重的体力劳动。不久后,这些孩子和四川各地其他被收容的孩子一起,被陆续送 往沙坪农场的一个分场——大堡作业区,开始了他们半工半读的劳教生涯

  谢贻卉跟随曾伯炎采访了大批亲历者,这其中包括当年的劳教少年、 作业区的管理者、医生和当地的汉族、彝族百姓。据亲历者口述称,大堡作业区最早源于学习苏联改造流浪儿的经验,当年被强迫送往大堡的“小劳教”总数在四、 五千人,小的十岁,大的十七岁,他们中因为高强度的劳作、饥荒、疾病和虐待等致死者达2600人之多。

  据谢贻卉表示,随着走访的不断 深入,当年这些孩子被劳教的场景也愈发清晰。白天,小劳教们被迫从事高强度劳作长达十余个小时,稍有懈怠便遭到管理者的威吓和鞭打;晚上,小劳教们要学习 文化知识和开批斗会,一些女孩子在互相批斗时发明针刺乳房、牙刷刷阴道等酷刑。因普遍存在的饥荒问题,饥饿的孩子去附近偷粮食,村民为保卫粮食捉住小劳教 后用火烧、剁下手指、在男孩生殖器涂抹辣椒等,还有一些孩子则因为吃毒蘑菇、生螃蟹和蚯蚓致残致死。

  “(他们)把我拉进死人堆里去, 我周围就是几十个死了的娃儿”,当年的幸存者颜嘉森在影片中说。据他讲述,当年最多的一天失去12个孩子,因自己被误当做死人被送进死人堆,第二天被雨水 淋醒后爬回作业区时,又差点被当成鬼给打死。另外一位幸存者王玉凤则表示,小劳教之间经常为“后事”而互相托付,“好比我没有死之前,我要托付你,你要把 我埋到哪儿,(小劳教)晓得早迟都是死。”还有的孩子留下这样的遗言:请把我埋在向阳的山坡,因为我怕冷。

  知名学者、前中山大学中文 系教授艾晓明在该片的观后感中指出,1961年大堡作业区的孩子陆续被解除劳教,次年该作业区被撤销,这期间的死去的孩子的死因遭人为篡改,而幸存者后沦 为童工。当局随后派人去乱坟岗上乱插标签,死难者名字与坟墓无法对号、张冠李戴。而据曾伯炎考证,四川沙坪劳教所迄今的官方历史文件中,仅提到成功改造六 万五千多人输送社会,却只字不提小劳教大规模死亡事件。

  大堡比奥斯维辛更加残忍

  在谈到拍摄此片的初衷时,谢贻卉 表示自己最早是从曾伯炎的《1958年的桃李劫》一文中知悉此事,在震惊之余萌发了使用纪录片的手段来记录这段历史的念头。“我从2010年的冬天开始拍 摄,一直拍到2012年,当曾伯炎知道我要拍大堡作业区的故事时,他哭了,说没想到还有60后人关注我们的历史。他一直说他在死之前要做完两件事,一是写 一本有关大堡的书,二是写一本有关文革的书,否则他死不瞑目。”谢贻卉对记者说。

  谢贻卉表示,在拍摄完《大堡小劳教》后自己 对中国劳教制度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她指出,当年强制被送往大堡劳教的未成年人一部分是反革命分子的后代,还有一部分是游手好闲或犯了盗窃罪等的不良少 年,但在执行过程中没有清晰的标准,有些政府工作人员甚至撒谎说服家长主动把孩子送去劳教,“我个人对劳教制度最大的感受是它的随意性很大,很荒诞也很残 忍,对于每一个曾经在大堡被劳教的孩子来说,这都是一段很恐怖的经历,有幸存者对我说,当年他们不是人,他们是鬼。他们的人性被严重摧毁了。”

 艾晓明对谢贻卉的上述观点表示认同。她在观后感中指出,大堡2600名少年死亡是发生在1960年代中国的奥斯维辛悲剧,是遭受集体灭绝的惨痛记忆。 《大堡小劳教》充满了有关劳教罪恶的知识,它不是概念或者立场态度,它是以人的生命为代价的经验,是对苦难的感情体验,在这种实证的知识面前,所有关于劳 教合法性的概念灰飞烟灭。如今中国高层在有关废除劳教制度的决策方面依然显得举棋不定,影片的问世必是对这一反人道、反人类的恶法一记致命的打击。

  影像的力量推动社会变革

 本名谢林蓉的谢贻卉1967年出生于四川成都,2008年四川汶川大地震后因协助艾晓明拍片,接触到纪录片这一艺术表达方式。2012年,谢贻卉的处女 作《右派李盛照的饥饿报告》问世,该片讲述了1961年四川大学右派学生李盛照因上书中央通报四川大饥荒而被监禁19年的故事,该片最终入围了阳光华语纪 录片奖阳光调查奖单元。

  《大堡小劳教》是谢贻卉的第二部作品,这一次她同样把眼光投向了中国当代史,投向了她的深爱的故乡四川。谢贻 卉表示,若非曾伯炎老人的长期努力,这段历史早已被历史所湮没,不会有人再记起。“我希望可以通过该片客观呈现那段历史,还原历史的真相,同时这也是对历 史的抢救,让后人从历史中汲取教训。《大堡小劳教》不能仅仅作为档案保存起来,纪录片还必须参与到社会变革中去,用影像的力量推动劳教的废除。”谢贻卉对 记者说道。

  尽管接连有新作面世,谢贻卉拍摄纪录片的过程却并不轻松。和无数中国独立纪录片电影人一样,谢贻卉同样面临着经费来源和传 播渠道受限的窘境。胡佳妻子、法学博士曾金燕向谢贻卉推荐了“联合制作人”筹款模式,所有买票的观众都有机会成为后期加入的联合制作人,并在纪录片尾设置 专门的致谢名单。

  在先前接受荷兰在线记者采访时,曾金燕曾对记者表示,国内的独立电影节接连被当局取消,像《小鬼头上的女人》和《大 堡小劳教》这种行动主义纪录片,若只能在一两个电影节播放,本土观众看不见,是一种浪费,采取“联合制作人”模式一是可以给予导演一定的经济回报,二是可 以让更多的公众卷入纪录片的制作和传播过程中。谢贻卉对此表示认同,她说:“我认为‘联合制作人’模式是可行的,我拍片全部是自费的,每一分钱都是自己辛 苦节约省下来的,采用这种模式可以缓解我一定的经济压力。”

  据悉,目前已有约300余人参与了《大堡小劳教》等的联合购票活动,该片除在香港、台湾和北京实地放映之外,还将于9月在瑞士和英国等地放映。5月1日的网络放映平台地址会尽快公布,对所有公众公开,并提供下载源头。

  编者按:5月1日,两部揭露中国劳教制度真相的纪录片电影《小鬼头上的女人》和《大堡小劳教》将在香港和台湾同步首映。

  (原题目:纪录片《大堡小劳教》:揭露2600个孩子的死亡真相)

--------------------------------------------------------

腾讯读者热门帖子复制如下:

腾讯德州市网友 天使飞翔 《记录》:“小劳教”的饥荒年22小时前

只说一句,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只有正视历史,才能拥有未来。

腾讯安徽省网友 ㊣龙泉吟㊣ 《记录》:“小劳教”的饥荒年22小时前

不管是什么主义,都要公平,公正,透明!集权专制,让人民饿肚子,愚弄老百姓的制度都是要打到的!
从古至今,没有哪一场变革不是流血牺牲换来的!不要让这些无辜的可怜的娃娃消逝在和谐的表象下,这是我看过腾讯最给力的一个视频!

腾讯重庆市网友 八目眼 《记录》:“小劳教”的饥荒年23小时前

我 说两句:这个片子比较真实的还原了那个段历史,我是在劳改队出生长大的,我曾经在沙坪劳教所(大堡)9中队、4中队工作过,影片中的人物许承粗是我认识的 人,后来落实政策没能回到重庆,在劳教所的制茶当了技术干部。他的父亲就是现在重庆人民大礼堂的总工程师,后被贺龙杀了。不管怎说历史就是历史,是不可复 制的,有过那样的经历不一定是坏事,那时的国家也正在受难,这是一个民族的悲剧,苦难是人生的老师。珍惜今天,开心的过好日子这比什么都重要。

腾讯苏州市网友 真实 《记录》:“小劳教”的饥荒年2013-05-22 20:59:22

你们不怕被抓?感谢你们把真相说出来

腾讯网友 死亡之吻 《记录》:“小劳教”的饥荒年2013-05-22 21:38:12

你又不是四川人 你晓得过鸭子 饿死了多少人 我们四川人民会一代一代的传下去的 人民就是历史

腾讯内江市网友 八戒、你瘦了 《记录》:“小劳教”的饥荒年23小时前

片尾曲唱的太好了,太大快人心了,快乐的我感觉我都忍不住想笑出声来,阿门,我很欣慰,我很欣慰现在有人能够慢慢正视历史,但是,只能影射,不能提及某人的名字。

腾讯通化市网友 .天高云淡 《记录》:“小劳教”的饥荒年2013-05-22 21:01:04

四川的大饥荒是“人民的儿子”为提前还债所赐,那时的四川人受苦了,如同1942年的河南。

腾讯网友 野火 《记录》:“小劳教”的饥荒年23小时前

感谢记者,让我看到了历史的残酷现实。特别是我们这些80后的人,无法理解生活原来也是这么的残忍

腾讯伊犁州网友 歪脖树 《记录》:“小劳教”的饥荒年22小时前

能 让这部片子拍出来是现代社会的可贵、能让这部片子放出来更是难能可贵,正如各网友所说,我们要正视历史。何为正视,我想说的是即不要以某个历史点来评判这 一个时间段、不要以过去来否定现在、也不要以现在去否定过去,我们要看的是大的历史车轮是前进的还是倒退的。这个国家与每个个体人一样,曾经年少,因某种 未知或不可抗的原因犯过错,并不意味着这个人就不是一个好人,要看他这一生而不是某一天,历史功与过等待后人评。作为一个现代社会文明人,怎样推动历史的 前进才是我们每个人需为之不懈努力的。个人观点与大家共勉。

腾讯常州市网友 命鍾の註錠 《记录》:“小劳教”的饥荒年2013-05-22 20:32:12

索尔仁尼琴在哪?良心在哪?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7

难过

拍砖
1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6 回复 总裁判 2013-5-24 10:26
这种事,我痛恨;发生这种事的那个国家,我热爱!
(刚知道这样的消息,是不是脑袋晕了?)
4 回复 网络游戏 2013-5-24 10:28
总裁判: 这种事,我痛恨;发生这种事的那个国家,我热爱!
(刚知道这样的消息,是不是脑袋晕了?)
总裁,这个纪录片你看过了?
8 回复 总裁判 2013-5-24 10:33
网络游戏: 总裁,这个纪录片你看过了?
刚知道啊,看了您的文章。
4 回复 无为村姑 2013-5-24 13:01
从来不知道有这样的事 ,但是发生在中国一点不奇怪 ,但是仍然非常愤慨!
3 回复 笑臉書生 2013-5-24 15:50
非常愤慨
2 回复 老君岩 2013-5-24 16:53
让人想起一首歌
http://www.youtube.com/watch?v=UDSk_4l1vOg
1 回复 寇一仁 2013-5-28 00:53
中共不亡天理难容!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6 19:4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