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2018年哥伦比亚总统大选的认识

作者:愚人之见  于 2018-6-21 21:0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门外汉 门外看|通用分类:政经军事

对2018年哥伦比亚总统大选的认识



【编者按】在2018617日举行的哥伦比亚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中,民主中心党候选人伊万·杜克取胜。为加深对这一选举的认识,上海大学拉美研究中心邀请旅居哥伦比亚的独立观察员、上海大学拉美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庾志坚回答了有关问题。



 

问:你如何总结这一次哥伦比亚大选的特点?

 

答:我认为,2018年哥伦比亚大选有以下几个特点:第一,杜克是最年轻的总统,没有之一;第二,他的竞选拍档,副总统候选人玛尔达·露西亚是女性,也是第一位女副总统;第三,佩德罗是第一位进入第二轮总统大选的左翼候选人;第四,参与竞选的候选人之多也是史无前例的。

 

问:在你看来,杜克当选是否意外?

 

答:不是意外。杜克的取胜是意料中的事情。因为他从众多候选人参与的第一轮选举开始,一直领先。原因很多,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他的背后有强大的支撑,即前总统乌里韦和巴斯坦纳联手给予了他有力的支持。

问:前总统乌里韦对这一次选举有何影响?

 

答:乌里韦在任的8年时间(2002--2010),我称之为哥伦比亚的“8年抗战”。他接任总统后,一直对游击队实行强硬手腕,把游击队打到退守至哥委边界的委内瑞拉一侧。对省际公路和危险路段,派出坦克车、装甲车驻守,保证货物和人员的流通畅顺。正所谓有了社会的稳定、安全的保障,才有了大家所看到的“哥伦比亚最近十几年的经济增长一直排在拉美的前列”的新闻。当年有不少民众、商人都提出要修改宪法,让乌里韦继续连任。

 

但他当时婉言拒绝,说:“已经当了8年,让其他人来,他们有新的治国概念,也许对国家更有利。”

 

乌里韦对游击队的重拳也是继任总统桑托斯对游击队实行诏安的重要条件。当然,桑托斯的诏安与乌里韦的重拳打击背道而驰,使得乌里韦对8年艰辛打下的成果付之东流非常气愤。


2014年桑托斯争取连任前,乌里韦脱离并另成立了民主中心党,并推举苏卢阿加参加竞选,力求与桑托斯决一雌雄。在第一轮投票中,苏卢阿加赢了桑托斯。在第二轮投票前,由于桑托斯得到了当时波哥大的左翼市长、现与杜克争锋的佩德罗的支持,才最终以百分之二的点数险胜,取得连任。

乌里韦在民众当中的威信很高。虽然桑托斯在任时不断对乌里韦进行打压,揪出不少乌里韦身边的贪官,揭发了他们与游击队的关系(包括参与毒品交易),但乌里韦在广大民众和工商界心目中的地位不容抹杀。没有乌里韦的强硬手腕,就没有哥伦比亚今天的社会安全和经济发展,甚至也没有桑托斯与游击队谈判的筹码。

 

因此,可以这样说,选民选择杜克,实际上就是在赞赏乌里韦。有了乌里韦的背书,杜克的胜算就有了保障。

问:你如何评价佩德罗?

 

答:佩德罗是左派出身,当年的M19游击队头目之一。在当上波哥大市长后,他大刀阔斧地想大干一场。但在分类收集垃圾的事件中,动了既得利益者的蛋糕,结果被反对派利用这个机会,收集市民签名罢免了他。

 

在桑托斯当年争取连任时,第一轮投票输给了乌里韦推举的苏卢阿加,但在第二轮反败为胜,以两个百分点赢得了连任。

在第二轮投票前,被罢免的佩德罗突然被法院判决官复原职。这一判决出现得非常蹊跷。有人怀疑,桑托斯为了获得佩德罗的支持者的选票,就对法院施加影响。

 

“分类收集垃圾事件”表明,当时他作为波哥大市长,在推行他的执政思路时,受到来自各方的压力是巨大的。新的垃圾收集公司从美国进口的车辆被扣留在海关超过一个月,使得波哥大的街道垃圾堆积如山,臭气熏天。这就导致了反对派发起的市民签名罢免他的计划得以启动,并获得成功。

 

他在竞选辩论中提出的许多主张,体现了对底层市民的关注,表达了他对医疗系统的腐败的痛恨和改革的意愿,流露了对犯罪日益猖獗的愤慨。确实,他有许多好点子。

 

问:最近几十年,哥伦比亚政治舞台的主角是左派还是右派?

 

答:哥伦比亚一直以来都是右派的保守党和偏中间的自由党轮流执政。到乌里韦时代是更为强硬的右翼路线。轮流贪腐和政府的不作为等行径已经使民心厌倦。老百姓希望有另一种思维、另一种势力来打破右派的权力掌控。甚至有的人明知左派上台不能顺利执政或者更为糟糕,但还是希望通过某种途径来推动政治的变革。这就给了佩德罗很大的机会,也是为何他能够拿到这么多选票的原因。

但许多人认为,佩德罗是左派,曾经的游击队员,很像邻国委内瑞拉的查韦斯。人们担心他会滥用国家资源来收买人心。这也是当时桑托斯的“和平协议”在全民公决时不能通过的主要原因之一。

 

为了消除人们的疑虑,佩德罗一直试图与游击队划清界限,公开表示不接受它的支持。当然,这样的表态可能只是表面现象。但疑问还是让不少人却步。这也是他最终败下阵来的主要原因。

 

选票的结果可以证实:所有与委内瑞拉交界的省份都是杜克赢得。在两国的重要交通口岸谷谷大市所在的北圣坦德省,杜克以80%的大比数赢出,因为该区域受委内瑞拉经济危机及难民问题的冲击最为严重。

 

问:哥伦比亚大选尘埃落定。你对这个国家的未来如何认识?

 

答:这次总统大选使哥伦比亚的各政党有了重新认识自己的机会,也将促使各政党内部权力进行重新洗牌或重组。此外,撕裂族群的现象将会加剧。

 

我在看了不少轮的总统选举人辩论后发现,每个总统候选人都提出了好的建议和执政方针。因此,如果新当选的总统能够摒弃党派之争,取各家之长,补己之短,哥伦比亚肯定会走出一片新天地。哥伦比亚应该学习智利,避免激烈的左右摆动,走折中的温和道路。

问:杜克会抛弃来之不易的和平协议吗?

 

答:杜克在“胜选”的演说中重复了竞选时的论调,即不会全盘推翻“和平协议”,但会做出部分调整。他要做出哪些方面的改动,还有待观察。他有两任前总统乌里韦与巴斯坦纳的背书,对国会立法的控制力很强,因此,修改“和平协议”的一些内容是肯定的。

 

问:杜克对哥伦比亚与中国的自由贸易协定谈判是什么态度?

 

答:在这一次总统选举的竞选中,所有人都没有提到哥伦比亚是否愿意与中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我的看法是,哥伦比亚并不是一个非常开放的国家,不希望遭遇外来的竞争和挑战。因此,我认为,新政府可能不会急于与中国开展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





原文:【编者按】在2018617日举行的哥伦比亚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中,民主中心党候选人伊万·杜克取胜。为加深对这一选举的认识,上海大学拉美研究中心邀请旅居哥伦比亚的独立观察员、上海大学拉美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庾志坚回答了有关问题。

 

问:你如何总结这一次哥伦比亚大选?

答:我认为,2018年哥伦比亚大选有以下几个史无前例的事实:第一,杜克是最年轻的总统,没有之一;第二,他的竞选拍档,副总统候选人玛尔达·露西亚是女性,也是第一位女副总统;第三,佩德罗是第一位进入第二轮总统大选的左翼候选人;第四,参与竞选的候选人之多也是史无前例的。

 

问:在你看来,杜克当选是否意外?

答:不是意外。杜克的取胜是意料中的事情。因为他从众多候选人参与的第一轮选举开始,一直领先。原因很多,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他的背后有强大的支撑,即前总统乌里韦和巴斯坦纳联手给予了他有力的支持。

问:前总统乌里韦对这一次选举有何影响?

答:乌里韦在任的8年时间(2002--2010),我称之为哥伦比亚的“8年抗战”。他接任总统后,一直对游击队实行强硬手腕,把游击队打到退守至哥委边界的委内瑞拉一侧。对省际公路和危险路段,派出坦克车、装甲车驻守,保证货物和人员的流通畅顺。正所谓有了社会的稳定、安全的保障,才有了大家所看到的“哥伦比亚最近十几年的经济增长一直排在拉美的前列”的新闻。当年有不少民众、商人都提出要修改宪法,让乌里韦继续连任。但他当时婉言拒绝,说:“已经当了8年,让其他人来,他们有新的治国概念,也许对国家更有利。”

乌里韦对游击队的重拳也是继任总统桑托斯对游击队实行诏安的重要条件。当然,桑托斯的诏安与乌里韦的重拳打击背道而驰,使得乌里韦对8年艰辛打下的成果付之东流非常气愤,也是他要重出江湖的主要原因。

2014年桑托斯争取连任前,乌里韦脱离并另成立政党----民主中心党,并推举苏卢阿加参加竞选,力求与桑托斯决一雌雄。在第一轮投票中,苏卢阿加赢了桑托斯。在第二轮投票前,由于桑托斯得到了当时波哥大的左翼市长、现与杜克争锋的佩德罗的支持,才最终以百分之二的点数险胜,取得连任。

乌里韦在民众当中的威信很高。虽然桑托斯在任时,不断对乌里韦进行打压,揪出不少乌里韦身边的贪官,揭发了他们与游击队的关系(包括参与毒品交易),但乌里韦在广大民众和工商界心目中的地位不容抹杀。没有乌里韦的强硬手腕,就没有哥伦比亚今天的社会安全和经济发展,甚至也没有桑托斯与游击队谈判的筹码。

因此,可以这样说,选民选择杜克,实际上就是在赞赏乌里韦。有了乌里韦的背书,杜克的胜算就有了保障。

问:你如何看待进入第二轮的佩德罗?

答:佩德罗是左派出身,当年的M19游击队头目之一。在当上波哥大市长后,他大刀阔斧地想大干一场。但在分类收集垃圾的事件中,动了既得利益者的蛋糕,结果被反对派利用这个机会,收集市民签名罢免了他。在桑托斯争取连任时,第一轮投票输给了乌里韦推举的苏卢阿加。而却在第二轮反败为胜以两个百分点赢得了连任。而在第二轮投票前,被罢免了一年,还到处投诉(包括到联合国人权组织)的佩德罗突然被法院判决官复原职。事情出现得非常蹊跷。据说有人怀疑与桑托斯争取票源有关。

“分类收集垃圾事件”表明,当时他作为波哥大市长,在推行他的执政思路时,受到来自各方的压力是巨大的。新的垃圾收集公司从美国进口的车辆被扣留在海关超过一个月,使得波哥大的街道垃圾堆积如山,臭气熏天。这就导致了反对派发起的市民签名罢免他的计划得以启动,并获得成功。

在他多次的竞选辩论中,不乏对底层市民的关注;对医疗系统的腐败的痛恨和改革的意愿;对犯罪日益猖獗的愤慨……等等。确实,他有许多好点子。

问:最近几十年,哥伦比亚政治舞台的主角是左派还是右派?

答:哥伦比亚一直以来都是右派的保守党和偏中间的自由党轮流执政。到乌里韦时代是更为强硬的右翼路线。轮流贪腐不作为等行径已经使民心厌倦。老百姓希望有另一种思维,另一种势力来打破右派的权力掌控。甚至有的人明知左派上台不能顺利执政或者更为糟糕,但还是希望通过某种途径来推动政治的变革。这就给了佩德罗很大的机会,也是为何他能够拿到这么多选票的原因。

但最为致命的,他是左派,曾经的游击队员,与邻国委内瑞拉的查韦斯同出一辙,滥用国家资源来收买人心是民众最大的担心,委内瑞拉的现状就是最直接的样板。这也是当时桑托斯的和平协议在全民公决时不能通过的主要原因之一。所以,在他的辩论时,一直与哥武划清界限,公开表示不接受诏安后的哥武的支持(当然有可能只是表面的现象)。但是,疑问还是让不少人却步。这也是他最终败下阵来的主要原因,并且还给杜克添了分。

这个我们可以从选情结果得以证实。所有与委内瑞拉交界的省份都是杜克赢得。而且两国的重要交通口岸谷谷大市所在的北圣坦德省里,杜克是以80%的大比数赢出,因为该区域受到了委内瑞拉经济及难民问题的冲击最为严重。

问:哥伦比亚大选尘埃落定。你对这个国家的未来如何认识?

答:这次总统大选使哥伦比亚的各政党有了重新认识自己的机会,也将促使各政党内部权力进行重新洗牌或重组。此外,撕裂族群的现象将会加剧。

我在看了不少轮的总统选举人辩论后发现,每个总统候选人都提出了好的建议和执政方针。因此,如果新当选的总统能够摒弃党派之争,取各家之长,补己之短,哥伦比亚肯定会走出一片新天地。哥伦比亚应该学习智利,避免激烈的左右摆动,走折中的温和道路。

问:杜克会抛弃来之不易的和平协议吗?

答:杜克在“胜选”的演说中,也重复了竞选时的论调——不会全盘推翻“和平协议”,但会做出部分调整。杜克上台后要做出哪些方面的改动,还有待观察。因为有两任前总统乌里韦与巴斯坦纳的背书,对国会立法的控制力很强。

问:杜克对哥伦比亚与中国的自由贸易协定谈判是什么态度?

答:哥伦比亚是美国在拉美的桥头堡。美国对哥伦比亚的影响很深。另外,自贸对哥伦比亚的整体冲击是不可估量的。所以,哥伦比亚与中国的自贸谈判将很艰难。昨天跟一个从委内瑞拉过来的记者(给纽约时报撰稿的)聊天时,都有同感:委内瑞拉与哥伦比亚的差别是巨大的。其中就是对外来的人、事物、制度乃至外来投资,哥伦比亚整体上都是比较封闭的。哥伦比亚需要学习对外开放,接受外来的竞争和挑战。就算杜克接任新总统,这一点估计改变不大。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2 20:2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