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河西--改革开放的得失

作者:瀑川  于 2021-12-31 02:3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杂文|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8评论

三十年河西--改革开放的得失   (2011-3-7, 《克斌杂文选》)

 

中华人民共和国(“新中国”)自1949年建立,已602 年矣。撇去一成不变的一党专政,仅就经济方针而言,粗略地讲,就是30年河东,30年河西。有个绕口令说得好,长虫围着砖堆转,转来转去转完了砖堆,长虫钻砖堆。毛泽东视资本主义为仇雠,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全面推行马列主义的公有制,带领10亿人民围着资本主义的砖堆辗转了三十年,企图把他摧垮,兴无灭资。结果国弱民穷,百业不兴。敌人一天天好起来,我们一天天穷下去。30年后,发誓永不翻案的邓副主席,一声令下,把中国折腾个底朝天,大翻个儿。他率领着中华巨蟒勇敢地钻进了资本主义的砖堆。改革开放,化公有为私有。让一个原地踏步30年的庞然大国嘎然崛起。金银成山,粮谷满垛,港澳回归,台海三通。美国人曾经自我骄傲地说,他们打个喷嚏,世界就会感冒。今天这个打喷嚏的伟大的任务落到了蒸蒸日上的中国人的头上。邓公有灵,看到高耸入云的摩天楼,看到蜿蜒万里的高速路,看到自家子女和老战友的后代都成了达官显贵,豪商巨贾。于公于私,那该是多大的欣慰。恐怕他也要泪飞顿作倾盆雨了。

 

改革开放是按照邓公摸着石头过河和白猫与黑猫的理论一步步走过来的。他最早强调科学技术是生产力,郑重地提出中国要实施四个现代化,这无疑是个大胆的尝试,人类的进步。邓公理论的前身可追朔到清末的洋务运动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代表人物有张之洞,左宗棠、盛宣怀等。无奈满清腐朽没落,气数殆尽,洋务运动为时已晚,为北伐军制作了几把汉阳造的步枪后,清廷就一命呜呼了。到了20世纪80年代,新中国经历了文革的暴风骤雨,虽然经济上已经濒于崩溃边缘,科教事业青黄不接,但国龄尚在三十而立,血气方刚,故而今非昔比,使洋务运动获得了成功。国家的GDP30年后越居世界第二,中国第一次办了奥运,搞了世博,中国的新富新贵成了海外抢购奢侈品的大军,邓公贡献伟大,功不可没。

 

简单说来,邓公的理论妙处在于中学为体(一党专政 )和西学为用(国家资本主义)。他把无产阶级专政的上层建筑和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有机地融为一体,成了共产国家的典范。无论依社会主义而言,还是就资本主义而论,都涂上了一笔中国的特色。让朝鲜、古巴、越南竞相效尤,乐此不彼。带来了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机遇。无疑,财富的发掘与累积也增加了共产党的威望,现代化了军队和警察,改革开放对捍卫红色江山打下了坚实的物质基础。

 

改革开放是在党的绝对领导下进行的。长痛不如短痛,引进外资,变卖国有工厂,工人大批下岗,农民大批进城,出让土地和矿产。让一部分有门路、有关系的人先获得富起来的路条。从一无所有到富可敌国,转眼富家翁。能与西方几代人努力才富起来的显赫家族分庭抗礼,让他们自叹不如,瞠目结舌。这一切只有在四个坚持的中国才能办得到。由于党和政府的绝对权威,要你拆,你就得拆;要你走,你就得走。连美国总统欧巴马都不得不羡慕中国的办事效率。应当说,一党专制成为改革开放保驾护航的基本保证。

  

中国的舆论界向来以报喜不报忧见称。好听的话几乎已经说尽,再重复一遍也不过是鹦鹉学舌。有识之士倒不如安静下来,冥思苦想,从大好的形势下找出不足。从而保持和发展胜利的果实。“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无一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依此而论,身居海外的爱国者或许能看到国内人不易见到的侧面,不管是顺耳,还是逆耳,说出来也不无裨益。乐定思乐,才会避免乐极生悲。在共产党的熏陶教育下,唱赞歌、说好话才是爱国的。说坏话、找毛病的都是别有用心的右派,或是死心塌地的卖国贼。至今,这条定理似乎还行之有效。以至于在王府井走上几步,就会被拦截盘问是否要里通外国。好在我穷极潦倒,一无所有。别说卖国,就是卖我自己,也没人搭理。

 

中国的财富主要来源于土地、资源、劳力、外资及加工产品的出口。30年来,几乎没有独当一面驰骋世界的商标品牌。且不用说英美德法,就是比后起之秀的日本、韩国,都显得缺乏底气。从6080年代,日本的经济崛起带出了一系列誉满全球的工业产品。汽车业的骄子就有丰田、日产、本田、马自达、苏巴入;电子业的会社有索尼、三羊、东芝、松下、日立;相机业里有乃康、坎南、米诺他;手表业里有西铁城、精工舍。汽车敢与鼻祖老美争天下,夺地盘。相机敢与德国争市场。手表业即使比不过瑞士,但是其销售量也相当可观。至于电子工业,数年来几乎是独领风骚。日本的人口,面积及资源都与中国相差甚远,中国的今天比日本的成功还是小巫见大巫,不可同日而语。韩国加上朝鲜,也不过只有3000里江山,但韩国的工业技术也有点像他们的足球,值得赞许。80年代,韩国的现代牌汽车就出口美国, 并且打开局面,后来,又有了KIA牌汽车加入赴美的行列;电子业的三星也可以同日本的企业比美。

 

与日、韩相比,中国到现在还是以合资、加工为主,独立自主的名牌产品寥寥无几。出口的主要产品还是依靠众多农民工的加工业,如服装、皮鞋,玩具等。重工业和电子工业几乎还在邯郸学步的阶段。然而,最令人担忧的还不是没有打入世界的名牌,而是此伏彼起的假货与冒牌。为了赢利,以假乱真,甚至在食品、饮料里投毒下药,把同胞的痛苦和死亡当成赚钱的捷径,让改革开放蒙羞受辱,让国人在世界尽失颜面。最近,在国产电视剧里听到一则广告,让我倍感失落。“荷兰的草,荷兰的牛,荷兰的奶,从奶源到灌装全部在荷兰完成。”中国人自己在骂中国人,打自己的嘴巴。 中国人已经意识到全方位的信誉危机。照此下去,只有喝奶粉的那张嘴是中国的了。

 

由于中国被伟大的毛泽东思想禁锢了30多年,在经济上获得自由并取得了财富以后,他们没有开发实业的经验与智慧。对于突然窜到怀里的巨额钱财没有运作和经营的能力。唯一能做的就是两件事,挥霍和炒作。一顿饭吃掉几十万,一盒月饼要99万,一瓶老酒要100万,药铺里还摆着价值百万的人参。钱来得太易,太快,不挥霍也对不住邓副主席的恩典。比恣意挥霍略胜一筹的要算炒房团了,这些人拿着手里的一点本钱和银行串通一气,走到哪里就炒到哪里,把中国的房价在几年的时间里推上了五六倍,让大部分人一下子沦为房奴。投机倒把,囤积居奇, 凸现了有钱人的贪婪与龌龊,也凸现了政府为了高GDP 对此怪异现象不闻不问的官僚作风。除了炒房,还会炒黄金,炒黑豆,炒中药,炒茅台,甚至不惜毁坏田地, 到云南农村去掘石赌玉。瞧瞧我们的先富们的这点出息和本事。

 

GDP一起荣辱与共 的就是中国的贪官污吏了。贪污受贿成了做官的必备品德,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少则几十万,多则几十亿。天长日久,竟然无人问津。只有政治上出了问题,派系 上有了纠纷,贪官们才会被爆出原形。贪官和一党专政几乎成了手足兄弟,互相利用。贪官已经像恶性毒瘤,扩散到党政机构的各个角落。公开时道貌岸然,廉洁忠善,背地里鼠窃狗偷,卖官鬻爵。有人说,反贪会亡党,不反贪会亡国。恐怕,无法扭转的贪腐之风迟早会给改革开放划上一个令人惋惜的句号。随着财富的泛滥,新贵们穷奢极欲,伤风败俗。明妓暗娼如初春的杨柳枝,婆纱起舞,招揽狎客。高官和大款的情妇们也成了富贵的象征,成功的标志,改革开放的副产品。

 

多年来,政府擅长的就是管人,政治工作和搞运动,缺乏经领导济建设的水平和经验,因而,固步自封,沾沾自喜,好大喜功,急于求成。过分地开发资源、土地,污染和破坏了环境。以出卖后人的生存条件为代价,换取了一代人的繁荣昌盛。水和空气都被污染,农产品已经不能确保质量纯净,对百姓的健康构成严重的威胁。环境与生态问题也是改革开放的直接结果。此外,由于工业技术的落后,尚无强大的国防,可谓富而不强。美、韩到家门口军演寻衅,中国竟然闷头不语,未掷一辞,便是例证。中国还得高筑墙,广积粮,缓称霸。一个和平的环境是确保国家继续发展的基本条件。

 

观今必鉴古,无古不成今。几千年来,中华民族处于极度的封建剥削压迫中,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贫寒日子。在历史上,可称为盛世的只有汉初文景之治,唐朝开元,满清的康、乾,每次盛事只能延续几十年到1 百年。封建主义的制度决定了盛世不能长久,而衰世乱世才是必然。当一个盛世出现时,人们应当保持理智,意识到盛世背后隐藏的危机。一个好的领导会深明大义,妥善处理,让盛世久长,一个坏的领导则会骄奢淫逸,利欲熏心,让盛世走向衰亡。唐明皇的开元盛世只有29年,随之而来的是安史之乱,以及诗圣杜甫所述说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有人把今天的中国叫做胡、温盛世,我看为时过早,至少大部分国人还没有从改革开放中得到好处与恩惠。最多也只能说是一部分人的盛世。今日之中国更有点像偏安于杭州的南宋,花街柳巷,纸醉金迷,醉生梦死,灯红酒绿。如果今天的中国是盛世,那么,欧美、日本早就捷足先登了。在一个制度完善的民主国家,三权分立,反对特权,抑制腐败,百姓有充分的民主自由。盛世是长期的,必然的,而衰世则是偶然的,短暂的。中国人应当纵观古今,横看美日,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要刚刚取得一点成就就贪天之功,夜郎自大。稍不小心,盛世就会像流星一样从夜空划过,留下的还是黑暗。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1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6 回复 七把叉Archie 2021-12-31 08:08
谢谢瀑博转发的雄文。克斌是叫王克斌吗?他好像是海外华人吧?
6 回复 瀑川 2021-12-31 08:34
七把叉Archie: 谢谢瀑博转发的雄文。克斌是叫王克斌吗?他好像是海外华人吧?
谢谢。瀑川是我的笔名。1981年留学美国。
专业试验原子核物理。2010 退休后开始
习作。《克斌杂文选》是我的文集之一。

克斌
8 回复 Polar_bear 2021-12-31 12:09
有人把今天的中国叫做胡、温盛世,我看为时过早,至少大部分国人还没有从改革开放中得到好处与恩惠。
--------------------
这个呢,只能说你的定义和那些人的定义不同罢了。既然定义不同,那么讨论断无交集……另外,你说改开只为少部分人带来好处,这个论断也有待商榷,要看你说的是什么好处和多大好处了。我在1988年大学社会调查的时候,我同学的妈妈,她是个文盲,当时60多岁了,她就跟我说改革好,起码她家当时一年到头可以吃白面了,原来可是玉米面也吃不到年底呢。看问题不能太偏激哦……
5 回复 七把叉Archie 2021-12-31 12:36
谢谢。瀑川是我的笔名。1981年留学美国。@$$$$
原来瀑川博就是原作者,失敬失敬。好文,文笔也很好。
5 回复 ryu 2021-12-31 13:48
  
4 回复 ryu 2021-12-31 23:53
邓公有灵,乐定思乐,多多赞歌才会避免乐极生悲。

邓公贡献伟大,功不可没,为何撒灰遥远的东海?邓公有灵,长长的长安街莫非无灵乎。
5 回复 ryu 2021-12-31 23:55
不过,LZ 早早于1981年就已经留学美国,有所小小的纰漏在所难免。

还是好文章。
4 回复 ryu 2021-12-31 23:59
现在,再请 LZ 写写中国第三代核心的改革开放鸿章巨篇 还有胆量乎?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7 22:4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