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的一盏灯 9

作者:暗夜行路  于 2010-10-17 20:0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评论

晚饭只做了个日本式的酱汤,就米饭吃。肖云很喜欢这种酱汤,把各种菜往水里一煮,营养丰富,做起来也异常简单。

盛年华皱着眉头,本来没有胃口,再看这混浊的汤,便带了民族仇恨,大骂日本人蠢,除了吃生鱼外,就只有面条,那还是从中国学来的,这么多的好菜全让糟蹋了。肖云听着听着心里不受用起来。以前也没有听他骂过日本的饭菜,相反还称赞过说:日本人饮食科学才有了日本人的长寿。今天我给你做上日本饭了你到骂成这样,冷冷地低头吃着饭。盛年华积蓄了几个小时的怨气,在这时爆发出来,越骂越觉得痛快,同时发现了自己骂人的天才,连肖云冷淡的态度也忽视了,及至骂出“蠢猪”的词时,肖云已到了忍耐的极限,“啪”地把手里的筷子掷在桌上“你有完没完,要是嫌菜不好,想骂我,用不着指桑骂槐的”。

盛年华正骂在兴头上,故意狡辩地问“我骂日本人,你有什么生气的”

肖云看着盛年华涨红的公鸡脸,镜片后面突起的鱼眼睛,那副无辜的样子刺痛了她。这个男人总是习惯把所有的错误归于别人,他出不了国,就大骂共产党腐败,连公派出国都成了交易手段。等他的同学把他介绍给大兵,拿着高额奖学金出来时,他觉得那是他的论文数多,有实力的原因。等被大兵捏着穿不过气时,他不仅骂大兵,而且怀疑他的同学从中得了什么好处。他写不出论文,那是大兵没有指导能力,他有了成绩,原本他就是将相之才。肖云听多了,看多了,心中多了不屑,故意软软地说道:“又不是日本人请你来的,我敢保证你要回去,人家不会阻止你”。

女人的话噎得盛年华半天没说话,如此刻薄,如此歹毒,竟出自爱人之口,他受的伤害比任何人说出来都大。眼前的女人让他感到陌生,难道这就是自己愿意为之牺牲一切的女人吗?他感到女人在渐渐地离他而去,这使他突然恐惧起来。一般来说,人多喜欢为自己制造悲剧色彩,特别是在痛苦的时候。盛年华的潜意识里对肖云的漂亮有着戒备,在春风得意时,他看高自己,心里还有平衡;一旦有了挫折,他的第一个受害意识便是肖云要离开他。怨恨,悲伤,自责,自怜的感情洪水般汹涌而来。他急于挣脱这一窘境,为了掩饰情感,他故意显出意外的冷静,讥笑着说“你是不是,不靠我也能留下,才巴不得我走呀?”

肖云听出盛年华话里的意思,知道他小心眼的病又犯了。没有心劲象以往一样表白自己,埋下头专心致志地洗着碗。李明那句“盛年华不适合你”的话又浮现出来,也许男人看男人比女人看男人要更准确一些。

 

樱花在庄子去世后的第三天开的满城都是,房前的樱花树的枝杈,探过阳台,把樱花送进了肖云的屋子。阳光似乎有意来助花色,异常的灿烂夺目,肖云早早地就被这花色,弄醒了。盛年华在星期日是一定要睡到中午才起,按他的话说,每天从鸡叫干到鬼叫,就这一点点的享受。肖云任他睡着,自从那天吵架后,两人处在冷战中,俗语说,小夫妻没有隔夜仇。他们正相反,吵架没有在一天内结束的,而且一次比一次升级,隔阂犹如女人穿的长筒丝袜,由断裂的一根丝开始,变得不可收拾。

昨天周小敏打来电话,约肖云一起去未名公园看樱花。肖云在家里等着她。看看时间还早,肖云拿把剪子剪了几枝樱花,用带子拴好,再用白色的日本纸把底部包好,她要把这束花放到庄子的门前,这是她从电视上经常看到日本人这样做。

院子里静悄悄的,樱花的花瓣散落在院子的每个角落。肖云颠着脚尖,象只猫一样,上到庄子的门前,她不愿意让李秋菊看见她做的事。轻轻地放下樱花,两手和拢,闭上眼睛,肖云突然不知自己该在心里对庄子说点什么。正在这时,听见有人走进了胡同,肖云还没有想好说什么。在她,这时的话庄子是能听见的,特别是她闭住眼睛时,庄子就在她的身边,脚步声越来越近,肖云在心里用日语说了声“谢谢”走下了楼。

走进院子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妇人,肖云从没有见过。这几天出入庄子屋子的人太多了,肖云不奇怪,朝妇人一点头,刚要过去,妇人问道:“你就是肖先生吧?”见肖云点头,妇人重新郑重其实地弯腰施礼道:“婆婆受你的关照了。”

肖云赶紧回礼道:“受关照的是我。”

庄子的儿媳让肖云等她一下,登登登地跑上楼,进了庄子的屋子,一会儿提着一个纸袋子下来了;

“这是婆婆要送给你的和服,留个纪念。”

一套淡青色麻纱和服,与和服配套的袜子和鞋,一张仍然散发着香气的便笺,上面写着两行日语:“致肖先生:感谢你的关照,这件和服送给你,希望你会喜欢它。另外,让我们一起穿着和服去看樱花好吗?”

肖云看看写的日期正是庄子去世的前一天,她想起曾经和庄子说过,只有穿和服的女人才宜赏樱花。当时庄子惊喜地连声说,说的好,没想到肖云和她想的一样。肖云也没有想到,庄子会记着她的话,甚至送她一套和服。可她却没有机会穿着它和庄子一起赏樱花了,一种无法填补的遗憾涌上来,使她忘记了是如何与庄子的媳妇告别的,直到周小敏站在面前,在她的眼前晃动着双手喊她

“肖云,肖云,你没事吧?”

肖云被拉会到现实,发现自己手里仍然拿着庄子的便笺,不由地长长舒了口气说:“没事了。”

她没有和周小敏说起过庄子,一下也无从说起,这时只有把情绪转换过来。周小敏并不追问,突然两手一拍,故做出神秘的样子说“我有好消息告诉你。”

穿着月白色短风衣的小敏,个子只有一米五五,平日总穿着高跟鞋,今天却是一双旅游鞋,看这身打扮和她兴奋样,不用问应该是她怀孕了。

周小敏闹过两次假怀孕,每次吊的肖云和她高兴一场,结果过几天就没声息了,肖云也不敢问,省得她伤心。

“这次肯定是真的”周小敏的声音里透着抑制不住的喜悦。

肖云有了经验,不再显出太多的兴奋。周小敏仍是用7-11店里买来的怀孕测试纸测的。虽然这次与以往感觉不一样,到底有点心虚,不经过医院检查,不好再告诉别人,见了肖云她还是忍不住。看肖云淡淡的,有点失望,不用说肖云,连丈夫张威看她早晨测试,还在笑她不该相信那张纸,既然大家都是这种态度,周小敏带点怨气地不再提这件事。

张威坐在车里等着他们。肖云认识周小敏有一年的时间,和张威却是头次见面,因为是头次见面,张威特意从车里出来,他个子不高,宽宽的肩膀,浓眉大眼,见到肖云点点头笑了笑,显得非常的朴实。

张威把她们放在公园门口,就去研究室了,说是要准备一个月后去美国参加会议的论文。

未名公园的樱花是这个城市的一大景观。这里环绕着公园的樱花树都有五十年的历史,棵棵粗壮高大,而且樱花树的种类不同,开出的花颜色各异,花期最长也只有一个星期。为了能白天坐在花树下赏花,许多公司都派年轻人头一天就去占地盘。一般的人家也会起个大早,在树下找块地方坐等肖云她们去时,公园里已经是人声鼎沸,人们在树下铺开油布,摆出啤酒和各种各样的食物,边喝酒边大声谈笑。日本人在这时会一反他们平时的谨慎,露出他们的真情实感,算是一种放松吧。

两人说是看花,却不敢多抬头,一不小心就会和来往的人相撞,与其说是看花还不如说是看人。周小敏笑着说:“也不知道哪根筋抽着要来看花,这里人比花还多。”

在一片日语声中,中国话听起来非常特别。有几个人不由地看了她们一眼,仿佛是要再确认一下她们与自己的不同。其中一个人突然惊喜地喊道:“是肖老师吧!”。

肖云顺着声音看去,山口一手一只,端着两只盛有铁板烧乌贼的盒子,正身子往前倾,向肖云致礼。肖云还了礼,说了两句身体好,天气不错的套话。拉过周小敏给山口介绍完,看山口张摆着两只手,赶忙说:“你去忙吧!”。

山口用一只手向前指指,道:“大家都在那里,过来坐坐。”

果然二十米外的大树下,坐着山口她们科的人,佐藤在向这边招手,肖云觉得应该过去打个招呼。

只有佐藤,真目和信太,都是在佐川的送别会上认识的,佐藤的名字在日本比较普遍,又有李秋菊的一层关系,肖云立刻记住了。真目和信太的名字,都是第一次听说,肖云这次才记住,真目和信太说是昨天在这占了一夜地方,和肖云她们说了几句话又在阳光下昏昏欲睡了。

没有看到松下,肖云略有点意外。她知道中泽不是这个科的还是问道:“中泽先生没来吗?”。

佐藤笑着说:“今天没有她的份,是吧,山口?”。

山口在摆餐具和把吃的东西分份,对佐藤的话很不满:“也没有你的份呀。”不再理他,站起来对肖云说:“科长去接他姐姐的学生,马上就回来,一起赏花吧。”

肖云看看周小敏,她今天是陪她来的,自然要征求她的意见,周小敏是喜欢热闹的人,立刻表示没问题。

正说着,佐藤拍着手兴奋地喊道:“来了,来了。”

松下陪着两个穿和服的姑娘走过来,姑娘的和服在公园这群随意穿着的人中,非常引人注目,离她们还有点距离时,肖云已经认出两个姑娘是猪股静子和伊达惠美,她不禁惊讶地“哎”了一声,山口连忙问:“肖老师认识她们?”

肖云告诉她,她们在一起学插花,山口点点头“肖老师也在跟科长的姐姐学插花。”

“你是说铃木老师是科长的姐姐。”肖云追问了一句。

山口沉吟了一下:“科长的姐姐姓什么,我不知道,科长说这几个女孩儿都是他姐姐的学生。”

所有的人都站起来,迎接松下和客人,肖云这才看到走在后面的佐藤良子,她到穿的很随便,牛仔裤,套头大棉毛衫,恐怕她是故意落在她同伴的后面。加上她,正好是四男四女,可以派对,肖云知道她们是多余的。

松下在介绍客人之前,先走一步向肖云打招呼。在日本人的想法里,与肖云再熟悉,她也是客人。按礼仪先远后进的规则,松下是要先和肖云打招呼。他像是发现什么似的,往后退了一步,肖云今天穿着一身土绿色的紧身牛仔裤褂,双肩背包,长长的头发盘在了头顶,显得清爽异常,和松下看到的穿西服套裙的肖云迥然不同。

“变了一个人。”松下说完中午好后,立刻发了句评论。

肖云想说“你不是也一样吗?”她也是第一次看到松下穿着件高领条绒套头衫,一反平日的衬衫领带,没有说出来,笑了笑,给他介绍周小敏。

静子和惠美,良子都带着意外相逢的惊讶过来打招呼。松下倒是一点没有惊讶的神色,肖云想他该是知道她在她姐姐那里的事,甚至连她去他们公司教课,也许都是他们姐弟说好的。等他们互相介绍完,要入座时,肖云扯扯周小敏的衣角,告辞道:“周先生还有点事,我们先走了。”

并没有人使劲挽留她们,走在路上周小敏有点不解:“起先要在的是你,后来要走的也是你。”突然她象回过味来:“你是不是要去他们公司教中文?”

肖云的事周小敏可以说没有不知道的。她的热心让肖云感动,肖云如果有什么和她讨论的事,她会反复地为肖云考虑。肖云在与盛年华越来越说不到一起时,周小敏就是她商量的对象了。

肖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点不舒服,恨恨地说:“你没看见人家正好四对。”

周小敏歪着头看看肖云的脸色说:“你不是在吃醋吧?”

肖云有点诧异问:“吃谁的醋?”

话音没落,松下从后面赶来。周小敏把手放在嘴上掩饰她的笑,故意装做看花的样子,松下是来问肖云明天有没有时间一起去买中文教材,肖云答应了他。他又要送他们回去,肖云告诉他,周小敏的丈夫要来接。

松下一离开,周小敏就笑着说:“哎,我觉得他对你有点意思。要不他怎么会 要送我们?”

“这种客套话日本人不是都说吗?”

“日本人这种情况是不说的。”

两人开始争论说还是不说,一直到张威来,也没争出个结论。到是张威一句话解决了争论“别管日本人说不说,这个人说这句话,即可能是真心,也可能是假意,只有他自己知道”。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1 回复 越湖 2010-10-17 21:30
很不错!还没读前面的呢。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暗夜行路最受欢迎的博文
  1. 顽张 [2012/10]
  2. 对视 [2013/08]
  3. 栓子的故事 8 {结尾之一} [2011/07]
  4. 栓子的故事 8 {结局之二} [2011/07]
  5. 栓子的故事 6 [2011/07]
  6. 栓子的故事 3 [2011/06]
  7. 握手 [2013/01]
  8. 低姿势 [2012/11]
  9. 栓子的故事 7 [2011/07]
  10. 姿态中的日本文化 [2012/09]
  11. 追悼一位伟大的演员 {微型小说} [2013/05]
  12. 栓子的故事 2 [2011/06]
  13. 接触 [2013/04]
  14. 信赖关系 2 [2010/10]
  15. 胡杨树的等待 [2011/10]
  16. 花不语 [2012/04]
  17. 手腕 [2010/11]
  18. 横卧 [2012/12]
  19. 距离 [2012/11]
  20. 随声附和 [2012/10]
  21. 家属大院 1 [2010/12]
  22. 信赖关系 1 我们来读十五年前的一个故事 [2010/10]
  23. 笑 2 [2010/10]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5-2 13:4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