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一位妓女的逻辑和心理剖析

作者:深山兰  于 2016-8-3 04:2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谈天说地|通用分类:流水日记|已有4评论

关键词:妓女, 心理, 逻辑

对一位妓女的逻辑和心理剖析

 

 

国内的一位记者写了一本书《苦涩温柔:换妻行为个案分析》,笔名叫之趾,真是够古怪的。他虽然记录的是换妻游戏,第一章叙述的是一位妓女小雪,被男人雇佣去,冒充他的妻子,和他人换妻的故事。整个故事见附录。

 

小雪当时27岁,是辽西山区人。初中没有毕业,就被父母逼迫,辍学了。在城里打工多年,三年前,下海做妓女。

 

这位小雪,她自己说别人认为她很能讲。她确实能言善辩。如果她进入示范院校,应当能成为好教师。

 

她还很具有哲学头脑。

 

我说的哲学头脑,指的是:具有下列能力:善于把一件事抽象化,概念化,上升到抽象思维的高度。依我看,人具有哲学头脑是天生的,和教育关系不大。当然,一位具有哲学头脑的人,受过较高的教育,抽象能力会更高。不具有这种能力的人,教育水平再高,也是不会抽象化的。哲学家中,女哲学家,非常罕见。在现实生活中,具有哲学头脑的女人,则是很多的,并且不和教育水平高低有关系的。

 

我把她的讲话归纳成若干条。具有的内容见附录。

 

她认为,妓女存在的原因或者理由是:妓女床上性交技巧水平高,具有专业水准,男人渴望;妓女一般都很漂亮,自然年轻得很多。这是男人非常渴望的。这也是妓女能存在的根本原因。

她为自己的职业,还有几分自豪感。他开门见山地要求记者表扬她。

 

记者有几分嘲笑的口吻说她年龄大了,应当转行了时,她有几分自豪地宣称:我能把六十岁的男人思想搞乱,五十岁的男人财产霸占,四十岁的男人妻离子散,三十岁的男人腰杆扭断,二十岁的男人找不到女伴!”注意:她把社会上顺口溜的主语变成了“我”。这说明了她的自信!一个嫖客奉承她长得像林忆莲。她非常地自豪,并且辨称自己的眼睛比林大多了。她这是把自己感觉到的美数量化了。

 

她对于自己靠性交技术换取钱,觉得没有什么不高尚的地方。一个嫖客没有嫖,她最后还是收了钱。她自己内心有点不安,说这是她第一不劳而获。后来,她在换妻的场合又遇见了此嫖客,她加倍劳动,以补偿自己前面的过失。在这种意义上讲,该妓女远比贪官要更具有道德水准

 

她自有自己的长远规划:靠年轻时,赚上钱,岁数大了时,去开一个企业。在这一的规划下,妓女的行业就成了:妓女在床上靠一堆动作,把许多男人的钱集聚起来,去开企业。看来,许多企业大概都是这样开起来的。

 

她对于自己当妓女的两点优势准确把握:年轻漂亮;性交技术高。他对于嫖客老杨雇她冒充妻子,和他人换妻表示不理解,对方的妻子自然是又老又丑的。老杨告诉他:玩别人的老婆,有一种成就感,而不仅仅是漂亮与否。这是否有点出乎她的预料?他对于嫖客心理的把握,显然没有《金瓶梅》中妓女郑爱月对西门庆的心理把握要准的。

 

她对于卖身,主要是为了钱。这是明显不过的。不过,她也很享受和不同的男人性交快乐!她冒充别人的妻子和其他人去换妻,当男人在等待时,她已经急不可待了,看来,她很急迫这种享受!这大概就是换妻这种现象存在的理由!

 

妓女们靠坏男人来赚钱,这也是她们能存在的理由。但她们和嫖客上了床后,又希望嫖客都是好男人,文质彬彬、举止文明、有礼貌、有教养,尊重女人,等等。这二者多数时候,很难协调一致的。中国历史中,大概只有宋朝,有这种可能性,或者,这样的男人能多一些的。宋代的文人,会写几篇文章,或者歪诗,立即就能作官。官饷优厚,是普通人能赚来钱的多数倍。当官的男人,拿着官饷,到妓院里,有一种空前的优越感。为了表示文雅,他们和妓女们在床上除了性交和研究性交技术外,经常给妓女写诗,唱和。柳永是这方面的代表。所以,宋代中,中国的娼妓业异常发达的。宋代的妓女一般是骑毛驴的。到了宋徽宗时代,妓女都骑马了。在古代,养一匹马,代价高昂。大概相当于今天开宝马车。

 

所以,宋代的嫖客,应当是所有妓女的理想顾客。

 

小雪发现别的男人雇她冒充自己的妻子,和别人去换妻活动大致能满足她的那两种矛盾的要求。去换妻的男人,对别的女人,会尽量显示出文明的一面。对于欲上床的性伙伴,一种新鲜感和刺激,男人自然要装作文明的样子。新鲜感和刺激,不正是男女欲交换的动力吗?

 

最有趣的是小雪和她的那些妓女伙伴,都认为这种行为,又有趣,又能赚钱,是好生意。享受性的快乐,也是妓女们很重要的动机。

 

不过,她们又一致认为,那个男人和别人假冒的妻子交换,亏大了。妓女们一致认为,那位“眼镜”,用自己的妻子换来一位妓女玩,是傻×。她们的前提假设是:玩别人的妻子,得到的多;而玩妓女就得到的少。小雪嘲笑那个参与换妻的女人是“破鞋”。这真是奇怪的价值观!他们一边自豪;一边自我贬低。这种矛盾的现象,在妓女身上体现,不奇怪的。连那些博士们经常是逻辑混乱的。

 

那么多的妓女,最后她们都哪里去了?还不都嫁人了吗?妓女中,最后加入剩女队伍的,应当是少数。做妓女的,应当不会太傻,她们看人非常准确的。如何看人下菜碟,这是她们的拿手好戏。如何观察人,许多女博士都不是她们的对手。所以,她们最后都嫁出去了。

 

无论你愿不愿意承认,这个世界就是这个样子的。

 

 

 

 

 

附录

 

真假夫妻

 

之趾

 

  朋友张伟是风月场的常客,从他的口中得知风尘女子小雪多次假扮他人妻子玩交换游戏。这的确不可思议,她一定知道这种游戏的很多内情。小雪27岁,家住辽西贫困山村,进城打工多年,三年前“出道”,眼看青春将逝,拼命赚钱是她唯一的目标。在一家洗浴宫,衣着暴露的小雪成了第一个愿意接受我采访的人,不过,她要我“表扬”她。

 

  之趾:直说吧,你要多少钱?

 

  小雪:听伟哥说,你们记者采访明星啥的,都得拿采访费,我不是明星,也不是雷锋,再说了,你知道做我们这行的,时间就是金钱,看在伟哥的面子上,给你打个折,每个钟二百元如何?行就谈不行就拉倒,本小姐不缺生意做。

 

  之趾:用得着这么贵吗?

 

  小雪:切,接受你采访比“干大活”还费事呢,多累脑袋呀。你打听打听,全市这么多的洗浴中心,谁不知道我们这儿的小姐最透,外人说我们这里都是大学生,其实都他妈的扯淡,有一点倒是真的,我们走在大街上,你绝对不会看出我们是做小姐的,如果我们走在大学校园里,算不上校花,也能算上系花,至少也能弄个班花当当。

 

  之趾:恕我直言,你这个年龄应当转行了。

 

  小雪:哥,你竟唠实嗑,不都怪我出道晚嘛,要是早点想开就好了,我的好几个姐妹干了几年后,现在都开美容店去了,最差的也兑个冷面馆干干,虽然比作小姐操心费力,可总算一个正当的职业呀。我在这里是老大姐了,比脸蛋是赶不上那些小妹妹了,但我是实力派的,让你一次忘不了,别看我年龄大,我的回头客最多,怎么样,不信就试试。我能把六十岁的男人思想搞乱,五十岁的男人财产霸占,四十岁的男人妻离子散,三十岁的男人腰杆扭断,二十岁的男人找不到女伴!

 

  之趾:别扯远了,还是说说换妻的事吧。

 

  小雪:我认识老杨的时候,还在西塔那边的洗浴中心干呢,老杨今年四十二岁,是搞建材生意的,长着两条从肚脐眼儿就开始分岔的长腿,我们背地里都叫他驼鸟。记得是五. 一过后第一天班,他与几个客户来这里洗澡,然后想“去火”,当时正轮到我出台,我为他做了全套。

 

  老杨盯着我看了半天终于冒出一句语重心长的话:你长得漂亮,干这个可惜了,我包你吧。我没有认为自己遇到了救星,说要包我的男人多了,多数是没话找话,不要当真,即使真的要包你,也未必是好事,每月给你一万元钱好像多大个事似的,天天看他的脸子,哪有自己挣钱心里踏实。

 

  不过,在这里干的姐妹们都有几个固定的客人,多培养一个像老杨这样的人,我就多了一份保障。我跟他说:我不想破坏你的家庭,如果想我就天天到来看我好了。

 

  老杨又单独来了几次,每次都要点我出台,我尽量让他玩得开心,有钱不挣王八蛋。我称老杨为老公,老杨绝不会把我当成媳妇,也不会把我当成情人,别看他脑袋又大又圆,没有几根头发,他身边少不了女人。

 

  做我们这行的,千万不能动真情,有个小白脸对我的一个小妹出手大方,每次都多付两百元小费,我的小妹心眼实,以为遇到了可以托付终身的好人,很快就陷进去了。后来,她与那个小白脸在外面租了房子,班也不上了,可是好景不长,你猜咋的?那个小白脸根本就不是什么老板,无业游民一个,我的小妹妹不得不又回到洗浴中心,后来有一天,那个小白脸把她攒了五年的卖身钱都卷跑了,如果男人能靠得住,猪都能上树。你别多心,我不是说你啊。

 

  之趾:别磨蹭时间了,我可是付费的。

 

  小雪:哥,你还能行不?愁死我了。如果不是伟哥说话,我还不稀得挣你这点钱呢,男人越有钱越抠门儿。我接着给你讲,一个月后,老杨又来到洗浴中心,老杨问我愿不愿意同他去见一对夫妻,要我假扮他媳妇,到时候可以交换着做。我在心里骂老杨缺德,小姐玩多了,就想换着法花钱玩别人的媳妇。我说那你得“表扬”我,老杨说了一句“商品社会嘛当然不能少了你的”。

 

  出来打工这些看,家里从来不问我在城里做什么,只知道打电话向我要钱,爸爸骑着摩托车四处炫耀,我最可怜我妈妈,每次我从家里走的时候,妈妈流着眼泪把我送到村头,我能做的就是让他手头别紧着。那阵子,妈妈给我打电话说弟弟就要结婚了,我正愁没钱呢,别说老杨让我装他媳妇,只要给钱,装他妈我都干。

 

  之趾:可你是小姐呀?

 

  小雪:你能小点声不?小姐怎么了,小姐不是人呀?没有你们这些嫖客,哪来的小姐,穿上衣服都人五人六的,进了澡堂子不都是一个德行,你还能分出谁是小姐谁是良家妇女?把你能耐的。别以为记者有什么了不起,听伟哥说,你们与我们一样,吃的也是青春饭,只是比我们名声好听,起的比鸡还早,吃的比猪还差,干的比牛还累,拿的比民工还少,睡得比小姐还晚。

 

  之趾:好了好了,是我错了。

 

  小雪:这还差不多。老杨临走时,给我仍下一千元钱,让我到商场买套职业装。第二天一早,我叫上一个姐妹直接来到五爱市场,别看我们挣得多,其实比谁都会过,能省就省,就像刚才说的,我们挣的是青春饭,年龄大了,成了黄脸婆,如果还干这个,日子就难过了,我们不能不为将来打算,给自己留条后路。

 

  五爱市场的衣服要比商场便宜得多,就穿一次,没有必要买太好的。我选了一套浅灰色西服套裙穿在身上,卖货的大姐吃惊地看着我,“哎呀妈呀,这套衣服就像是特意给你做的一样,一看你就是有知识的人,你是老师吧。”她还夸我的身才好,发型也漂亮,问我皮肤是怎么保养的,真好笑,这些人同我一样,为了挣钱,什么肉麻的话都可以说。

 

  老杨看到我这身打扮眼睛放光:“好,太好了!”平时都是穿得暴露,突然裹得严严实实,一下子还真的忘记了自己是干啥的。我告诉老杨这套衣服花了一千五,从他那又熊了五百元钱,实际上这套衣服才花三百元,我净赚了七百元,包一次夜也赚不了这么多呀。

 

  这可比出台难多了,我的角色是老杨的媳妇,在一家外企做行政工作,我哪知道那些白领们说话办事都是啥德行呀,只是从电视里看过她们戴着眼镜,说起话来都是拿腔作调的。老杨说这不要紧,到时候一定要少说话,多“办事”。我不怕“办事”,就是怕说话,进城这么多年,我的口音就是改不过来,一开口,客人就知道我是辽西人,说话时总能蹦出脏字来,郁闷呀。从你进来到现在,我还没有说过脏话吧,我现在板得差不多了。

 

  老杨与那两个人也是刚认识不久,那个男人西装笔挺,皮鞋铮亮,衣冠禽兽这个词就是给他发明的。从眼镜后面射出的目光与嫖客没有什么区别,一看就是色鬼,他要是没找过小姐让我咋地我咋地。也许是职业病吧,我看哪个男人都像嫖客,对了,不包括你。他把手伸到我的面前,我故意握住他的手不松开,并向他抛去几个媚眼,看着他的不自然的表情,我心里乐开了花。我希望直奔主题,保证让他一二三买单,没这两下子还敢在这混,我们是在用青春换钱,不抓紧一分一秒,那才是浪费生命呢。

 

  我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两个男人谈着是否应当取消高考制度,争得面红耳赤,看他们假惺惺的样子我就闹心。电视上开始出现成人画面,看来这两口子早有安排,那个女人始终低着头,不停地搓手, 我就看不上这种人,装啥呀,你到饭店不就是来吃饭的吗,又不是来休息的,那就大大方方地吃,别想当婊子还要立牌仿。

 

  最后还是老杨打破了僵局,他清了清嗓子说:“都别不好意思,你陪陪我媳妇。”说着就把我推到了“眼镜”的身边,然后他站起来关掉了屋子里的灯,自己也凑向那个女人。屋子里暗了下来,“眼镜”想搂我的腰,想搂还有点不敢,不搂手还痒痒,最后他很不自然地把胳膊放在我的腰上。我在歌厅坐了两年台,这种场面见多了,我就顺势把身体向他靠去,问了句大哥在哪发财呀。他像触了电似的,吃惊地看着我,我意识到自己说走了嘴,忙补上一句:看你戴着眼镜就知道你是有学问的人,不像我家老杨,是个土财主。

 

  “眼镜”重新燃起了兴致,一把将我搂在怀里:“你喜欢文学吗?”我点了点头,他说自己是教古代文学的,然后就同我谈起了《诗经》。初中没毕业,老爸就不让我念了,在城里打工其间,当过饭店服务员、“酒花”、歌厅小姐,后来到洗浴中心收银,收银很累,比卖淫挣得少多了,所以就开始“干大活”了,中国字我还没认全呢,哪里懂得古代文学呀,看我不住地点头,“眼镜”讲得唾沫星子乱飞,他嘴里说着窈窕淑女, 君子好逑,就是不动真格的,我心急火燎的。

 

  十多分钟后,老杨与“眼镜”的媳妇去了另外的房间,“眼镜”突然话锋一转:“我们也开始吧。”我早已等得不耐烦了,没有任何前戏,一分钟便结束了战斗。他涨红着脸不住地向我道歉,说自己也没有想到这么快,可能是太紧张了。我说没关系,这样挺好的,他还是显得很内疚,我的大牙都要笑掉了。

 

  回来的路上,老杨甩给我一千元钱,他夸我表现不错,就是衣服脱得太快了,* 的声太大,听着假。做我们这行的,如果每次都是真的那不得累死,凑合听吧。老杨一边开车,嘴里还哼着《难忘今宵》,我问他玩别人的媳妇有意思吗,她又不比小姐漂亮,也不会比小姐的工夫好吗。老杨说那是两种感觉,与漂亮不漂亮没有关系,玩别人的媳妇有一种成就感,人为什么高兴你知道吗,就是因为得到了不该得到的东西。我说他是真色,他发转过身来,在我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刚要说什么,只听“咣”的一声,汽车撞到了在前面等信号的出租车上。

 

  回来后,我把这事同姐妹们说了,她们把我围在中间,我讲得眉飞色舞,男人怎么会让自己的媳妇同别人上床呢,姐妹们一边骂“眼镜”是傻X ,一边说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当然,她们一致认为我干了份既赚钱又享受的俏活,再有这好事想着姐妹点,别自己吃独食。的确,“眼镜”虽然也不是啥好饼,总比到我们这里来的嫖客温柔得多,那些嫖客以为自己花了钱就一定要花得值,遇到变态的,不把你折磨死也够你受的。这么一想,我倒是同情起那个“眼镜”来,拿自己的媳妇同小姐玩换妻,亏大了。

 

  我知道在你们的眼里做我们这行的不是好人,可我没有干过昧良心的事,我靠身体挣钱,我是明码实价,绝没有半点欺诈,做小姐也要先学会做人,就像你在采访我之前,我就同你讲好价钱,免得完事后多说话。话又说回来,谁知道“眼镜”他们是不是两口子,别看那女的挺羞迷的,说话细声细气的,八成也是一个破鞋,要不然,哪个正经人能在别人家的老爷们面前脱得光腚拉碴的,用假币买了一包假烟,谁也不欠谁的。对这样的男人,惩罚惩罚他也是应该的,罪有应得,你说是吧。

 

  一周后,老杨又找到我,他把一叠大票往我手里一塞:“来活了!这回你可不要表现得太专业了,要矜持、矜持、再矜持,懂吗?”我也想矜持,到时候就控制不住自己,在客人面前要是玩矜持那就别想挣钱了,装淑女还真不是件容易事。你还别说,我的一个妹妹在宾馆陪过一个老外,她告诉人家自己刚从农村出来,是第一次接客,上楼的时候,她还假装不会关电梯的门,结果一晚上挣了一千美金。看来,该装淑女的时候,就得装呀。

 

  老杨还是嘱咐我,对方不问话绝对不先开口的,说什么沉默是金。其实老杨不知道,我对这次扮演医生的角色是绝对有把握演好的,我得过一次慢性妇科病,跑了大半年医院,也算是久病成医了,除了艾滋病,各种性病都是啥症状,讲上半个钟头不会重样的。

 

  姐妹们告诉我,这次要好好享受一下,别只顾挣钱。自从一年前与男友分开后,我就再也没有体验到那种美好的感觉了。可是一看到那个男人,我的心就凉了半截,那是个五十多岁的矮胖男人,脖子上戴着一个比铅笔细不了多少的大金链子,头发比老杨的还少。他身边的女人三十五六左右,皮肤很黑,两只眼睛像熊猫似的,没想到老杨这么没有品位,竟然对这样的女人产生了兴趣,他色迷迷地盯着人家,那个女人也不回避老杨的目光,骚骚地看着老杨,非让老杨给她讲黄色笑话,两个人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

 

  原来还担心哪句话说错了露了馅,这下可好,想表演的机会都没有了。这个老男人比上次的“眼镜”性急多了,见面没到三分钟,就各自到了自己的房间,这样的场面我天天看到,可当时我觉得很不舒服,又一想自己是自作多情,这就是一次出台,只有嫖客挑小姐,没有小姐挑嫖客的。钱是上帝,这年头,花钱的都是大爷,想挣钱就得当孙子。

 

  还真得感谢老杨,如果那天不是同他出去,说不定就掉进去了。那天晚上,公安突然进行一次扫黄,老板没有像以前一样事先得到消息,听说是省厅下来人查的,我的两个妹妹抓了大现,现在还没出来呢,老板也被抓起来了。没过几天,我就到现在这家洗浴中心上班了,这家洗浴中心的老板早就看好我了,原来的那个老板对我不薄,也就没过来。干我们这行的也是一样,好的小姐是很抢手的。

 

  老杨闻着腥也跟来了,在近半年多的时间里,我还假扮过律师,律师那是我最向往的职业,小时候,我爸爸被村长的儿子打折了腿,在床上躺了大半年,我妈妈到处告状,也没给赔一分钱,还说是我爸爸先动的手。我家明明有理,当时我就想长大当律师,一定要替我爸爸讨个说法。而且还是美女律师,我陪过的客人都说我特能讲,如果上学的时候我好好学习,说不定我现在真的成了大律师呢。

 

  之趾:你这是在作损知道吗?

 

  小雪:哥,咋这么说呢,不都是为了挣钱嘛,如果我有百八十万的,谁扯这个呀。那些起个暧昧甚至赤裸裸的名字在网上招揽生意的简直都是二X ,完事了不给钱,或者被抢的算便宜的,弄不好就把命赔上。遇到“钓鱼”的就得劳教半年,在里面呆着是小,半年得耽误多少钱呀,人一辈子有几个半年呀。能玩得起换老婆的都是有钱人,不用担心赖账,又算不上卖淫嫖娼。

 

  之趾:就没有穿帮的时候?

 

  小雪:人生就像拉屎,尽管你用了力,一不小心还是拉出来个屁。有一次,我怎么看那个男人怎么面的晃的,就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后来,看到他屁股上有一大片黑痣,我惊出一身准汗,这不是一年前我陪过的一个客人吗,那次他喝得北都找不着了,进了屋就一头扎在床上,后来一起来的人给买了单,我还担心日后他来找我算账,那是我第一次不劳而获,这事也不能怪我,只要进了屋就得报钟,老板要抽红的,我总不能自己倒搭吧。

 

  他也上下打量着我,说好像在哪看过我,我不敢抬头看他,假装镇静地说:“你们有钱的花心男人,看哪个女人都好像在哪见过,这都是男人的套词,你不会

说在梦里见过我吧。”他笑了笑没再说什么,我急忙把话题岔开了。可能是觉得上次亏对于他,我做得非常努力,他一脸满足地说我很专业,我急忙敷衍说是自学成才的。

 

  老杨听说后也后怕,如果被他们识破我们是假的夫妻,说不定出什么乱子,下次一定要先看一下对方的照片。这是一个好主意,如果再碰到那个秃顶老男人我也不会为了钱太委屈自己。

 

  后来,这事让老杨的媳妇知道了,她找到我住的地方破口大骂,还动手打了我一个嘴巴。在城里混了这么多年,我早就不受这份气了,同屋的几个姐妹上来就是给她一顿“炮”,我指着她的鼻子告诉她,你别自作多情,我半拉眼睛都没看上老杨,我们是玩在游戏,我挣的是钱,懂吗?那个黄脸婆半天没有说出话来,哭咧咧地着说要回家收拾老杨。

 

  打那以后,老杨像在地球上消失了一样,再也没有来过,我多少有些失落,其实,到后来,这个游戏给我带来的快乐已经远比挣钱更让我着迷,我的心变野了,动员我的回头客们玩这个游戏,并告诉他们如何如何地刺激,他们都听傻了,不相信有这事,后来有一个人答应我试试。没事的时候,我就到网上找要玩换妻的,我很上镜的,对方的男人都异常热情,像苍蝇见了血。我打字慢反倒成了优势,对方都是猴急猴急的,有说我长得像张曼玉的,有说我长得像巩利的,居然还有一位“绅士男人”说我像林忆莲,天呀,什么眼神呀,我的眼睛可比她大多了。

 

  之趾:你找到了一条生财之路呀。

 

  小雪:别提了,现在啥钱也不好挣,都是些有贼心没贼胆的傻老爷们,好不易容碰到真要换的,又要结婚证,又要看照片的,磨机死了。

 

  采访花了两个半小时,我为此支付小雪500 元钱,她接过钱后没有片刻停留,看着她性感夸张的臀部渐渐远去,我突然想笑, 在被认为是“三高”人玩的换妻游戏里,竟也会有风尘女子掺杂其中,真是绝妙的讽刺,极好的幽默。

 

  既想寻刺激,又无不想给自己戴顶录帽子,“聪明”的老杨就想到了靠出买肉体为职业的小雪,而在金钱的诱惑下,小雪心甘情愿地参与到这个游戏中来,成为“职业妻子”,毕竟,对于小雪来说,这是一单不错的生意。

 

  不知道那些男人们在享受身体上的刺激时, 是否会想到自己成了冤大头,当然,或许对方也未必是真实的夫妻关系,双方心照不宣罢了,我这不是闲吃萝卜淡操心吗。

 

  实质上,租来小姐玩换妻并不是真正的换妻游戏,只不过是变象嫖娼罢了,我之所将其记录下来,是因为我们可以从另一个角度透视换妻者的龌龊。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Table Normal";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in 5.4pt 0in 5.4pt; mso-para-margin-top:0in; mso-para-margin-right:0in; mso-para-margin-bottom:8.0pt; mso-para-margin-left:0in; line-height:107%;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1.0pt; font-family:"Calibri",sans-serif; mso-ascii-font-family:Calibri; mso-ascii-theme-font:minor-latin; mso-hansi-font-family:Calibri; mso-hansi-theme-font:minor-latin;}
1

高兴

感动
1

同情
1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7 回复 fanlaifuqu 2016-8-3 04:40
不管谁写的,都是有哲学天赋的,又有生活经验和写作特长。应该算一部优秀作品!
9 回复 总裁判 2016-8-3 06:04
这个行当不纳入市场经济,社会、国家、家庭与个人为扫黄,为不得不假装配合扫黄等等,必将付出的成本和代价极为高昂,
5 回复 美国的老王子 2016-8-3 13:23
好文,很有水准,真记者也未必写得出来。
3 回复 往事并不如烟 2016-8-3 16:55
文章真实有哲理——

妓女——是人,但被社会歧视。演员——也是人,但不被社会歧视,且有粉丝追捧。
妓女高兴接客,不高兴不接客;而演员高兴不高兴都得陪导演副导演、制片副制片等等睡觉......
妓女做婊子没有执照,哪个阶层都得陪,有时还被抓;演员做婊子有执照且光明正大,陪睡的都是国家级别的当朝权贵国。
做妓女的都是生活在底层的穷百姓,匪二代官二代之女哪有做婊子的。
电影学院和艺术院校都是给领导准备享用的......否则,不给毕业证。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07:0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