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赖关系 2

作者:暗夜行路  于 2010-10-30 12:2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1评论

我不再奢望在山本这里拿学位,给日本其他大学的同行教授谢信,希望有谁能接受我去他们那里读完学位,我对日本的无知甚至让山本感到要笑出来,他又把我叫去,这次为防万一,他把井上和助手也叫了进去,他递

给我一沓信,那都是我写各个教授的,他带着得意的笑说:

“在我们日本,信赖关系是最重要的,任何教授都不会不经过我的推荐接受我的学生。”

我的心已经彻底凉透了,不再有任何的企求,也笑着说:“这只能说是你们的僵化,你有什么可以骄傲的,日本政府为了扩大影响,

给我们奖学金让我们来日本,你却以你自己的狭隘的心去臆测别人,怀疑我的人格,其实正是你自己的人格低下,我想通知你,我正准备给文部省写信。”

我故意转向井上和助手说:“希望你们凭着自己的良心作证”

井上和助手大睁着眼看着我,他们有生以来一定是第一次见这样的场面,山本有点惊讶但并没有惊慌,若有所思地问:我感到了自身的危机,不知道明天我再说不知道,山本该如何对待我,我的恐惧来自于我想把我的学业继续下去,为来日本,我把大学的工作辞了,糟糕的是老婆最近也辞了工作要来日本陪我,已经没有退路。

 

山本是对的,杨文跟着我才开始做他明白的实验,起码,我让他记住了几个方程式,他很高兴他有了进步,在办公室里,他开始容忍我的咳嗽声,但我却越来越难以容忍他做实验的行为。因为他和我做同一个课题,我们俩共用同样的实验工具,杨文一反他平日谨小慎微的行为,用过的东西从来不洗。轮到我做实验时,还得先洗实验工具。有那么两次后,我有点儿生气:“我想你知道,这个实验室明文规定谁用完东西谁洗。”

杨文这次没有露出他特有笑容,不满地说:“没想到,我们中国人之间也不互相体谅,你拿着奖学金,我做完实验还得去打工。”

“你如果那么忙,可以不给教授他们沏茶的。”

我是讽刺他每天早晨都要给教授,副教授,助手沏茶,听说别的研究室都是助手做这件事,不知杨文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每次看到他那笑容可掬的样子,我都象是吃了个苍蝇。

杨文涨红了脸,幽幽地说了句:“站着说话不腰疼。”依然故我。

事情的解决是偶然的,有一个星期,我因为要写文章,没有去做实验,井上突然去用我们的实验工具做实验,看到没有洗的工具,怒火朝天地冲向杨文,杨文头天做实验他是看到的,加之,在这之前,杨文到我这里做实验,他以为是杨文要求的,心里一直窝着火,这次正好总算帐。立刻让杨文把用过的东西洗干净,这还不算,还让杨文把实验室的规则背得滚瓜烂熟向他汇报,杨文只要不让山本知道什么都可以做,这以后,杨文不敢不洗东西了。

 

   “我不喜欢和不诚实的人打交道,我们之间需要建立信赖关系。”山本迷着眼睛,在听到我还说不知道杨文的去处时,用一种暗淡的声音说着,我在那时并没有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没有说什么,可就从那一天起我被停止了实验。

   来日本十个月,突然的假期,在最初的两个星期里,我还能安静地去查资料,简单地认为以我十个月来的努力,山本过了气头会回心转意的。但一个月过去了,山本仍没有理我的迹象。我一如既往地在办公室泡着,每次看到山本,我都立刻和他打招呼,山本却仿佛我不存在般,理都不理我地走过去,这时一股怒火就会从我心底冲上来,使我有种冲动,要拽住他的领子,给他两个巴掌,要问问他:他凭什么能如此地对待我。每次我都咬着牙抑制住了自己,告戒自己,我并不是为和山本斗气来日本的,所有的一切,就是为了拿一个学位,这个想要拿学位的念头,左右了我当时考虑问题的方法。

   山本终于叫我去他的办公室,我的欣喜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俄罗斯和巴基斯坦学生都来祝贺我,在这一个多月里,他们看着我,也感到了自身的危机。井上和助手完全是山本手下的两个被山本控制的机器人,山本话从来都是分毫不差地照办,山本告诉我不能做实验,助手每天盯着我,我连实验室的门都进不了。这时他们两人远远地用了奇怪的眼光看着我,我说他们是奇怪的眼光,确实,自杨文走后,他们的眼光就变了,他们桌子的抽屉上了锁,办公室的钥匙开始由助手掌管,第一个来的是助手,最后一个走的也是他。

  山本没有什么嗜好,不抽烟,不喝酒,不苟言笑,衬衫永远是白的,眼光永远是灰色的,我该是他最后的学生因为在我毕业那年,他该退休,井上等着接手这个研究室,我至今没有怀疑过山本在学术上的水平,他的所有文章都要发表在这个行道世界级的杂志上,做研究不是为了追求文章数,在他这个岁数,研究于他是人生的趣味,上升成为意识形态的高度,我是在接触他半年后意识到这一点的,当时杨文还在积极准备着考试,我已经感到他考不上,山本压根不想去做谁的老师,他需要的是能够按着他的想法为他做实验的人,杨文不具备这个能力自然是不行的。

   山本阴沉着脸,递给我两张杨文未付钱的通知,一张是天然气公司的,一张是自来水公司的,在日本,租房子是需要保证人的,山本是杨文和我的保证人,房东便把帐单寄给了教授,我突然觉得这是和山本缓解矛盾的机会,主动表示我可以来付这些帐单,为什么会有这种行为,其实是不仅山本认为我和杨文是一体的,连我自己在山本面前,有意无意地也将自己和杨文连在了一起。山本的脸上浮出一个若有所思的笑容。这个笑容给了我重重的一击。

  

杨文不知从哪里听到一个说法,考硕士的外国人只要在国际杂志上发表过一篇论文,考试的成绩不论,都让入学,正在书本的汪洋大海中复习的杨文象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那天,杨文一定要请我去附近的一个小餐馆吃饭,这是我们交往半年的第一次,说交往,只是在研究室里,给他布置一点实验,帮他分析一下实验数据,然后,他去忙他的复习,我有做不完的实验,我们也曾经在周末闲聊过天,听他没完没了地叙述他从小到大,应该说到他出国之前的光辉历史,甚至于有几个女孩追他,其中有一个女孩还差点自杀的事,都让他脸上放光,他妻子的父亲是他们学院原来的党委书记,可惜在他结婚后,很快退休了,余热也只让他当上了个办公室主任,这次出国还是他自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出来的。

   “怎么也得背个博士学位回去吧!”

   那时杨文还充满了自信。我在第三次听到他又开始讲他的过去时产生了厌恶,借故逃掉了,从此也尽量避免和他聊天,杨文立刻感觉出我的态度,我们彼此间开始客气起来,这是我一直想要建立起来的关系。杨文请我吃饭,让我觉得有点忐忑不安。

“你知道我为什么非要有个博士学位吗?”杨文停下他正吃着的饭考我道。

我故意摇摇头。

“因为想要做大学校长必须是专家。”

“但你现在连硕士还没有上”我对杨文一直怀有的远大理想,总是想给他泼凉水。

“是啊,这需要你的帮助。”

“我能帮你什么呢?又不能替你去考试。”

 如果说大丈夫能伸能曲,我想该说得是杨文这种男人,他在这时无论我说什么都是笑嘻嘻的。

“那种犯法的事,我怎么会让你干呢?”杨文显出一副肝胆相照的样子,把他听来的消息说了一遍,“你看你要投的论文能不能挂上我的名字。”

我楞了一下,杨文并没有做这篇论文的实验,他做的是下一篇的数据,下一篇论文出来时得到明年,他等不及:“下一篇不挂我的名字不就得了,一点儿不影响你。”

“不是我的问题,是山本决定挂谁的名字。”

“只要你同意挂我的名字,山本问起来时,告诉他我参与了这个工作,山本那里我去说。”杨文很有信心。

不知道杨文是如何跟山本说的,我被叫进山本的办公室时,杨文还在。山本看着我,脸上露出的就是这种笑容:“杨文说,他也参与了这个题目的实验,是吗?”

我点点头,不敢看山本的眼睛。

“那你是同意挂他的名字。”

我仍是点头。

“好吧,把你的名字换成杨文的名字,我相信这个工作是一个人做的。”山本在这里等着我。

我的胸口赌上来一口气,什么也没有说,这件事无异于掩耳盗铃,后悔自己被杨文拖着做这种糊涂事。

“论文写好了没有?”山本问我

“还没有。”我这时突然有了报复的心理。

“什么时候写好?”

“我认为这篇论文已经与我无关了。”

山本少有地笑起来,“是的,这该杨文写”他转向杨文:“你能把这篇英文论文写出来吗?”

杨文在这件事上不能原谅我,他觉得我简直没有人格,在外国人面前出卖了他,及至他没有考上,他的怨气大部分都集中到了我这里,在这个大学的中国人中就流传着我的恶名声,我完全是为虎作伥的汉奸,乘机攫取中国人的血汗二洋鬼子。

 

山本的笑容告诉我他不信任我,但我还是鼓足勇气问他,我可以开始做实验了吗?

山本马上换上了一副威严的神态说:“我们之间最重要的是信赖关系,你说对吗?”

山本说这话不是来征求我的意见,他仍然不让我做实验,恐怕在找到杨文之前,我是做不成实验了,突然间涌起的愤怒,使我象是被人抽出了骨头,浑身酥软,上下牙齿不听指挥地打着战,我这一个多月的苦闷,一起涌了上来,我不再考虑什么,只想冲上去抓住山本的领子给他两个巴掌,“你凭什么怀疑我?”,我的腿却一步也挪不动,嗓子里呼噜着发不出声,眼睛瞪着山本。

我的样子一定很可怕,山本慌慌张张地打电话把井上和助手叫了过来,他们两人把我架到沙发上坐下,我听见他们在喊我的名字,也终于喊了一声“为什么?”

   

    学校发榜那一天,杨文一天都没有去研究室,助手告诉我他没有考上,这早在我的预料之中,但杨文的性格和他一直处在顺风满帆的经历,让我有点担心,早早地回到宿舍,杨文还没有回来,我在屋里坐着等着杨文回来,他不回来,我发现自己没有心思做任何事,夜里十二点,杨文还没有回来,我心里有点发慌,跑到杨文打工的饭店,店里的人说那天没有他的班。

我呆立在午夜灰蒙的路灯下,开始后悔没有全力帮助他,杨文虽然有点功利,还说不上坏,如果真是自杀了,我的一生都会觉得不安宁。

当我再回到宿舍,发现杨文屋里的灯亮了,敲敲门杨文没有应声,我怎么也想安慰他一句说:“退一步天地宽。”没想到这句话一个月后,留给了我自己。

 

 

“这样说你真不知道杨文的地址?”

我冷冷地说:“知道不知道,我都有权利保持沉默。”

 

那一天,我爱人梅从北京来了,这一个多月的折磨让我心力交瘁,我从来没有对梅提过一个字,我们一到我的小屋,梅扔下东西,捧着我的脸:

“子文,你怎么了,为什么这么憔悴?”

我的眼泪被这一句话诱了出来,所有的委屈都象决了堤的河水,梅静静地听着,不时地象一个母亲安慰孩子般抚摸着我的背,她不再是看到女儿身上出现个红点就惊惶失措的梅,也不是在我面前撒娇的小妻子,她那么镇静地听完,舒了口气说:

“不就是拿不到学位吗?一路上我担心死了,以为你得了什么病。”

直到这一天,我确实感到了梅对我的爱。

   我准备领着梅在日本玩几天,就一起回去,我去告诉山本我要请几天假,虽然这只是一个形式,但在我心中还是想告诉山本我是堂堂正正的,

山本阴着脸,冷嘲热讽地说“你拿着我们的钱,去游山玩水恐怕不妥吧!”

我想说这都是托你的福,却换了一句:“我也是没有办法。”最后的最后我不愿再用语言伤他。说完我便走了出去。

我不能记得我和梅去了哪些地方玩,所有的地方,所有的人都幻出山本那付毫无表情的脸,这张脸压迫着我,我想上去撕破那张脸,理智上我知道我必须离开了。

一个星期后,我刚进研究室,助手像是一直在等着我似的,一见我立刻让我去山本的办公室,我兜里放着已经写好的退学申请书,心里突然感到很轻松。

山本仍是坐在他的桌子后,看见我进去,他抬起了头,用了日本人礼仪方式说了一句:“你回来了”

我一时不知道他在对谁说话,向身后看看并没有人跟在我后面,山本今天的脸色非常缓和,他接着用英语问了一句:

“玩得很开心吗?”

这次我能确定他是在同我说话,但我无法回答他。

看我不回答,他接着问:“你知道杨文----

一听到杨文两个字,我不等他说完,抢过来说:

“关于杨文我不能和你说什么。”

“你是不能和我说什么,杨文自杀了,警察来调查过了,他离开这里后,没有固定住所------

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杨文死了,我觉得自己同他一起死过一回,  山本还在说着什么好象是让我第二天去做实验,我摇摇头,机械地把退学申请递给了他,山本也在摇头。

杨文的死使我的精神到了崩溃的边沿,虽然我们并不是一类人,但在这一个多月中我相信我同他一起经历了同样的痛苦,他的死正是这种痛苦的一个了结。

外面的樱花又开了,正是我去年来的季节,梅在屋里忙着收拾我的东西,她带来的包还没有打开。

 

另外,我写给文部省的信也是泥牛入海没有音讯。

井上来了一趟说他认为我的退学理由不应该写是教授的责任,最好写是自己身体不好之类的,才符合日本人的习惯。我对他说我是中国人。

                                        完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1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

0 回复 yulinw 2010-10-30 13:36
挺难过的~~
0 回复 light12 2010-10-30 13:39
其实如果没有杨文,你跟山本没有问题。
0 回复 瑞典林 2010-10-30 22:12
做点事咋这么难呢?
0 回复 Lawler 2010-10-31 01:34
是中国现行的学术风气害了杨文。
0 回复 Giada 2010-10-31 13:57
真不幸。
0 回复 暗夜行路 2010-10-31 19:10
yulinw: 挺难过的~~
0 回复 暗夜行路 2010-10-31 19:11
light12: 其实如果没有杨文,你跟山本没有问题。
还有别的。
0 回复 暗夜行路 2010-10-31 19:11
瑞典林: 做点事咋这么难呢?
0 回复 暗夜行路 2010-10-31 19:12
Lawler: 是中国现行的学术风气害了杨文。
还在继续着。
0 回复 暗夜行路 2010-10-31 19:12
Giada: 真不幸。
0 回复 light12 2010-10-31 19:54
暗夜行路: 还有别的。
没写出来的不算数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暗夜行路最受欢迎的博文
  1. 顽张 [2012/10]
  2. 对视 [2013/08]
  3. 栓子的故事 8 {结尾之一} [2011/07]
  4. 栓子的故事 8 {结局之二} [2011/07]
  5. 栓子的故事 6 [2011/07]
  6. 栓子的故事 3 [2011/06]
  7. 握手 [2013/01]
  8. 低姿势 [2012/11]
  9. 栓子的故事 7 [2011/07]
  10. 姿态中的日本文化 [2012/09]
  11. 追悼一位伟大的演员 {微型小说} [2013/05]
  12. 栓子的故事 2 [2011/06]
  13. 接触 [2013/04]
  14. 信赖关系 2 [2010/10]
  15. 胡杨树的等待 [2011/10]
  16. 花不语 [2012/04]
  17. 手腕 [2010/11]
  18. 横卧 [2012/12]
  19. 距离 [2012/11]
  20. 随声附和 [2012/10]
  21. 家属大院 1 [2010/12]
  22. 信赖关系 1 我们来读十五年前的一个故事 [2010/10]
  23. 笑 2 [2010/10]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7 14:1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