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爱国”及“以人为本”

作者:愚人之见  于 2011-8-20 04:1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门外汉 门外看|通用分类:热点杂谈

再谈“爱国”及“以人为本”

                    

                                                                      全委华人文联 庾志坚 1/12/2010

 

今天,2010121日,第23个世界爱滋病日,我怀着沉重的心情编辑着“爱滋病日”的专栏。在网上浏览新闻和查证资料时,有两篇报道吸引了我的眼球。一篇是总理温家宝来到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考察艾滋病防治工作,另一篇是新京报的新闻“40余名河南输血感染艾滋者艾滋病日进京维权(以下简称‘维权’)”。

前面那篇显示了国家对艾滋病预防工作的重视和对艾滋病患者的关心。而后面这篇“维权”新闻,又让我想起了在我们《委国侨报》55224版,我编辑过的另一个令人心酸的个案——南方都市报的“生命究竟还要承受多少苦难?”。当中的主人公田喜,他那种发现自己被感染后的绝望,从新做人的那种坚强,维权上诉的那种执着,以及对被社会认同的渴望,催人下泪。

而作为责任方的政府部门之间踢皮球似的处理方法,引人发怒。从而导致了主人公田喜的绝望,以甩院长办公室的用品来泄愤。并因此被判刑。田喜由于“故意毁坏财物”罪被判入狱,而作为事件起因的政府医院所犯的“过失伤害”,甚至可以说是“过失杀人”又当如何入罪?

“维权”报道里提到一位患者家属表示如果这一天不能让更多的人了解到我们的处境,其他的日子就更难了。

还有:这是一群大多因输血感染艾滋病病毒的人,40多名艾滋病感染者、病人及家属,全部来自河南,大多数是农民,最小的患者是因母婴感染的3岁孩子,年龄最大的是曾做手术输血感染的61岁普通农妇……

多次接触艾滋病患者赔偿案件的北京瑞风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方平深有感触,他说,因输血感染艾滋病的患者在寻求赔偿时,面临的最大难题就是无法立案,无法进入法律程序。

李方平在河南省某县法院要求立案时,立案庭直接答复不能立案,目前只能通过行政途径解决。而行政途径一般情况下就是上访,受害者又成了上访者,也成了地方维稳的对象,赔偿之路走得更艰难

无法可依,投诉无门,使得这些无辜的受害者有怨无路诉。而我们的“人民代表”此刻在哪里呢?经济和科技的高速发展,立法跟不上还情有可原。而关乎民生切身利益的立法,何况是保护弱势群体的立法为何就那么难呢?

正如在交通法规里保护弱者的原则,行人违反交通规则,司机正常驾驶撞了人也要赔偿一样。面对这群由于政府的体制问题和管理的疏忽而导致倍受伤害的弱小群体,我们强大的政府又该如何体现它的伟大呢?他们付出的是鲜活的生命,政府应该给予他们的补偿相信是我们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实体”的国民经济收入中的“九百牛一毛”。健全法制的警钟在敲响!

请看以下的个案:

刘喜梅是河南省新蔡县化庄乡人,从小被送养,养父母已去世,1995年曾因受伤输血,200410月查出已感染艾滋病,兄嫂拒绝收容她,她一个人住到了乡里的艾滋病点卫生院。

她说:艾滋病毁了我的一生。曾经的理想,已彻底远离了她,活下去成了最现实的问题。

 饭碗隔离,邻居的躲避,怪异的眼神,亲人的疏远,又加上别人对我的歧视,我一刻也不想活,心里就想着赶快死掉。

2007年,乡医院要求喜梅搬走,我确实没地方可去,当时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得了。我好想有个属于自己的家,哪怕就是两间房子,我也很满足了。

我们知道他们是无辜的一群,但,不应该是无助的一群。假如我们的政府官员还有点良知;假如我们的人大委员是真正地为百姓伸冤;假如我们的政府部门是一个真正“为人民服务”的负责任的部门;假如我们还尊重自己作为人的权利,我们不可能不对这群弱势群体伸出援手。

又假如他们当中有我们政府官员的亲属。当然,也许会作为个别案例处理,但终究我们不能回避这样的一个事实:如何让这群无辜的受伤害者不再彷徨,不再受到新的创伤,让他们树立起“活好余下日子”的信心,别再往他们的伤口上撒盐了。

在我们的国民经济高速增长,已经成为GDP世界第二的时候,我不敢说让我们停下来,但是否应该回过头来,看看我们在高速冲刺经济的时候,有没有把人性、道德、伦理等一些基础的东西给甩掉了。

正如我们上海的高层建筑在数量上已经超过了纽约,但面对一幢28层高的住宅大楼的火灾却无能为力。就算是因为外墙的建筑材料而造成难以抢救,但这也是暴露了立法的滞后,管理上的疏忽和施工人员素质的低下等等漏洞。

而正是这些基础的东西支撑着社会的繁荣,经济的发达,和城市的现代化。经济发展有泡沫,社会发展也有泡沫。如果这些基础设施没有做好,那么这些繁荣经济的现代化外表也就成为社会发展的泡沫,终有一天会爆破。

那么我们就算再投资四千个亿去拉动经济,保持经济的增长,加快农村城市化,那又有何作用?又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

一动不如一静。我希望看到的是温家宝总理留在北京,亲自接见这群无辜的受害者,倾听他们的满肚苦衷,并答应他们尽快立法保护他们的权益。这样才更显示中央的“以人为本”的精神。

我相信,正如一个家庭,夫妻相爱,才能家庭和睦,家和才能万事兴。一个国家,只有“民爱国、国爱民”,相互相爱,才能结出丰厚的果实。

我相信,以胡锦涛和温家宝为首的中央决策层能够提出“以人为本”的治国方针,是一个好的开始。希望能把它真正落实好,并且落实到实处。

 

 

 

                                                               ——完——

 

留言:  “民爱国、国爱民”,只有相互的爱,才能结出丰厚的果实。

互动联系franciscoyuzj@yahoo.com.cn  QQ: 858869728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2 17:2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