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

作者:瀑川  于 2022-1-11 02:3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小说|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3评论

 

军婚  (作者文集《渔舟唱晚》)

 

野营路上

 

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高亢的语录歌响彻在行军路上,拉练小分队的革命热情抵消了三九隆冬的严寒,汗气从他(她)们的棉帽子和毛围巾上散发出来,意气风发斗志昂扬。重现了马毛带雪汗气蒸,五花连钱旋作冰。”的壮烈画面。好像毛委员正大步走在队伍的前面,引导着他们披荆斩棘奔向前方。

 

19711月中,一支二百多人的队伍开始徒步千里的长征,以实际行动落实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一一-二四批示,不当老爷兵。本来这是部队的任务,为了响应全国人民学解放军的号召,高等院校也闻风而动。北京东风仪器厂属于军工单位,怀着对毛主席无限深厚的阶级感情,也组织了一支拉练队伍。计划先朝东南到廊坊,然后往西,经过固安、高碑店向北,再经过涿州、房山回到北京。参加拉练的都是厂里的革命左派,以党、团员和积极分子为主,基本条件是成分好并经得起革命考验。途中还要开展火线入团、火线入党、访贫问苦等各项活动。这次拉练将对“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因此军管会崔代表亲自带队,按部队的编制,把这些人分成两个连,六个排和十八个班。外加炊事班和宣传队。他自己担任营长兼教导员。

 

队伍唱完了语录歌,宣传队的杨德福从军用包里拿出两片系着红绳的竹板,跑到队伍前边数来宝,鼓舞士气。同志们呀大步走,前边就是腊子口。说腊子口上有天险,红军战士不怕难。毛主席亲自来指挥,长征路上显神威。打条通道到陕北,蒋匪的阴谋都报废。队伍里杂乱地喊着:好不好,妙不妙,再来一个要不要?小杨擦了擦汗,两块竹板又敲打起来:文化革命就是好,工人阶级是领导。咱们工人要争气,得对得起咱毛主席。要问拉练苦不苦,想想红军二万五。哎!要问拉练累不累,想想黑暗的旧社会。小杨的快板把精神变成了物质,顿时使大家热情高涨,忘记了劳累。

 

小杨是金工车间的钳工,为厂里生产的仪器制作机壳。他人机灵,手脚麻利,擅长刮刀、锉刀、钻孔、模具、和钣金工的各样的技术活。除本职之外,还能操作铣床、刨床和磨床。虽然出师一年,刚拿上三十多元的工资,但已经是技术娴熟的业务骨干。他还是团支部的宣传委员,一有最高指示发表,他就会努力宣传。于是他成了党支部重点培养的对象。这次拉练,尽管车间不想放他出来,厂里还是点名要他参加。

 

这二百人里边年纪大的有四十多岁,年纪小的是进厂没几天的学徒工。由于负重行军,除了背包、干粮和炊具,还有百十来支三八大盖,八十几颗手榴弹。为了不让老师傅掉队,崔代表提倡“一帮一,一对红”。分配给小杨的是还不算太老的水玲老师,她是来厂没有几年的技术员,大家不称她师傅,叫老师显得尊重。水玲老师二十七八岁,比小杨也就是年长六七岁。小杨靠着年轻和革命热情,常常把水老师的东西抢过来压在自己的背包上,弄得水老师怪不好意思的。不大不小的青壮年怎么还让别人来照顾。

 

身上的负载一少,人就精神了。于是她一边走一边和小杨聊天。从家里状况、工作经验,到思想进步,无所不谈。小杨知道水老师有学问,还是党员,也就更加尊重。本来他认为水老师是知识分子,会有架子。可没几天的工夫,他发现水老师竟是一位和气温存的大姐。水玲也把这位毛头小伙子当成小弟弟,肯定了他助人为乐的革命精神。当她把几块杂拌糖塞进小杨的棉衣兜时,小杨急了,说:水老师,您这是让我禁不住考验呀。等完成行军任务您再给我奖励,也不迟?看到小杨认真的样子,水玲称赞了一句:瞧你这小毛孩还真挺认真的。

 

水玲是南方人,对寒冷比较敏感。在北方寒霜的侵袭下,手和脚都长了冻疮。小杨拿出母亲给他的一盒防冻膏放到水老师手里,让她每天擦上几次。还把自己的一副大棉手套送给了水玲。水玲开始不肯,说:你就不怕冻?小杨说:我从小就在北京,皮肤还是油性的,在外边冻惯了,这点冷不算啥。每到住地,小杨都为水玲提来一桶热水,让她泡脚。果然冻疮减轻了许多。她对小杨说:真得好好谢谢你,有了你的帮助,我走这一千里路跟玩儿似的。小杨说:您别客气,这是组织上对我的考验。

 

大姐的酬谢

 

二十来天的拉练很快就结束了。此时的水玲对小杨已经有了深入的了解,那就是对人温暖热诚,对组织交给的任务毫不含糊。为了表示谢意,她对小杨说:现在党对你的考验已经结束,该不怕我的糖衣炮弹了吧。小杨说:不就是那几块糖吗,我收了。水玲说:你倒挺爽快,几块糖就打发了。我想大年初二晚上请你来家吃饭,尝尝我的手艺。愿意赏脸吗?小杨听了,受宠若惊,连忙说:向毛主席保证,我一定来。

 

小杨家按照多年的民俗,三十晚上吃炖肉,初一早晨包饺子。老妈妈铿铿地剁了半宿肉丁和大白菜。为了增加口感,还掺了一把温室栽培的嫩韭菜。吃饭时,老妈问小杨:小福子,妈忙乎了半宿,你怎么吃着不香,魂不守舍的?小福子说:妈,我等着初二吃水老师做的饭哪,人家那可是扬州菜。比您这老三顿要强多了。”“好哇,敢情留着肚子装野食哪。人家是知识分子,别光吃,学点真东西。你可错过了考大学的机会。

 

好不容易到了初二下午,老妈给福子装了几个年前蒸好的顶端带个大红点的戗面馒头,富强粉的。还有几个红小豆馅儿的白面团子。别空手去,带给水老师,他们南方人爱吃米饭,做不好馒头。尝个新鲜。我再给你盛一碗肉皮冻一块儿带去。”“肉皮冻就免了吧。人家是知识分子,看不上那土了吧唧的。”“她不喜欢,我还舍不得给哪,一年就做一回。我还留着给你爸下酒哪。

 

小福子左手拎着口袋,右手扶着车把,骑着自行车来到龙潭湖边的光明楼区。按着门牌号来到水老师的门前,门框上贴着一副对联,破四旧一扫封资修,树新风十颂马列毛。横批是继续革命。还没进门就透着一股革命的气息。敲了三下,水玲过来开门。只见她系着一条蓝白两色的方格围裙,手里拿把铲子,正忙着哪。小小的厨房充满一股油烟味儿,这油烟在勾引着人们的食欲。

 

这是一套一间半的单元房,足有四十多平米,比他家的那间小破屋要气派多了。墙上贴着几张样板戏的年画,李铁梅、阿庆嫂、杨子荣、吴琼华都是响当当的英雄人物,在革命熔炉火正红的年代,看见他们就令人兴奋。屋子里的家具都是新的,饭桌、折叠椅、柜橱、书架摆得井井有序,还有一台吋的黑白电视。这些东西都是凭票供应的。不要说票不好领,就是单位把票都发给你,你也掏不出那么多钱。小杨羡慕着水老师的住所,他当一辈子钳工,大概也凑不了这么多东西。

 

水玲拿出一包牡丹牌香烟,说:你先坐下抽口烟,再有两个菜就齐了。小杨点了一支牡丹,抽了两口,比他自己那包战斗烟舒服多了。几天不碰,战斗牌烟卷会空掉三分之一。点烟以前,还得在桌面上戳戳。瞧人家这牡丹烟,烟丝又好又瓷实,连着抽几根都不会咳嗽。可就是贵了点,五毛多一盒。我现在连前门、恒大都抽不起。

 

铺着一层塑料布的桌面摆着一碗红烧狮子头,一盘清蒸胖头鱼,一坛酱肘子,香气扑鼻,色彩诱人。小杨正逐个儿欣赏着这几道佳肴美味,水老师又端来一盘香菇油菜,嘴里说着:再来一盘你们北方的醋熘白菜就得活了。小杨说:水老师,要是就咱俩人,就别做了,吃不了哇。您也该歇口气了。水老师说:虽说就咱俩,今天我高兴,大过年的,咱也红火一回。

 

水玲放下醋熘白菜,看见桌上的口袋就说:来就来吧,干嘛还带东西。”“我妈不让我空手来,这是她亲手蒸的戗面馒头和豆馅团子。水玲说:我爱吃,那东西嚼起来筋道,可惜我做不来。本来还要做道扬州炒饭,这倒好,主食就用馒头和团子吧。言罢,她解掉围裙,端上两套碗筷,拿来一瓶竹叶青,叫小杨把瓶子盖打开。得,今儿个咱俩一起过节了。好好喝,别拘束,我还要感谢你在拉练时对我的关照哪。”“水老师,您太见外了,那是组织上给我的任务,义不容辞嘛。

 

喝惯了一毛三散装酒的小杨呷了一口竹叶青,度数不高,味道醇美,还甜滋滋的,果然爽口。他问水玲:对了,您爱人怎么没回来呀?”“春节前他到地方支左,探亲假推到五一了。”“我从小就喜欢解放军,可惜没有参军的门路。将来您爱人回来,我得见见这位解放军叔叔。”“瞧你,挺机灵的人儿,连话都不会说。我能嫁给叔叔吗?他虽然比我大几岁,你也得称他为姐夫。得了,以后你就叫我姐姐吧。”“那我就叫您玲姐,玲姐真好。他望着墙上的大镜框说,那个英俊的军人就是姐夫吧?玲姐会意地点了点头,用调羹把一块狮子头送到小杨的碗里。

 

玲姐反问他:有对象了吗?小杨有点脸红,低下头笑而不语。跟我还藏着掖着,要是没有,姐给你寻摸一个,人品、模样都不会差。小杨吞吞吐吐地说:食堂的小唐师傅,她和我同一年进厂。”“好哇,我说得哪,每回打饭,你的搪瓷碗儿都冒个尖,敢情是走后门呀。小杨不好意思了:玲姐,瞧您说的。就多那么一点,还让你发现了。”“年轻人相爱,我不怪你,记住让她下回也给我多添一点,拉个关系。接着她又说:别为难,姐跟你开玩笑哪。”“您这张嘴可真厉害,伶牙俐齿不饶人,我都怕了。

 

水玲咬了一口馅团子说:真好吃,豆子煮得裂而不碎,糖水加得也适中。比食堂的豆包好吃多了。小杨说:我妈每年都煮一锅豆馅,小时候我老爱偷吃几口。你的鱼做的也好哇,跟我们北方的糖醋做法不大相同。鱼的两面还划一排口子,入味吧?”“是啊,我本来要给你露一手松鼠鳜鱼,可是没处淘换。只好用胖头充数了。鳜鱼肉质细嫩甘美,可胖头肥腻,面了吧唧,姐做不出那个味儿来。小杨想显摆一下文学底子,说您这可是滥鱼充数了。水玲说:傻弟弟,人家的滥竽充数说的不是鱼,更不是胖头鱼,而是古代的一种乐器”竽”,有点像今天的笙”“我没白跟着玲姐,长知识了。

 

玲姐,您是怎么认识这位解放军的呀?太神气了。”“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我有个小叔在我们学校当军代表,1968年分配时,他帮了我一回,没和同学去四个面向,一个人到了对口的东风厂。他在中印边界反击战时和一位战友一起立了二等功,回来后两人一块儿提干。这个战友就是你今天的姐夫。”“原来还是保卫祖国的战斗英雄,姐,您真伟大。

 

酒后失常

 

两个人连吃带喝,山南海北一通神聊,须臾把一桌饭菜吃掉三分之二,竹叶青也下去多半瓶。小杨觉着有点飘飘欲仙的感觉,能在拉练中认识这位姐姐太好了。水玲也觉着能和一个小朋友谈得这么投机倍感亲切,挺痛快的,她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虽说小杨没啥文化,道不出唐诗宋词,但毕竟是个活蹦乱跳的小伙儿。他身上发射出一股看不见的引力波,在她的心旁缭绕。收拾杯盘后,她忽然感到两腿不大听使唤,借着劲儿晃晃悠悠扶到床边。

 

水玲说:我觉得有点头疼。 你去楼外的小卖部给我买一包扑热息痛吧。我先歇会儿。

 

小杨一路小跑,赶紧把药片买了回来,急急忙忙爬上楼梯,忘了敲门。进来后,他看见水玲趴在床上,遮了一层被子。他把药片和一杯水递了过去。水姐有气无力地说:先放在床头柜上吧。我63年四清时落下个腰疼的病根,你来给我揉两下。

 

小杨没干过这活儿,不知从何入手,就隔着棉被在她的腰部按了几下。水玲说:隔靴搔痒,不吃劲儿,掀开被子揉吧。小杨战战兢兢地从她的左肩把被子撩开一角,他吓了一大跳,踉踉跄跄地后退了几步。原来,玲姐只穿个小裤头,一身雪白细腻的皮肉展现到他的面前。他从来没见过,也没遇过这样尴尬的场面。他结结巴巴地说:玲姐,您喝醉了,我该走了。

 

玲姐说:别怕,这里不是盘丝洞,姐也不是白骨精。姐不把你当外人,过来揉吧。说罢,把左腿伸出被窝。

 

小杨定了定神,消除了恐惧走了过来,把两手抚摸到玲姐的后背。两只大眼望着屋顶上的8瓦日光灯泡,可是玲姐身上发出的异性芳香又把他的目光拉到了床上。他看到玲姐的臀部像两块凉粉坨噗噜噜地摆来摆去。此刻的他如同吸入了过量的大麻,陷入了当惊世界殊的梦幻与遐想。孤男寡女乘着酒兴,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

 

完事后小杨说:我对不住您,我真不想耍流氓,可您的身体太诱人了,引诱着我豁出去。我再也不能对您无礼了。”“傻小子,你也帮了我呀,我也需要人间烟火。”

 

小杨大吃一惊,玲姐,我伤着您了,您流血了。玲姐安慰他说:傻小子,那是女人的正常特征于是又给小杨补了一堂生理卫生。小杨觉着今天还真没白来,学了这么多没人教的东西。

 

可是稍一琢磨觉着不对劲儿:怪了,玲姐结婚快两年了,怎么还是您说的那种处女?”“说你机灵,你这机灵劲儿还就来了。你们北方人爱卖关子,小孩没娘,说起来话长。于是玲姐给他讲了一遍姐夫的故事。

 

姐夫的故事

 

姐夫原来姓秦,叫秦晖。上中学时,历史老师讲了南宋抗金的故事,同学们开始管他叫秦桧儿,那可是个卖国的奸臣。他一生气改姓公孙,母亲家的姓,名叫志坚。公孙就是公众的孙子,那不就是为公众服务。正好表示了他为人民服务的志向。小杨说:为人民服务就是给人家装孙子呀,我听着怎么那么别扭。”“你姐夫当时思想很左,天天抱着一本保尔柯察金,非要学人家奥斯特洛夫斯基。后来参军入伍。文革前从成都军区的野战部队调到广东南雄的独立营,现在是指导员。我毕业后和他认识,原计划在19699月结婚。

 

那年5月,二机部五所的一个观测站搬走一个用于标定的钴60放射源。虽然只有几十公里的距离,所里派了两辆汽车,一辆是嘎斯51B轻型卡车,上边载着放射源和屏蔽它的铅砖。一辆是嘎斯69吉普车,上边有四位司机。”“装那么多司机干吗呀?”“因为放射性对人体有伤害,几个人轮流去开卡车,就会把伤害分担,就像运动会的四百米接力。一时凑不出那么多司机,只好找一位新手代替。用你们北京话说叫二把刀。他的行车里程不过250公里,也就是南雄到韶关的一个来回。

 

要说也巧了,二把刀开车时遇到一个带转弯的斜坡,他的刹车没踩紧,方向盘晃了两下,卡车上的几块铅砖滑落,撞倒车帮,一下子失去重心,翻车了,把放射源甩了出去。丢失放射源是大事故,耽误不得。这几个司机连忙到附近单位求援。当时全国都在强调军民鱼水一家人,独立营的首长知道事态的严重,马上派出几组人员到出事地点附近找巡。每个小组带个核辐射探测器。

 

你姐夫和一位小战士仔细地四处搜索,找着找着,在一片灌木丛附近,盖格计数器嗒嗒地响了几下。他俩试着向四周移动,找出辐射发出的方向。当他们走近灌木丛时,计数器的响声多了起来。顺藤摸瓜,他们找到了一个直径一寸高两寸的带盖的铅桶。

 

这回立功了?”小杨问。

 

不是那么回事。本来按规定你姐夫应当记下这块地方,回去叫专业人员过来处理。他派小战士回去报信以后,发现天色已晚,怕把事情耽搁。于是他把小铅桶放到自己的裤兜走了回去。 一边走一边念着”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共产党员是特殊材料制成的,死都不怕,难道还能被这个小盒儿给吓倒。走过几里山路,他把铅桶交给二部的人,人家好一阵感谢,就差磕头了。回去交差后,营长和教导员肯定了他们为地方分忧解难而付出的努力。

 

小杨插话:“这回可好了。

 

还好呢。第二天一早出操,队伍里不见了你姐夫。连长命令通讯员过去看看,糟了,你姐夫卧床不起。发了低烧,浑身困乏无力,大腿上部还有不少红色斑点。营长赶紧派卫生员和司机把他送到南雄医院。大夫问了一下病因,他们讲了寻找放射源的整个过程。大夫连忙说,这病我们治不了,赶紧送往广州放射医学研究所,靠他们的人员、设备,或许有救。千万别耽误。

 

卫生员连营部都没回,让司机直接开车到韶关,赶火车,去广州。研究所的技术员和医生记下了发病过程,建立病例档案。接着做了全身检查,血、尿化验。除了身上的斑点和低烧,红血球低到正常人的70%,白血球偏高。造血机制遭受破坏,需要专家会诊,制订方案。为此,专门请北京236部队的研究员直飞广州。最后借鉴了1958年南斯拉夫反应堆核事故的处理办法,输进血浆,植入骨髓。每隔一周点滴铁剂,还要注射一次EPO长血针。

 

幸亏抢救及时。”小杨说。

 

更麻烦的事是,放射性对人的伤害会因部位而异,比如,四肢对放射性就不如造血细胞、性腺和胚胎那么敏感。换句话说,你姐夫把放射源放到裤兜,距离生殖系统很近,前列腺和精囊都受到损伤。这种损伤不可逆转。闲话少说,你姐夫由于工伤在广州住了几个月的医院。我们的婚期只好拖到国庆节。对了,由于二机部的感谢信,部队为你姐夫记了一等功,成为军区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拥政爱民的模范。”“那有啥用呀。

 

因为他受过嘉奖,部队出面为我们安排了这套新房。姐夫寄来几百块钱,要我置办家具,厂里也大力支持,各种票证优先给我,没少招人家嫉妒。十一前夕,你姐夫回来了,我们办了结婚证,照了双人像。102号,请了几位厂同事、部队战友和我的小叔,我们从法律上结合到一起。那天晚上我很高兴,只穿着内裤和背心进了被窝,像一朵鲜花等着心上人的摘采。可是他叼着香烟,在屋里转来转去,拖得我都睡着了。也说不清早上什么时候,他又起来了。我纳闷,难道他不喜欢我?

 

后来呢?

 

过了两三天,我沉不住气了,问他:志坚,你不喜欢我?他说:找到你这个才貌双全的绝代佳人是我的造化,我还怕你看不上我哪。”“那你为啥不碰我呀?了一下,出了口长气,把前几个月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我。我感动得流下了眼泪,对他说:即使我们之间办不了那事,我也要跟你一辈子。他紧紧把我搂到怀里,一个劲儿地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们的蜜月虽然没有蜜事,但是两人像知心朋友为了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探亲假过后,他依依不舍地回归部队了。

 

婚外的恋情

 

小杨看到床头柜上的闹钟已经快8点了,他说:姐,我该走了,晚了我妈该不放心了。水玲本想和他再亲热一阵,可一想刚刚讲述的的那段不幸,她的那股心气儿又憋回去了。不管怎么着,今天压抑了两年的她终于做了女人,尽管她处于幸福和犯罪的简谐振动中。他们各自以自己的第一次换来了对方的第一次。女人只想做回女人,难道这就是犯罪?再说,我会照样爱着丈夫。

 

小杨骑着自行车,仿佛游历了一次太虚幻境,他的脑海里闪来闪去的都是玲姐的胴体,那么丰满,那么匀称,那么白净,又一次想入非非。本来应当回到南小街,结果却骑到了朝阳门。回家后,翻来覆去,无法从高激发态上退回原地。他本来以为男女之间有一座山,这山可能会永远把他和女人隔开。没想到他和玲姐之间仅有一层窗纸,小弟弟轻轻一挑,就破了。他想着今后如何处理和玲姐的关系。

 

初六上班吃午饭时,他和玲姐照了个对面,他激动得不得了,两手直哆嗦,玲姐却大大方方地跟他寒暄,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几天后,玲姐又把他邀请到家中吃饭,又演了一回贾宝玉夜探潇湘馆。玲姐说:没结婚和结婚的人不一样,结了婚没入洞房的和天天睡在一起的又不一样。她们得不到本来应当享有的东西,我一想起来就浑身上下不对劲,好象每根骨头节都错了个缝。感谢你成全了我。我们可以继续来往,但是不要声张。小杨说:我懂,这不是光彩的事。但我也感谢您让我知道了什么是男人。

 

情人间的眼光和通常人不同,玲姐又接长补短地给小杨挟进几块红烧肉或粉蒸排骨。厂里的流言蜚语也慢慢多了起来,他们把目光聚焦到可能存在的姐弟恋上。还在背后给他们起了个外号叫“一对红”,象征着两人革命友情的开始。小唐师傅也开始疏远小杨,给他打饭的时候,右手的饭勺总是有意无意地晃动两下,似乎要把之前冒尖的部分找回来。

 

一个月后,玲姐发现自己怀孕了,她不愧是位敢于反潮流的女性,她决定把孩子留下来。女人一辈子没有儿女,多可怜呀。

 

五一节公孙志坚回来探亲。他是一位结了婚的王老五,对女人身上的特征一点也不敏感。玲姐妊娠反应强烈的时候,呕吐得很厉害。丈夫陪她去医院检查,大夫告诉他们有喜了。这简单的口信却引发了志坚激烈的思想斗争。他爱水玲,但他不能接受水玲的外遇;可是他自己又有毛病,自己不能给她的东西为什么要阻止她去追寻。然而最后还是男人的自尊占据了优势。一不做,二不休,搬倒葫芦洒了油。他要和玲姐摊牌。第一,要玲姐告诉他这男人是谁;第二要把这个坏家伙法办。 

 

玲姐自知理亏,背地里作了见不得人的事情,对不住驻守边防的丈夫。可是她也提出要求,据理力争。第一,她可以说出这人,但不得追究;第二,她要留住这个孩子。志坚是打过仗见过世面的军人,采取了兵不厌诈的策略,豪爽地接受了水玲的要求。

 

三堂会审

 

第二天一早,志坚到东风仪器厂找崔代表,把小杨和水玲的奸情全盘端了出来,并且要求厂方速查严办。崔代表的态度很坚决,一旦查实,决不手软。下午,他又打电话给水玲的小叔,在老战友面前,他哭了。小叔也意识到事态的严重。要求厂方立即逮捕青年工人杨德福。

 

杨德福还以为领导要找他讨论入党问题,没想到把他带到保卫科。保卫科科长把它当成坏分子拳打脚踢,弄了个乌眼青,还掉了两颗槽牙。开始时他还想抗拒,后来科长出示了水玲和丈夫的证词,他才傻眼。知道捅了大漏子,后悔为一时的欢娱酿成千古之恨。他只好把水玲请他吃饭的经过抖落出来。

 

一天晚上,他的面前出现了三位军官,厂崔代表、公孙志坚和水玲的小叔,整个一出“三堂会审”。会审的关键是要他承认破坏军婚。小杨也听说过破坏军婚是犯法的,于是一口咬定不知道水玲的丈夫是军人。三位军爷为了解气,各自动起拳脚,袭击了小杨身上的不同部位。只落得个鼻青脸肿,胳膊酸腿痛。毕竟人家受过擒拿的训练,这回算是撞倒枪口上了。

 

突破口最后从女方打开。小叔做了她的思想工作,只要她能指证小杨知道丈夫是军人,就让志坚和她保持婚姻,收养肚子里的孩子。水玲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退守到要求量刑从轻。小叔口头同意。

 

在三位军人的斡旋下,本来要判他十年,读过几天法律条文的区法院革委会主任认为过重,坚持最多三年。在他们强烈的要求下,朝阳区法院最后判了小杨五年徒刑。

 

            离婚和出狱

 

事情处理完毕后,公孙志坚办理了复员手续,回到水玲的身边。本来想捐弃前嫌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可一想起水玲偷情的事就气不打一处来,窝囊。一肚子火没处发泄,只好对水玲拳打脚踢,有时打得她接连几天上不了班。水玲只好忍着,希望丈夫有回心转意的那天。有一次,志坚喝多了酒,看见水玲搬着自行车刚上楼来,他狠狠地踹了一脚,水玲连人带车滚下了楼梯,地上留下一滩鲜血。

 

她住院了,她再也不想回到这个暴力之家了。出院以后,她向小叔提出离婚的要求,小叔也觉得自己当错了月老,把无缘的男女拴到了一起。她终于摆脱了无性家庭的约束,成了自由的女人。她住进了厂里的职工宿舍,每天照常上班,好像什么也没发生。

 

四人帮倒台后几天,小杨刑期已满。当他走出监狱的大门的时候,欣赏着久别的自由和阳光。一位身穿蓝色制服的中年妇女在焦急地等他出来,他连忙扑到她的怀里,像孩子一样委屈地哭了起来。她拍着他的后背轻轻地说:事情都过去了,我们重新开始。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2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1 回复 ryu 2022-1-11 11:09
【她不愧是位敢于反潮流的女性 破坏军婚!】
瀑川老哥 瀑得川好!
1 回复 light12 2022-1-11 19:56
ryu自述男色行动光荣立功英雄事迹:
ryu: 江苏省委原副书记张敬华蹦跶了10多年才接受调查的吧?记得那年我写博把广西的中共改开史上头号的国级被枪毙大官的准媳妇之一的小女人,用男色引诱从日本东京拖去上海,当晚塞进飞桂林的飞机,一番布置后,以其作诱饵 (12-18 18:22) 回复
ryu: 活抓了国级大官的小公仔,大公仔拘捕被特警乱枪击毙,那不也是过去了10多年我才说的吗? (12-18 18:23) 回复
ryu: 那可是压断那位中共改开史上头号的国级被枪毙大官的最后的一根那个啦。 (12-18 18:46) 回复
ryu: 现在知道何为广西情报军校邀请偶去喝酒,偶还能被邀去皇城根住进钓鱼台国宾馆了,在上海每每傍着上海市委“康办”边的由市委掌管的5星级酒店入住的原委了吧? (12-18 18:28) 回复
回复 瀑川 2022-1-12 02:49
谢谢二位大侠的评论。特俗时代的故事印有特殊时代的背景。
那个年代,荒唐的故事很多。清华一位老师出差回来,去新华印刷厂办事,看到原先在学校
某系的工宣队员张师傅在厂里扫地。他热情地走上前去问候张师傅。旁边戴红箍的工人上来
阻止,说:“他是大流氓。”后来那个老师才知道, 张和系里的两个女职工都有关系。被回厂
监管。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1-12 02:4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