栓子的故事 3

作者:暗夜行路  于 2011-6-29 19:3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评论

两年后的暑假,妈妈给润香在部队找了一个对象,大姨带着大表姐来相亲。那对象就是常来我家玩的小李叔叔,小李叔叔已经是穿四个兜的部队干部。听说一结婚就能做随军家属,急于跳出农村的大表姐,只怕对方要调自己的毛病,对小李叔叔个子有点矮,眼睛有点小,连一句意见都没有,大姨到底是后妈,翻来覆去地征求着大表姐的意见.

润香,这可是你一辈子的事,你要自己拿主意,不要碍着你小姨的面子.”

妈,这么好条件的对象,我去那里找呀?人家要是找我这样的农村的,可着挑。只要人家愿意,那我真是托小姨夫和小姨的福了.”

大表姐的这番话让妈妈感慨万分,看着大表姐在院子里收衣服,对大姨说:“没想到这孩子这样明事理。”

“她看着润芝,就知道我没有亏待她。”大姨脸上的表情很复杂,说不上是惋惜还是得意.

“润芝,也该找人家了,不会真嫁给瞎栓子吧!

她就是想嫁也嫁不了,她妈已经放出话来,谁能拿出三千块钱,姑娘就嫁给谁。“是吧?润香。”她对抱着衣服回来的大表姐确认.

大表姐明显有点不高兴:“您老又说它干什么?我姨要说也是被逼的,姨夫半身不遂躺在床上,不能干活不说,还得花钱吃药。”

“说的也是,那女人对女儿狠,对他男人到是没有说的。男人说话也病了三年了,家里一点儿上口的总是先端给男人。”大姨的愤愤不满已经转成了同情.

小李叔叔对大表姐也没有什么意见。妈妈立刻决定让大表姐在我们家住一段时间,好让两个年轻人多接触接触。大姨那边还有一家人在等着,要先走。我和大姨一起回去。如果事情定了,就让小李叔叔送大表姐回去时。再把我带回来。这一次是我在农村住得最长的一次。

 

八月,是北方农村最有色彩的一个月,田野里飘荡着麦穗, 玉米,香瓜,毛豆混合的香气,我和润兰还有几个同年龄的小伙伴在田里跑着,寻找着黑色的麦穗,对我们来说,那入口就化绵绵的黑麦,实在是令人垂涎欲滴,吃黑麦,我们都是大摇大摆,吃香瓜就得乘看瓜的老头转身回帐篷时,那时还是人民公社,我是公社干部的亲戚,老头是故意放我们,每个人摘一个撒腿就跑,大姨家我是不敢回去,大姨胆子小,生怕再来一次运动有人揭发他和大姨夫纵容孩子偷国家的东西,上次我拿回去几把毛豆被她审讯了半天,以后也就学精了.

这时我和润兰最好的去处就是栓子的屋子, 栓子在这个月份,最是清闲,新粮还没有下来,旧粮已经见底,农民谁还有钱娶媳妇.只有死人是不分季节的,还得是有点积蓄的人家死人,来请栓子他们做鼓将手,栓子就有额外的进项。栓子是享受五保户的待遇的,再加上这些零花钱,阔气的让人嫉妒。

 北方的房子建得都是坐北朝南,栓子屋子的西面是一条车马大道,润芝家的屋子与栓子家是一墙之隔,栓子的爹把西面砌了一堵墙,沿着墙也盖了鸡窝猪窝,现在早是断墙残桁,屋前的院子那块自留地却很大,里面种的全是玉米,我们从南面院墙翻进院子,为的是避开走润兰家的窗下,润兰的爹每天坐在炕上抽着烟锅,支着纸窗,注意着外面的动静,连车马大道的动静都逃不过他的耳朵。

我和润兰小心翼翼地沿着栓子家的西院墙根,摸到西屋窗前,里面传出来低低的说话声。 栓子的西屋因为不住人,纸窗可谓千疮百孔,顺着这些孔往里看,润芝坐在炕沿边,手里纳着一只鞋底,她不时地把锥子在头发上筚一下,她的头发油光发亮,一条辫子垂到腰际。说起来,我那时最羡慕她的那条辫子,而不是她那又黑又亮的一双大眼睛。

栓子坐在一堆麦秸旁边,正在打草帽的辫子,栓子从来不把草帽的辫子卖给工厂来收辫子的人,他要亲手把它们缝成草帽,挑到十里外的公社所在地麦胡图去卖,人人都知道栓子的草帽耐用,虽然比公社供销社的草帽贵出一毛钱,还是愿意买栓子的。

“你和你妈说了吗?”栓子问,这次大姨去天津,给栓子带回来一副墨镜,他戴上了墨镜,越发显得英俊,他自己也知道这一点似的,和人说话了不时地推推他的墨镜,很是潇洒。他这时停下手里的活,眼睛朝向润芝,润芝并不回答他的话,丝拉斯拉地纳着鞋底,栓子站起来,准确地走到润芝的面前,突然跪下,把头伏在润芝搭拉在炕沿的两条腿上,润芝叹了口气,照样纳着鞋底无可奈何地说:

“你又来了,说又有什么用,你什么时候能攒三千块钱。

只听栓子喃喃地问:“你愿意做我的老婆吗?”

润芝终于停下了手里的活,说:

“我愿意不愿意有什么用

“只要你愿意,你妈敢把你嫁给别人,我不会饶她。”

栓子的声音恶狠狠的。

润芝的声音带着无奈和悲哀,她用一只手摩沙着栓子的头发。栓子的头发一直都是她洗的,也是她剪的。

栓子来到他们村,准确地说来到润芝家隔壁时,才两岁。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润芝不能明白,隔壁那个叫韩叔叔的单身汉怎么会突然有了儿子,而且是一个像玉雕般孩子,润芝一直羡慕别人兄弟姊妹一大堆,看到栓子就格外地亲,抱着、背着;出来、进去。韩叔叔白天要出工,正愁没有人看着孩子;润芝妈正梦想着有个男孩子,恨不能栓子日夜都在这个家里。润芝妈甚至几次提出来要领养栓子,韩叔叔坚决不肯。润芝妈的话头就有些恶毒。

“咋们也不敢要他,我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孩子,不是有点日怪吗?他妈一有他,老韩就被从县文工团打下来,婚也离了。一落地,他妈就寻了死;奶奶养着,好好的,怎么就突然得了急病死了。”

润芝妈很快让自己确信了栓子不是妖魔,也是妖魔附体以后,便断了要领养的念头。

在栓子要四岁那年春天,栓子的眼睛有一天开始红肿。栓子爸没有当回事,一个星期后红肿不但不消,还有了变坏的迹象,栓子也有些精神萎靡。栓子爸把他领到赤脚医生那里,赤脚医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给了一管子红霉素眼药膏,让涂一个星期试一试。第三天的夜里,栓子开始发起了高烧。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栓子爸叫上赤脚医生,骑着自行车半夜往八十里外的县医院赶,县医院折腾了一上午,没有查处病因,又往市里的医院赶,等到市医院召来医生会诊时已经是又一个凌晨。

栓子爸背着栓子回来时,人完全脱了形,像是失去了意识,和他说话,也不应,只是寸步不离栓子。人们说他是气蒙了心,过一段时间就好了。由村支书出面,安排村里的人每天给这父子送饭。果然,三个月后,栓子爸开始走出了家门,让村民们震惊的是,他跑回县里,拿回来二胡,唢呐,笛子,还有小提琴。这小提琴听说是西洋人的,栓子爸以前就是拉它的,还真抵不上我们的二胡好听。栓子爸一定也这样认为,把其他的几样乐器都教了,直到躺到了床上才开始教栓子小提琴,

村里很照顾这对倒霉的父子,让栓子爸去管仓库,这样栓子就能一直在他爸身边。

润芝在栓子眼睛坏了后,偷偷地哭了两场。润芝妈在庆幸没有领养栓子后,倒是对栓子生出了许多的怜悯,表现在她不阻止润芝去给栓子洗脸、洗脚,带栓子去大小便,当然栓子爸也不白用润芝,过年过节给润芝买件褂子什么的,也偶尔给润芝爹买条烟。两家的关系比别人不同,村里人便传润芝妈和栓子爹过上了,等到润兰出生,人们都在注视着润兰,润兰在两岁时已经活脱脱是她爹的样子,四方脸,短脖子,不知她的这个样子让多少人觉得无趣。润芝开始照顾润兰,那一年她小学三年级,不仅会写自己的名字,还能读报纸上的那些字,润芝的爹妈觉得足够了,润芝自己也不是非要去上学,背着润兰在村子里转,实在无聊的时候,会转到栓子父子在的仓库,栓子爸这时总是没有好脸色,有时远远看见润芝就会阻止她靠近,为的是不让她打扰正在练习拉二胡的栓子。

栓子爸那口气似乎就是为栓子能吃上饭延续的,等到栓子十二岁那年,由栓子爸牵头,几个村子组起了一个鼓匠班,召集了几个平常吹个唢呐,拉个胡琴的人,平时练习练习,碰到婚娶嫁丧去给人家热闹一下,起先还只是混顿饭吃,半年下来,就有了明码标价,栓子爸在第一次拿到钱后,躺倒了,只说是没有气力,赤脚医生来看了看,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人们劝他去医院检查检查,他坚决不肯,开始教栓子小提琴。

村民的大半都认为栓子爸这时被栓子妈的魂灵付体了,除了教栓子的时间以外,栓子爸的声音完全是个女人的声音,还让栓子叫他妈,村子里没有人见过栓子妈,,不知道那是不是栓子妈的声音,但有一种恐怖弥漫在村子的上空,只有栓子本人,处在馄饨之中,好像在享受着父亲的错乱人格,润芝不止一次看到作为妈妈的栓子爸抱着栓子,亲吻着栓子的脸颊,完全是妈妈在亲吻她的婴儿一般,那种柔软的目光,让润芝毛骨悚然。她把这种情况告诉了大姨夫,大姨夫便决定找一个跳神的来,给栓子爸驱邪,和栓子一说,栓子坚决地反对,他说他的爸爸非常正常。

栓子的小提琴只学了一首《梁祝》,曲谱是在拉二胡时就记下来了,主要是学习一些技法,半年下来,《梁祝》让他也拉熟了,大的不敢说,在这个县里,除了文化馆的专业小提琴手,竟没有人能听出他的破绽。

栓子爸在栓子的《梁祝》中,安静地死去。大姨在栓子爸死前三天,突然看到栓子爸,走出家门,在阳光下张望屋旁边的大路,试着和他说话,他竟然认出了大姨,口齿异常地清楚,大姨为了让他高兴,急忙告诉他,她的小姑子的婚礼一定要请栓子的鼓匠班,这十里八村都知道,请鼓匠班就是请的栓子。

“他大叔,栓子以后可要给你挣钱了。”

“那好,那好,他四婶,我看这村里你是个好人,栓子以后你多废点心,我先谢谢你了。”

栓子爸的话有了农村人没有的客气,大姨被他这样表扬,很是兴高采烈,逢人便说栓子爸病好了,走到后院和婆婆说,婆婆大惊失色:

“看来栓子爸是要走了,他是在专门等着你,交代后事呢。”

大姨对婆婆的话,从来都是半信半疑,说栓子爸向她交代后事,大姨觉得婆婆信口胡说,要交代也是向她的男人交代呀。但说她和栓子爸一点没有关系又不然,他们俩最大的共同处就是同一天来到了这个村子。栓子爸下放来,她嫁了进来。

栓子爸的模样自然是不同于村民们,新媳妇的大姨也有别于其他的村姑,对两个人来说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他们倒是最先认识了对方。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2 回复 潇湘妃 2011-6-29 22:18
好故事, 好文彩。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暗夜行路最受欢迎的博文
  1. 顽张 [2012/10]
  2. 对视 [2013/08]
  3. 栓子的故事 8 {结尾之一} [2011/07]
  4. 栓子的故事 8 {结局之二} [2011/07]
  5. 栓子的故事 6 [2011/07]
  6. 栓子的故事 3 [2011/06]
  7. 握手 [2013/01]
  8. 低姿势 [2012/11]
  9. 栓子的故事 7 [2011/07]
  10. 姿态中的日本文化 [2012/09]
  11. 追悼一位伟大的演员 {微型小说} [2013/05]
  12. 栓子的故事 2 [2011/06]
  13. 接触 [2013/04]
  14. 信赖关系 2 [2010/10]
  15. 胡杨树的等待 [2011/10]
  16. 花不语 [2012/04]
  17. 手腕 [2010/11]
  18. 横卧 [2012/12]
  19. 距离 [2012/11]
  20. 随声附和 [2012/10]
  21. 家属大院 1 [2010/12]
  22. 信赖关系 1 我们来读十五年前的一个故事 [2010/10]
  23. 笑 2 [2010/10]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7 13:3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