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 1

作者:暗夜行路  于 2010-10-25 08:3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评论

 三月中旬,一场罕见的大雪覆盖了日本东北部,寒冷而明亮的夜晚。

    芳香亭那扇窄窄的门被推开,门上的风铃象是被惊吓着了似的,拼命地响了几声,随着铃声李华夹着一股寒气站在小酒店的柜台前,店内的热气瞬间布满了他的眼镜,一边与老板娘打招呼一边拿下他的眼镜擦。

这是一间小酒店,只有两张四人坐的小桌子和一张曲尺形的柜台,柜台前放着五个高脚圆凳,老板娘在柜台里,客人在柜台外,下酒菜就是那么几样,并不需要烹炸煎炒,只是冬季多了两个炖的菜,也是前一天材料都准备好了,这时放进锅里煮就是了。

老板娘洋子多是陪着单身来的客人,天南地北地说一些不着边际有趣的话,不让他们感到寂寞,洋子十五年前从母亲手里买下这个店铺,客人多是熟面孔,母亲同年代的老客有时喝多了,会开些没大没小的玩笑,看着洋子的胸脯,大谈她母亲年轻时的胸脯的丰满魅力,洋子嘻笑着听,不停地搭几句话,完全是局外人的样子,倒是在店里做工的肖玫羞红了脸。

肖玫进洋子的店才一个月,她之前是一个五十岁的女人帮忙,肖玫是由她来日本的保证人介绍给洋子的,在日本语学校学了一年半日语,日常生活用语虽然没有太大的障碍,离接待客人还相差很远,好在洋子并不需要她待客,给客人上茶,收碗洗碗也够肖玫忙的。

李华擦好眼镜,脱下他那件黑色的皮夹克,挂到一进门的衣架上,一直走到柜台的最里边弯进去的那部分,正好坐一个人,洗碗的水池离他不到一米。李华头次自己来时,洋子有意把他引到这个位子,那以后他每次都坐那里,说每次总共也就三次。

肖玫第一天来打工,李华跟着他的课长铃木还有三位同事为其中的一位送别,到芳香亭时已是他们的第三家酒店,夜里十一点左右,只有叫佐藤的坐在洋子面前,起劲地谈论着中国的事情,后来肖玫知道佐藤开的二十四小时店就在路对面,两年前结束了他第二次婚姻,与父亲住在一起,几乎每天必来芳香亭,坐到闭店。

四个人鱼惯而来,洋子满面光彩,与刚才有一搭没一搭应付佐藤的样子判若两人,最后走进来的人让肖玫觉得与其他人说不清哪个地方有点不同,当他说晚上好时,肖玫看到他眼里的疲倦,瘦长的身材被大衣压的有点弯,脸上挂着不变的笑,除了他,其它的三人都带着七分醉意,肖玫把冰水递上去,铃木一把抓住她的胳膊,肖玫没有防备,不禁大叫一声,这一声让铃木的酒醒了五分,手却没有放开。

洋子走过去用手拍了一下铃木,嗔怪道“人家还是处女”

铃木哈哈一笑“对不起,我是想给你介绍李先生”肖玫很为自己的大惊小怪感到不自在,也急忙道歉。

果然让肖玫猜中了,铃木把瘦长身材的李华介绍给她,李华不用说已知道她是中国人,淡淡地用日语说了句你好。肖枚听说他是中国人时的热情一下降到了零点,也用日语象对待任何客人一样,说了一句:“欢迎光临!”

洋子对好酒,让肖玫端上去,听见一个人说真是美人,另一个人问李华象这样的漂亮姑娘在中国多吗?李华注意地看了她一眼,笑了笑,肖玫有点恼他的注视,虽然日本人喜欢奉承人,可她的像貌从没让人这样笑过,她长着鹅蛋型的脸,小嘴巴小鼻子,不算大却很圆的眼睛,一米六的个子,算不上大美人,也能称得上小家碧玉。肖玫想他根本就是看不起她,人家是职员自己是打工的,心中不禁怫然,两人没有再说话,肖玫甚至不再看他一眼,李华感到女孩的冷淡。

“妈妈”铃木喊着洋子,“妈妈一起喝一杯

一周后李华再来,洋子完全把他做为肖玫的朋友,而且背过身给肖玫一个意味深长的笑,肖玫故意用日语问李华点什么菜,李华要了一小锅朝鲜辣白菜炖蛤蜊,一杯热的日本清酒,看着肖枚忙乱着收盘子,洗碗。问道:“你很快乐?”

肖枚楞了一下,故意扬起头,一脸灿烂的笑容:“当然”

这是那天晚上,他们之间的唯一的对话,李华看了一会儿肖枚洗碗,便回去了。后来的两次,李华仍要了同样的东西,仍看着肖枚快快乐乐地洗碗 ,却没有说任何话。每次洋子都说“这人有点奇怪?”

肖枚也觉得李华哪里有点和一般人不一样,不爱说话?不爱说话的人很多。每次吃同样的东西?也许他就是冲着这菜来的。肖枚皱着眉头想找出李华哪里奇怪。在肖枚二十一年的生命中,这是她第一次去分析一个人,没想到这么费劲。

肖枚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多想李华的事,她每天上午上学,下午打工,这个小城市的时给低,除了下午的工,她还得干一份早晨的,这样她就可以在上完语言学校后去上她喜欢的服装专科学校,按现在打工的状况,在她服装学校毕业回国时,她还会存有一笔钱,让她开一家象模象样的服装店,一想到她的服装店,她感到的孤独和辛苦就烟消云散了。如果你问她现在有什么不满的话,那就是她的觉睡不够,她需要更多的时间睡觉,所以直到现在她还没有想出李华的奇怪处。

在这样的风雪夜,只有佐藤和两个开大货车的司机。佐藤已经来了两个小时,洋子在招呼另两个开大货车的司机,他们要赶快吃完,喝完上路。虽然法律上,严禁酒后开车,但这些要开夜车的大货司机,却不管那一套,洋子非常喜欢这些人来喝酒,她可以兑酒时放更多的水,告诉肖枚这是为了不让司机喝醉,他们太没有自制力了,这样做于她的钱和良心都有好处。对这些人她也就有更殷勤的服务,甚至有时会容忍他们摸她一下,而不恼怒。佐藤偶尔会斜眼朝洋子和司机那边看一眼。

招呼李华,自然成了肖枚的事,肖枚见李华一进门,她就把小沙锅放在了炉子上,酒也送进微波炉加热,李华刚落座,热乎乎的日本清酒,散发出一股米香味,摆在他的面前,外加一碟免费的腌白萝卜,肖枚轻声告诉他,菜还要等一下。

“菜,我还没有点菜。”李华语气里带着明显的不满,把清酒杯子推了一下“这也不是我点的。”

肖枚为自己的自作聪明悔得眼泪在眼圈里打转,一边说对不起,一边往下撤酒杯。

 李华一副不依不饶的劲,突然转成中国话说:“别象日本人一样,假惺惺地说对不起。”

 肖枚已经把眼泪憋了回去,冷笑一声,反诘道:“你还能算中国人吗?”

 “我要是日本人,你敢这样对待我?”

 “要不是看你是中国人,我不会理你。”

肖枚这是一句真心话,虽然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对话,但她总是对李华报以微笑。这种微笑对中国人是不用解释的,那里面有着安慰,鼓励,有时还带有对自己所处尴尬境地的嘲笑,李华既然不懂,没必要再这样做。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2 回复 rongrongrong 2010-10-25 09:40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暗夜行路最受欢迎的博文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8-2 14:4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