栓子的故事 6

作者:暗夜行路  于 2011-7-4 18:4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4评论

那天吃得是一窝丝,是把拉出的面条盘成一窝,放到油里炸,甜酥香脆,白发的师傅练就了这一手绝活,让栓子说,就是你们天津城里也吃不到这么好的一窝丝。

栓子的谈兴很浓,润兰在地上忙着填饭到茶,完全是一位女主人,大表姐润香一直没有好脸色,我这时很庆幸栓子看不到大表姐的脸色,栓子却感到了,他拍拍自己旁边招呼润兰说:

“兰兰你也过来吃吧,让二奎做。”

润兰真的依着栓子坐了下来,坐下来时,还用手轻轻地拍了拍栓子招呼她的那只手,如果不是有这么多人在,我猜想栓子一定会用那只手把她揽在怀里,那种亲密的氛围不是你看到的而是你能感到。大表姐已经到了极限,她压住怒火,轻轻地吼了一声

“润兰,坐过来。”

所有人的眼光都去看润兰,润兰想要起身,栓子用一只手拽住了她,他对几个徒弟说“拿着去西屋吃吧。”

  白发的师傅也要走,栓子制止道:“师傅你不要走,你是有修炼的人,我愿意你在这里。”

明明已经和癞头混熟了,也跳下炕,跟着癞头去了西屋。

 

“栓子,你想要怎样?”大表姐首先发难。

栓子仍然拽着润兰,好像怕一放手润兰就会消失似的。他的眼球急剧地跳动着带动着整个脸部肌肉的跳动,我看见润兰主动用另一只手抓住了栓子的手,栓子才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润香姐,你是知道我的。”栓子说的很悲凉

大表姐的语气有了一点缓和,“我知道你什么?”

“你知道我的心是明的,润兰也知道,润芝也知道,只有你们知道。”栓子的话缓慢而沉重。

 

润芝妈没有一天不来找大表姐,当然,要捎带着吃一顿饭,大姨妈有一千个不愿意,看在大表姐的面上也就忍了。不过大表姐一出门,大姨妈就把对润芝妈的怨气撒到了大姨夫的身上。什么大姨夫笑得太多了,什么眼睛看润芝妈的次数多了,我真不知道一直在锅台上忙碌的大姨妈什么时候观察到的。亏了大姨夫有一幅好脾气,听凭大姨妈数叨,大姨妈也就那么几句,说完了也还照常给润芝妈吃饭。

我在润芝妈来了几次以后终于明白了她的目的,她不只是想让大表姐给润兰在部队找个对象,还想通过大表姐去和栓子商量出钱让润芝离婚,让润芝嫁给栓子。

大表姐一直在犹豫,在没有见到润芝之前,不想去和栓子说这种事,但给润芝捎了口信去,回信总是等润芝的女婿闲下来,才能来。大表姐等不及,自己骑着自行车去了润芝家。傍晚,眼睛红肿地回来了。一晚上,她没有说任何话。

第二天,大表姐没有吃早饭,就要出门,大姨憋了一晚上的话,终于在这时找到了一个缺口,要放出来。

“有什么事,吃了饭再说就晚了嘛?”

俗话说‘一步近,两步远。’大姨和大表姐的关系,与大表姐和润芝妈比起来,就不只是一步和两步的关系,大姨的心明白着,但在面子上,还是不由地摆出了做妈态度。

大表姐心情从见到润芝就像被润芝重重地在心坎上击了一掌,一直就在疼着,却不知道如何去摆脱这种疼痛。她害怕张嘴,担心一张嘴,疼痛会冲出来,伤了别人。本来这种伤痛是与这一家子没有关系的。

“我不想吃。我去我姨家一趟。”大表姐人已经走出了家门。

大姨叹了口气,拿起两个馒头放在我的手里。

“去润兰家,把这个馒头给你表姐吃。”

我要走出院子门时,大姨又追了出来。

“听听你表姐怎么了?”

我知道大姨是要派我做间谍,心理突然失去了自然,别别扭扭地躑到润兰家的院子的拐角,润兰正坐在拐角的阴凉处,织着毛衣。

“我去给表姐送馒头,她没有吃早饭。”我赶快解释我来的目的。

润兰拿着一个毛衣针向我摇了摇,“别去,表姐都把俺赶出来了,你去了她该生气了。”

我这时觉得有点为难,看样子大姨交给我的任务是完成不了了。

“听说城里的厕所都是用水洗的?”润兰仰头看着我,脸上的神情呈现出一种不可思议。我想起一直想问她的问题:

“你去上学吗?”

“当然。”润兰的语气坚决。

“你妈呢?”

“她不能管我,俺姐姐已经毁了,俺不能。”

“你----你要和栓子结婚吗?”我有点犹豫。

润兰也有点不能确定:“可能吧,反正我想和他在一起。”

我很艰难地问了一句:“你爱他吗?”我感到自己的脸在变红,爱情在我的心中是那么样的神圣和美好,甚至连“爱”这个字眼都让十八岁的我说出来时,心在咚咚地跳。

润兰倒没有什么不好意思:“什么爱呀不爱呀,俺不懂,反正俺就是怕别人委屈了栓子。”

这时,我们都听到了润兰妈的哭声,是那种撕心裂肺的哭声,直冲过来,正惊讶中,润兰妈已经发疯似地跑过我们,冲到了马路上,润香表姐泪流满面地跟在后面,喊着“姨,姨,我驮着您去。”

等我和润兰跑到马路上时,栓子的徒弟来旺和癞头也从他们那一边过来啦,马路上的三三两两闲着乘凉的人,都赶过来看热闹,润兰妈哭着在马路上疾走,后面跟着一群不明真相,交头接耳的人。

润兰拽住表姐:“咋的啦?”

润香表姐带着哭音说:“润芝坏了。”

润兰顾不得说别的,喊着来旺:“来旺,去用摩托,把俺妈带到俺姐家去。”

来旺急急地走了,一会的功夫,骑着摩托赶到了润兰妈面前,润兰妈一定是思女心切,并没有拒绝坐来旺的摩托。

栓子也扶着二奎走了出来,听见摩托车已经远去的声音,脸转向表姐:“润香姐到家里坐一下吧。”

表姐并不推辞,我和润兰也跟了过去。栓子让二奎把院门插上,不让那些无聊的人进来。

“润芝姐怎么怎么坏了”栓子一进门,结结巴巴地问道,他一点都不掩饰他慌乱的心情。

润香表姐又开始抽泣起来,“润芝已经下不了地啦,半年前,她的大腿根起了一个芥子,润芝没有在意,没有想到越来越大,两个月前她就动不了了。”

“姐姐婆家人呢?”润兰的眼睛睁得溜圆。

润香表姐摇摇头:“你姐姐慕着要死,不让人家带她去看病,也不让告诉你们。”

栓子开始浑身在颤抖,想从兜里掏出什么,掏了两次都失败了,润兰走过去,握住了他的另一只手,他才掏出了一把钥匙,润兰随着他一起打开了屋里的那个大木柜,他很准确地拿出了一个人造革的包,转身交给了润香表姐,这时的栓子平静了许多。

“润香姐,这里有一万块钱,你去给润芝姐治病,治好润芝姐,我感谢你一辈子。”

润香表姐没有接那个钱包,而是突然抱住了栓子:

“栓子,润芝没有白疼你,昨天,她还说她死了,放不下你。”

“她不能死,她不能死,你一定要救她。”栓子的眼泪流了下来,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栓子流泪,那双无神的眼睛默默流出的泪,刺痛了我的心,我真的明白了什么叫心痛,痛得我眼泪流了出来。

看到一屋子的人都在流泪,二奎有点着急,这时他觉得他必须说点什么:“救人要紧,还是赶快送人去医院吧。”一句话提醒了众人。

依润香表姐的意见,要雇一辆车,直接把润芝拉到天津的部队医院。润兰和她一起随车去,我和明明过几天再走。现在要做的是,二奎和她去找车,癞头骑自行车通知润芝的婆家,润兰收拾收拾要带的东西。

人们都去做自己的事,润兰临走时,让我陪着栓子直到他的徒弟回来再走,我答应了。

屋里静极了,栓子坐在炕上,眼睛朝向窗外,我又看到他的眼泪流了出来,他任由他的眼泪流进他的嘴里,滴在他的衣襟上。这种无声的饮泣,让我不由自主地学着润兰的样子,坐到他的面前,握住了他的一只手,这是我十八年来第一次握住一只爸爸以外的男人的手,使我惊奇的是,我并没有觉得害羞,甚至没有一点儿的异样感,他那白皙柔软的手和他的眼泪都让我心中充满了怜爱,愿意去安慰他。栓子的感情渐渐地平复下来,我们本来就不陌生,当我们握着对方的手时,我们有了对对方全面的信任,栓子提出想要摸摸我的脸,我同意了。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2 回复 在美一方 2011-7-4 21:47
写得真好,一直在跟踪。可怜的润芝。
2 回复 leahzhang 2011-7-5 04:06
写得非常好,很动人。你是个很好的作者。   
3 回复 rongrongrong 2011-7-5 07:48
天津城
1 回复 leahzhang 2011-7-11 09:48
还有续集吗?期待中。。。。。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暗夜行路最受欢迎的博文
  1. 顽张 [2012/10]
  2. 对视 [2013/08]
  3. 栓子的故事 8 {结尾之一} [2011/07]
  4. 栓子的故事 8 {结局之二} [2011/07]
  5. 栓子的故事 6 [2011/07]
  6. 栓子的故事 3 [2011/06]
  7. 握手 [2013/01]
  8. 低姿势 [2012/11]
  9. 栓子的故事 7 [2011/07]
  10. 姿态中的日本文化 [2012/09]
  11. 追悼一位伟大的演员 {微型小说} [2013/05]
  12. 栓子的故事 2 [2011/06]
  13. 接触 [2013/04]
  14. 信赖关系 2 [2010/10]
  15. 胡杨树的等待 [2011/10]
  16. 花不语 [2012/04]
  17. 手腕 [2010/11]
  18. 横卧 [2012/12]
  19. 距离 [2012/11]
  20. 随声附和 [2012/10]
  21. 家属大院 1 [2010/12]
  22. 信赖关系 1 我们来读十五年前的一个故事 [2010/10]
  23. 笑 2 [2010/10]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7 14:4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