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瓜多尔之行(二)——杀猪

作者:愚人之见  于 2011-8-20 03:5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门外汉 门外看|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厄瓜多尔之行(二)——杀猪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全委华人文联 庾志坚7/08/2010 $ $ $ $

 

这里的朋友除了生产厂房外,还有好几个农场。里面除了种有大量香蕉、辣椒和热带水果外,还有鸡、鹅、鸭、鱼及养猪场。昨天晚饭时大家就商量明天宰头猪来吃,而一个六十来岁来自北京的黄教授自动请缨,据他说年轻时在上山下乡的农场杀过猪。大家都以为他开玩笑,并没有在意。

今天一大早准备出发时,问老黄是否真的要去杀猪,他马上换了衣服跟我们上了车。

农场很近,二十分钟左右的车程。门卫把门打开,我们就顺着崎岖的小路往里走。两边都栽种了大量的香蕉和其他的热带水果,还有好几个鱼塘,鸡、鹅、鸭成群结队地戏耍。有两个猪场在小路的两边,一边是种猪和小猪仔,另一边是青壮年的猪。

动手前,看守农场的小伙问谁来杀,是他们或我们?老黄说:我来。说罢,叫小伙找来盖房用的铁条,用打磨机磨成不太锋利的形状。我们和小伙都纳闷,这老黄磨这个东西干吗?完了还叫小伙的儿子把自行车的打气筒拿来。这又是为何?带着这些疑问,我们开始了看老黄杀猪。

水在烧,小伙和老黄去挑猪。当老黄和小伙把猪选好赶来时,水也差不多开了。

由于条件简陋,没有专门杀猪的设施,只好用运泥的手推车来当镬,把猪躺着放在镬上。杀猪刀已经准备好,并磨锋利了。两个小伙把猪抓稳,老黄就开始动手了。

只见老黄用手摁住猪下巴,刀放在相当于猪脖子的地方比划比划,大概是琢磨猪心脏的位置。然后,贴近猪脖子,“唰”地一下捅了进去。血就如打开了水龙头一样喷了出来。我用装有盐水的大锅把血接住,他们把猪提起来一点,好让血流得更顺畅些。这个过程还算利索,老黄还真没有把这杀猪的把式给忘了。

猪已经不动了,血也流干了。老黄让小伙子们把猪放下,用刀在一个后腿上开了个小口。然后,用预先准备好的铁条从小口往里捅,在小伙子们的帮助下,铁条慢慢地到达了猪的胸部。

把铁条抽出来,再转向令外一个方向。如是者几个来回,把老猪的肚皮全给捅松了。然后,老黄把打气筒放到后腿开口的地方,往里打气,猪肚皮慢慢地涨了起来。等猪肚皮涨得差不多了,老黄把后腿的小口用绳子扎好,轮到下一个程序——拔毛。

水已经烧开,但拔毛还不能用开水,得用九十来度的。把开水过到小推车上,水温也就下去了一点,可以直接把猪往小推车上放。

且慢,这么烫的水怎么用手退毛?老黄赶紧找了几块石头片给小伙们,用石头片来退。老黄说:最好用盖房子用的瓦片,这些石头片不够锋利。而吹涨的猪用开水烫过后确实比较好退毛,连杀过猪的小伙子们也觉得有道理,表示下次知道该怎么做了。

刚才的疑团被一一解开,老黄还真有一手。只是没有杀猪的设施,小伙子们手脚也不够快(也不是职业杀手),所以毛也没有退得很干净。

老黄说:应该做个台子,旁边起个炉头烧水,再配置个大镬。这样就可以一边泡,一边退毛,熟练后就可以退得又快又干净。

回来后,大家都对老黄另眼相看。这六十多岁的老头并没有吹牛,还真有一手。

                                                                                                 

 

 

 

 

                                                                         ——完——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0-25 16:4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