栓子的故事 5

作者:暗夜行路  于 2011-7-1 14:1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2评论

那以后,有好几年没有听到栓子的事,八三年,我考完大学后那个暑假,和大表姐带着她三岁的儿子明明一起回到了大姨家,大表姐结婚后,这是头一次回娘家。

我们下了公共汽车,走在路上就有许多人表姐打招呼,有几个腿快的孩子已经先跑到了大姨家里报信,我们一拐上大姨家那条道,远远地就看见大姨和三个中年妇女站在大门口在向我们招手。

大表姐和那三个妇女打招呼,挨个叫过出:三大妈,刘婶婶,五姥姥。彼此的神态仿佛每天都在见面似的。

刘婶婶是一个高个,宽肩声音洪亮的妇女,她发出惊叹声:“诶呀呀,看润香养得这样白净,哪里还像咋这土窝里出去的人。”

“要不咋说城里的水养人。”小脚的五姥姥附和着。

皮肤有点细白,腰身遗存着的三大妈不只是嫉妒还是羡慕地说“还是说润香有福气,有好命比什么都强。”

   大姨正在忙着给围在大门口的七八个孩子散糖,三大妈的话让她很高兴,自大表姐有了这门好婚姻,大姨也有了好后妈的名声,大姨人前人后都觉得脸上有光彩。这时,她穿着散发出一股樟脑的味道黑白格格的衬衣,脸上堆着笑意,嘴咧的更大,眼角的皱纹更深了。因为高兴,她撇下了我们,开始往屋里让那三个女人,“她姥姥、大妈、大婶进屋里进屋里。”

   大表姐的眉毛皱了起来,把行李递给我,拉上明明赶在大姨前面,堵在了大门口,对明明说:“明明,这是姥姥,快叫姥姥抱。”

  大姨这时才顾上看明明,明明哼哼唧唧地直往大表姐的后面躲,大姨想去抱孩子,孩子不让,正闹着。不知谁说了一声:“润芝妈来了。”远远地看见润芝妈疾走代跑地往这边赶来了。

  润芝妈并不和那三个女人打招呼,先在我的面前愣了一下,立刻认了出来:“这不是玲玲吗?长得这么高,比润兰要高出半头了。”

  润芝妈一说话,露出了掉了一颗门牙的牙齿,平添了一份衰老像,几年前还是黑多白少的头发,现在也是白多黑少,本来有点大的眼睛也被耷拉下来的眼皮子挡住了一半,只有说话的精神气还像几年前一样抖擞。

  不等我回答,她又赶着去问大表姐,“润香你可回来啦,你姨都要急死啦。”

  “我都说要回来啦,您还让我爹打电话。大表姐有点不乐意。

  大姨终于抓住了明明,不顾明明“下去下去”的哀求,回头招呼我一声:“跟大姨回家。”

  先就进了院门,大表姐看出大姨不高兴,急忙帮着我把行李提进院里,润芝妈也跟了进来,反手把大门关上了,外面的大人,并不在意,继续聊着他们的天,孩子们哄着跑到别处去玩了。

一进家门,还没有容我们多想,她开始拉着大表姐的手哭丧似地哭唱起来,大姨从润芝妈进门就开始张罗着给猪拌猪食,这时已经出了门。很快我听出了润芝妈的歌词:

“我那有灵的姐姐,你只保佑你的姑娘,也可怜可怜你无依无靠的妹妹吧,让她也过一天好日子。”润芝妈用袖口抹了一把满脸的泪水和鼻涕,大表姐的儿子明明紧紧地靠着我,表弟瑞瑞在炕沿上,叠着他的香烟盒。大表姐眼睛里含着泪,叫着:

“姨,别这样,起来说话。”

她姨受了鼓励,哭声停了下来,很清楚地说道:“润香,你好了,也不回来看一看,你姨是死是活。”说到这里,她悲从中来,又开始哭她的姐姐

“姐姐呀,你死了,我给你看着润香,她好了,让她顾顾她可怜的姨吧。”

大表姐的眉头渐渐地皱了起来,凛凛地说:“姨,你不用哭我妈,你有什么事,就直说了吧!”

润芝妈听着口气不对劲,看见大表姐脸色不好,怏怏地坐在了炕沿。但她还是没有放弃:“润香,姨可比不了你爹娘家,你爹是挣工资的,你姨说不好就要拄着棍子去要饭”。

十二岁的表弟这时抬起眼睛说:“你每天不是端着碗在我们家要饭吃嘛?”

润芝妈刚要说什么,只听外面大姨把平日的声音提高了八度,喜出往外地喊着:“呦呦,栓子来了”

栓子的声音传进来,“我来看看润香姐。”

“来就来了,又拿这些东西做什么?”

“大妈,我现在有了,你尽管拿着。让春旺给您拿到屋里去。”

屋里,表弟已经跳下了炕,去迎栓子,

润芝妈有些不自在地说:“润香,明天,你们来姨家吃饭,我家里还有事先走了。”她一溜烟地出去了。

栓子扶着那个叫春旺的进来,润香一直都坐在炕沿上,站起来,我在炕上欠起身,迎着栓子,栓子似乎看到了这些,急忙挥着手:“我又不是什么客,坐着坐着。”

栓子还是我印象中的栓子,这天穿着件藏青色的中山装,头发推成了一寸长,下巴的胡子刮得铁青,加上那幅墨镜,有种做作出来的不同一般的感觉。

本来是想把栓子让到炕上,栓子执意不肯,说不能久坐,便跨在炕沿上,

大姨妈已经在忙乱着,要剁开那块大砖茶,给栓子冲茶。

栓子制止着说:“大妈,我是来叫润香和玲玲明儿去我那里坐一坐,说了这话我得带徒弟去夏庄”

大表姐睁大眼睛地问:“栓子,你有徒弟了?”

大姨妈连忙接过话头说:“这不还没有来得及和你絮叨,栓子可了不得,有五个徒弟,这来旺就是一个”

来旺是个十五六岁的小伙子,长得矮矮挫挫,黑黑黝黝的,一点不怕生人,站在栓子的旁边,朝这边摆着手。

栓子走后,大姨妈想起自己原来的话,很是得意地说:“我早说过,没有眼的栓子抵得上有眼人两个,人家现在抵得上十个人,要多悬有多悬。”

大姨妈说到栓子就像打开了水龙头,有说不完的事,每次给人家吹一场,至少是五十元钱,现在的人什么都要热闹热闹,栓子吹的又好,又有好人缘,连县城里的人都来请栓子吹,倒是每天不得闲,这两年栓子就发了,盖了房子还买了新乐器,还搞了一个什么金,就是给村里上不起学的孩子交学费,要说这栓子也算是有恩义的人,凡是给他过帮助的人,他都要补报人家。说到交学费,大姨妈想起另一件事。她给润香端上一碗茶,问大表姐:“润兰考住了天津师专,你知道吗?”

看到大表姐摇头,大姨妈自信地说:“你姨已经放出话来,说不让润兰上学,还说你要给润兰在部队上找对象,村里人都知道这是给栓子听的。栓子现在和润兰处着呢,你说你姨这是造了什么孽。”

我不知道为什么大姨妈腔调一转开始骂起了栓子,“那个枪崩的,把润芝弄得掉过孩子,现在润芝怎么也怀不上,被她那个畜生男人都要做踏死了。”

大表姐也是头一次听说这事,急忙问:“栓子说了”

“栓子怎么会说,是润芝男人和润芝去医院,大夫说润芝打胎打坏了,那男人在润芝妈家的门口跳脚地骂了一天。”

大表姐显然对润兰有了气:“润芝都被坏了,润兰荤油懵了心窍了,还和那个瞎栓子混。”

大姨妈看到大表姐对栓子起了厌恶,又纠正道:“润芝和栓子的事,都是润芝爸妈的不对,为了那点钱。”

我有一点不解:“人家现在钱不是更多了”

大姨妈看了表姐一眼,欲说又止,告诉我们她知道,她不愿意说,大表姐一定理会了这个意思,并不追问,留下我一个人罩在烟雾中。

 

第二天,润香带着明明去她姨家吃饭,大姨妈没有让我跟着去,说我去了润芝妈不好和润香说话。直到晚上擦黑,来旺来接我,才知道润香已经去了栓子家。

栓子的三间土坯房已经换成了三间砖瓦房,房子的格式却还是旧式的,没有变化的还有院子,与润芝家之间的院墙几乎都没有了,润芝家的旧房子好像是依在砖瓦房的一个孩子,只是在两家的门前的连接处,润芝家一侧堆着一些不用的家什,使人不能通过,表明了润芝妈要与邻居决裂的心情。

远远地听到断断续续的唢呐声,来旺加快了脚步,狠狠地说:“癞头又在摆弄我的唢呐了,等我去敲他一顿。”

一进门,来旺自己一头扎进了西屋,我进了东屋。润香和明明坐在东屋的炕上,面板也放在炕上,一个花白头发的中年人站在炕边,正在把一团面拽成像面条一样的形状,不同的是,面上用了很多油。栓子坐在炕沿边跟花白头发的师傅唠着磕,那个十二三岁叫双喜的小徒弟正在啪塔啪塔地拉着风箱。

栓子站起来,把我让到炕上坐,对双喜说:“你去叫润兰来吧。”

双喜有点不情愿:“又要挨骂了。”

栓子推了推他的墨镜,说“就说玲玲来了,你就在院子里喊一声,又能咋样你。”

我自己也很想见到润兰,自告奋勇地说:“我去喊。”

栓子立刻笑了起来:“那敢情好,润兰妈没有不让她出来的理由。”

我瞅了一眼润香表姐,她像没有听见似的。

润兰果然一听见我的喊声,穿过园子过来了的时候,顺手将她家院子里葵花摘了一个拿了过来,走到我跟前,把葵花盘递给我,她还记得我爱吃带有水色的葵花籽。

“玲玲,你长高了。”

几年没有见,我们彼此都长成了大人,润兰的脸盘活脱脱又一个润芝,个子却没有长到姐姐那样高,她妈说她比我低一头是夸张,她比我稍微低一点,其实我也只有一米六二,她的腰身却看上去比我壮实,正是夏季,她只穿了一件兰花布褂,北方的农村妇女们没有带胸罩的习惯,她的一对乳房像两只兔子一样在她的胸前跳动。

西屋里传来嘤嘤的哭声,润兰皱皱眉头说:“去瞧瞧”

来旺正站在地上用一块发黑的白毛巾擦着唢呐,一个八九岁的孩子站在炕边哭着,他只管用他的袖子擦着他的泪水和鼻涕,我们进来也不抬头,头上是黑一块白一块,那是小时候生的苍,留下的疤瘌,他就是癞头。连着炕也有一个锅台,一个壮实的小伙子坐在风箱旁边,看见我们进来坐着没有动说了声“来了”。

润兰不理小伙子,冲着来旺喊道:“你又招惹他了。”

来旺不满地说:“他动我的唢呐。”

润兰啪地把唢呐抢下来说:“这不是你的。”

润兰的神情让我想起几年前的她。正说着栓子也过来了,拍着癞头的头说“不用哭,不是说好等你润兰姨去城里上了学,给你也买一支唢呐。”

那个小伙子突然站起来插嘴说:“也买一面鼓吧”

栓子露出一脸讥笑:“你又要学打鼓了,你把这五种乐器都学了个遍,也没见你哪个能学好。”

我这才注意到在靠北墙的大柜上一溜摆着笙;笛;锣;二胡,还有另一支唢呐。恐怕这就是这个乐队的武器。

小伙子怏怏地坐了回去,癞头完全高兴起来,他冲着小伙子做个鬼脸故意气他道:“奥,我要有唢呐了,二奎,气死你。”一下子跑了出去。

二奎冲着癞头骂道:“你个妨死爹娘的兔崽子。”

栓子的脸登时变了颜色:“二奎,”

二奎不再吭声。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7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2 回复 leahzhang 2011-7-3 23:34
写的真好,你一定有生活经历!赞一个!
3 回复 暗夜行路 2011-7-4 18:35
leahzhang: 写的真好,你一定有生活经历!赞一个!
谢谢鼓励。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暗夜行路最受欢迎的博文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5 13:1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