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属大院 1

作者:暗夜行路  于 2010-12-1 18:3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1评论

           家属大院

    这是一条东西方向延伸的柏油马路,马路的北边是军营,南边住着军官的家属,建筑物一律是一层的小平房,家属们住的平房又被砖砌的围墙分割开来,我们称之为家属大院,家属大院又以各自所在的单位来命名,从西往东,依次是炮团大院,步兵团大院,后勤大院,师部大院,大院与大院之间,连同大院南面的大片土地都是部队的菜地,也是孩子们玩耍,打仗的场所。

  孩子们去的小学校在后勤大院的东南面,学校的北墙共用后勤大院的南墙,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那墙上开了一个洞,贪图近道的孩子们便会从洞爬到学校,特别是后勤大院的孩子们,在学校上课铃响过一遍以后再往学校跑都来得及上课,这多少让别的大院的孩子们有点嫉妒。

  .这四个大院的孩子分成两派,一派是炮团,步兵团和后勤的联合派,另一派自然是师部的独立派,

   其实一看就知道是三个大院的孩子孤立了师部的孩子。原因是师部的孩子太傲慢了,那年代还没有电视,电影虽说是每周都在各团放映,也看腻了,只有部队文工团来演出,才让孩子感到兴奋,也是这个时候让那三个团的孩子对师部的孩子不感冒。

  一般来说上面的文工团来了,只在师部的大礼堂演几场,每个团也有大礼堂,它们只有接待师部文工团的资格。

这一天晚饭孩子们吃得格外的早,离开演还有三个小时时,孩子们已经在大礼堂外笑闹喧天,大礼堂门口把守着师部警卫连的战士,这一场演出专门为部队家属的,对这些毫无组织纪律的人们,警卫连总是全员出动,把门的把门,看孩子的看孩子,这帮精力旺盛的孩子中能安静玩十分钟弹子球就算是老实的。

大礼堂是坐西朝东的,它的南面有五排平房,每排两户,每户都有一个小小的院子,这就是这个师几个最高领导的家,不用说这里住着的孩子都是独立派的成员,父亲从他们的家倒他们的办公室,大约五百米左右,独立派的头头李凯就住在这里。

李凯家的小院子里站着赵军胜,于立志,范国庆三个李凯的死党,他们都在地方上的七中上初中二年级,院子外于立志的弟弟于立文领导的一帮小孩子,从一年级到初一不等,这个时候师部的孩子们都不愿意单独行动,只有刁老三和刁老四这对上小学四年级的双胞胎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会突然冲进礼堂前三五成群正在玩着的孩子堆里,不是把女孩子正玩的橡皮经扯断,就是把小男孩的弹子球踢飞,等孩子们回过神来,他们已经跑出了老远,向愤怒的孩子们做着胜利的手势,蔡文胜和王明普就要追去,被蔡胜利一把抓住,在耳边如此这般地说了几句,两个人悄悄地又叫了四个孩子跑了。

这边蔡胜利为了吸引刁老三和刁老四的注意,大声地喊着:

“刁德一”

 孩子们一起呼应道:“贼流氓”

这本是样板戏《沙家浜》上的一句唱词,可刁老三和刁老四知道人们是在借此骂他们,也不示弱,喊起了蔡胜利的外号,“蔡包子,没有肉。”

这边是:刁老婆,婆子刁。

那边刁老三和刁老四站在一颗大树下,拼命地叫道;“蔡包子,没有肉,趁天黑,去肉铺,开开门,想偷肉,大黄狗,真勇敢,张开嘴,一口吞进了蔡包子。”

听说这首顺口溜是李凯编的,本来已经是高中生的蔡胜利并没有掺乎这群小孩的打架,因为这首顺口溜开始站了出来,而那些联合派的孩子们,一听到这首顺口溜,想到他们每天路过的那家肉铺和蹲在肉铺门口的那条大黄狗,竟然忘了自己的立场,轰然大笑起来。只有蔡家兄弟板着脸。

这时蔡文胜和王明普他们已经绕到了刁家兄弟的后面,刁家兄弟一点儿没有提防,立时被孩子们按在了地上,联合派的孩子们都跑了过来看热闹。李凯也听到风声带着人赶来了。

刁老三和刁老四一直在挣扎着,无奈每个人都被三个孩子压着,动不得,嘴里仍不示弱,蔡包子,蔡包子地骂着,等到蔡胜利走到他们眼前,他们像是离了茎的叶子,萎了下来,在孩子们的眼里,蔡胜利已经是个大人,他一米七五的大高个,穿着件黄色的军上衣,嘴上已经长出了黑色的髭须,脸上点缀着鼓起的青春痘,他的眼睛不大,当他生气看人时,眼睛聚集起来,烁烁发光,连蔡胜利的妈妈宝英阿姨都害怕他用这种眼光看她,说总让她想起狼的眼睛。

“只要你们保证,今后不再唱顺口溜,立刻就可以起来”蔡胜利给出了条件。

不等刁老三和刁老四回答那边独立派的孩子们一齐喊道:“老三,老四宁死不屈。”

刁老三和刁老四看见自己一伙的人,只动嘴,不动手来救他们,气不打一处来:“妈的,什么宁死不屈,快来救老子啊”

刁老三和刁老四实在是没有人缘,叫人家救还要做人家的老子。就凭这句话,师部的孩子们也让他们被多压一会儿。李凯根本也没想为他俩打一架,对旁边的一个孩子说:“去把刁平平叫来。”刁平平是刁老三和刁老四的姐姐,和蔡胜利在一个班。

刁老三和刁老四正想告饶,突然听见有人喊“刁平平来了”两人像是约定好了似的一起号啕大哭起来。

蔡胜利也像是一瞬间被解除了武装,急忙对压着他们的孩子说:“快放开他们”

刁平平不是一个人来的,她的妹妹刁小平,她的好朋友王明普的大姐王美华和妹妹王明华都来了。

刁平平姐妹俩一人一个将两个弟弟拉起来,刁平平没有说话,刁小平却不依不饶:“好啊,蔡胜利你这么大人,还和我弟弟打架呀?”

蔡胜利眼睛看着刁平平,刁平平始终都在埋头给弟弟打着身上的灰土,蔡胜利的脸一下变得通红,那几个青春痘更加发亮。

“什么我哥哥和你弟弟打架,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蔡文胜跳到了刁小平的眼前,挥着拳头,王明普也随在后面,附和着“是你弟弟唱顺口溜骂人”两个人的气势把刁小平下了一跳。

正在这时,入场的铃声响了,孩子们一窝蜂似地冲向了大礼堂。李凯犹豫了一下,走了过来,美华和明华刚才怕蔡文胜和王明普使蛮,正在拽他们俩。

李凯走到美华跟前,他看上去像一个文弱书生,白皙的面庞,颀长的身材,和蔡胜利比起来就如同一株结结实实的高粱和还在抽穗中的麦苗比较。不过,没有人敢小瞧李凯,三个月前,他开始跟着他爸爸的警卫员练习空手擒拿,一个月前,他们学校有几个地方上的小混混就不是他的对手了,他能做师部孩子们的头,也是因为大家知道他的利害。

“美华姐,我妈让我给你们占椅子。”

每次,妈妈叫李凯给常阿姨[美华的妈妈]一家占座位,李凯都别别扭扭,他实在不想在他的朋友面前,和他的这位“姐姐”打交道,美华却不然,她在任何地方都能捉住李凯,李凯在上学路上贪玩,迟到了;李凯的作业没有完成;李凯等等,美华就像是兰阿姨[李凯的妈妈]派来专门监视李凯的,学校的许多学生甚至老师,都认为美华和李凯是亲戚,问他们,他们都不置可否地嗯一声,省得为解释他们的关系费许多口舌。

李凯站在美华面前比美华高出半头,明华看着刚才还一幅盛气凌人样子的李凯,现在,叫着姐姐,怎么也有点滑稽,不禁抿嘴偷偷地笑了一下,李凯正有点尴尬,看见明华笑,一个反手,抓住了明华的手腕,轻轻一拉,明华没有防备,哎呀一声,身子倾向李凯,按说这时,李凯应该趁明华脚底不稳,稍稍使劲,将明华的手反剪背后,这是擒拿的一个套数,但途中,李凯突然怕伤着明华,不再继续下个动作,明华直扑向李凯的怀中。李凯用双手接住了她,在那一刻,明华第一次这样近距离地听到一个男人的呼吸声,李凯嗅到一股甜丝丝的味道,两人像是同时触摸到了一块烧红的烙铁,一下子跳开了。

大家听见明华的尖叫声,再看到的就是李凯抱住了明华,及至两人分开,蔡胜利、刁平平他们和站在远处等着李凯的雷立志等才缓过劲了,大家开始笑了起来,刁老三和刁老四一边笑还一边起哄道:

“再来一个要不要?”

“要”

明华有点不知所措,她觉得她应该生气,生谁的气好呢?当然是李凯的,可她的心中并不愿意,在她扑向李凯时,李凯在她十四年的生命中有了特殊的意义,这种意义已经不同于以前的,一种让她充满了憧憬的感觉,周围的世界变的如此柔和和妩媚。只有那两兄弟还在起着哄,明华便用了泠泠的目光斜睨着他俩,脸色是超越了她的年纪的严肃,让站在对面的李凯越发尴尬的心中直悔去惹了明华。

明普和文胜觉得刁老三和刁老四在羞辱明华,赶着去打他们,美华为了让李凯脱身,赶紧说:“我和平平在一起,明普和文胜在一起,你给我妈和明华占座就行。”

李凯像得了大赦令,一溜烟跑走了。

这边刁平平喊两个弟弟赶快去占座位,四个小子不再追赶,跑向大礼堂。蔡胜利早已恢复了自然,他不去占座位,而是跟在几个姑娘的后面。跟明华和刁小平说着笑话,一边说一边看着走在前面的刁平平的背影,当明华看他时,他会赶紧转过目光,明华突然意识到蔡胜利一定是喜欢刁平平,这一发现让她吃惊,她为自己发现了一个秘密,心又咚咚地跳个不停。

李凯占了几个好位子,师部的孩子们都占了好位子,只是因为他们的爸爸在师部工作,他们也有了某种特权,起码在这时,他们可以先进入礼堂内。多少年都是这样,大家对这种不公平都习以为常了,孩子们之间不满时,只是说自己爸爸进入师部后,自己也将怎样怎样,如果觉得爸爸不行的,也会设想自己将来也进师部,自己的孩子就会去占个好位子。

四个座位,李凯和明华各坐一头,中间空下两个,一个是给李凯的妈妈----兰妈妈,一个是给美华的妈妈-----常妈妈,李凯的另一侧是于立志,两个人热火朝天地谈着前两天和地方上的同学,货物交换的事情:

“妈的,老子一个军帽,他们才给三十个玻璃球”于立志显然是不满意,声音提高了八度,在人声鼎沸的大礼堂内,明华还是能听见,她端坐着,礼堂的噪音与她没有任何关系,她的所有的神经都集中在李凯那一边,李凯斜坐在椅子上背朝着她,除了明华走过来时,他说了一句这是我们的座位外,就无视明华的存在,和雷立志谈得热火朝天。

明华呆呆地坐在椅子上,望着台上那大红的帷幕,有一种渴望,有一种温柔在她的心底慢慢地聚集着,周围有妈妈在叫她的孩子,远处有两个七八岁的孩子打了起来,一个孩子哭了起来,明华看见了又像是没看见;听见了又像是没有听见。她的脑子里在闪现着所有和李凯有关的画面。

李凯在大院的围墙上,跑着,她去把兰阿姨叫来,兰阿姨在打李凯,李凯对她做鬼脸。李凯在放风筝,她跑过去,李凯把风筝交给她,自己又去放起另一个风筝,两个风筝缠在了一起,李凯大笑的样子;李凯在雕刻木人,左右端详、满意的样子;

“明华,常妈妈来了”

李凯看见了明华的妈妈在走道上,四处找人,再看明华,她脸上是一幅恬静的笑容,与先前大不一样。从侧面可以清楚地看到,她尖尖的下巴,挺直的鼻梁,两个小辫搭在肩上,难怪妈妈常说,明华除了嘴大了点,别的都没有可挑的。这个样子,可以雕刻一个侧面像。李凯想着他下一个作品。见明华仍然没有动,李凯探过身来,又叫了一遍:

“明华,明华。”

明华被唤了回来,她转向李凯,目光正好对着李凯的目光,她觉得眼前像是触到了一道闪电,不由地身体一晃,迅速把眼睛垂了下来,她的脸瞬间布满了红晕。李凯莫名其妙地看着明华的举动与他所熟悉的明华大不一样。

明华不是一个害羞的女孩,在他们团的那个家属大院,有人可能不认识明华的爸爸妈妈,但没有人不认识明华的,明华的妈妈在大院里的制药厂作保管员兼收发信件的工作,所有的信件,都是明华给每家去送,明华在大院里玩,也会跟她遇到的每一个叔叔阿姨打招呼,一般是在第二次打招呼的时候,叔叔阿姨都想知道这么个伶俐的小姑娘是谁家的。新调来的团长,第一次见到明华的爸爸,开场白就是“老王啊,你是明华的爸爸吧,我先认识你的姑娘了。”

明华看见了妈妈,她站了起来,挥动着手臂,红晕慢慢地从她的脸上退去,李凯也忘记了他的疑惑。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6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

0 回复 yulinw 2010-12-1 19:33
   有骨有肉的故事~~
0 回复 伊兰泓 2010-12-2 03:35
又一个阳光灿烂的青少年!
0 回复 BL_518 2010-12-2 03:48
部队大院的生活是大同小异啊~~令人难忘~~
0 回复 宜修 2010-12-2 10:34
BL_518: 部队大院的生活是大同小异啊~~令人难忘~~
俺搬个小马扎儿过来......
0 回复 BL_518 2010-12-2 12:40
宜修: 俺搬个小马扎儿过来......
看露天电影啊你~~
1 回复 宜修 2010-12-2 13:21
BL_518: 看露天电影啊你~~
听故事。要是看电影儿,俺坐到后面,看反的,人少。
0 回复 BL_518 2010-12-2 13:44
宜修: 听故事。要是看电影儿,俺坐到后面,看反的,人少。
你就跟别人不一样~~
0 回复 宜修 2010-12-2 13:47
BL_518: 你就跟别人不一样~~
一来图个清静;二来,如果有字母,识反字,多好玩儿!
0 回复 BL_518 2010-12-2 13:53
宜修: 一来图个清静;二来,如果有字母,识反字,多好玩儿!
多大了,还那么贪玩~~
0 回复 宜修 2010-12-3 13:32
BL_518: 多大了,还那么贪玩~~
  
0 回复 BL_518 2010-12-3 13:39
宜修:   
童心未泯啊你~~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暗夜行路最受欢迎的博文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9 03:4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