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的一盏灯 7

作者:暗夜行路  于 2010-10-15 07:5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他们夫妻结伴而来,让肖云感到惊讶。何为精瘦的大高个,蛤蟆腰,脚没进来,身子早探过来。一个劲地点头哈腰,道着打扰了打扰了,比日本人还要殷勤的多。

让进两位不速之客,盛年华从卧室去提那盏台灯,到厨房给他们沏茶,何为问:“灯坏了?”

盛年华不等肖云说话,从厨房大声回答

“刚坏,还没来得及买”

“哪用着买,我们家有,何为,你回去拿一下”

李秋菊很有气魄地指挥着何为,何为“哈依”一声,转眼拿来的仍是盏台灯。肖云多少有点失望。

四个人坐下边喝茶边聊,何为确实没考上博士,由李秋菊接力上学,他在四处找工作,问到盛年华,盛年华简要地说了下自己的情况,李秋菊一副羡慕的样子

“你们能挣这么多钱,还要挑肥拣瘦,我们连临时工都找不到。”

让她一说,盛年华和肖云面面相觑,比较起来他们确实并不差。在国外,谁能够一帆风顺,尽管回国的许多人把国外说的天花乱坠,那是国外的环境。在心理历程上,他们不知道承受了多少压力和困惑,一旦他们承受住了,他们就不愿意轻易放弃。

李秋菊和何为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李秋菊从佐藤那里听说他们公司的对中国投资科要招收一位中国人,去日本在中国的工厂工作,便托佐藤给何为报了名,明天要去面试,本来李秋菊要陪着去,可她正有研究室的会,想求肖云陪何为去。

肖云一直在等松下给她电话。如果松下还希望她去教课的话,肯定会给她电话。电话没有来,自己这样突然去了,怎么想都有点别扭。想他何为又不是三岁的孩子,需要人陪。心里这样想,脸上就现出了难色,想推脱说要打工,又天生不会说慌,正在那里沉吟。

盛年华拿了人家的灯,觉得肖云太冷淡,帮衬着说“明天你又没事,出去转转不也挺好”

肖云这时恨不得盛年华下地狱。

 

第二天清晨,何为西装革履,正式出场,李秋菊跟在后面。肖云正要推自行车,被何为叫住了“我们叫车去”。

他们去的地方仍然是肖云一星期前去的接待室,接待员却是中泽。见了肖云很是热情,老师长,老师短地问候。听说是陪何为面试的,哈了一声,说是知道了,把他们引进接待室。

接待室放着一张茶几和一圈沙发,五个中国人坐在那里,每人面前放着杯茶,用不安的眼神看着肖云和中泽说话。说穿了何为是和这五个中国人竞争,肖云突然觉得自己象个奸细似的,赶紧对中泽说了声“对不起,打扰您工作了”退到了同胞坐的旁边。

在这个城市的留学生加上他们的家庭成员,大概有一千人,细说起来大家都能找到同一个熟人。肖云应归在不善交际的人中,只在阴历年的留学生联欢会上露露面。刚来时,中国人还少,有一些日中友好的日本人参加,大家围着桌子边吃边聊,还有联欢的味道。几年下来,人是原来的几倍,吃的东西还是那么多,桌子上一眨眼就只剩下盘子了。女人们手里拿着抢到的食品,大呼小叫地喊着孩子男人,这种场景多少损伤了她的自尊心,使她多出许多的悲哀,去年连联欢会也禁足了。

何为填好表,走过来,坐在肖云的对面。一个坐在角落的人,突然向肖云走来,老熟人似地喊着肖云的名字,并且伸过手来。肖云愣怔了一下,直到那人西装革履地走到跟前才认出是赵凯民,不由地问:“你不是访问学者吗?也来应招”

老赵嘿嘿笑笑说:“凑热闹,也许是个机会吗?”他转向何为问“这位是”何为立刻站起来说“朋友”

肖云给他们介绍道“何为,我家的邻居”。

肖云有意把朋友改为邻居,这个邻居比起朋友有了疏远感,又为她陪何为来提供了理由,她这时才觉得自己陪何为来,这件事本身令人厌恶。

老赵还想说什么,面试开始了,第一位就是他。中泽把他领到隔壁的屋子,二十分钟后,他从里面出来。人们都围上去,想听听面试的内容。首先是计算机,在这个时代不会使用计算机,和前些日子说自己没有文化一样可怜。下来是英语,最后问一下你如何学的日语,并不出人意外,大家又退回原处。老赵也不急于回去,说是要等到最后。

肖云站在窗前俯视着窗下的城市。城市宛如是一个小人国,远处的大海,底下的汽车都被缩小了,世界不过是如此。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从昨天起,这口气就淤积在她的胸口,使她想痛痛快快地哭一场,又不知道为什么要哭,不要说什么前途,连起码的人的尊严都要没有了,她的心里就只有悲哀了。当她走进大楼,这种感情就变的更加强烈。对松下那种说不清的恼火,特别是盛年华已经确定留下来后,她希望见到松下,还他一个冷淡态度,甚至连教课的事都想辞了。

何为在窗户和门之间搓着手哈着腰来回走动着,有时像是突然想起什么腰会挺起来。面试出来的人,都会被他缠住问个不停。老赵坐在沙发上,研究着茶几上的烟灰缸和打火机,好象他是专门为此而来的。何为最后一个面试,肖云感到周围的空气愈来愈稀薄,象是要使她窒息,这时她是一刻也呆不下去了,让老赵告诉何为一声她先走了。

中泽正在接待室的门口给两个来客指点他们要去的地方,肖云等她转过身来,向她告辞道:“受你关照,我先走了”

中泽急忙一边还礼一边说“对不起,松下科长面试完,找肖老师有事,不知肖老师有时间吗?”

肖云能听见自己心脏的跳动,她的脸莫名其妙地有点发烧,不等她答话,面试屋子的门打开了,何为前脚出来,松下后脚也出来了。与肖云客客气气地做了日本式的见面礼,老赵什么时候已经站在肖云的后边,与何为一起跟着肖云向松下点头哈腰,弄的松下大睁眼指着他们俩问肖云“他们是肖老师的朋友?”

肖云暧昧地哈依了一声,她这时更感到陪何为来是件可恨的事。松下仍请肖云去那个小会客室,肖云让何为和老赵先走。

两人在会客室坐下,肖云等着松下先开口,松下从口袋里出一枚百元的日币,然后用英语问“有结果了吗?”

肖云没有表情地点点头,她不知道松下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那你别说,让我给你占卜一下”他把百元的正面给肖云看,“如果正面朝上就是你能留下。”

这个游戏让松下这样的人玩儿起来,显得那么滑稽。肖云不由地笑着问“松下先生真信吗?”

没想到松下一本正经地说“当然”,他的态度弄得肖云不好再笑。

百元的硬币被抛起来,在茶几上滚了几下落在地毯上,背面朝上。松下皱着眉头看着它问肖云“我该相信它吗?”

肖云微笑着摇摇头说“不信为好”

松下猛地抬起头说“你是说,你还继续在这里?”见肖云点头,他有点得意地低声用日语道“那我还是信它为好,五十次中有四十次它都是对的。”

肖云的心里咯噔一下,沉默会使两人尴尬。她点头哈依了一声,她发现这哈依的日语太重要了,它告诉对方你在听他说话,既不表示肯定也不表示否定,甚至连听懂没听懂都不表示,由对方去猜测。松下微微一笑,是把肖云的哈依当成了没听懂。

肖云下到一楼,没想到何为还在大楼门口等她,也难为他。

肖云拒绝了何为坐出租车的邀请,说自己顺路还有点事。已经坐上车的何为,一看肖云不坐,觉得没必要花冤枉钱,出溜一下也下车了,司机面无表情把车又开走了。肖云不愿再同何为多答话,径直走了自己的。

肖云的心情比来时更加地沉重。与来时不同的是,沉重中多了份恐惧,对未来的迷茫和改变现有生活模式的恐惧。但这恐惧中又有新的刺激,这九年的结婚生活中她第一次有了一种期待。而这种期待她在少女时代曾经有过。那是她在矿山时,李明给予过她的短暂的幻想,她为此付出的是不报任何幻想的婚姻。如果李明的深情不值一提,那男人的甜言蜜语就都是假的。在她去上了研究生,盛年华在她的身边。在一天实验室里只剩下他们俩时,她头一次接受男人的亲吻和抚摩,她想世上的男人也不过如此吧。在她再见到李明时她已经是完完全全的女人,让她再去接受李明的爱情,她觉得她只有痛苦。

路旁的樱树已经含苞待放,孕育着生命的树显的生机勃勃,微风带着春的柔情蜜意拂过肖云的面庞,她仰起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中豁亮了许多,世界是这么美好,只有庸人自烦恼。

肖云拐进一条小胡同,离着很远就听到小贩的叫卖声,这里是这个城市唯一的一条菜市场,象中国的菜市场一样在街上摆摊儿,卖菜,菜的质量比超市差一些,价钱也便宜的多,肖云常来这里。

“大姐,买点油菜吧,新鲜的”一个小贩把一把绿莹莹的油菜送到肖云的眼前。

“多少钱”肖云先问价钱,在日本菜是按捆,按堆,按个卖,肖云问这一把油菜的价。

“便宜,一百圆”

见肖云掏钱,小贩一边往塑料袋里装菜一边问“不是日本人吧。”

肖云对自己的日语很泄气,正是中午,买菜的人不多,小贩似乎有兴趣和他谈下去,又要问什么的时候,肖云交了钱,笑笑走开了。

不知出于什么心理,肖云不愿意和不相识的日本人讨论中国的事,有时是对方的优越感让她不能忍受,有时是自己的自卑感让她讨厌。她在日本生活中,时刻处在一种压力中,这种压力是多方面的,而这些都不是她努力就能解决的。也许不出国,她会比现在要快乐,按部就班地上下班,和所有的中国女人一样,靠自己的双手吃饭,过那种简朴安定的小日子。

回到家已经一点多了,盛年华意外地躺在卧室,肖云没有洁癖,却不能容忍穿着外套躺她的床,盛年华明知这点,故意躺着不动。肖云要去教中文的事,李秋菊在学校食堂吃饭时和盛年华说的,当她发现盛年华一点不知道时,她的惊讶不亚于盛年华的惊讶。李秋菊不乏女人敏锐的判断力“其实这件事不该隐瞒,上周她就去面试了,听说是松下科长替她争取的。你认识松下吗?”

见盛年华摇头,李秋菊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喝了口汤,终于下了决心似的说“我觉得你这个人挺好的,我们又都是中国人,直说了吧,松下可是离了婚了,你要提防点他”

    盛年华三十多年来,第一次感到做中国人的重要,心里七上八下,做不下任何事,索性偷偷跑回来,问个究竟。

两人心里不舒服,话一出口都带了火药味。

“听说你要去做老师了?”

肖云知道他为这事回来的,挑起眉毛问“不行吗?”

“我那有权利说不行啊?”盛年华的语气显然有点酸溜溜的

肖云觉得好笑说“别阴阳怪气的”

“我阴阳怪气,是吧?你做什么事,我什么也别说就不阴阳怪气了,是吧?”盛年华已经从塌塌迷上站了起来,肖云听到他不停地问“是吧,是吧”的时候,就知道他已经开始生气了,赶紧挂出免战牌

“我正要和你商量这件事,一周前佐川的科长想让我去给他们科的职员上中文课。”听到科长的话,盛年华插嘴问道“是那个叫松下的?”

肖云知道他从李秋菊那里听了一些,并不奇怪“是松下,那时你的工作还没下来,我没敢答应,也没和你说,今天又碰上松下,问你的工作定下来没有,他们在等着报计划,我就答应了。”

“你答应了还和我商量什么?”虽说是埋怨,可语调柔和的多。

“我是觉得机会难得,你要是不想让我去,现在立刻给松下打个电话就行,在日本三只腿的蛤蟆难找,能教中文的人,遍地都是。李秋菊还让我给她介绍呢。”

盛年华虽然对松下有点不自在,却对肖云有份好工作感到高兴,刚才的不愉快已飞到了九霄云外,开始询问肖云的工资情况,算计两人四月以后能攒的钱数,兴奋地在塌塌迷上跳起来。日本的屋顶低,他能跳起来伸手摸到顶,“哈哈,再有三年,我们也是百万富翁”整个楼房都随着盛年华的跳动,摇了起来。肖云顾不上评判盛年华的百万富翁计划,赶紧制止他的跳动。下面的花田,正在家里睡觉,肖云平日不小心掉一只碗,都会招来他的抗议。果然立刻就听到底下的窗子的响动,花田穿着睡衣,把楼梯踩得当当响上来啦,看到盛年华给他开门,他似乎稍稍有点意外,语气仍是很霸道。

“请帮帮忙,安静点好吗?我晚上还有工作。”

盛年华早就听肖云讲他经常来找茬,心里就有气,这时他一手把着门,冷冷地说“你对我们有什么不满,去找房东说”碰地一声把门关上了。

花田在外面站了一会儿,下楼去了。

肖云可以肯定花田不会去找房东,听说他已经半年没有交房租了,对这种社会的无赖,担心的是他一生气,夜里走时放把火,这木板房就象一堆干柴,一着火准没有救。肖云心里恐惧,不免埋怨起盛年华“你惹他干什么,说句好听的不就得了。”

盛年华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说:“给这种人说好听的,我没有那份闲心。”

肖云想起周小敏的话乘机提议道“咱们也搬搬家吧?”

盛年华瞪大眼睛问:“为什么?”

在日本搬一次家的费用很高,租房子,至少要交两个月的房租做押金,还要送一个月的房租给做这笔生意的房地产商,这些钱是一去不复返,再加上搬运费,所以在日本有句话是要想穷去搬家。盛年华在搬过一次家后对此深有感触。肖云现在动搬家的念头让他有点意外,他们现在住的房子,对一家三口来说是足够了。孩子不在,房子更显得宽敞,要搬就是搬到钢筋水泥土的楼房去。同样的房子,租金是这种房子的一倍。花这么多钱租房子,盛年华想都没想过,他也不相信肖云舍得花。

肖云有许多不愿意住在这里的理由,不过那些理由用钱来衡量,在盛年华看来一定是微不足道,连肖云也难以启齿。但人的一生又是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情连缀起来的,盛年华即使成了百万富翁,肖云不知道他的人生有什么乐趣,她自己对那一天不抱任何幻想,没有什么好说的。

肖云的肚子咕咕地叫起来,她叹口气,去厨房搜寻吃得东西,盛年华不敢离开研究室太久,也急急忙忙去了。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暗夜行路最受欢迎的博文
  1. 顽张 [2012/10]
  2. 对视 [2013/08]
  3. 栓子的故事 8 {结尾之一} [2011/07]
  4. 栓子的故事 8 {结局之二} [2011/07]
  5. 栓子的故事 6 [2011/07]
  6. 栓子的故事 3 [2011/06]
  7. 握手 [2013/01]
  8. 低姿势 [2012/11]
  9. 栓子的故事 7 [2011/07]
  10. 姿态中的日本文化 [2012/09]
  11. 追悼一位伟大的演员 {微型小说} [2013/05]
  12. 栓子的故事 2 [2011/06]
  13. 接触 [2013/04]
  14. 信赖关系 2 [2010/10]
  15. 胡杨树的等待 [2011/10]
  16. 花不语 [2012/04]
  17. 横卧 [2012/12]
  18. 手腕 [2010/11]
  19. 距离 [2012/11]
  20. 随声附和 [2012/10]
  21. 家属大院 1 [2010/12]
  22. 信赖关系 1 我们来读十五年前的一个故事 [2010/10]
  23. 笑 2 [2010/10]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5-6 23:5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