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变

作者:瀑川  于 2022-7-22 09:5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小说|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7评论

自然界有一种核素,比如铀235、铀233或钚239,当一个原子核俘获到一枚热中子的时候,会分裂为几个碎片,同时释放大约180MeV(兆电子伏)的核能。这就是裂变反应,可以用来发电,也可以做炸弹。英国人称之为Fission.

 

栾景秋教授是罗德理工学院著名的反应堆物理专家,研究了几十年的裂变反应,希图给人类带来更多的好处与方便。没想到于天命之年,他自己也被一枚热中子击中,在不长的时间里,引起了家庭的分裂,同时释放出说不清多少MeV的痛苦。这枚热中子就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姑娘。

 

那年暑假他到古都西安讲学,介绍反应堆物理和反应堆工程的最新进展。由于旅途疲劳和水土不服,偶感风寒。在旅馆里连续休息了10多天。在这段时间,旅馆经理专门为这位美国专家安排了一位服务员,扈美娟小姐。扈小姐像伺候家里的亲人,从饮食、服药到室外活动,无微不至。栾教授康复之后,十分感激,要给她一笔数目不菲的小费,扈小姐婉言谢绝,说:“这是我份内的工作。”

 

当栾教授知道她不仅高中毕业还懂英语的时候,闪过了一个念头。对她说:“你如果想到美国念书,我可以帮你联系个学校。” 扈小姐觉得这倒是个好主意,比几千块钱实惠多了。于是两人留下各自的地址和电话。

 

回到罗德岛后,栾教授和妻子林若梅说起了这次讲学印象,并且提到为了表示感谢要帮助扈小姐的想法。林女士受过良好的教育,是位通情达理支持丈夫的妻子,未加思索,点头同意。不久他联系到一所英语补习学校,为扈美娟小姐办理I20的学生签证申请表,并为她提供了I-134经济担保表格。

 

扈小姐辞去了旅馆的工作,申请了护照,只用了几个星期的时间就经由北京乘飞机到纽约的JF肯尼迪机场。栾教授夫妇亲自开车把她接到家中。

 

这是一套四室三厅二厕的两层独立屋,大约250平方米。栾太太把她安排到楼下的客房。对她说:“你先凑合住几天,要是觉得屋子小再到外边租一套公寓。” 扈小姐说:“比我们武家坡的破瓦寒窑强多了,等我打工后,有了收入再给您房租。”栾太太说:“房租就算了,反正这间屋子也是闲着。”

 

栾教授说:“小扈, 你先住下来,熟悉一下环境。过几天我带你去英语补习学校上课,学费不贵,我先为你垫上。我读研究生时,有个要好的同学,叫叶挚伦,毕业后弃文从商,在圣城的下城(down town)开了个饭馆,生意还蛮红火。他们正好缺个端盘子的女服务生,你不妨试试。工资虽然不高,能管一顿饭。弄好了你收到的tip就够学费了。可是由于你的签证类型不允许在校外打工,千万不要声张。” 小扈说:“我知道,让您费心了。明天我就去。”

 

凭着年轻勤快,没几天,小扈就适应了新的生活。上午补习几个小时的英语,下午和晚间去新竹酒家上班。吃和住的问题都解决了,除了每小时两块五的基本工资,每天还有几十块的小费,比在西安当服务员强多了。心里美巴滋滋的。

 

栾教授有个女儿麦琪,在康州大学读化工专业。周末有时会回家小住一两个晚上。她从小和奶奶生活在一起,祖孙在哈特佛德有一套公寓。这天回家见到小扈,一个和她年纪相近的姑娘,感觉有点诧异。知道了她是父亲请来的客人后,只好寒暄两句,随即把自己关进楼上的卧室。那天夜里,她做了个怪梦,有人在平静的湖面投下一枚石块,激起了千层浪花。

 

栾教授的父亲起家于木材生意,在加拿大的萨斯卡屯开了个公司,几十年来生意不错。生意伙伴多在东南亚、中国和日本。他自己的家在康州的首府哈特佛德,于是经常往返于加拿大和美国,每年还要跑几次亚洲。他有三个儿子,都获得硕士以上的学位。大儿子栾景秋在大学教书,二儿子帅秋在一个化工公司任职,小儿子润秋毕业于艾姆斯特的一个大学的农林系,继承父亲的衣钵。

 

由于长年奔波劳碌,栾老先生因心肌劳损在50多岁时便英年早逝。兄弟们为了给母亲找个安静的环境,为她租了一套两居室的公寓,和大孙女麦琪在一起生活,相互照应。哥儿仨各忙各的事业,只在感恩节那天过来和母亲团聚。清冷孤单的生活使得麦琪养成内向的性格,有了什么事总喜欢憋在心里,一旦扎进牛角尖,10天半月都出不来。

 

她有时向母亲抱怨:“干嘛让奶奶去拿白卡吃救济?我在学校里总觉着抬不起头。”栾太太说:“你爷爷去世后把财产分给了三个儿子,你奶奶没收入也没存款,所以才享受政府的补贴。这是美国政府给咱的福利呀。合法。”麦琪还是抱怨说:“不合情理!爸爸和叔叔的收入都那么高,怎么就凑不出每月几百元的生活费给她?Shame on you!”

 

扈小姐住进来后,麦琪回家的次数少了,除了在学校就和奶奶呆在一起。习惯于独往独来的她没有几位知心朋友。

 

家里有了客人,栾教授和栾太太也忙了,一个忙着教学和实验,一个忙着屋里屋外的家务,周末还要挤出时间教扈小姐学开车。在美国不会开车,等于没腿,凡事都得依靠别人。扈小姐心灵手巧,栾家的车又是自动换档,没出三个月,驾驶证就拿到了。这时饭馆的工作也熟悉了。因为她长得漂亮,能说会道,还揽住了几位常客。随便几句甜言蜜语,就能把那几位多情的食客伺候得屁颠屁颠的。人一高兴就会忘乎所以,随手甩给她一张印着富兰克林头像的百元大钞。

 

半年后,她进了栾家附近的一所社区大学,这种大学有点像国内的中专,以技能为主,两三年就能毕业。成绩好的还可以带着学分转到本科大学。凭借资质聪慧,她修了两个专业,财会和文秘,成绩都属上乘。毕业后,栾教授帮她在大学 找了个秘书工作,每月有固定工资两千多元。

 

此时在饭馆打工时相识的几位闺蜜都很羡慕她,有位体面教授的帮助,还有个像样的工作。一位来自福建长乐的小陈跟她说:“坐飞机来的和坐船来的就是不一样,看你才几年的工夫就混得不错了,该考虑成家的事了吧。”

 

扈小姐说:“我心里有个人,可是这不可能。”“说给我听听,或许给你出个主意。”

 

“就是帮我来美国的栾教授,可他们一家和和睦睦,我怎能横着插一杠子?”

 

小陈说:“没听说过后来居上吗?凭你的年轻美貌,一身香气,想要挤走那位黄脸婆,还不是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不好意思。”“有啥不好意思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也是自由竞争呀。哪天没人的时候,你洗个澡,在客厅里跳回脱衣舞。看你老大不小的,后边的事就不用我教了。”

 

小扈盘算了一些日子,觉得小陈的话也不无道理。听栾教授讲过,科学家都是靠踩着别人肩膀上去的,何况我一个弱女子。靠我自己的两万块钱,猴年马月才能买上房子。要是和栾教授结成连理,我立马就是这所宅院的主人。大主意已定,还得工于心计。

 

星期六的晚上,栾太太到哈城去看婆婆和女儿,给扈小姐留下了咸鱼翻身的契机。她在栾教授快从健身房回来的时候,开始洗澡,卫生间也没关门。听到栾教授开门的声音时,她用一块浴巾裹着头发,光着身子走了出来,和栾教授来个对心碰撞。栾教授想躲闪已经来不及了。扈小姐假装紧张羞怯,一脚没站稳,把热汽未干的胴体一古脑儿歪倒在栾教授的怀里。

 

50岁的栾教授还在青壮阶段,经不住这样强烈的糖衣炮弹的突然袭击。此时他六神无主,心猿意马,顺手扶住了这位含苞欲绽的三八女郎。女郎轻弯玉臂勾住了栾先生的脖颈。在相互无语半推半就的默契下,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上演了一出颠鸾倒凤的哑剧。

 

栾太太由于操持家务身体欠佳,过早地进入更年期,告别了中年尚存的妩媚与风情,失去了饮食男女的浪漫与轻佻。栾教授却还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因此时常有一种失落之感。没想到扈小姐今日投怀送抱,宛若一朵凭空飞来的桃花,弥补了他藏在心底的遗憾。完事以后,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唐突,连忙说:“对不起,我今天不是我自己,实在对不起。”扈小姐巧言安慰他:“您甭介意,算我自愿。您帮了我那麽多忙,小女子无以为报,只好以身相许,让您舒服一回。”

 

万事开头难,但凡开了个头,后边的事就轻而易举了。自此主人和客人之间的屏障已经揭开,酸和碱的离子凑到一处,成了一对共同戏水的鸳鸯。只要人不知鬼不觉,这两块磁铁就会砰地一声撞击到一起,更立西江石壁,沉浸巫山云雨。可怜的是,蒙在鼓里的栾太太照样对扈小姐关心备至,客客气气。

 

俗话说纸是包不住火的,何况栾家燃起的还是一团欲火,俗话还说欲火会焚身的。一天晚上,夜深人静,栾太太不在。栾、扈二人在客厅里如胶似漆滚来滚去。大战二百余回合,气喘吁吁,难解难分。不料门锁一响,大灯一亮,麦琪把只有在X级电影里才会出现的画面尽收眼底。她像疯子一样,又是哭,又是叫,扔下书包,连门也没关,哇哇地向外跑去。她无法接受的是那位性感明星居然是宝刀不老的父亲。

 

毕竟是自己的独生女儿,眼前的乐趣再大,也顶不住女儿引起的颠簸。栾教授后悔了,他本来只想随便偷个情,尝回嫩草,风流几次,弥补生活里说不出的美中不足,但是他不想放弃几十年恬静温暖的家。他连忙穿好衣服,去追女儿。她已经跑远了。那天晚上,栾教授心怀歉疚,翻来覆去,不得入睡。扈小姐倒是心安理得,把窗纸捅破也是好事。这或许是从韬光养晦转向亮剑峨嵋的开始。

 

还好,一个星期后,女儿又回家来了。她一句话也没说,胡乱吃几口饭就回到自己的卧室。栾教授还以为事态就这样不费吹灰之力地平息了,栾太太却感到麦琪有点怪异。虽然她平时话语不多,但一直有礼貌,至少会说声谢谢和晚安。

 

第二天早上,栾太太整理房间,不见女儿的动静。敲门叫了两声:“麦琪,该吃早饭了。”没人答应。她又大声地喊了几次,还是没人理睬。她猛然转动门把手,闯进去一看,女儿已经气息奄奄。她连忙喊来栾教授,扈小姐闻声也跑上楼来。麦琪的床头柜上放着一个安眠药瓶,里边还剩下几片。

 

医生说:“服药过多,时间太久,神经中枢已经死亡,回天乏术。”栾太太有点迷茫,女儿虽然内向,有点抑郁,但是无论学校和家里都没有什么突发事件点燃她自杀的意念。

 

扈小姐若无其事地给栾家夫妇一阵安慰,深表同情。心理却觉得,麦琪走了也好,省得碍手碍脚。

 

栾教授失去女儿,感到十分懊悔。他找新竹饭馆的老同学去诉说心里的苦闷。把事情的原委跟叶老板讲了。叶老板说:“我早就料到会有今天,当初不想给你泼冷水。这种事不是好玩的,怎么能平白无故让一个年轻的女子长住你家,一家不一家,两户不两户。三个女人一台戏,幸亏你太太仁慈宽厚。器官移植还会有抗体,一个外来女人对你家怎能不会带来冲击。”

 

“是啊,你要是早告诉我,我就让她到外边住去了。”“得了,无利不起早,你要不是闻到那股腥臊,也不会费那么大的周折去帮她。对不对?”“老实说,不光她的容貌,还有气质。可虽说色胆包天,但我还是没那个胆,是她愣扑到我怀里的。我又不是柳下季。”

 

“这回玩大发了吧,闺女没了。看你怎么办。”

 

“凉拌呗。”

 

“还有心思开玩笑?我看你是电视剧看多了,想入非非。这事还没完哪,不信走着瞧。你的麻烦刚开始。我的一个同行,他手下有个跑堂的,干了几十年,还是单身。55岁的时候,带着攒下的那点血汗钱,到大陆去找个婆姨。”“找到了吗?”“得来全不费功夫。一个姑娘很爽快地同意了,但要求到美国后再同房。来了以后,姑娘哭了,说她有丈夫。央求他好人做到底,把丈夫也给办来。”“办了没有?”“那不是冤大头吗。”

 

“看来我真的不该粘这个鱼腥。”“男人偷腥不奇怪,我看你是被腥味迷住了,还得偷下去。”

 

事态平静下来后,栾太太一下子又老了许多,眼神和举止开始迟缓。除了料理家务,还得经常去哈城陪伴孤身的婆婆。人非草木,豺狼虎豹都会时发恻隐。小扈也消停了几个礼拜。可是欲火难耐,情窦重开。栾太太的不在的时候,她不时向栾先生挤眉弄眼,撩拨挑逗。有时还陪他喝两盅酒,从杯里找回一点欢乐,顺便激发起欲望的脉冲。当失去女儿的心痛衰减到五个半衰期的时候,栾先生也经不住肌肤之亲的诱惑,重新和小扈坠入茫茫的爱河,男欢女浪,卿卿我我。

 

功夫不负苦心人,小扈觉着她在栾教授的心里已经占有一席之地,对栾太太也不再像往日那么尊重,和栾先生打情骂梢都不回避。时不时地还以主人的口吻吩咐栾太太去换洗床单、枕套。栾太太再怎么迟钝也嗅觉到了家里新常态的气息,她觉得自己更像一位准备晨炊的老妪。直到一天她从哈城回来,看到自己的丈夫和小扈在厨房衣衫不整追逐嬉戏,她才知道她的主妇执照快被吊销了。失去女儿之后的下一步残棋就是失去丈夫了,尽管这步棋是迫不得已。她终于擦去眼泪提出离婚的要求。

 

丈夫开始不同意,不忍心把失去女儿的妻子再伤害一次。何况这完全是他的过错。可是架不住小扈从枕边吹来的和风细雨。“你们既然不再有爱情,还鳔在一起干嘛?我和你会建立新家,给你带来新春的暖意。”

 

无毒不丈夫,栾先生终于从道德的紧箍咒中挣脱出来,决心追求彻底的自由。他和栾太太离了婚,各人过各人的,再无牵挂。合久必分,这也算个意料之中的结局。小扈不喜欢现有的这套房子,她怕麦琪的幽灵找她清算。于是顺水推舟,送个人情,把房子留给栾太太。她和栾教授再筑新巢。栾母舍不得失去这位贤良的媳妇,退掉康州的公寓,和林女士住到一起,婆媳相依。

 

一个温馨的三口之家终于因为一粒能量为0.025电子伏的中子的闹腾而导致了裂变。女儿最惨,直接被发送到阴间;相濡以沫了20多年的贤妻也被晾到了卡尔森海滩。

 

铀核裂变一般分成两片,碎片的质量谱呈双峰形分布。这次栾家分裂成三片。据说裂变产物有三片的事例由中国旅法科学家首先发现。


高兴

感动
1

同情

搞笑
1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6 回复 东方朔风 2022-7-22 18:30
结尾: 女人不久之后就有了新相好,教授发现后打了一巴掌,被控家暴,因此丢了工作,也被禁止回家,几乎流落街头,很快抑郁成疾得了胰腺癌,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里孤独一人疼死在流浪者收容所。
2 回复 慈林 2022-7-22 19:04
小說吧。
2 回复 是这样吗 2022-7-22 22:34
这个“小扈”还真不“地道”,人家邓瘟敌也是如此上位,可是没有逼死过人啊!改革开放近40年这种故事上演了无数版本,当今许多中国人道德沦丧,时代不同各种方式“留美”样式也不同,早期是I-20留学赴美,再后来是“结婚”赴美,偷渡,政治庇护,假投资移民,生孩子留下,旅游签证留下不走,现在是网络dating,把美国老白人骗的一塌糊涂!也有不如意的女人不如小扈,什么财产也没有得到,但是拿了已经死了的老头退休金!我知道一位Shanghai女人在网上认识一位美国退休老人,跟老头热络后老头往返中国数次,最后与这个50多岁的女人结婚后很快就来美国与老头一切生活了7年,这7年中她对老头不照顾,把钱完全自己掌握不让老头花钱,但老人子女很精明,把财产进行了公证和往生后安排,这个女人知道后非常气愤离家出走,老头一气中风病倒进到养老院,死后这个女人没有得到一点遗产只能享受老人退休金!这位Shanghai女人还有儿子在Shanghai还有房子,但是就不回国,现在正在申请老年公寓等待中!
回复 浮平 2022-7-23 02:08
渗透
1 回复 瀑川 2022-7-23 04:37
谢谢各位同仁评论。小农经济的国家本来就自私,共产党提倡大公无私后,从上到下,就更自私了。尤其是经过文革和崛起之后。这个故事不是凭空编造。如今,当官的带头贪腐,只在触犯了一尊权威是才被揪出。下边的人能不效尤?
回复 ccacer7921 2022-7-23 12:09
我觉得这个小扈在党国人中还算行得正的,基本上算党国人中,中上等品行,还算个有规有矩的微蒗女,发情发的还算有根有据,至少还算正常女。在国女中能做到这种程度的应该还算说得过去,拿到钱就走人的太多了。特色国吗,肯定有点特色了,不足为奇!
回复 ccacer7921 2022-7-23 12:14
大部分国女,不管多大多小,跟上面“是这样吗”网友说的差不多,你还能期望国女能是啥样淑女?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7-23 12:1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