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写作之路

作者:愚人之见  于 2018-3-27 12:5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门外汉 门外看|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我的写作之路

       委内瑞拉全国文联成立十周年了。虽然我离开了委内瑞拉,但大家依然把我当成一家人。非常感激大家!文联钟永照主席还专门来信问候和约稿,当然不能推却。我正回大陆省亲,也顺便与国内研究拉美的一大帮朋友相聚畅谈交流,所以钟主席就提出把我北京之行的感受写出来。但后来又想了一下,有一个题目,大家可能更有兴趣,也是我想写了很久,一直没有动笔的,就是这个题目--我的写作之路。
       很多看过我的文章,或与我讨论过问题的朋友都问过我,你是从哪个大学毕业的?我的回答都令他们不相信。是的,我是中国第二届的职业高中生。1984年,在当年的“广州市电子职业中学”毕业。这个,估计与写文章差距太远了,是吧?
       肯定的。因为当时的职业高中生,除了要把普通高中的课程压缩学完外,还要学习电子技术课程,包括、无线的(多些)、有线的(较少)、计算机简单编程、集成电路等。还要动手制作收音机、收录机,甚至是电视机线路的示教版(也就是整台电视机的线路及零件装好并能正常接收,用于教学)。语文和写作,只是太小的一部分,以至于我都忘记了写过些什么了。
       那么,再追忆一下我的小时候。当然,小时候的成绩至今还值得父母和自己骄傲的。1~3年级的文化课各科目的考试成绩只有一科一次的99分,其余均为满分。然而,自从四年级的语文里有了“作文”(基础知识60%+作文40%)这一项目,我的语文成绩就几乎没有上过85分。可想而知我以前的作文是什么水平。
       到现在为止,我对当时的情形还记忆犹新。每逢考试,基础知识部分都能很快完成。可对于作文部分,真是绞尽脑汁,费尽心机,而往往出来都是仅仅及格的份。这种状况一直维持到初中。甚至在高中,语文成绩是有所长进,但写作文还是我的一大心病。
       1984年,我跟班里的一大帮同学,被深圳的电子行业挑选中了,我们就开始了“深圳开荒牛”的生活。当时的深南中路(最早的一段深南路)还在建,穿孔桥还没有贯通。著名的“国贸大厦”才刚打完地基,以3天一层的速度往上长。邓小平同志的那句名言“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也是因此而来。
       当年的生活条件是非常的差。我们深圳市无线电厂的同学都是十几个人住一个房间,全部是架子床。厕所、洗澡间都不在一起,而且极其简陋。流水线上的坏机堆积如山,等着我们去修理。上班累个半死后,回来排队打饭。吃完了,还要在嗖嗖冷风中冲个冰水澡。所以,后来的卡拉OK中就多了一帮歌手。记得,最大的乐事除了跟着谭咏麟唱唱歌、听听香港电台郑丹瑞的“小男人周记”,还有就是看看楼下厕所外面的巨型老鼠开大会。
       在极短的时间内,转战车间、技术部门,并当上了车间副主任。却在88年辞职下海,当然那个时候还没有这词。当时所有人,也包括我父母都非常意外,多少人盼着的职位啊!
       后来也就开始了一段浮浮沉沉的人生路。失败过,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重新打工,骑单车从广州到南海上班;帮朋友从西湖路的四平方小档口卖货,做到开制衣厂,然后到白马服装批发中心的写字楼;从跑广州各大商场推销漱口水,到推销领带;从海珠广场花园的室内装修设计室,到20天连拆带建完成“广州越南总领馆”的装修;从合伙从事“愚翁坊”艺术品制作和销售,到摩托车和家庭防盗器的生产和销售……完成了一段国内丰富的人生积累。
       在此期间,我得到了父母对我最大的支持。虽然有埋怨,但还是默默地给与我支持,而且从不干涉我的选择。现在想起来,当时做出出国的决定是对他们一个很大的打击。人生有时候确实很难两全。
       2001年,我选择了另一个新起点,到委内瑞拉。到一个跟当时的广州相比,就如乡下的一个小镇的地方生活和工作,而且没有任何语言基础的情况下,相信很多人都很难下得了这个决心。
       在圣·安东尼奥(San Antonio )这个委内瑞拉和哥伦比亚交界的小镇又开始了一段截然不同的新生活。边干活、边学语言。白天,到十几公里外的仓库整理货物。晚上回来,还要跟大陆的厂家联系关于补货的数量和产品的质量等等问题(时差12小时),完了才是学习时间,天天如此。
       后来,除了这些工作归我管之外,还要到全国各地卖货和收钱。学习的时间就更少了,只能在工作中不断跟当地人说和听,不懂的就记下查字典。
全国跑一趟1400多公里。每天一个城市,卖4~5个客户,然后到下一个城市住下。一圈下来就是25天左右。期间,被自己的中国人刁难过,被警察盘问过,被枪指着打劫过……
       然后是在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开了3年餐馆;后来环境越来越恶劣,把餐馆卖掉,转到马拉开波帮朋友开拓生意。之后又去厄瓜多尔转了一圈。后来才又从哥伦比亚被拉回来委内瑞拉“委国侨报”主笔了一年。在进入“委国侨报”之前,就开始为她们写了一年的《门外汉门外看》专栏。进入报社之后,除了其他的工作外,还一直坚持撰写这个专栏到离开,大概是两年的时间。
       其实,写这些并不是在卖弄什么,毕竟都是一些失败的历史,都是铺垫。我自己觉得,当我在不断失败中的锻炼,对人生、对事物都慢慢形成了自己的观点,有了自己的看法。也就是形成了自己的世界观和价值观。这样,写起东西来自然就不缺素材了。
       说到写作,不能不提到的是以前“愚翁坊”的拍档--顿宇军。他是学中文出身的,经常自己也写写东西,但从来不拿出去发表。写好的文章让我看,让我修改。而我只能抓抓错漏的标点符号而已。他的文章非常精彩,用字用词非常讲究,而且思路很清晰,分析独到,大胆的比喻经常让我拍案叫绝。
       相信很多人还记得,当年在“委华报”发表的《说鸡》就是他的杰作。当时我跟他提出,这么好的文章,为何不拿出去发表?不如我给你拿到委内瑞拉的报纸发表。他就说,那你就用你的名字在那边发表,看看大家的反应。结果大家都以为是我写的,解释了也没人信,粘了他的光了。是他激起了我写作的勇气。在出国前,曾经写过一篇有关中国大城市禁摩的的评论文章,算是我的处女作吧,当然也没有见人。
       说到写作,也不能不提的是方健新兄长。他是我到委内瑞拉时,他来接我飞机的人。我到委内瑞拉第一个认识的人(来委内瑞拉我不认识任何人)。吃住都在他们家,待我如亲兄弟一般,在此再次感激他们。在我2006年开餐馆、结婚前,一直住在他们家。而最重要的是,在我到达委内瑞拉不久,他就带我一起参加了委内瑞拉文化人的一次活动。正因为这次活动,又重新激起了我写作的欲念。
       说到写作,也不能不提的是《小镇的狂欢节》。这篇是我第一篇上报(委华报)的处女作。作品发表后的两个月,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是委华报总编余贤毅老师打过来找我的。问我有没有兴趣去他们那上班?非常感谢余老师的赏识!因为有合约在身不能前往赴任。
       说到写作,也不能不提我们中学时学到的最基础的“政治课”里的观点--客观看待事物,客观评价事物。很多时候,看问题客观一点,把自己放在中立的立场去看、去想,思路会更清晰,看问题会更明白。对与错,其实也就是一线之隔。站在不同的立场,就会有截然不同的答案。
       客观看待事物,客观去思考,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为何?因为很多时候,人们看问题都站在自己的角度,首先考虑的是自己的利益,自己的名和利第一。这样一来,看问题自然就有了偏见,都会不自觉地站队。
       其实,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谁能脱离社会而独立生存。大家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多为人家想想,多站在别人的角度考虑问题,大家相处会更融洽一些。我为人人,人人为我。
       所以,我给自己总结一下,也就是我的丰富的人生经历,对我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不断地学习和总结之下,对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会有自己的判断,自己的看法和评价,自然写东西时就有了丰富的素材,也就胸有成竹,出手成章了。

                                                                                                                                 2018年元月1号于广州
                                                                                                                           为委内瑞拉全国文联十周年而作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11:4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