握手

作者:暗夜行路  于 2013-1-15 12:4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2评论

         关于“赠答”和“握手”这种日常行为,所蕴含的深远的历史背景常常被我们忽略,由此产生的延续也让我们百思不得其解。比方说由赠答到贿赂,如果赠答源于对神的祭祀,好让神来免除自己的罪恶的话,我们可以把祭祀看作是对神的贿赂。那么一个有着兴盛的赠答文化的国家,可以说是有着传统贿赂文化。而我们都认为赠答文化是文明的象征,有赠有答,是礼仪之国民行为。当我们想要摒弃贿赂时,我们是否想好了如何规范赠答的尺度。说到这里让我想到了中日之间赠答的不同,你去日本人家做客,礼物都是象征性的,一小盒点心、一小篮水果等等,你对主人说只是一点心意;如果你带了太贵重的礼物,反而会让主人不知所措。我有个日本朋友,她的儿子娶了一位中国女孩,女孩的父母来玩,给我的朋友带来了一个玉枕,在反复说明了玉枕的好处之外,也说到了玉枕的价格不菲。朋友惶惶不安地来问我,她该怎么办?不知如何还这个情,为了这个她并不喜欢的贵重东西。我告诉她,在中国,贵重的礼物是为了表明我们对对方的重视,并不用立即就还。不过作为日本人,哪怕你送给她一根针,必定还你两条线的她。终究不能释怀,按着玉枕的大约价格,请女孩父母在日本旅行了,才算安心。我想这样的赠答应该是脱离了赠答本意的行为,那么日本学者多田道太郎是如何论述这个问题的呢?

“说几句我自己的事,因翻译劳杰思的《玩和人》,原作者为此写了[日本版的序],使我吃惊的是,文章中把插花和茶共作为[赠答]的形式,称赞它是日本的美风。日本人自身没有想到现代的赠答是什么美风,会让异国人注目也感到意外。但仔细想来我曾经有过这样的事,与一位法国女性相邀着一起去拜访我的朋友,顺手提了一升米去,这是少有的江州米,非常好吃,我得到后转赠一点儿给朋友。在回来的路上,虽说是异国的女性,正因女性实际是欲言又止,最后叹口气对我说:‘如果我的话损伤了你,请你原谅,你今天为什么,出于什么心理习惯,带着礼物去的?我们不可思议的其中之一,是你们日本人送礼的习惯’。我被问得目瞪口呆,实在是无意识的行为,主要是,无法用法语恰如其分地表达日语中[转赠]的微妙处。

当然,在国外,比方说美国的圣诞,赠答是地球上最热闹的,只是他们仅在圣诞和生日才如此,是挂历上规定了的赠答习惯,没有我们[转赠]的色彩。根据人类学家莱微-思涛老思的说法,圣诞的赠答能够放弃掉年间[获得]的心理,这正是古代人[赠答]的心理,是通过一年一度的节日行为进行赔偿,也就是说,西洋人在一年中只获得,为了铲除罪恶,仅一次无偿地送东西给别人。

刚才我用了[铲除罪恶]的日语意思,用精神分析学家布朗的分析来说,事实上,赠答和罪恶关系紧密,他认为古代文化是[赠答]文化,近代的文化是[获得]文化,其中的联系是罪恶这条线。也就是说,古代人为了分担罪恶而送礼,牺牲自己的所有,获得一种力量,感到超俗的快乐。赠送:究其根源,是向神献礼物,是奉献。可以说,是通过把奉献给神的,分出一部分赠给人来减轻负罪和负债感。到近代,以物为媒介的赎罪感失去了,财富被认为是罪恶的纯粹化、凝缩化、结晶化的产物。“金钱是凝缩了的财富;凝缩的财富是凝缩的罪恶”(NO。布朗)

我们很难理解西方人所说的罪恶[布朗出生在墨西哥],但这是西方文化的核心,必须以此为问题点,现在暂且放在一边。从有罪开始分出对神的奉献、向他人赠物、进一步是交易。有了财富,出现了近代的[获得]心理,我认为这个推理既有趣又是妥当的。

过去,世界上有一种叫[沉默的交易]的交易,在交换物时必须想到掌管此事的神的存在。在我国也有把东西放到山界,无言交换的记载。据民俗学者的报告,比方说在大菩萨山顶有块自然石被看作掌管下面城市神的化身。就是说,本来是有神存在的,没有神就没有交易,再往交易之前探,说赠答是习惯就不能让人心悦诚服。

西方的圣诞礼物相当于我国的压岁钱,这本是人向神奉献的免除灾难的年玉(压岁钱),是新的一年,神赐与我们的具有生命力的玉{在日语中和魂灵的发音一致},这就是年玉(压岁钱)。即使是人类做的东西,一旦献给神,就是神的东西,我们再从神那里接受过来,又有了新的愉快和感动。民俗家濑川清子对食品的[接来送往],就其中的[理由]曾经问过一个地方的人,回答是“过去传下来的。”或者是“不得感冒,不牙疼”。(《日本人的衣食住》)习惯和现实利益正是它的[理由]

现在,都市的人可能会把这种习惯本身作为旧习俗,即使那些怀有“过去传下来”的想法的人,也不会有一点儿无论何时何地作为对神的信仰对老规矩坚守不移的心。我们这些在都市生活的人有,接到礼物后,回礼或写一页信的习惯,这也是[接来送往]的痕迹,是由神所连接的,令人怀念的[结合]

对神奉献的行为已经成了习惯、痕迹、现实利益、交易、最后是财富,古代时重要的是[奉献的姿势],伴随行为表面的是人类创造的财富,今天与此相反,以财富或是扩大生产为中心,它的表面伴随着赠物的痕迹,可以说只是痕迹,[赠物]实际上转成另一个名字叫回扣,恐怕连痕迹都不是。重要的是,假如这样下去赠物的文化绝灭,那么[奉献的姿势]也会消失,当这种姿势消失时,我们是不是已经准备好了[结合]的下一个姿势,如果说不可能再回到历史上的沉默交易,那么我们在痛斥赠答堕落,要废除虚礼之前就必须先摸索出将来社会[结合]的姿势。

说了一大通赠物的事,在我的脑海里不时地浮现出[握手]的姿势,握手在人们的交往、身体动作中占有重要的位置,至今,这种重要性没有被认识。最近,K保路地古在[处理纷争技巧的重要部分]明确了握手的重要性(《二十世纪的意味》)。奥路地尕也叹息在百科字典中关于握手起源的解释是没有责任的,他认为握手是服从、臣下之礼的发展形态(《人和人们》)。我却认为握手不属于[礼仪]系统,它可能是附属于通商而产生的习惯。从掠夺和掠夺的东西献给神的文化形态,进到不是与[]而是与[]通商的习惯产生时,也就有了人和人[相连结]的礼仪。[连结]正象额田严指出的那样:是与发明火和语言不相上下的文明的启动力(《连结》)。人类应该是怀着惊异的心情,注视着物与物相结合时产生的新动力,于是,在我们的礼仪中留下了结绳的习惯,这不是物与物,是人与人的[连结]——就是说转化、转生为握手是一个大的进步。

人为什么要做这种无意义的握手呢?奥路地尕认为它是种习惯,无意识——被习惯所束缚,一个人和别人握手,通过握手,这个人将自己放在不把对方作为敌人的文化中。

无论在世界的哪一个地方,年轻人都认为习惯是无意义的,比方说福老柏路曾描写他对在新年有特殊的习惯感到愤慨的样子。但是在反对习惯的同时,人又制造出新的习惯来,人会依靠法和暴力,我想起希特勒那一只手斜面向上的[打招呼],这不是和平和温和的打招呼,而是力量和威吓的表现。

从习惯中抽身,这种抽身方式与将来社会的[结合]相连,代替握手和礼仪的或是没有赠答后,人们该用什么方式进行联系呢?还是人们拒绝这种大众式的联系。”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2 回复 病枕轭 2013-1-15 23:54
好文~学习了!
4 回复 赌博客 2013-1-16 08:37
有趣。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暗夜行路最受欢迎的博文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16:3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