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的一盏灯 5

作者:暗夜行路  于 2010-10-14 11:0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女人在一起话题离不开男人和孩子,周小敏没有孩子,丈夫就是唯一的,在周小敏对丈夫的评长论短中,充满了爱意。肖云想着盛年华工作的事,突然发现周小敏已经停下了话题,看着她。

肖云叹口气说:“好象越来越没什么意思了”

周小敏开玩笑道:“你是不是想离婚呀?”

“那倒不可能,这个岁数离了,谁还会再要”

周小敏的眼睛溜园:“你一离婚,我敢保候选的人会排到我们家”

在周小敏那里吃了午饭,无精打采地往回骑车,恐怕是骑自行车的人太少的缘故,日本的马路都不设自行车道,三个女人在人行道上做着分手前的鞠躬,没有注意到肖云的自行车,肖云只得下车,等她们把路让开。

肖云心里乱糟糟的,不知下一步生活是怎样的。

 

接到松下的电话是在佐川走后的个星期佐川走前曾经打电话来说,科长想让肖云教他们科员中文,他已经把肖云的电话号码给了科长,科长会和她联系,肖云一直在等着这个电话。

松下的声音在电话里显得非常成稳,肖云的眼前浮现出他微笑的样子。这两个星期,肖云常常会想起这个高大的爱说英语的人,也许象她曾经遇到过的许多人一样,他们不会再见面。她的心里有了一种感伤,‘在这个世界上,我不能了解许多人’。她突然间感到生活的圈子如此的小,既不积极的去了解别人,也不容许别人靠近自己,在她与盛年华有了芥蒂的时候,竟然找不到一个了解他们夫妇的人,在她的想法走入死胡同时,没有人能来告诉她有哪里是不对的。

松下要肖云来公司会一下面,具体谈谈上课的事。

富山公司设在这个城市那座三十层高楼的第二十三层上,肖云出了电梯,立刻看到了接待室的牌子。一位年轻的姑娘坐在桌子后面,看见肖云走进去,站了起来,恭恭敬敬地身子一倾道“欢迎光临”。

肖云也赶快倾了倾身子,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话,一刹那的迷惘,映在姑娘的眼里,“恕我冒昧,你不是日本人吧?”

这句话总让肖云失去在日本呆下去的勇气,无论她的表情是什么,她都会被一眼看穿。

“我是中国人,姓肖,请多关照”

姑娘立刻从桌子后面绕过来,“是松下科长请来的中文老师吧?”

并不用肖云回答,姑娘已经抄起电话,拨通了松下。

松下穿着一件白衬衫,打着条蓝底白点的领带,拖着一双拖鞋,走进来。后来肖云才知道这身衣着是日本公司职员上班时的标准打扮。

松下把肖云领进一间小会客室,会客室有一张茶几,两排沙发。俩人坐在茶几的两侧,姑娘端来两杯茶。松下打开手里的文件夹,拿出一张合同书,放在肖云的面前。肖云着实吃了一惊,她没想到还需要签合同,事情比她想象的要复杂。合同是以一年为单位,也就是说公司起码在一年内希望肖云能教,使肖云不安的是盛年华的工作还没有定下来,万一四月份回国或者去了别处,那太对不起松下了。

见肖云对着合同书发呆,松下小心翼翼地问“有不合适的地方吗?”

肖云觉得应该和松下说实话,她这时感到自己的行为从开始就带着欺骗性。在两个月后不知身在何处的情况下,她还在招学生,天真地想,这里的中国人这么多,自己走时把学生交给别人,从来没有从学生的角度来想,特别和日本人打交道,日本人习惯于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肖云的行为更是一种极端的利己主义。

松下用平和的态度听完肖云一时不能签合同的原因,对肖云可能要走的事没有一点的惊讶,一般的日本人在这时都会表现出,极度的遗憾,在肖云女人的心里起码希望看到松下脸上流露出哪怕是一丝的感情色彩,好让她减轻内疚感。

“那就等到你丈夫能留下时,再打电话告诉我”松下微笑地说,肖云突然恨他的笑容。象逃跑似的匆匆地离开了。

肖云不知道是怎样骑车回来的,一路上,她一会儿恨自己做了愚蠢事;一会儿恨盛年华从来没给过她有宜的建议,让她受了如此的羞辱;一会儿又觉得松下可恨,一点不知道怜香惜玉。悔恨的心绪理不出头绪,走进院子才发现连菜也忘了买。

西斜的太阳照在二楼的阳台上,闪动着橙色的光,樱花树已经吐出了嫩牙,庄子正坐在阳台上,细细看着伸到阳台上的树枝。肖云还在胡同里,就听见庄子高声地和她打招呼“肖姑娘,你回来了”。

声音里有抑制不住的喜悦,肖云心里的怨恨被它转换成了委屈,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不过她不敢让老太太看到自己的眼泪,她想起去年的秋天。

说是秋天,那是节气上的,人们还穿着短袖的上衣。肖云在市民中心上完日语课,骑车回家,从市民中心回家,需要穿过这个城市的闹市区。在闹市区的店铺鳞次接比,为了吸引顾客经常有商店搞降价销售的活动。每当这时,商店还没开门,顾客已经排上了长长的队。肖云去上课时就看到了门前的长龙,等她时近中午,进商店时,顾客还是熙熙攘攘的,那些限定数量的东西,都挂着卖完的牌子。肖云拣了几样比平日便宜的,装在篮子里,去算帐。站在收款机前的女孩子,看上去只有二十出头,除了有时看看等着她算帐的队伍,注意力就完全集中在她手里的货物和入钱,找钱上了。她在接过肖云的五千日圆后,并不看肖云,机械式地一边重复着同一句话,一边给肖云找钱。她按一千日圆来算帐的。

“对不起,我递给你的是五千日圆”

日本的商店在收顾客的钱后,按规定是应该把纸币放在一边,找完顾客的钱后,才收讫。女孩子是新手,在加上这一天顾客多,没有按规定来。

女孩子这才抬起头,看着肖云,满脸疑云地问“不是一千圆吗?”

肖云摇摇头,坚决地说“不是”。

这五千日圆是盛年华早晨给她的,而且她的钱包里只有这五千圆,连一分钱的零钱都没有。五千圆对她来说是个不小的数,不会记错的。

女孩子按铃把店长叫了过来。店长是一位蓄着小胡子显得有点单薄的中年男人,他满脸堆笑,还没有问原因,先向肖云说对不起,知道事情的原委后,立刻让排队的顾客去别处算帐,自己和女孩一起开始对帐。

肖云至今不知道为什么帐和钱会正好,也就是说按她给的是一千圆来算,帐正好。只有一种解释,那女孩在肖云之前,多找给了顾客钱。

店长脸上的笑看着就是勉强出来的,他在怀疑肖云。

“我想你的是一千圆”说完就想离开。

肖云来到世上三十多年,第一次遇到这种有口难辩的事情,她能感到一股愤怒冲上来。

“请等一下,一起去找警察”

肖云想在五千圆的票子上应该有我的手纹,只有依靠警察了,店长脸上的笑容早飞到了九霄云外,他皱着眉问“你就是想要五千圆”

肖云感到了他话中的另一层意思,也斩钉截铁地说“不是想要,是让你还我的五千圆”

来来往往的顾客,不时地朝这边看。店长脸有点涨红,用下巴一歪肖云,对女孩说“给她五千圆”

肖云拿上钱,要出店门时,女孩走过来说“请不要再来了”

肖云还没有受过如此的羞辱。她唯一后悔的是没有去找警察,让那店长心服口服,现在她被当做骗子,如果她是个日本人,店长又会怎么样呢?根本不会查帐,他们不相信日本人会为五千圆撒谎。

回到院子时,庄子也像今天一样坐在阳台上,看见肖云脸色不对,关切地问“病了?”

肖云摇摇头,

“和谁吵架了”

这一问,把肖云积蓄的泪水诱了下来,老太太一看肖云哭了,不知发生了什么大问题,急忙喊肖云上去。

中山住宅的房子格式都是一样的。肖云进屋时,庄子已经坐在小桌旁,肖云在向庄子叙述时才发现自己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她禁不住自己的眼泪,也禁不住由于愤怒所造成的浑身哆嗦,这种情绪很快传给了庄子,庄子变的义愤填膺,

“他们不能这样冤枉你,你是好人,我去告诉他们。”

肖云不知道告诉他们有什么用,她想劝阻老太太。老太太一副坚决的态度,那年庄子八十三岁,她的腰板却没有一点弯。她说这得感谢她的丈夫,她的丈夫在世时是个和服的裁缝。庄子从二十岁嫁过来,到她丈夫去世的五十年间,每天要穿着和服。既是丈夫的帮手又是这个铺子的招牌,“那时的我和电视里的女明星一样,是要摆着给顾客看的,我漂亮了,衣服也就漂亮了。”

装和服的衣橱全是浅浅的抽屉。庄子拉开一个,捧出一件黑色的和服,和服的下摆是淡兰色的底色,金色的河流上面是白色的菊花和多彩的桔梗。庄子先穿好和服的内衣,它类似中国和尚穿的衣服。不过要扎一根带子,然后才是穿和服。肖云也曾在市民中心穿过和服,每年的三月三日本的女儿节这一天,市民中心都会免费为在日的外国人提供试穿和服的机会,两个女人围着她忙了半个多小时,她的腰象是固定上了夹板,勉强照了几张像,赶紧脱下来。当时穿和服的烦琐让她感触很深,这时再看庄子手脚熟练,连动作都不象八十多岁的老人,只是在系最后的金黄色的带子时,庄子变得小心翼翼。她让肖云仔细看十几厘米宽的带子上那些金色的花,告诉肖云说,那是二十四金箔嵌的花。

庄子穿好和服拿上与和服配套的小包,在肖云的搀扶下,下了。,走出胡同,他们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那家超市。

店长再看到肖云时,脸上是一种说不出的疑惑和厌倦“还有什么事吗?”

“你就是店长”庄子矜持地问

店长已经注意到了庄子,听到庄子问话,立刻满脸堆满了笑容。肖云对店长瞬间的脸部变化感到不可思议,两厢一对比,愈发觉得他对自己态度恶劣。已经平息下来的怒火又涌了上来。店长转向庄子问“我能为您做点什么?”

“这个女孩是我的朋友,她因为被你们无缘无故的怀疑,一直在哭。你们应该向她道歉”

“我们没有怀疑她”。

“你的店员叫她不要再来了,是什么意思?你就是这样做生意的吗?”庄子始终保持着严厉的态度,好象她一直是这样同别人说话,连肖云都感到了她的威严。店长装着诚惶诚恐的样子说“有这种事”他这才正眼看着肖云说“实在是对不起”

既然店长说他不知道,肖云让他把那位年轻的女店员叫来。店长起先不愿意,架不住肖云的坚持,女孩子很不情愿地对肖云说了句“对不起”。

店长如释重负,为了表示他道歉的诚意,送给庄子和肖云一人一张五百日元的电话卡,上面有超市的地址和电话。为了这张电话卡,庄子在回来的车上大大表扬了那个店长。肖云的心里却不是滋味,她看到了自己在日本的处境,不由地叹口气问“庄子先生有什么魔法让店长信任我?”

“魔法?”老太太大笑起来,“魔法在这里”她指指自己的和服,“知道这件和服值多少钱吗?”

见肖云摇头,老太太得意地说“按现在的价,值五百万。”

这个数字不仅让肖云大吃一惊,连出租车司机也不由地转过头,看了一下她的和服。   肖云很喜欢和服,喜欢日本女人穿和服的身姿。厚重的和服给人以女性的平和,高高的木屐又给女人添了几分婀娜。除了节日,街上很少看的见女人穿和服。穿和服已经成了一种仪式,年轻人甚至于她们的妈妈都不知道和服的穿法。穿和服得去美容院,而费用也相当可观。每天看到庄子穿着和服坐在阳台上,肖云总是要夸夸她的和服漂亮,这里大半是真心,小半是为老人开心。庄子知道她喜欢和服,每穿一件和服都要告诉她,这件和服的好处在那里,她和老人关于和服的对话象是计算机里规定好的程序,一遍一遍地重复着,不过这件和服肖云确实没有见过,不能理解的是庄子有这么好的衣服,却住着与自己一样的房子。

老太太突然变的有点感伤地说“这是我要带走的东西。”

司机从后望镜看了看庄子插嘴道“妈妈没有孩子吗?”

“有一个儿子”

肖云这才意识自己有半年没有见庄子的儿子,不禁问道:“好久没有见到您儿子?”

庄子叹了口气说:“住院了,半身不遂。”

肖云和司机都不知该如何安慰老太太,跟着叹了两口气。

这件事让庄子好得意了一段时间,肖云再没有进过那家超市的。

肖云调节好脸上的笑容,走进院子,抬起头和庄子打招呼。庄子先是感谢肖云前一天送来的包子,肖云每次做包子或饺子都会送给庄子一点。庄子晃动着手里的樱花枝,兴奋地告诉她,樱花树已经在出新丫了。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暗夜行路最受欢迎的博文
  1. 顽张 [2012/10]
  2. 对视 [2013/08]
  3. 栓子的故事 8 {结尾之一} [2011/07]
  4. 栓子的故事 8 {结局之二} [2011/07]
  5. 栓子的故事 6 [2011/07]
  6. 栓子的故事 3 [2011/06]
  7. 握手 [2013/01]
  8. 低姿势 [2012/11]
  9. 栓子的故事 7 [2011/07]
  10. 姿态中的日本文化 [2012/09]
  11. 追悼一位伟大的演员 {微型小说} [2013/05]
  12. 栓子的故事 2 [2011/06]
  13. 接触 [2013/04]
  14. 信赖关系 2 [2010/10]
  15. 胡杨树的等待 [2011/10]
  16. 花不语 [2012/04]
  17. 手腕 [2010/11]
  18. 横卧 [2012/12]
  19. 距离 [2012/11]
  20. 随声附和 [2012/10]
  21. 家属大院 1 [2010/12]
  22. 信赖关系 1 我们来读十五年前的一个故事 [2010/10]
  23. 笑 2 [2010/10]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9 14:2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