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的夏天

作者:i0u  于 2020-8-7 19:3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Chinese|通用分类:前尘往事

关键词:暑伏了似的, 气势汹汹的, 就一阵热风, 每天

今年多伦多的夏天来的飞快,离五月里那冬天最后的一场雪也就十天的功夫,直接就小三十度,暑伏了似的,气势汹汹的,而且一来就呆住了,六月起就见天儿高温警报了。

上礼拜三我心里惦记着网购的衣服,便顶着当午的大太阳天儿去了趟信箱。一出门,就一阵热风,阳光晃的我眯起了眼,赶快找了树荫儿下走,就百十步远的路竟让我恍惚着到了小时候北京的夏天。

那时每年暑假都要去姥姥家住些日子,每天比须演的一出就是午觉的故事。姥姥躺下后,喊一声儿:“睡觉了!” 然后就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的样子。我磨磨蹭蹭的在床边儿扭,又站在大衣柜镜子前头自编自演的装仙女,哼哼唧唧的小声唱着,一个扭身儿,一个眼神儿的磨蹭。磨蹭的久了,姥姥便坐起来,把我拉到床边给我屁股一巴掌,然后怒目的看着我蹴遛的爬上床躺下闭眼睡觉,乖的像之前的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我就那么躺着一动不动的,直等到姥姥微鼾响起,我便诈尸般的坐起,悄无声息的下床出门。屋外热风袭来,像是烤火一般的热在皮上,多晒会儿便觉得能感受到油皮儿被微微的烤出裂纹儿的痒痛感。

胡同里树荫儿下几个发小儿已经聚在一起了。见我出来后便叫到:“快来,卖酱油了。” 只见一个洗脸盆里装满了水,小践小磊兄妹俩,还有李姥姥的孙子小军都蹲在盆边儿,小磊一手提着一个绑在冰棍儿棍儿上的酒盅,一手拿着一个牛奶瓶儿,正一盅儿一盅儿的从脸盆里舀着水灌进牛奶瓶里。

小军攥着个空酒瓶儿,一脸认真的说:“您快点儿,我家里还等着酱油炒菜呢。

小磊一边舀着,一边回:“您别着急,马上就到您。”

牛奶瓶满了,小磊冲着小践说:“来,您的酱油,一毛五。”

小践高兴的接过牛奶瓶子,“谢谢您了,给您钱。” 然后给小磊递过空气钱,小磊收了钱回:“找您五分。”

小军一把抄起冰棍儿棍儿酒盅,说:“该我了,该我了,这次我当卖酱油的。” 我把手伸到洗脸盆里,水温凉温凉的……

树荫凉儿里一阵儿小风吹过,带着太阳的干干的味道,皮肤上像有薄薄的丝绸拂过一般。我打开信箱,只见几张印刷精致的广告硬纸躺在信箱里,心里有几分失落。回屋开门时,空调的凉爽硬挺挺的挨了上来。完全没有太阳下油皮暴裂和树阴凉儿丝绸小风的轻抚的细致。忽然觉得今年多伦多夏天的热和小时候的北京很像。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i0u最受欢迎的博文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00:1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