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的一盏灯 13

作者:暗夜行路  于 2010-10-22 11:2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评论

肖云发现携带电话忘在家里是晚上十点钟,她准备回家,想给盛年华打一个电话。周小敏已经做完手术,推进病房,一切安定下来。她打了出租车回到家里,盛年华还没回来。她把切好的菜炒了炒,给盛年华留了一半,自己吃完,就去睡了。盛年华什么时候回来的,她不知道,朦胧中觉得他回来了,又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走了。

老赵第二天也来看周小敏,周小敏的眼泪一直没有断过,张威不在,使她的伤心更重了一层。

 

肖云借口要照顾周小敏,不去上铃木的插花课。自从松下邀她去喝咖啡后,铃木对她的态度有了明显的变化,这两次课她可以说对肖云视而不见,和那三个姑娘一起说说笑笑,肖云知道自己被排挤,心里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在肖云不去上铃木课后,铃木也打电话来不再来上肖云的中文课,她们两人谁都不想再见面。

张威从美国回来时周小敏已经出院,为了安慰妻子,张威对流产的孩子没有露出任何的遗憾神色,只是跑上跑下为周小敏,熬鸡汤,炖猪蹄子,完全是照顾产妇。周小敏心里才略微安慰了一些。

张威也为肖云带来了一个人的消息,周小敏在说名字之前先让肖云猜,在计算机的会议上,那肯定是李明,她不由地心砰砰地跳起来。肖云不知道为什么还会心跳,她和李明每天在一起的时间,算起来不过十天,在十年的岁月中本因该冲淡的连痕迹都无法寻的,可在肖云这里却像是昨天一样鲜明,也许这是由于李明的成功,也许是肖云自己婚姻的不如意,那一份感情成了肖云心灵的避风港。肖云由此也能够理解那些崇拜偶像的人的心理,他们不过是要逃离自己的环境,想透彻了,不免有点黯然神伤。肖云尽量不去想,当她这时有着心跳的时候,她感到一种幸福。

在周小敏面前她觉得没有必要装假,笑着说:“除了李明,还能有谁?”

肖云断断续续给周小敏讲过,她和李明的事,李明后来结婚的事她也知道,这次张威却给她带来李明又离婚的消息,肖云吃了一惊:“为什么离婚?”

“我听说在美国的中国人,离婚率比日本高的多,夫妇一起赤手空拳打天下,十年过后,房子有了,地位有了,新车有了,一切都是新鲜的,回头一看,只有老婆衰老了,自然有了换新的意思。”张威虽是开玩笑的口吻,两个女人正是走下坡路的年龄,听着心里开始不好受,周小敏先开始骂道:“真没良心。”

张威这才发现说过头了赶紧补充道:“应该说是对半,有一半是女人把男人甩了。”

李秋菊突然要搬到留学生会馆去,按她的说法,一个人住这里太奢侈,先搬到会馆的单人宿舍住一年,再去找便宜的房子,看样子何为真的不回来了。肖云不经意地问了一句:“何为在国内怎么样?”。

“其实我们离婚了。”说着,她看了一眼正在帮她收拾东西的盛年华,盛年华象是没听见,头没有抬。肖云并不惊奇李秋菊的离婚,她惊奇的是盛年华星期六可以不去学校,一直在帮助李秋菊做明天搬家的准备。老赵六、日是打工的日子,来不了。要说也没什么重活,就是把零碎东西分门别类装进纸箱子罢了,有肖云在也足够。尽管肖云和盛年华持续了这么长时间的冷战,盛年华的些微变化,还是逃不出肖云的眼睛,盛年华近来一接触到肖云目光立刻就闪过,说话的态度也柔软的多,肖云感到莫名其妙。

盛年华那天半夜从李秋菊的家回到家里,看到肖云时,这几个月缠绕在心中的愤怒,伤感,不满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及至第二天知道周小敏流产住院时,他多少有了一点内疚,这种内疚很快被李秋菊对他的献身精神融化了,在他们之间没有责任和义务,是完完全全的饮食男女,盛年华用不着顾及对方的感觉,他释放出了文明人需要掩饰的兽性,他有了从未有过的淋漓尽致的感觉。原来出轨竟然让自己有这样新鲜的感觉,不是李秋菊吸引他,是脱离原来的轨道,让盛年华感到了一种精神的放松。

对肖云,他开始用旁观者目光观察,看她收拾房子,给自己做饭,脸上掩饰不住的阴郁,这个女人仍然让他心疼。但他犹如一个吸食毒品的人,明知道那是有害的却无法扔掉,一直要到毁灭的时候。盛年华一边心疼着,一边开足马力,让他和肖云乘坐的这列车厢,奔向山崖。那是种快乐,放任自己的快乐。

这一天毕竟来了,夜里回到家,肖云并没有给他留饭,也没有先去睡,坐在厨房那盏灰暗的台灯下,他知道事情到了摊牌的时候了。

肖云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更没想到对方是李秋菊。周小敏打电话来说,最近看见过几次盛年华下午来会馆。今天她悄悄跟在后面,看他进了李秋菊的宿舍,问肖云知道不知道,肖云什么也没有说,放下了电话。

两人的谈话出人意料地平静和顺利,象是决定今天的菜谱一样,决定了离婚。女儿是肖云要的。全部的存款归肖云,却是盛年华说的,肖云诧异地望了他一眼。盛年华只要求一点,如果女儿想和他一起生活,希望肖云不要阻拦,一句话说的肖云眼泪刷地流下来,她勉强地抑制住自己的悲声,苦笑着说:“都什么时候了,我还哭。”

盛年华最不喜欢她这种不伏输的劲,他有时想如果这个女人能够象个弱女子一样,伏在他的身上,向他撒娇,哪会有解不开的结。他这时只有苦笑着摇摇头。

肖云还是禁不住心中的疑问:“你真是要和楼下的结婚吗?”她讨厌提李秋菊的名字。

盛年华沉思了一下:“不知道。”

肖云突然失去了冷静的态度,吼道:“那为什么?”

“可能是为了报复你”盛年华心如死水,他想起那天,李秋菊坐在沙发下,仰视着他。“那个松下怎么样?这次你们没有障碍了?”

肖云没有反驳他,感觉到心中阵阵地痛,随之而来的是想要呕吐,她急忙走到水池边,大声地咳起来,咳的眼泪又流了下来,可能是下午没吃饭的缘故,什么也没有吐出来。

盛年华心中泛起一种难以割舍的感情,走上去从后面抱住肖云的腰。肖云僵硬在那里,当盛年华想进一步时,肖云挣脱了他。在知道盛年华的行为后,她无法再接受他的拥抱,连想象这件事都觉得恶心。

“明天我们就去离婚吧。”肖云平静地说

盛年华恼怒起来:“随便,别耽误了你的好事。”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0 回复 叶慧秀 2013-1-2 14:51
我一行一行的看完了你小说了,真的很棒!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暗夜行路最受欢迎的博文
  1. 顽张 [2012/10]
  2. 对视 [2013/08]
  3. 栓子的故事 8 {结尾之一} [2011/07]
  4. 栓子的故事 8 {结局之二} [2011/07]
  5. 栓子的故事 6 [2011/07]
  6. 栓子的故事 3 [2011/06]
  7. 握手 [2013/01]
  8. 低姿势 [2012/11]
  9. 栓子的故事 7 [2011/07]
  10. 姿态中的日本文化 [2012/09]
  11. 追悼一位伟大的演员 {微型小说} [2013/05]
  12. 栓子的故事 2 [2011/06]
  13. 接触 [2013/04]
  14. 信赖关系 2 [2010/10]
  15. 胡杨树的等待 [2011/10]
  16. 花不语 [2012/04]
  17. 横卧 [2012/12]
  18. 手腕 [2010/11]
  19. 距离 [2012/11]
  20. 随声附和 [2012/10]
  21. 家属大院 1 [2010/12]
  22. 信赖关系 1 我们来读十五年前的一个故事 [2010/10]
  23. 笑 2 [2010/10]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5-7 14:3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