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语与国语之争

作者:愚人之见  于 2011-8-20 04:0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门外汉 门外看|通用分类:热点杂谈

粤语与国语之争

 

                                                                                   全委华人文联 庾志坚 8/11/2010

 

粤语(泛指广州话)与国语(普通话)的争议早已存在。但最近的热议则起源于今年7月初广州市政协的一份提案。这份加强亚运会软环境建设的提案提出,建议亚运会期间在本地广州市电视台综合频道中增加普通话播报时间,以便让外地人更好地了解广州。

土生土长的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在微博(http://t.sina.com.cn)上的一句母语告急!岭南文化垂危!在短短几小时内就有数千条评论和转载。在广州有相当影响的著名粤语主持人陈扬也在微博上振臂疾呼捍卫粤语。

从此,由广州引发的关于粤语普通话的争议迅速升级,激辩之风甚至波及港澳乃至海外的一些华人社区。

 “国语”也就是“普通话”,是国家的官方语言。在对外交流中是正规的语言,也是主流语言。“粤语”是指“广州话”,是广东方言,但流行区域却并不限定在广东省,广西也有部分地区。由于广东人拥有悠久的海外移民传统,粤语成为海外华人及华人社区中同声同气、同根同源的一种文化现象。而一衣带水的香港、澳门地区,粤语更是普通百姓的通用语言和官方语言。目前全球粤语使用人口大约有6700万人。

而从历史地缘上看,广东、广西、福建、浙江等南方沿海地区的语言受到一定的外来影响,其发音另成系统。而中原的大部分地区和人口所说的地方语言基本是同类,只是音调起伏上的区别。国语也是从这个语种的基础上规范出来的。

记得从小学一年级就开始由《语文》老师教国语,从拼音开始。到后来读中学时(七零年代末),国家开始推行国语教学,就是所有科目的授课老师都要用国语来讲课。我们各科目的老师当中没有几个讲国语讲得标准、流利的,包括语文老师在内。

据我所知,当年的广州人当中也有为数不少看不起北方人,不愿意学习国语,甚至以学其他方言,包括本身广东省内的方言为耻。以我的中、小学同学为例,他们当中讲得好国语的凤毛麟角。像这些事实,我们是否也该自我检讨一下呢?

就在上个星期,在VALENCIA(委内瑞拉)的一个餐馆内,碰到一位来自香港的老华侨,与他谈论的过程中还听他说:“广东人说普通话都不标准。”这也是我以前出差到北方时,经常听到的话。我反驳说:“我不敢说我讲得很标准,但至少北方的朋友没有一个猜我是广东的。只要看你有没有心去学。”

我以前也写过一篇文章,是关于《改革开放与普通话的推广》。文章里也阐述了由于改革开放造成的人口流动,无形中给普通话也就是“国语”的普及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由于人们经济和生活的需要,广东人想做北方南下打工一族的生意,而南下大军也要在广东这里工作、生活。两者之间的需求形成了语言的互相交流,广东人学好了普通话,北方人也讲得一口流利的粤语。

多少年艰难的“推普”历程,收效甚微。而在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大地的时候,却自然而然地,不费吹灰之力,水到渠成。

据我所知,现在广州和深圳的电视台有用国语、粤语、客家话、汕头话的节目,内蒙古的也有蒙语节目。如果是国家和中央有念头要“消灭”地方语言,那么也不会出现这些地方方言的节目。至少大家都知道,中国一向对宣传媒体的控制是很严格的。

回过头来。从以上的提案看,无可厚非,这对外省人和懂中文的外国人来说有更多的机会了解亚运和广州,这无论对哪一方都有好处,有什么不好?作为广州人,我没有觉得不妥。

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的一句母语告急!岭南文化垂危!和著名粤语主持人陈扬也在微博上振臂疾呼捍卫粤语。还有,在大洋网民意圆桌会节目中韩志鹏自称,自己接触的很多外地定居广州的新广州人,他们中的一部分人以不会说粤语、听不懂粤语为荣,认为粤语是低俗的语言。另一方面,语言是文化的标志,广州人担心粤语消弱后,文化就会消退,自己的地位也就不保了。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消息传出,引起纽约华埠传统侨社的热议,许多来自广东、香港的新老移民都觉得不该取消粤语播音,地方语言直接与地方文化息息相关,语言的丢失将导致文化的灭绝。非粤籍移民也赞成保留粤语,他们的看法是地方方言就是地方特色,一个地方没有特色,也就没有生命力。

如果说国家和中央要消灭“广州话”这个方言的话,那么其他的“台湾话、闽南话”、“浙江话”、“内蒙话”、“朝鲜话”、“新疆话”、“西藏话”……是否也应该消灭呢?那么他们的文化是否又随之而退消呢?这岂不是又要来一次“文化大革命”?

看似有点小题大做的嫌疑,但要是再深究其原因,则反映出社会急速发展中人们对传统文化如何传承的担忧,同时折射出社会变迁下多元文化冲突与交融的矛盾。一则尚不具有法律效力的建议案却引来如此反应,背后的原因是人们对近年来粤语文化式微的担忧。

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说,广州正在大规模进行旧城区改建和整饰工程,然而随着城市越来越新,越来越时尚,一些代表岭南文化的旧街老巷却渐次消失:骑楼、西关大屋被高楼大厦取代,粤式茶楼改建成了现代酒楼,一批百年老字号关门停业,岭南画派、岭南工艺、岭南盆景等也渐渐失去了传承,而现在连电视台的粤语时段也要被挤占,这成了人们保护本土文化的导火索

暨南大学汉语方言研究中心名誉主任詹伯慧认为,粤语和普通话并不存在非此即彼的问题,只是近二三十年来的改革开放,造成了人员的流动,改变了语言环境。粤语具有顽强的生命力,开放和兼容是粤语文化的一大特征,粤语不仅遍播海外,还给普通话贡献了打的埋单搞定等鲜活词汇,是中华语言文化宝库中的一朵奇葩,不会因为推广普通话动摇粤语存在的基础。

  广州市委副书记苏志佳近日也作出回应,称推普废粤的情况并不存在,广州市一直致力于弘扬岭南文化,现在外地人积极学说粤语,本地人用普通话对外交流,已成为广州这座都会城市的生活常态。他呼吁市民热爱粤语,热爱普通话

  随即,广州电视台也对政协的提案作出答复,表示该台自办的各频道节目普通话和粤语兼容,是由广州这座城市历史形成以及现实发展的需要而定的,并没有变动的考虑。

  专家指出,围绕粤普之争的讨论有着重要的文化意义,这些争议将引领人们对传统文化保护、文化多样性进行深入思考。詹伯慧认为,中国是多民族、多语言、多方言的人口大国,而在市场一体化、社会现代化的大背景下,文化的交融、冲突在所难免,如何保持文化多元化,尊重和保护区域文化、民俗文化,需要引起社会和政府的高度重视。

其实,再往深处发掘,又何止粤语及其文化的问题,又何止尊重和保护区域文化、民俗文化,整个中华文化及其优良传统都在改革开放后都受到严重的冲击。

在经历完“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之后,人们的思维、价值观已经错乱。在惊魂未定的状态下,还没有恢复元气。紧接着又迎来了“改革开放”的浪潮,这千奇百怪的西方文化和价值观的浪头,一下就把人们的道德防线彻底摧毁。

君不见现在的人们只向“钱”看,而做出违背良心违背道德的行为,此类新闻不绝于耳。假酒、假药、假广告;问题奶粉、有害色素、用敌敌畏泡咸鱼;买官卖官、血腥强拆、贪赃枉法……医无医德、商无商德、官无官德。

中国在经济飞速向前发展,国民经济不断提高,科学技术日益精进,国际地位不断攀升的情况下,也面临着“信仰危机”、“道德危机”、“文化危机”,“80后”、“90后”的人才和教育问题。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如果中国不加大对教育的投资力度,深化教育的改革,加强道德思想的教育,前景堪忧。

 

 

                                                                                   ——完——

 

附:内容中引用了“新华网”、“ 信息时报”、“中新网”部分新闻报道,在此特别鸣谢。

语录:尽量接近事实是我对自己写作的要求,夸张的形容只能用于无关紧要的地方。

互动交流联系:  franciscoyuzj@yahoo.com.cn  QQ858869728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7 01:3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