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赖关系 1 我们来读十五年前的一个故事

作者:暗夜行路  于 2010-10-29 09:4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7评论

杨文去东京的第三天,我被山本教授叫到了他的办公室,他用眼角斜了我一眼,继续敲他的计算机,我不敢打扰他,也不敢去坐旁边的沙发,象一根木桩般立在他的桌子前。我知道在他不说话时,绝对不能先开口问他有什么事,不仅我,这个研究室的所有人,都知道当山本把你叫去,不说话时,那是他在生你的气,要罚你站。

在这个研究室里,有两个中国人,一个俄国人,一个巴基斯坦人,三个日本学生,一个副教授,一个助手。这些人加两间办公室,三间实验室,构成了山本的王国,在这个王国里,山本就是国王,他可以随便训斥任何人,包括比他小十岁的副教授井上。

山本终于把手头的工作告一段落,抬头看了我一眼,用英语问道:“杨文去哪里了?”

在我和山本之间,我不会说日语,只能用英语对话。自从杨文走后,我就在等着山本今天的问话,设想了几种回答,但站在山本面前,我仍感到心了蹦蹦地跳:“不,我不知道。”

应该说这是句实话,杨文是在他走得前夜,突然敲我的门,告诉我他要坐次日凌晨的新干线去东京,让我帮他把他没有拿走的东西都扔了,我明知故问了一句:“山本知道吗?”

“是他逼得我,我不能告诉他。”杨文的脸色很苍白,自从他没有考上山本的研究生后,脸上就失去了血色,而和他一起考的巴基斯坦人桑巴被山本录取,更让他对山本添了一种不敬:“他凭什么取桑巴不取我?”他在说这话时带着屈辱感,恐怕这是他有生以来受到的最大挫折。

杨文比我早一年进山本的研究室,他是国内派来的访问学者,来“访问”一年,我来时,教授已经为他又续了一年,让他考自己的研究生,那时是杨文最得意的时候,他和井上一起去车站接我,用中国话告诉我他叫杨文后,第二句话就是告戒我有日本人在不要总说中国话,我尽管心里不舒服,但还是决定在他不开口说中文时,不先说话,到是井上偶而和我说两句英语,杨文又成了局外人,他的英语早就还给老师了。

我就住在杨文的侧对面,这套房子原来是房东家住的,后来改成了能够出租的形式,给原来的每一间九平方米左右的住室,附带了一间只容一个人进出的小厨房,厕所和洗澡间是公用的,在日本这恐怕是出租中最简陋的房子,当然房租也是最便宜的,对我来说能有这样便宜的房子住,自然是托了杨文的福。杨文也很得意,说了几遍,“这房子可不好找啊!”

杨文是中国文革后第一批大学生,我八二年入大学时,他已经是辅导员了,岁数却只比我大一岁,虽然我进得并不是他那所大学,现在比起他大学毕业,我在国内已经硕士毕业,但这时他对我说话的口气,好象是对他的学生说话,居高临下。

“在日本和中国不一样,各方面都要注意,这里不是你一个中国人,不过我已经给他们留下了好影响。”

与其说是对杨文恼火,不如说是对自己,我不知道为什么在他不了解我的时候,能如此对我说话,想来想去只有我的外表不如他,我一米六八的个,他足高出我十公分,五官端正,可以说无可挑剔,据说他上学时,一直是运动健将,他老婆就是在运动场上对他一见钟情的,他拿出他老婆和女儿的相片给我看,自然那也是杨文可以引以为傲的漂亮母女。我只有在他说自己是系里的办公室主任,如果没有硕士之类的文凭,这个位子很难保住时,看到他眼里露出忧虑。

杨文是该忧虑,他在专业上的知识,其实是少得可怜,我不知道我来之前,他是如何和教授交流的,但可以肯定在我来时他的日语是无法和教授讨论课题的。

 

山本面无表情地对着我说:“我不希望破坏我们之间的信赖关系,你知道杨文的不辞而别使我无法向学校,不,是无法向日本政府交待,他的签证还有一个月,我想在这一个月内,你会帮我找见他的。你想想他会去哪里?明天来告诉我。”

不要说山本压根不相信我不知道杨文的去处,连研究室的其它人,都用质疑的目光看着我,这时我清楚了什么叫“浑身是嘴也说不清”的意思。

 

两间办公室,山本独用一间,另一间是我们共用,井上和助手占据了靠窗的好位置,我最后来,坐在门口的位置,这倒利于我不停地出入去实验室,不利的是我被放在没有任何隐蔽的地方。

在我进研究室的头一个月,杨文非常地紧张和忙,因为他在顾及着别人的同时,注意着我的一举一动,我想冲点咖啡喝,他马上过来告诉我,这咖啡是大家凑钱买的,我得等到下个月,凑了钱后才能喝,否则人家以为中国人爱占便宜。我想复印几份资料,他及时地告戒我,最好是经过井上同意,否则日本人会不高兴。甚至于我大声的咳嗽,也会引起他的恐慌:“咳嗽时,不能那么大声,要用手捂着嘴。”

我终于忍不住,反驳道:“我连咳嗽的自由也没有了?”

杨文做出笑脸说:“不是你没有自由,你是要有教养地咳嗽,不然,他们会说,中国人没有教养,我也是中国人呀。”

我相信在这时我们有了相同的感觉,憎恶与对方同是中国人。

其实,在研究室里我和杨文没有任何需要打交道的,我是跟着山本做博士课题,杨文是跟着井上,他现在是自费生,还没有考硕士,井上并不追着让他做什么。

而我已经进入了博士课程,拿着奖学金,按山本的话说这里也有他的税金,不出数据自然不行,我自己也希望在这三年中,能做出点儿东西,为自己打点儿基础,每天在研究室不下十四个小时,如果杨文不过来搭话,我连看他一眼都嫌浪费时间。

     山本在我来一个月后让我做杨文的指导,这对他的自尊心是个打击。

    记得那天,山本把我和杨文一起叫到他的办公室,指着面带笑容的杨文,用英语对我说:“他只有高中的水平,你来指导他”

山本是把日本的人际关系运用到了我们中国人身上,在日本博士生指导硕士生理所当然,硕士生惟命是从,常常可以看到,助手让博士生做件事,博士生一回头命令硕士生去做,这是日本人特有的等级观念,我不知道该怎样推辞这件棘手的事,既不能直率地说,杨文不会听我的,也不能说,中国人之间无法合作,在这个时候,我不由自主地想要掩藏中国人之间的矛盾,装出谦虚的样子说:“我实在没有能力指导别人,井上副教授会给他更多的帮助。”

“井上不行,杨文需要接受中国话指导。”

山本已经决定了,他转向始终保持着笑容的杨文,用日语说了句什么,杨文的笑容突然僵住了,惊讶地看了我一眼,那眼神里充满了敌视,在一瞬间我感觉到我的存在对他是多余的,他实在是不希望我存在,这使外国人感到他不是优秀的。

但杨文的情绪在我们走出办公室时完全是180度的大变化,他变得异常地高兴对我说:“这次好了,有你帮我做实验,咱们多出几篇文章,明年我上学就有把握了。”

我惊讶杨文的脑子转得快。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2 回复 shaitthis 2010-10-29 10:04
写的很真实.多谢分享.
0 回复 rongrongrong 2010-10-29 10:33
i wish this is not true
0 回复 yulinw 2010-10-29 11:02
期待下文~~
2 回复 暗夜行路 2010-10-30 11:29
shaitthis: 写的很真实.多谢分享.
1 回复 暗夜行路 2010-10-30 11:29
rongrongrong: i wish this is not true
谢谢来访。
0 回复 暗夜行路 2010-10-30 11:30
yulinw: 期待下文~~
请多关注。
0 回复 叶慧秀 2012-12-15 21:28
文笔细腻,欣赏!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暗夜行路最受欢迎的博文
  1. 顽张 [2012/10]
  2. 对视 [2013/08]
  3. 栓子的故事 8 {结尾之一} [2011/07]
  4. 栓子的故事 8 {结局之二} [2011/07]
  5. 栓子的故事 6 [2011/07]
  6. 栓子的故事 3 [2011/06]
  7. 握手 [2013/01]
  8. 低姿势 [2012/11]
  9. 栓子的故事 7 [2011/07]
  10. 姿态中的日本文化 [2012/09]
  11. 追悼一位伟大的演员 {微型小说} [2013/05]
  12. 栓子的故事 2 [2011/06]
  13. 接触 [2013/04]
  14. 信赖关系 2 [2010/10]
  15. 胡杨树的等待 [2011/10]
  16. 花不语 [2012/04]
  17. 手腕 [2010/11]
  18. 横卧 [2012/12]
  19. 距离 [2012/11]
  20. 随声附和 [2012/10]
  21. 家属大院 1 [2010/12]
  22. 信赖关系 1 我们来读十五年前的一个故事 [2010/10]
  23. 笑 2 [2010/10]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7 15:3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