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属大院 2

作者:暗夜行路  于 2010-12-10 09:0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2评论

 

家属大院的房子,全部是一排排的平房,房子前是一米宽的走廊,几年前,这些走廊还是通的,如今,各家都在自家窗户的走廊上堆了东西,走廊变成了住户的一部分,走廊下盖着鸡窝,鸡窝旁堆着煤堆,各家的领地就这样延伸下去,好在大院,有足够的空间。院子是足够大,但每一家的房子却很小,四间几乎同样大小的小屋子,每一间不过十个平方米左右,大多数人家,孩子都在三个以上,为了晚上能睡好觉,各家都有折叠床,白天作厨房,晚上可以睡人。

蔡胜利就是睡在厨房的折叠床上,他的妈妈宝英阿姨,宝英阿姨有五个儿子,大儿子去参了军,在部队是按着部队的作息时间,剩下的四个儿子在家里,也完全是按着部队早晚作息号子,起床和睡觉,按宝英阿姨的话来说,就是男孩子需要的就是纪律,除此之外,让他们吃饱,她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们家的钱几乎都花在食物上了,孩子的衣服却是能凑乎就凑乎,一般是衣服顺次传下,到了老五蔡文胜,衣服差不多能和和尚的百衲衣相比。        美华家和蔡胜利家是邻居,因为关系好,两家之间的走廊上没有堆放东西。每天,部队的起床号一响,宝英阿姨喊孩子们起床的声音,足以让美华姐弟从睡梦中醒来,蔡家兄弟都被逼着去跑步,美华的妈妈心疼孩子,一直让孩子睡到早饭准备好了。

“你们老王给美华报名了吗?”宝英阿姨一边搅动着一大锅稀饭一边问常阿姨。

已经是五月的下旬,两家都把做饭的铁炉子从室内搬到了走廊上,常阿姨在炉子上烤着馒头片,她知道宝英阿姨是在问,给美华报名下乡的事。

这几年的下乡已经不再是强制的事,城市的高中毕业生,可以在城里就职,但对部队的孩子来说,就职谈何容易,地方上的单位,都只能解决本单位职工孩子的问题,整个社会生产处在停滞阶段,生产力已经饱和,几乎听不到哪个厂矿在招工。部队的孩子中,每年也有那么几个能当兵的,一般是大干部的孩子或是像宝英阿姨的大儿子,部队出于照顾给解决的。宝英阿姨这次没有再期待照顾,给蔡胜利报了下乡的名,常阿姨虽然知道自己家轮不到照顾的份,怎么也下不了决心送美华去农村干农活,她甚至想干脆让美华在家里跟着自己学学裁剪算了。常阿姨的裁剪,在这几个大院都是数一数二的,那时不要说地处郊区的部队大院,就是在城里也很难找到裁缝铺,买成衣自然是贵得很,女人们都硬着头皮学着做,好在男人的衣服不用做,孩子的衣服可以凑乎,手艺差点也没什么,只有女人自己的衣服,常阿姨就成了他们模仿的对象,即使是一件普通的蓝布褂,常阿姨也会在衣边、领口、袖口镶上另色边,让它看上去别具一格,女人们都争相效仿,常阿姨总是把用报纸剪的衣服样片,借个她们,女人们都是在有问题的时候,才来问一问,遇到关系好的,常阿姨会帮着她上上领子之类关键部位。常阿姨常给李凯的妈妈兰阿姨和宝英阿姨做衣服,给兰阿姨做衣服是因为常阿姨的丈夫原来是李凯爸爸的警卫员,两家的关系自然不同寻常,给宝英阿姨做衣服,许多人不知道他们的关系为什么这样好,两家的孩子却常听到两母亲交往的故事。

按她们的说法,那时,部队驻防在河北的乡下,常阿姨比宝英阿姨先去部队一年,在部队生下了美华,宝英阿姨是手里领着三岁的大儿子,怀里抱着二个月的蔡胜利,住到常阿姨家的隔壁的。那几天,常阿姨家正在闹老鼠,不知什么时候,老鼠在屋子里夏天闲置的土锅灶里做了窝,生了一窝小老鼠,一到夜里,老鼠们就像是庆贺节日似的,跑的满地都是,如果有只猫,老鼠也不至于如此猖獗,常阿姨又不喜欢猫,偏偏常阿姨的丈夫去接新兵,不在家,常阿姨都不敢在地上站,生怕有老鼠钻到裤腿里,夜里怕老鼠爬到床上,咬了孩子,睡也睡不好,站在门口,见到新邻居时,脸上是一幅憔悴,宝英阿姨问她是不是病了,知道是老鼠弄得后,宝英阿姨开始笑。

“她这一笑就停不下了来。”常阿姨现在说起来,还有点怨气

“我只在戏中听过,为伊消得人憔悴,还是头一次看到为老鼠而憔悴。”别看宝英阿姨没有上过学,说起话来却常常是引经据典,妙趣横生。

常阿姨接着讲:“等她笑够了,把孩子往我怀里一塞,让我告诉她老鼠窝在那里,端起一锅开水,把那窝小老鼠全都烫死了,有意思的是,从那以后连大老鼠也销声匿迹了。”

最让常阿姨津津乐道还是宝英阿姨生孩子的事,在她看来,那绝对是后无来者啦,这些事不仅在家里讲,大院里那些年轻的妈妈,大多听过。

宝英阿姨去部队不久就怀上了第三个儿子,看着就要生了,一天早晨,宝英阿姨来敲门:“我觉得要生了,你给我看一下两个孩子”

说这话时,与以往说:“你给我看一下孩子,我去买两棵菜。”没有任何区别,常阿姨只道生孩子不是一时半会的事,问道:

“老蔡去要车了吗?”师部的医院在二十里之外,平常的头疼感冒就在团里的卫生所要点药,需要去师部医院时,卫生员会跑到团里,找车,没有汽车,马车也总会有。

宝英阿姨有点惊讶,“要车干什么?”

“去医院。”常阿姨也有点惊讶,难道她真的要在家里生孩子。

自从宝英阿姨怀孕后,两个人没少讨论生孩子的事。宝英阿姨知道这里的人都是去医院生孩子,她实在是觉得没有那个必要,她总说人生孩子和牛马下崽没有什么区别,都是自然的产物,再加上她妈妈在村子里是接生婆,更是觉得生孩子没有什么了不得。

“我们家老蔡就是我妈给拽出来的,他妈那个人平日就是个粘粘糊糊的人,生孩子也是那样。”

自然宝英阿姨不是那种黏糊的人,她的两个孩子,听说她一使劲,随着羊水就出来了,根本不用去医院,再说医院里尽是些男医生,自己敞在那里,像什么话。听着话调,常阿姨想劝她又有些底虚,自己确实是敞在那里,让男医生把孩子弄下来的。

说话间宝英阿姨的阵痛一阵紧似一阵,丢下一句“要下来了”跑回了屋。

常阿姨一手夹着美华,一手拎着胜利,跑着去前排房子找卫生所的范大夫,虽然范大夫不是妇产科医生,在常阿姨看来,只要是医生就行,不巧的是,范大夫不在,只有刚入伍的卫生员小马,常阿姨这时也只有拽着小马去帮助宝英阿姨,难为的小马一边走一边带着哭腔说;

“大姐,俺没有接生过,俺只见过小猫下崽。”

     “你别怕,不用你接生,我是怕有万一。”常阿姨安慰他。

两个人拖着两个孩子,到了宝英阿姨家时,孩子已经裹着放在床上,地上一个木盆里盛着半盆羊水和胎盘,宝英阿姨正在擦剪子,一听见外面小马的声音,急忙扔下剪子,扯下床单围在了腰下。

自此以后,常阿姨对宝英阿姨就佩服得五体投地,家里大小事都要和宝英阿姨说一说,听一听她的意见,宝英阿姨也是当仁不让,两人处得倒像亲姐妹一般。像美华下乡的事,宝英阿姨更是要关心的,只是这一次,她有点心虚,她一直喜欢美华,总是幻想着,美华能嫁到她家来,她倒不在意哪个儿子娶美华,只要美华愿意,五个儿子任她挑,心里虽这样想,最有可能的还是和美华同岁的蔡胜利,她就想怂恿让美华和蔡胜利一起下乡。知道常阿姨在犹豫,宝英阿姨开始了她的攻势。

“哪有小鸡不离开老母鸡的,美华这都要十八岁了,我那时孩子都两个啦。再说不下乡就没有招工的可能,美华没有工作能行吗?”

常阿姨只是在那里叹了两口气,没有附和宝英阿姨的说法,她早就知道宝英阿姨的心思,也不讨厌蔡胜利,就是没想过让美华嫁给蔡家。

 

七中是离家属大院最近的地方中学,部队的孩子们在小学毕业后都被分到这里上中学,说是近也有五六里地,如果走大路,别的大院的孩子要路过师部的大院大门口,一般来说除了师部大院的孩子,别的大院的孩子都走小路去上学,这小路和大路的关系正好是三角形的斜边和直角边,要穿过部队的一大片菜地和庄稼地,插到大路上,再穿过铁路的桥洞,就差不多到七中了。

美华一直是走大路,她要和刁平平在师部大院的门口会合,前两个月开始,蔡胜利也开始走大路,每次,美华前脚出门,蔡胜利后脚也出了门,常阿姨看在眼里,觉得有必要问问美华,她把烤好的馒头片端回家,三个孩子已经坐在了饭桌边:

“美华,胜利怎么也走大路了?”常阿姨瞥了一眼美华,想看看她的反应

美华看着弟妹在眼前,不好多说,生愣愣地说:“他愿意走”

常阿姨对这种回答显然不满意,还要追问的时候,明华接嘴道:“妈妈,我知道,”说这话时,明华显得异常亢奋:“胜利哥喜欢刁平平”

这话一说出来,明华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喜欢”中国话中还没有比这个词更令她陶醉的发音,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自己也是喜欢,一瞬间,明华的脸显现出一种光彩。

常阿姨和美华都“啊”的一声,美华有点惊讶地问:“你怎么知道的?”

明华有一点得意,摇着脑袋说:“我就知道”

“你知道什么呀?”一直没有说话的明普撇着嘴阴阳怪气地说:“于立志才和刁平平好呢,他们还在于立志家里亲嘴呢。”

美华没有想到朋友的事,弟妹都要比自己知道的多了,她抬起手来,拍了明普的头一巴掌,警告道:“不许往外说,要不平平还以为是我传出去的呢!”

“师部的孩子都知道,于立文和刁老三,刁老四打假时,说他亲眼看到的。”明普振振有词地说。那是于立文打不过刁老三和刁老四,拿出这话来羞辱他们俩的,在十岁左右的男孩心里,总归,男孩和女孩恋爱,男孩是占便宜,女孩是坏女孩。

常阿姨听着孩子们的对话,心里有种安堵感,两个孩子并没有恋爱的意思。

 

什么时候开始,明华也和姐姐一起走大路去上学,这之前,明华都是和宝英阿姨家的军利,文利一起走小路。说是一起,有一点不恰当,明华都是远远地跟着他们俩,或是她走在前面能听见他们的说话声,一个大院里,还有两个初一的女生,他们倒是相约着上下学,明华也没有意愿要约她们,剩下的男孩子,对明华来说,更是生疏,宝英阿姨总是说明华没有美华随和。

“一岁看小,三岁看老,一点也不错,明华三岁的时候,一次和蔡军利玩,军利弄坏了人家的洋娃娃,明华再也不和军利玩啦,现在,都不和军利说话”

宝英阿姨说话有那么点玄乎,明华确实是有那么个洋娃娃,但是被军利弄坏的,她倒是不记得了,她不是和军利一个男孩不说话,所有的男孩子,她都不主动去说话,男孩子和她说话时,她还是回答的,只是既简短又冷淡。宝英阿姨常说她,很有大家小姐的味道。明华一直不知道这句话是表扬她还是讽刺她,不管宝英阿姨说什么,她还是把常阿姨的两个女儿当宝贝一样,叮嘱军利和文利路上别光顾着自己玩,看着点明华,明华想说不需要,但又觉得太拂宝英阿姨的好意,好在不用特意在外面等着。

虽说这样,明华在庄稼能藏人时,还是和姐姐一起走,她老觉得那庄稼里也许会有人藏着,而这人有力量把她攫走,明华常常用一些想象来吓唬自己,而她的行为由此改变。

现在,地里的苗不过尺把高,明华已经开始和姐姐走大路了。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1 回复 BL_518 2010-12-10 09:41
哈哈~~每家的鸡窝、煤棚~~是那个年代的产物、景观~~盖起容易,清除难~~作息时间用军号提醒,那时,我们的生活中天天都能听见这催人奋进的号声~~   
0 回复 平凡往事 2010-12-11 00:39
哈哈,村里又多了个部队子弟,欢迎你。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暗夜行路最受欢迎的博文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2 11:2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