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谬的64-恶魔的对面并不是天使

作者:whyuask  于 2011-6-7 04:3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严肃一点|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157评论

关键词:

荒谬的64-恶魔的对面并不是天使
我对共产党的厌恶和嘲讽是很明显的,但64这事,已知参与的各方,共产党、学生领袖、港支 联、美国之音,任何一方都让我恶心。以致于我只觉得荒谬。若说整间事有人让我敬重,其实只有守到最后的4君子刘晓波等人。

1、先说美国之音,作为对于我所尊敬的丹奇关于“国内许多人已忘却64”说两句我个人观点。
很多海外朋友认为大陆民众对64的冷淡是共产党封锁言论信息的结果,其实美国之音功劳更大。
我对美国之音的厌恶不是因为它前期的煽动,那是它和平演变的本职工作。
我厌恶的是它后来“血洗天安门、死亡几万人”这些太容易戳破的谎言,直接摧毁了中国一代热血青年对西方世界的信任,并长期阻碍了中国民众与西方民众的善意交流。

为什么谎言只能是谎言?就算天安门母亲多年来自找到不足两百人是政府控制,可是私下言论呢?几万人是什么概念?以每人30个熟人而论,以熟人的熟人属于日常八卦而论,有多少人曾经至少“听过”有名有姓的谁谁家儿子是死于那次?我亲自遇到(特别出国后)因64而被影响毕业的人有好几个,比较一致的说法倒是军队进城前木樨地双方互不买帐,第一轮枪下来2位数的死亡是最大牺牲。中间又有死伤,到广场倒是幸亏4君子务实地防止了双方激化而避免了冲突。

侯德建在電影《天安門》曾講過以下的話,但當時乎個個都認為他被人洗了腦,沒有人相信他。
“很多人說,廣場上有兩千人被打死,或者幾百人被打死;在廣場上有坦克碾軋學生撤退的人群,等等。”
“我必須強調,這些事情,我沒有看見。那麼我不知道別人是在哪里看見的,我是六點半還在廣場上,我一點都沒看見。”
“我一直在想,我們是不是需要用謊言去打擊那些說謊的敵人,難倒事實還不夠有力嗎?那麼如果我們真正使用了謊言去打擊說謊的敵人,那只不過是滿足了我們一時的洩恨,發洩的需要而已。這個事情是個很危險的事情,因為也許你的謊言會先被揭穿,那麼之後的話,你再也沒有力量去打擊你的敵人了。”

共产党的掩盖能蒙骗多少人我不知道,但美国之音的谎言造成西方民众深刻的印象,却又在中国本土信用破产,引起中国普通民众的敌视,进而造成中国人对西方价值观的不信任和双方隔阂,这是对中国真正民主思想传播极大的阻碍,也是使海外善意的同胞与大陆朋友沟通时认知差异的罪魁。

2、港支联
港支联并不是“在学运领袖身处危机的紧急关头营救了他们”,而是早早担保了领袖们去美国的后路,鼓动他们更勇敢的与政府对抗。如果有人还分不清这两者的区别,那么他们“火线营救”了领袖,却没有通知一声学生形势险恶,更致普通学生于群龙无首的混乱,而去面对戒严令已下的军队,
就可看出他们是天使还是魔鬼。
“资讯自由”的他们,不可能不知道美国卡特大学的惨案。不论美国再民主,也只会事后讨论政府前期处置失当和戒严令的签发是否失当,却不会为直接对抗戒严令而遭射杀的美国孩子们平反。这是政府保障社会治安的职能问题,就象日常美国人有冤靠法庭、靠媒体,但要拳脚对抗警察的人一定白死。
不告诉64的学生们形势多激化,却鼓励他们的领袖无后顾之忧去勇敢针锋相对,更在关键时刻抽走领袖而不告诉事实真相,港支联就是这样关怀学生们的。每年善良的香港人点起蜡烛时,是否知道那么一些香港人扮演的不光彩角色?或者至少说他们的角色带来的不光彩的后果?这么多年了,维园只见对共产党的义愤,我却没听见真诚的道歉。

3、学运领袖
我对学运领袖的厌恶,并非因为年轻的他们最后懦弱而逃,而是厌恶他们逃走时竟不告知普通学生,妄对那么多年轻人以生命和真诚相托;真正可恶是他们聚集这么多人的激情和愿望,一步步激化对抗,却居然没有明确纲领,根本不是为解决问题而去。
记得学生们耗费巨大代价逼出愚蠢的李鹏来对谈时,学生的诉求居然是“1要惩治官倒,2不准秋后算账”,李鹏敷衍的答应,引出学生更大不满。
问题是你有什么脸来不满?一堆国家未来栋梁居然浪费如此珍贵机会,提如此含糊的诉求,连“惩治”这个具体行为都提不出具体细节、计划,更不要说对“官倒”问题的认识和解决方案!
你自己没有解决问题的态度和诚意,如何怪别人敷衍你?你学运领袖就是为激化矛盾而来,你敢摸着良心说不是?
至于隔夜之后又提出“李鹏下台”,更是荒谬。官倒源自价格双轨制,而此始于赵紫阳主持的改革中错误应用农村改革放权的经验,李鹏凭啥来买单?你这是解决问题的态度?
不要给64贴什么“为民请命”的金牌,在具体问题上毫无诚意,在政治斗争里涉入过深,你真想变天、真要对抗戒严令的话,你带头直接冲击央视冲击电台如何?一味激化矛盾,最后却弃众而走,留下大大的火药桶,这是恶魔还是天使?

4、共产党
李鹏的错,错在官僚作风,反应迟钝,应对粗暴;邓的冷血和反应过度;这些,其实就是共产党一直以来视百姓如家奴的思想的典型反应。我在之前不要问国家为你做了什么,是吗? 感慨过,也就不想再这里多说了。
但赵紫阳如今被海外尊为好人,我还是要说一句,官倒就是他搞出来的,装什么蒜!清华园最早大字报煽动学生,就是他的幕僚把政治斗争匿名化、运动化,装什么蒜!

更不要说,64使老江上台,才是大陆吏治全面腐化的开始。老江跟北京那些视国家为私人庄园的庄园主传承贵族们不同,他的团队更像一个捞一票的贪婪的短期管家,不惜破坏庄园命脉的。

who is 胡,更是个外表刚强的懦夫。明知共产党病重而不敢治,明知三峡大患而不敢管,在他治下开始诸侯不服中央,连个毒奶粉集团都能肆意借用党的手段对付百姓,还指望他公正对待64,笑话了。

5、俺
俺最讨厌自己的是,傻乎乎的,既讨厌政治又经常谈政治。其实俺最想说的是:少把你们那荒谬的64跟人家的维权活动硬扯在一起,增加人家维权的抗力。人家有些人只是相当于小股民要求公司管理和财务透明,跟你们要求公司管理层改组的,未必是一路人。虽然大家可能都是好意,即使你觉得大家目标是一致的,可是也不要强加于人。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5

支持
37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57 个评论)

3 回复 在美一方 2011-6-7 04:57
尤其同意第一点,美国之音之流的是自己败坏了自己,想当初在中国青年里面多有号召力啊,现在,简直是笑话
2 回复 meistersinger 2011-6-7 05:42
大家都被卖了,还一块儿帮着数钱。
3 回复 whyuask 2011-6-7 06:01
在美一方: 尤其同意第一点,美国之音之流的是自己败坏了自己,想当初在中国青年里面多有号召力啊,现在,简直是笑话
是啊,媒体要是能专注于报道事实最好,即使有倾向性的引导思考也还好,但如果撒谎,丧失公信力,就废了
2 回复 whyuask 2011-6-7 06:05
meistersinger: 大家都被卖了,还一块儿帮着数钱。
该道歉的绝不只是共产党,有些人手上沾血,有些人是脚上沾血。
3 回复 trunkzhao 2011-6-7 07:59
有些观点我甚是同意,有些方面和你甚是相同。
在最早的反官倒(顺便说一句,在Google字库里,官倒这个词已经不存在了)里面就有赵紫阳打高尔夫,赵紫阳的儿子如何,当然不如康华那样大而已。

到了五月份,我就感觉到运动后面有人,矛头指向了某些人,省略了某些人。后来看直播,赵紫阳和戈尔巴乔夫会谈,我就明白是什么人了。

简单地说,就是学生自发发起,全国群众参与,后来有人想借力打力,浑水摸鱼。

不过无论两派如何斗争,都不能拿人民的生命祭旗,实际上远远达不到那一步。杀人者是要上历史的,虽然他们或者它们不敬畏历史鬼神。

不过邓无论犯了多大的罪,我还是心存感激。如果没有他,我不可能身处国外,也许还过着那种暗无天日,湮没人性的日子;如果没有他,也许国内人民生活水平不会如此之高。所以在他去世那时,我心里非常沉痛。我并没有悲伤,但也绝不是那种欣喜若狂。当然也和满盘皆绿的股市有关。
2 回复 羽化成蝶 2011-6-7 08:56
   好像有道理。我就是那营营众生中的一个,看主流媒体,不明就里,没法忧国忧民,只是张望,过自己最简单的日子,不要说我冷血,只是最普通的人,凭自己的良心生活着,我应该是绝大多数人的典型。
3 回复 泰山石敢当 2011-6-7 09:18
补充一下:6.4之所以矛盾激化到如此地步,与赵紫阳的所作所为密不可分。
这里主要有两点:

第一、老赵通过他的秘书、国家体改委主任鲍彤,并同严家其、李厚泽、包遵信等人,从89年4月中下旬学生运动开始时起,就在知识分子范围内搞串联,使学生们有了 游行运动时得到了共产党允许和支持 这样的错觉,一往无前。

第二、老赵当时还是总书记,他使用影响力,拖延了共产党对学生运动如何把握的决策时间,使这个运动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从北京发展至全国,规模也增长了数十倍;

为保住自己的权利和地位,利用学生们的纯真的爱国热情,这也算是恶魔的行为吧。
2 回复 泰山石敢当 2011-6-7 09:20
在美一方: 尤其同意第一点,美国之音之流的是自己败坏了自己,想当初在中国青年里面多有号召力啊,现在,简直是笑话
真的是这样啊。
而且不但是美国之音,BBC中文台、德国之声也都扮演了同样的角色。
3 回复 泰山石敢当 2011-6-7 09:23
whyuask: 是啊,媒体要是能专注于报道事实最好,即使有倾向性的引导思考也还好,但如果撒谎,丧失公信力,就废了
这里面的规律好像是这样的:这些媒体在自己的国家和国际家庭中,还可以比较遵守职业规则。而一旦涉及非盟国或意识形态不同国度,报道简直就是一边倒了,公正全无。这也是目前中国年轻一代,包括很多在国外生活的年轻一代最反感和抵制的地方。
2 回复 郭凯敏 2011-6-7 10:03
顶!好久没有看到这么痛快透彻的文章了。谢谢!和赞同你的观点。
2 回复 566 2011-6-7 10:58
学生无脑,政客无良!
2 回复 whyuask 2011-6-7 11:09
trunkzhao: 有些观点我甚是同意,有些方面和你甚是相同。
在最早的反官倒(顺便说一句,在Google字库里,官倒这个词已经不存在了)里面就有赵紫阳打高尔夫,赵紫阳的儿子如何 ...
对,派系斗争,引来更多浑水摸鱼的混蛋,没一个真正为学生着想的。

我其实不是反感在政治斗争中利用民意,而是反感任何利用和煽动“运动”的手段。“运动”这东西做成了都可能导致大众暴力,或至少语言暴力;做不成则是悲剧……
2 回复 whyuask 2011-6-7 11:17
羽化成蝶:    好像有道理。我就是那营营众生中的一个,看主流媒体,不明就里,没法忧国忧民,只是张望,过自己最简单的日子,不要说我冷血,只是最普通的人,凭自己的 ...
其实这样就最好了。
2 回复 whyuask 2011-6-7 11:23
泰山石敢当: 这里面的规律好像是这样的:这些媒体在自己的国家和国际家庭中,还可以比较遵守职业规则。而一旦涉及非盟国或意识形态不同国度,报道简直就是一边倒了,公正全无 ...
嗯,其实不论从哪方的立场上来看,我都觉得“公然”撒谎是愚蠢的,尤其如今这个资讯时代。
2 回复 whyuask 2011-6-7 11:24
郭凯敏: 顶!好久没有看到这么痛快透彻的文章了。谢谢!和赞同你的观点。
谢谢你的共鸣。
2 回复 whyuask 2011-6-7 11:30
566: 学生无脑,政客无良!
学生不是无脑,而是所托非人,太多势力居心险恶地误导他们不说,信任的领袖又是白眼狼。
2 回复 566 2011-6-7 11:34
whyuask: 学生不是无脑,而是所托非人,太多势力居心险恶地误导他们不说,信任的领袖又是白眼狼。
看看德国人拍的“浪潮”,你就懂我说的意思了!
2 回复 泰山石敢当 2011-6-7 11:47
whyuask: 嗯,其实不论从哪方的立场上来看,我都觉得“公然”撒谎是愚蠢的,尤其如今这个资讯时代。
撒谎是愚蠢的。
但是,在人类政治面前,撒谎是一个常态。不这样,从政的就会被淘汰。

对 6.4 感到非常痛心的一点,就是那些年轻学生的爱国热情,被背后的包括他们的一些“领袖”在内的家伙无情地利用、践踏和抛弃。
2 回复 新手登陆 2011-6-7 11:55
whyuask: 该道歉的绝不只是共产党,有些人手上沾血,有些人是脚上沾血。
还有些人用无辜学生的鲜血换金钱。
2 回复 rfw1972 2011-6-7 11:57
中国的学生运动从来都是被反政府的政治势力推动的,这一点共产党最清楚,邓大爷果断开枪是完全正确的
123... 8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5 07:2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