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的一盏灯 4

作者:暗夜行路  于 2010-10-14 11:0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肖云在院子里看见卧室透出灯光,知道盛年华已经回来了。她轻轻地开开门,想吓一吓盛年华。

他们住的房子一进门是过道,过道通向厨房。厨房只有六平方米大小,放着一张方桌,一个冰箱,一个放米和微波炉的橱柜,把厨房塞的满满的。过道和厨房的南面并排是两间分别是九平方米和七平方米的屋子。肖云把放有电视的大屋子叫起居室,把另一间叫卧室,卧室和厨房,起居室和过道,卧室和起居室都有推拉纸门相通,夏天纸门全部卸掉,空气流畅,格外好住。

肖云踮着脚走进来时,盛年华正在台灯下收拾肖云扔在塌塌迷上的衣服,好挪开地方铺床。肖云去给佐川送行的事,他早就知道。

“人家课里为佐川送行,你去干什么?”盛年华起先不愿意肖云去

  “佐川邀我去,再说我也想去看看有想学中文的没有。”

盛年华听肖云如此说,觉得这确实是个机会,在日本,中国人能教中文,是一个不错的活。肖云初来日本时干过洗碗的工作,三年下来,洗碗给她再高的工资,她也不干,在小饭馆做着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工。

盛年华站起来把衣服塞进壁橱,高高的个子挡住了灯光。肖云在暗处,一瞬间饭店里的辉煌和眼前的情景交织在一起,她女人的那点虚荣心突然冒了上来,失去了和盛年华开玩笑的心情。

盛年华早听见肖云上楼的声音,也知道她进来了。半天不见肖云来吓他,有点奇怪,返身一个箭步冲到肖云的面前,把肖云脑子里的幻景吓跑了。肖云退后一步问盛年华: “你看我漂亮吗?”

    盛年华没有说话,过来拥住她,亲吻着。肖云的情绪无来由地高扬起来,从底下传上来一种渴望,让她激烈地回吻着。在性欲方面,肖云觉得自己比盛年华要强烈的多。结婚九年,好象每一次都是肖云这边先主动要求的,盛年华到没让她失望过,却总有一种遗憾。他们也曾租录象带来看,学着去做,盛年华拙手笨脚的,弄得肖云不舒服,在欲望的深处,她有更多的企望,而不是九年千篇一律的一个模式,是什么样的呢?肖云说不清。

   

    在被盛年华拥着往塌塌迷上躺下之前瞬间,肖云先想到她的宝贝衣服,一个激灵挣脱了盛年华,把盛年华吓了一跳,身上涌起的海浪突然被这种惊吓给遏制了回去,在内部激烈地回旋着,及至看到肖云小心翼翼地脱那件连衣裙,又可气又可笑,仰躺在塌塌迷上,不禁问道:“你花钱了没有”

   “当然花了”

   “多少?”

   “六千,再加回来坐出租的一千”

肖云故意用娇憨的态度多加了一千,其实在她的心里确实觉得应该坐出租回来,她好过一过在日本正常人生活的瘾。肖云的背对着光,盛年华没有看见肖云脸上狡计的笑。肖云承认自己很纠结,一样是节约地过日子,她可以做的,盛年华做不的,特别是这样的事肖云在其中的时候,盛年华的节约就成了不可救药的小气,甚至让肖云怀疑盛年华对自己爱情。可怜盛年华九年也没有了解肖云的心思,有时还觉得阻止女人心血来潮的花钱是他的责任。

那六千日圆,他不好说什么,在日本各自付帐,是天经地义的事。花一千坐出租,实在是有点过分。

什么时候开始肖云不再和他一起看帐本,计算他们家的财产,那曾经是他们俩个人的秘密。三年中他们用了三个帐本,都被精心保留着,在它的上面,有他们奋斗的目标。肖云开玩笑地说“中国人应该办银行帐本的博物馆,每一本帐本都是一家中国人的奋斗史”。那时她已经干了一年的洗碗活,他们的目标是存款五百万。盛年华的钱是固定的,缩短实现目标的距离只有靠肖云。肖云虽然不想再做,别的工作一时又找不到,只得硬着头皮做了下去,目标在肖云来日本两年中实现了。不过这时老赵从国内来,说是你们回去得自己买房子,有了房子还有一笔存款,才会舒心。盛年华发现还得订新目标,肖云没和他商量就不再去洗碗了,但真正不再和他一起看帐本却是这一两个月的事。

肖云把衣服挂好,拿出一条大毛巾被裹在身上,半天不见盛年华说话,笑着说:“心疼你的钱了,连话也不说”

盛年华对肖云不积极去打工颇有意见,经常给肖云吹风,日本只是他们的中转站,今后的路还不清楚,应该尽最大的可能积攒一些钱,以备万一。这种想法在中国人中,并不奇怪,可在近来很难传给肖云。一说到钱,肖云好象都是为他盛年华干似的,现在这句话又撩起他的不快。

  “什么你的,你的的,我象奴隶似的受气为了谁呀?我是为了钱,活该,是吧?”盛年华并不想说的如此激烈,

最近为今后工作的事,他一直考虑着如何跟大兵摊牌。无形的焦虑压迫着他,没有留意间,已经表现在他的语言里。

肖云的笑容来不及收回,刹那间被冷冻住了。她的两只手紧紧拽着毛巾被,不让它滑下去。她为自己这种形象感到羞愧难当,这种形象只宜于一个迫不及待要把她搂入怀中的男人。她急急地穿上衣服,眼泪不听话地流下来,这与平日的肖云有所不同,平日的她说话不紧不慢,吵起架来一句都不饶,一直到肖云抑制的哭声传来,盛年华才发现她在哭,赶紧站起来拉她,肖云躲开他的手,冷冷地说:“你愿意干就干,不干拉倒,我们谁也别为他人活着”。

盛年华知道她在生气,不愿和她较真,又不愿意立即说自己的话过头了,连说两个好字,结束这场吵架。夜已经深了,他明天还有研究室的会,看看肖云没有睡觉的意思,自己便先躺下了,没想到头一挨枕头,便呼呼大睡起来。   

                

    1998年的日本经济处于长期低迷状态,那些在泡沫经济崩溃的最初几年,还抱着一丝希望,挣扎着的小工厂,在这时都纷纷倒产。连日产这样的大公司也要关闭两个大的汽车配件厂,解雇工人两万五千人,引起社会上的轩然大波,在这三十多年经济不断持续增长中,日本人已经忘记了有失业,这突来的危机,使他们忐忑不安,对明天他们感到惶恐,整个日本的消费是一片萎靡。

肖云在那个小饭馆,也切身知道了什么叫消费不振。眼看着客人一天比一天少,肖云每天在这里做四个小时的工,客人没有后,她就不好意思再挨时间,有时做两个小时就回去了。

星期三夜里的教的中文,在四月前还剩三次课,佐川走了,其它想继续学的只有四个人,学费还得照旧,肖云怕提高学费会把他们吓跑,看来是要再找一份工作了一想到找工作,肖云不由地皱眉头,日本如此不景气,加上有些中国人不好好地干,留下的坏印象,打电话找工作,一听你是中国人,客气点的要再回你电话,不客气的当时就拒绝肖云小饭馆的活,还是周小敏介绍给她的,也是小敏做的好,她介绍的人人家才会接受。

肖云和周小敏是在上日语课时认识的市民中心由一些日本的太太们办了个免费教日语的中心她们一起在那里上了两年课周小敏是那种热情,泼辣的人,两年下来小敏在上下的日语班都有朋友,肖云却只有小敏一个朋友人们都觉得肖云有点孤傲,其实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样向一个陌生人问长问短,况且课间只有十分钟,人又有十几号,也不可能说细话。周小敏的朋友多,自然消息灵通,这里有减价货,那里有恳谈会,她都会通知肖云,邀着一起去周小敏那种风风火火的性格比起来,肖云能够算上娴静淑女,她们互相欣赏,到后来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友。不是每天,至少是隔天就会打一个电话,盛年华有时听她们在电话里讨论如何发面蒸馒头,怎样把脸洗的干净,就为他的电话费心疼,故意站在肖云的身边,使肖云不得不把电话挂断。

前些日子周小敏搬到留学生会馆去住,肖云约好今天去看她。

留学生会馆刚建起来三栋新楼。肖云一年前来时这还是一片空地,她突然有点感慨,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世界都在变化,她好象自己已经被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忘记在一个角落里,忘记在一个黑暗的屋子里。盛年华在她的心中是陌生的,他活在他的价值观里,而她却在抵抗,不能与他融合。

周小敏踢着拖鞋来开门,一见肖云,笑嘻嘻地说:“你今天可是清水出芙蓉。”

“别学日本人,净捡好听的说。”

肖云穿着长袖牛仔连衣裙,她是打算来帮周小敏干点什么,特意穿了能折腾的衣服。听周小敏这么说,不由地看了一眼穿衣镜里的自己。

新建的会馆,房子里的家具也都是新的。带烘干机的洗衣机,大衣柜,床,沙发,餐桌,与在日本租房子有天壤之别。肖云原来读西方小说,常常看书中写带家具出租的房子,来日本前,就把这个概念照搬到了日本。没想到日本出租的房子,不要说家具,连灯都没有。一想到灯,肖云就有点不舒服。她和周小敏谈的话题细微到盛年华吃面条,不是吃而是吸的问题。却没有告诉她,灯坏了的事,这就象她和盛年华之间的隐疾般,不愿告人,而她独自每天盯着它,似乎在考验着自己的承受力。

周小敏已经把屋子收拾的差不多了,领着肖云参观她的屋子。房子是上下楼,下面是卧室,厕所,浴室,上面是厨房和会客室,卧室里放的是双人床,床上铺着蛋黄色印着鸳鸯戏水的图案,床已经让肖云有亲切感,再加上中国的床单,不禁脱口而出:“还是床好”。

周小敏做了个鬼脸说:“光床好没用,这种房子才好呢,隔音,你在床上怎么闹,怎么叫,都没人能听见。那种木板房真不能住,太受压抑了。肖云,盛年华有工作后一定要搬出来。”

周小敏是个热心肠,一旦她有了好事总会三番五次地建议你去做。

肖云苦笑了一下,换房子,她连梦都不敢做,至于受压抑,她没有对比也就没有感觉,让周小敏这么一说,她是觉得每次生怕闹出响动来,也许这就是一种受压抑吧。

两人正要上楼,门铃响了,肖云听见周小敏叫了声“老赵”,肖云伸头一看,自己认识,是盛年华研究室来的访问学者赵凯民,刚来时,还到她家吃过饭。

    赵凯民是来借气管子的,他看上去有四十岁左右,见肖云在,提着气管子站在门口,与肖云扯了点天气好坏的话题,匆匆地去了。

    赵凯民走后周小敏不屑地笑着说“这个老赵从国内带来了二百多张名片,见人就发,你给了他电话号码,过两天他就会让你帮他介绍打工。”

肖云心里为老赵感到悲哀,知道他是处于无奈,却不愿反驳周小敏。

周小敏拿出两套精致的咖啡用具,给肖云和自己各到了一杯,肖云要了一代糖,用勺子轻轻地搅动着,细细看着盘子上兰色的印花,周小敏看她有兴趣,笑着说:“不错吧,这就是我说的花两千元买的”

肖云欣赏着那只精致的勺子“回国时扔了怪可惜”。

“你还真想回去吗?”

“在日本哪有长呆的”

周小敏耸耸肩说“我可不想回去了,明年工作一安定,干脆入日本籍算了,入籍比永住要好办的多。”

在日本的中国人和在美国的不同,都不愿意说自己想入日本籍,周小敏和肖云是好朋友才如此地直率,说完又叮嘱道:“不要和别人说这件事,我只想劝劝你”

周小敏的丈夫张威原来是学数学的,来日本后改学计算机专业。周小敏不愿意听改学这两个字,以她的意思学数学后,再学计算机,这好比和尚先练打坐再去作禅一般,基本功扎实了才能悟道。好象还真如她所说,她丈夫才学了两年计算机,就一直在发表论文,还有一年毕业就有公司邀请他去工作。

肖云领了她的好意,不过盛年华不能和周小敏丈夫张威的相比。四月开始的工作,虽然已经找到了,但还没和教授谈,自然有些不安。盛年华每天想象着如何同教授摊牌,早晨起来下决心就今天,肖云是一天的提心吊胆,结果又说教授似乎情绪不好没说,几次下来,肖云受不了了“你要是没确定要说,就别告诉我”

“不告诉你,我告诉谁?我还没烦,你都烦了。”盛年华也被这件事弄的神经紧张,他觉得肖云应该分担他的忧虑。但肖云不知道该怎么做好,她一切都是听盛年华说的,至于他和教授到底该如何去说,这里有两人交往中的感情成分在内,正是不知道这些肖云才有了更多的不安,一种无能为力的不安。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暗夜行路最受欢迎的博文
  1. 顽张 [2012/10]
  2. 对视 [2013/08]
  3. 栓子的故事 8 {结尾之一} [2011/07]
  4. 栓子的故事 8 {结局之二} [2011/07]
  5. 栓子的故事 6 [2011/07]
  6. 栓子的故事 3 [2011/06]
  7. 握手 [2013/01]
  8. 低姿势 [2012/11]
  9. 栓子的故事 7 [2011/07]
  10. 姿态中的日本文化 [2012/09]
  11. 追悼一位伟大的演员 {微型小说} [2013/05]
  12. 栓子的故事 2 [2011/06]
  13. 接触 [2013/04]
  14. 信赖关系 2 [2010/10]
  15. 胡杨树的等待 [2011/10]
  16. 花不语 [2012/04]
  17. 手腕 [2010/11]
  18. 横卧 [2012/12]
  19. 距离 [2012/11]
  20. 随声附和 [2012/10]
  21. 家属大院 1 [2010/12]
  22. 信赖关系 1 我们来读十五年前的一个故事 [2010/10]
  23. 笑 2 [2010/10]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5-1 05:0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