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的一盏灯 3

作者:暗夜行路  于 2010-10-14 06:5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人们一时间鸦雀无声,看着她,肖云想‘是不是我不该来’心里窘迫,脸上泛起红晕,这时坐在最里面主位的人站了起来:“我是松下,佐川让你费心了”

    口气完全是家长式的,他该是佐川的课长吧?佐川立刻证实了这一点。

    松下的个子足有一米八,站起来比肖云高出半个头,年纪在三十六七左右,深眼窝高鼻梁,如果他不说他的姓是松下,肖云会否定他是日本人,他却是纯种的日本人,在肖云的印象中,小眼睛小个子佐川才是日本人的代表,听说日本在二战中从国外抓了一批强壮的人,来改变他们的人种,这种无稽之谈一瞬间冒出来,再看松下,肖云不由地微笑起来。女人的微笑是柔顺的表现,所谓的:回眸一笑百媚生,肖云的微笑让松下砰然心动。

    佐川和肖云在松下的两边坐下,人们便顺序自我介绍,佐川的右边坐着叫山口的姑娘,二十岁,长的小鼻子,小眼睛,小嘴巴,一笑带着股甜甜的味,非常可爱的样子,另一位女性中泽却坐在一进门的地方,化着浓浓的妆,看上去有三十上下,肖云他们进来时她正在抽烟。另外五个男人中,四个是佐川的先辈,都在三十岁上下,一个是晚辈,从佐川介绍他们时加不加敬语,肖云猜的。

    宴会开始后,俩个女侍者,给每个人先斟满酒,因为有女客在,她们退到一边。

在国内肖云去过饭店的雅间,一张大圆桌,能坐十二个人,同样大小的房间,和室因没有放占地方的椅子,显得宽敞的多。

说起和室,肖云自第一天来日本就喜欢这种房间,盛年华先来日本半年,租了间九平方米的房间,外加厨房兼走道,浴室兼厕所,九平方米的房间如果象国内那样放张双人床,恐怕连转身的余地也没有了,而和室就睡在塌塌迷上,墙上有壁橱,被褥白天塞进去,留出活动的空间,据说这是从我国汉朝的矮床演义来的,不知我们为什么把这好传统丢掉了。

    桌上是按十人份上得预约好的套菜,一个八寸盘上整整齐齐码放着极薄的牛舌片,一盘装着十个蘑菇一撮豆芽,这是要吃火锅的,一个竹木长方形盒子似的东西上摆着十条小红虾,十片红色,十片白色生鱼片,十片鸡蛋摊的饼,相间而放,中间点缀着塑料绿叶,两盘糖醋白鱼,可不是我们的糖醋鲤鱼什麽的,是把鱼肉剔下来,裹上面包渣,炸好再糖醋稍煮,也是十块,看来今天这桌上能数数的都是按十个来的,十条小香肠,十串肉馅串,确实它是用肉馅捏成椭圆形,插上根木签的,肖云想不出它会有什麽好味,十块小鸡块,两盘西红柿拌生菜,一盘蟹肉生菜,每人有一小茶钟的蛋羹,一小碗豆芽、海菜拌好的凉菜,这点东西对十位年轻的男女来说不能算丰盛,不过人们的兴趣不在吃,而在酒上。

   喝酒前,由松下做祝酒词,自然不外乎表示对佐川留恋,然后让大家不要再顾虑上下级关系,喝个痛快。

在日本喝酒不兴让酒,自己爱喝多少喝多少,为表示尊敬可为对方斟酒,松下先为肖云满酒,因为肖云是客人,嘴里说的是走在任何地方都能听到的礼仪话,这些套话肖云只需要哼哼哈哈就行了,人家也是姑且那么说,你也不用全认真。说话间,松下的酒杯见了底,肖云赶快拿起酒杯给松下斟满了酒,松下若有所思地看着肖云的动作,突然话锋一转说:“肖老师的斟得酒一定好喝。”

佐川凑趣道:“科长,遗憾的是,肖老师结婚了。”

坐在肖云对面的,叫佐藤的年轻人吵吵道:“佐川,你太狡猾了,一个人去学中文,有如此漂亮的老师。”

日本男人一点不吝啬对女人的赞美,哪怕是在大厅广众下,他们看到漂亮女人也会美人美人地叫着,显出色咪咪的样子。在这些男人看来女人能让男人有性欲,是一个女人的荣耀,肖云看见佐川得意地看着她笑,仿佛他得了什麽宝贝似得一种天真的笑,肖云无法抵抗这笑的魅力。她从心眼里喜欢佐川,喜欢他的单纯。佐川每天要工作十二个小时,星期六也得加班,星期日好不容易休息,他要睡到中午,在他的大脑里充满了工作,确实他也没有时间想别的。

佐川很为他的公司骄傲,他所在的富山公司是日本也是世界数得着的大公司,公司在许多国家设有子公司,在中国还有工厂,这次佐川去中国的时间是三年,与他一起去的还有公司的另一位后辈,虽是后辈已经结了婚,这次把新婚夫人一起带去,让佐川眼红:“要是有姑娘愿意跟我结婚该多好!”那种憧憬的样子,使肖云噗嗤笑出声来,肖云想说去中国有许多漂亮姑娘愿意找他,又觉得未免太贬低自己,她也是中国人。

桌子上摆着两个火锅,中泽负责她那边的,山口负责这边的,所谓负责就是把肉和菜往锅里放,那点肉三筷子就见了底,山口不停地把好了的肉夹出来,往松下的碗里送,她做的大大方方,好象这是在她的家里给她的丈夫夹肉。佐藤故意打趣道“山口君,今天课长高兴不起来,可要追究你的责任”

在明亮的灯光下,山口满脸异彩地答应着:“别担心,有我呢”

佐川和佐藤会意地笑起来。

肖云偷眼看看松下,他很坦然地吃着肉山口也在注视着松下,肖云明白姑娘在恋着她的课长,这是公开的,连松下自己都不拒绝。也许他们早上过床了,肖云突然为这想法感到不舒服。

也许因为肖云是客人,松下一直高一声,低一声和肖云说话,基本上是他问肖云答,自然是日本人见她必问的那一套,来日时间,所持身份,住在中国的什么地方。

肖云觉得这三个问题很能说明日本人的心理。他先问你来日的长短,来确定他用什么口气和你讲话,是用敬语,还是一般的语态,你来的时间长,日语又好,他会用敬语,做到不失礼;你来日短,日语差一些,他会用一般的语态,尽量让你懂;然后问你的身份,日本人多是小心翼翼的,不知是生活好了,让他们更注重安全,还是他们岛国的民族性,他们很重视你的身份,不和那些他们认为可能会带给他们麻烦的人打交道。第三个问题,最有意思,那些想和你打交道或不想打交道的人,都会问,你听他又是赞美中国,又是表示想有机会去你的家乡的,有意要你的电话号码的,那是前者;只是泛泛地应承,顾左右,而言它的,是后者。

肖云相信她家乡小镇的名字,松下不会知道,松下重复着那个拗嘴的词,突然对山口说“山口君,你把肖老师家乡的名字记下来,明天告诉我那里的所有情况。”他又转向肖云“你不会生气吧?”

肖云只能说当然不会。

酒一入肚,气氛变的活跃起来,中泽与那几个年轻人,剪子包子地论输赢,输者,罚酒一杯,不愿喝酒的,就要脱一件衣服。中泽已经连输了三次,脱去一件外衣,喊山口过去帮忙,佐川和佐藤也凑过去,为双方助威。

这种玩法,肖云在日本的新年电视节目里看过,男女各一队,五人,对抗赛,直到五人全部被脱光,为输。这个节目能持续几个小时,肖云和盛年华都骂日本人没有文化底蕴,才编出这简单且下流的玩意。没想到它竟如此普及,肖云第一次和日本人喝酒就会撞上,不由地用英语说道“难以置信,难以置信”

“什么使你难难以置信”松下用了标准的英语问道。

     说松下的英语标准,是因为他没有把“难以置信”,发成日语的音,肖云很难听懂日本人的英语,尽管她的托福考过六百分,毕竟不是母语,要听懂日本人用他们母音说的英语不懂日语是不可能的。

肖云对自己的英语是有自信的,父亲是中学的英语教师,她受过正规的训练,在中学和大学都获过省英语大赛奖,所有人,除了她自己,都认为她该学英语专业,她却学了化学,她对化学中出现的现象感到不可思议。语言只是种载体,能利用它就足够了。

山口一上去,就输了,把她临时披的西服上衣脱掉。

肖云不无担心地用英语问:“她们会脱光吗?”肖云觉得在这么多的男人面前,看女人的裸体她会尴尬。

松下发出这晚上少有的朗朗笑声道:“你不用担心,她们不会脱光的。”

肖云觉得自己的话有点唐突,松下却像一个调皮的孩子要看笑话似的看着她,她的脸不由地热了起来,赶快转变了话题。

佐藤已经带着酒醉,高声让拿酒来,两个穿着迷你裙的小姐端着酒进来。肖云正在与松下讲中国的食文化“满汉全席”,她没有见过,更没有吃过,把听来的枝根蔓叶,讲一讲已经让松下满嘴流口水,这也只能骗骗外国人,肖云正想着,听见佐藤在“李小姐,李小姐”叫,回头一看,佐藤正左手把一位迷你裙小姐往怀里拉,右手从小姐的领口往里探,李小姐一边笑一边拒绝着“不行,不行”。

    如此近的距离,肖云一下就看出来是李秋菊,并没什么奇怪的,却使肖云一时呆在那里,与刚进门的窘迫相比,这次是有点不知所措。

   松下压低声音很有威严地叫了声:“佐藤君”。

    佐藤象被打了针清醒剂,松开了李,李整整衣服端坐起来,又给佐藤满好酒,才发现了肖云,比起肖云,李秋菊要镇静的多,她立刻站起来退了出去。

    第一轮酒喝完,已经是十二点,走出饭店,佐川他们还要去喝第二轮。作为课长的松下不会再去,免得约束年轻人,肖云自然不会去,山口也不要去,中泽过来拉她:“佐川君,一去几年,不去不行。”

    几个年轻人说说笑笑与他们分手了。留下松下和肖云,这里离肖云家不远,肖云打算走回去,她想等松下打车走了再走,出租车排着队在他们面前缓缓驶过,看不出松下有招手让车停的意思,肖云只好道再见。

  “叫车吗?”松下问

  “不用,很近的”肖云制止了他

    松下突然用英语快速地问:“我可以送你回去吗?”

    肖云不知道松下为什么转为英语,而且不是慢慢说,象是有意不让她听懂,好在松下的英语非常标准,她莞而一笑,说:“当然”。

    英语的表达方式是多么地令人感到没有伪装的痛快,这三年中,她的日语学的越多越感到人与人之间的疏远,敬语,谦逊语,客气语等等,日语把人的关系圈定在各自的范围内,让人不敢越雷池一步,人们小心翼翼遵循着语言的规范,拐弯抹角地来表达心里的想法,对一个外国人,要解读语言中的另一层意思,这比学语言更难。

    川流的车灯,彻夜不息的广告灯,加上高挂的路灯,把午夜的街道妆成一个斑斓的世界,电话亭的玻璃是贴满了裸体女人的照片,听说这些照片都是晚上十点后贴上去,第二天五点又被清洁工揭下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大街上演着同样的一部剧,街上是静悄,偶尔会传来女人高跟鞋敲击路面的声音,一转眼女人已经钻进汽车里。

他们以散步的速度慢慢往前走。松下告诉肖云,他随父母在苏格兰住过八年,到小学毕业,他的英语是那时打下的基础。进公司后他一直在对东欧投资课,在秘鲁工作两年后,去年十月,调入对中国投资课。肖云有种奇妙的感觉,随着英语的节奏,她置身在远离自己的世界中,因为对方也不是母语,这让肖云放松了说话时的神经。松下一定也有这种感觉,他的话远远超出了初次见面说话的内容,脱离掉那么多的礼仪的束缚,有种轻松自在的感觉。

在他们拐上去肖云家的胡同儿时,像是认识很久的朋友似的。

“你知道在印度右手被认为是干净的,吃饭必须用右手,可我是左撇子,一不注意就会用左手吃饭,为此,每天神经紧张。”松下举起他的右手,在昏暗的灯光下,仍然对印度人把右手奉为上不可思议。

肖云笑着说:“一种约定成俗,让我就把左手奉为上,你想一般人左手都是辅助作用的,左手独立做的事才伟大。”

松下立刻表态:“我赞成你的想法,印度人要是和肖老师有一样的想就好了。”

肖云扑哧一声笑出来:“印度人比我要聪明,人家是怕你们这样少数的左撇子太得意。”

两个人谈论着各国不同的风俗,不觉中已经走到肖云家的那条小胡同前。肖云不由地停下了脚步,用英语说:“该说再见了”

松下看了看周围笑着问:“你是说再见吗?”他有点犹豫。

肖云又用日语说“再见”。

这次松下用了中文说“再见”。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暗夜行路最受欢迎的博文
  1. 顽张 [2012/10]
  2. 对视 [2013/08]
  3. 栓子的故事 8 {结尾之一} [2011/07]
  4. 栓子的故事 8 {结局之二} [2011/07]
  5. 栓子的故事 6 [2011/07]
  6. 栓子的故事 3 [2011/06]
  7. 握手 [2013/01]
  8. 低姿势 [2012/11]
  9. 栓子的故事 7 [2011/07]
  10. 姿态中的日本文化 [2012/09]
  11. 追悼一位伟大的演员 {微型小说} [2013/05]
  12. 栓子的故事 2 [2011/06]
  13. 接触 [2013/04]
  14. 信赖关系 2 [2010/10]
  15. 胡杨树的等待 [2011/10]
  16. 花不语 [2012/04]
  17. 横卧 [2012/12]
  18. 手腕 [2010/11]
  19. 距离 [2012/11]
  20. 随声附和 [2012/10]
  21. 家属大院 1 [2010/12]
  22. 信赖关系 1 我们来读十五年前的一个故事 [2010/10]
  23. 笑 2 [2010/10]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5-11 03:1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