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潜战(5)

作者:深山兰  于 2017-4-10 10:5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书海一瞥|通用分类:流水日记

关键词:空潜战

空潜战(5

 

[]艾尔弗雷德·普赖斯

 

 

第四章 冲突在扩大19417-19426

 

    困难莫过于事前给以忠告,容易莫过于事后加以责难。多少事深思熟虑反遭到失败,多少事考虑不周却获得成功。

 

    在大西洋,强大的空中巡逻迫使德国潜艇远离沿岸到“大西洋空白区”去作战。德国的这一转变也迫使英国相应地改变了战术:如果德国潜艇将在反潜飞机的作用距离之外与护航运输队交战,那末对德国潜艇尚在利用而飞机又能达到的水区加强空中巡逻活动便是唯一的补救办法,如潜艇通过比斯开湾的航路,在苏格兰和冰岛之间的航路等。比斯开湾被划分成许多邻接的地段,由锡利群岛向南成扇形排列,飞机依次搜索各个地段,但不采取二十五年前采用过的“蜘蛛网”搜索方式。对比斯开湾的巡逻,象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对德国航路的巡逻一样,在开始阶段收效甚微。由于利式探照灯尚不能用于作战,德国潜艇在发现空中巡逻太强时,只能采取如下简单的对策,昼间由水下航行通过危险水域,仅在夜间几乎完全不会遭受空中攻击时才浮上水面充电。

 

    1941年夏季和秋季,飞机在德国潜艇航路上巡逻收获很少,其中在8 月底取得一次胜利。这次英国飞机没有击沉潜艇,然而却更幸运地俘虏了潜艇。27日晨,飞机在冰岛以南约80英里处发现一般潜艇正在下潜。飞机立即将发现潜艇的情况详细报告指挥部,接着便有几架飞机向目标地域集中。

 

    德国潜艇U-570 丝毫没有察觉到灾难就要临头,继续由水下向巡逻地区航行。在潜艇上方的海面,波涛汹涌,许多新艇员晕船。快到11点钟的时候,U-570 潜艇重又浮起。艇长汉斯·拉姆洛少校刚刚爬出指挥室升降口,映入他眼帘的景象使他惊呆了:一架开着炸弹舱门的“赫德逊”式飞机正对他俯冲下来。他大声命令立即下潜,但已经太晚了。“赫德逊”式飞机的驾驶员,汤普森空军中校用四个250 磅重的深水炸弹夹中了潜艇。

 

    爆炸使潜艇猛烈震动,许多设备被毁坏,灯光被震灭,出现了许多破洞,海水流入蓄电池,出现了潜艇最可怕的东西——氯气。拉姆洛已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命令潜艇浮起,艇员穿上救生衣,准备弃艇。

 

    汤普森在攻击时已用完了他所带的全部深水炸弹,现在只能用机枪射击在他下面颠簸的潜艇。然而拉姆洛却不了解这一切,他觉得“赫德逊”式飞机要结束他只是时间问题,于是决定投降。水兵们举起一块大白布摇动着,向吃惊的汤普森和他的机组表明他们的意图。“赫德逊”的报务员向同样感到吃惊的指挥部发出了这一消息。

 

    空中援兵很快从四面八方赶来,飞机轮班在捕获物上方盘旋,直到晚上驱逐舰和武装拖网船才赶来把潜艇拖走。第二天下午,U-570 潜艇披搁浅在冰岛南海岸的海滩上。尽管德国人已经毁坏了艇上的保密设备,扔掉了他们的密码本,但英国情报机关还是找到了许多有价值的东西。德国U-570 潜艇在冰岛经过修理之后,作为“格拉夫”号编入英国海军服役。

 

    1941年空军上将朱伯特与关心雷达使用的其他英国军官一起,通过在斯沃尼奇无线电通信研究所每星期日举行的一次会议,可以了解到各种最新发明最近的情况。这些会议被称为“星期日例会”,在会上研究所的科学家们与有关的各方人士,从内阁阁员到直接来自各个战场的初级军官们会晤,仪器设计师们和使用者们坦率地交换意见,高级军官不止一次地由于听取热心的初级军官们的建议而“顿开茅塞”。“星期日例会”担负起一个最重要的职责,那就是使科学家们了解现实,不至于为自己设计的辉煌成就所陶醉;使高级军官们了解这些设计在实际上是如何具体使用的,使作战的人们了解如何才能更好地发挥设备的最佳性能。德国海军直到两年半之后才设立了一个类似这样的“情报交换”机构,在这以前他们的科学家和海军官兵之间存在着一道鸿沟,而且确实造成了许多麻烦。关于这些我们还要在下面详细谈到。

 

    在英国方面,岸防航空兵从装备雷达以来,效果一直是令人沮丧的。到194167月份左右,岸防航空兵有四分之三的飞机都装备了ASV II型雷达,从理论上说这种雷达发现水面潜艇的距离应当大于任何能见度条件下的目视距离。可是在1941年夏天,大量德国潜艇不是用雷达而是用目视观察发现的。如8 月和9 月份共发现潜艇77次,其中只有13次是根据ASV 雷达的早期情报发现的。显然还有很多次飞机用雷达应当能搜索到,但却漏掉了。

 

 

 

    为什么ASV 雷达的使用效果这样糟糕呢?194111月朱伯特命令成立工作组去检查原因,不久原因便找到了。最大的问题是设备太不可靠。雷达是应战争需要匆忙设计和赶制出来的,测试设备和备件长期短缺,地面人员得不到应有的训练。在空中ASV 雷达又象一个“没娘的孩子”,没有专人负责,而由领航员和无线电报务员兼管,成了他们的额外负担;因此很自然,他们只能在完成自己主要任务以后有空闲时间时才使用雷达。此外,安装ASV 雷达的部位是事后加上去的,地方通常非常狭小,这也使人们不大愿意使用它。例如在“威特雷”式飞机上,雷达员要在寒冷、黑暗、象地道般的机身中部,面朝机身侧面,坐在马桶盖子上工作。如果谁要使用厕所,他还必须让开。

 

    空军上将朱伯特将工作组的改进意见迅速付诸实施。他改进了对地面技术人员和空勤人员的训练,接着又改善了备件的供应。ASV 雷达变成无线电报务员的专责,在机组成员中还另派一人兼管雷达的使用。但是改善雷达员在服役飞机上的工作部位非常困难,朱伯特保证在以后制造的飞机上情况会大大改善。

 

    当朱伯特的工作组还在调查的时候,朱伯特已开始收到第一批用雷达发现德国潜艇并接着成功地进行了空中攻击的报告。1130日,第502 航空中队的一架“威特雷”式飞机,在五英里外用ASV 雷达发现水面有一艘潜艇,在雷达员引导下飞机进入目视攻击位置,攻击结果击沉一艘德国潜艇U-206(艇长奥皮茨) 。这是比斯开湾的空中巡逻在1941年取得的唯一的战果。

 

    U-206 本来是去增援地中海潜艇部队的,德国这支强大的增援兵力共由20余艘潜艇组成,它的同伴们很快也在直布罗陀海峡遭到英国防御兵力的攻击。德国潜艇采用的战术仍然是夜间以尽可能高的航速由水面通过海峡,过去用这种办法对付巡逻飞机总是安全的。然而这次情况却不同,使用ASV 雷达非常成功的英国海军航空兵第812 中队,刚好派自己的“剑鱼”式飞机离开直布罗陀机场去进行巡逻活动。“剑鱼”式飞机在熟练的飞行人员驾驶下执行这项困难的夜间攻潜任务,是十分理想的兵器。飞机上有敞式座舱,飞行员和观察员可以不受限制地观察飞机下面的大海,飞机机动性能非常好,而且飞行精确度很高。

 

    就在击沉U-206 潜艇的当晚,第812 中队中队长伍兹空军少校又攻击了德国U-96潜艇,迫使艇长勒曼·维伦布罗克海军上尉放弃进入地中海的企图而返回法国。在连续三个星期之内,“剑鱼”式飞机还对通过直布罗陀海峡的四艘德国潜艇进行了多次夜间攻击,每次攻击都迫使德国潜艇返回基地修理。这四艘潜艇是:U-202(艇长林德尔) U-432(艇长舒尔策) U-538(艇长克雷希) U-569(艇长欣施)

 

    812 中队正在逐步走上轨道:1221日,一架“剑鱼”式飞机第一次在夜间由空中击沉一艘德国潜艇。那天晚上,这架“剑鱼”式飞机正在海峡西部巡逻,普卢默空军上尉从飞机座舱后面的雷达荧光屏上看到三英里外一个目标的回波,驾驶员威尔金森中尉操纵飞机转向回波方向,寻找是否有渔船或近岸小艇的灯光。然而夜空一片漆黑,没有月光,海面波涛滚滚,什么也看不见。威尔金森操纵飞机下滑到300 英尺,从西面去接近目标:如果这真是一艘潜艇正在通过海峡,那末这样机动就可以到达潜艇尾后正好攻击。但正好接近到一英里的距离时,目标的雷达反射回波与海面杂乱回波混到一起,普卢默只好指示驾驶员继续保持原航向飞行。他们两人凝视着黑暗的海面,寻找着任何一个运动的目标。没过多久,他们细心的搜索终于得到了报酬,他们发现一艘德国潜艇在水面航行的清晰航迹。飞机的攻击使U-451潜艇完全出乎意外,三个450 磅重的深水炸弹夹中了潜艇,潜艇被击毁沉没。

 

    11月末和12月的头三个星期中,第812 中队在夜间攻击中,共击沉潜艇1 艘,重伤5 艘。尽管取得这些战果,邓尼茨仍然在12月和1 月向地中海派去了15艘潜艇。在这以后,由于地中海已有足够的潜艇,德国在数个月之内再没有派遣潜艇通过海峡。

 

    在岸基航空兵达不到的地方,向护航运输队提供空中掩护的唯一方法是使用航空母舰。然而在1941年,能用来向护航运输队提供一般掩护的航空母舰数量极少。显然需要有一种简单的、能迅速制造、成本便宜的第二流的航空母舰。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是改装商船,在商船上安装飞行甲板、停机装置和停机阻拦网。第一艘所谓的“护航航空母舰”于1941年夏季出现,这就是英国“奥达城”号,由俘获的德国5500吨商船“汉诺威”号改装而成。

 

    19419 月起,“奥达城”号开始对往返英国和直布罗陀海峡的护航运输队进行护航。在这段航路上,主要威胁来自德国轰炸机,因此母舰上的飞机主要为六架“欧洲燕”式战斗机美国海军称为“野猫”式,后来英国海军也这样称呼。。这种飞机只装备机关炮。母舰上没有机库,所有保养工作都必须在甲板上露天进行。

 

    在头三次航行中,“奥达城”号提供了有效的防空掩护,成功地驱散或击落了尾随护航运输队的德国侦察机。设备简陋的“奥达城”号在第四次航行中,完成了攻击德国潜艇这样困难的任务。1214日,由33艘商船组成的HG76护航运输队由直布罗陀海峡驶向英国。除“奥达城”号外,护航兵力中还有3 艘驱逐舰、10艘克尔威特型和斯卢普型护卫舰。在前三天,驻直布罗陀海峡的岸基飞机也提供了掩护。

 

    16日晚,邓尼茨根据侦察机发现目标的报告,命令9 艘德国潜艇进入截击阵位。到第二天清晨,攻击潜艇已开始接近。一架“欧洲燕”式飞机在左侧22英里的海面发现一艘潜艇,它立即用机关炮射击,迫使潜艇下潜。护航司令官派出5 艘军舰追击,经过用深水炸弹进行的破坏性攻击之后,U-131 潜艇浮出水面企图逃跑。接着是一场激烈的追击,两艘驱逐舰无情地向德国潜艇进逼,一架“欧洲燕”式飞机企图加入战斗,但随即被德国潜艇的机枪射手击落,驾驶员被击毙。潜艇击落飞机,这还是第一次,然而德国潜艇艇员却没有多少时间欣赏自己的功绩,他们很快就遭到驱逐舰的准确射击,艇长鲍曼下令弃艇。

 

    在这次出航中,“奥达城”号已损失了两架“欧洲燕”式飞机,而直布罗陀海峡又没有飞机补充,它在返航时只剩下4 架战斗机,最后仅剩下了3 架。这几架残存的飞机具有生死攸关的重要意义,而12月份在露天甲板上进行保养工作,简直使保养人员精疲力尽。有一次一架“欧洲燕”式飞机越过了停机线,冲入阻拦网,将飞机螺旋桨撞弯。由于没有备件,水兵们只好用喷灯将金属叶片烧热,然后把它们基本上弯回原来的形状。后来这架“欧洲燕”式飞机还成功地飞行过几次。“奥达城”号就是用这样的飞机在护航运输队周围又进行了四天空中巡逻,它们迫使跟踪的德国潜艇下潜,还赶跑了德国的侦察机。

 

    然而到21日下午,在护航运输队周围发现德国潜艇的报告接连不断,显然德国人将在当天晚上到达阵位展开攻击。天黑不久,护航司令官命令进行近90°的转向,力求规避潜艇的攻击,但未能成功。首先,一条鱼雷击中在护航运输队中心的一艘军舰,接着“奥达城”号自己也遭到攻击。在夜暗中,U-751 潜艇艇长格哈德·比加尔克海军少校一直在水面向护航运输队接近,突然他发现前面有一条很长的黑影,它会不会是一艘大型油船呢?很快他便识别出,这就是给他找了不少麻烦的那艘航空母舰。比加尔克进行了两次鱼雷齐射,“奥达城”号舰首开始下沉。

 

    次日清晨,即1222日,HG76护航运输队到达英本土飞机的作战半径之内。后来,邓尼茨在这天的战时日记中写道:

 

    ……伤亡的危险大于成功的机会。由于再未能与护航运输队取得接触,于是决定放弃攻击。

 

    HG76护航运输队经历了严峻的考验。在整个作战中,强大的德国潜艇兵力击沉了“奥达城”号、1 艘驱逐舰和2 艘商船,他们付出的代价是损失了4 艘潜艇。但是,如果没有航空母舰,护航运输队的损失肯定要严重得多。事实上,“欧洲燕”式飞机对德国潜艇造成的威胁远远超出了它们的数量和4 门机关炮的能力。邓尼兹曾经指出:

 

    最糟糕的事是出现了航空母舰。快速而机动的小型飞机经常在护航运输队周围盘旋,潜艇刚取得接触又不得不迅速下潜或放弃攻击。敌人飞机还使潜艇不能持续跟踪或不能接受己方飞机的引导。因此,击沉航空母舰……在未来攻击护航运输队的作战中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使用这种比较便宜而又能迅速改装的护航航空母舰也为“大西洋空白区”提供有效的空中掩护指出了一条道路。在1941年后几个月,当“奥达城”号用实际行动证明着上述思想的时候,又有一些船只为此而进行了改装。然而我们将会看到,又经过了相当长的时间这些船只才在反潜作战中得到正常的使用。

 

    1941127 日,日本袭击了珍珠港,随即对美、英宣战。四天之后,希特勒向美国宣战。从这时起,这场战争真正达到了全球规模。

 

    日、美突然参战使邓尼茨和他的参谋部感到意外,但他们很快便醒悟过来。这位德国海军司令官意识到必须尽快把德国潜艇派往西大西洋,一定要赶在那里的商船编成护航运输队之前。他的潜艇部队已经过战争的磨炼,精通自己的武器;而美国人要达到这种状况还需要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内可以轻而易举地取得一些胜利。

 

    19421 月中旬,第一个由5 艘德国潜艇组成的艇群到达美国东海岸。德国人发现对美国船舶容易攻击的程度远远超出他们最丰富的想象。在这一海区,随时都有成百艘商艘通过,没有护航运输队,航运路线混乱,几乎没有护航舰艇和飞机来干扰攻击者。

 

    美国人由于忽视了二十年前就应当吸取的教训而付出了重大的代价。在1 月后半月,美国损失商船13艘,但总吨位却达到10万吨,德国潜艇的攻击目标如此之多,以致他们只舍得用贵重的鱼雷攻击其中最大的商船。他们遭到的报复往往非常轻微,甚至潜艇可以浮到水面用火炮击沉受伤的商船。

 

    根据哈尔德根少校(U-123潜艇艇长) 航行日记中一天的记载,可以对德国潜艇的作战情况得到深刻的印象。1 18日晚上,哈尔德根少校在北卡罗来纳州的哈特勒斯角附近浮到水面。不到两个小时便击沉1 艘货船。接着又有3 艘商船在鱼雷攻击距离之外通过,后面只跟随1 艘小小的岸防艇,这个潜艇艇长认为不值得攻击。接着他发现航道用灯光浮标作了明显标志,所有舰船都在浮标左侧行驶;哈尔德根沿着浮标线前进,立刻便发现了更多的目标,他简直忙不过来。他又击沉一艘货船,这时他看到有5 艘商船灯火辉煌,正排成一列从后面开来。领头的是一艘8000吨的油船,德国人用甲板上的火炮向它射击,引起大火,然后用鱼雷将其击沉。在用鱼雷最后结束这艘油船之前,德国人还用鱼雷击沉了另一艘货船。在返航时,哈尔德根报告说:

 

    多么遗憾!要是那天晚上有两三艘大型布雷潜艇和我在一起……或者除我之外还有10艘、20艘潜艇,那该多好啊!我敢保证,每艘潜艇都能发现大量目标。我总共看到约20艘轮船和几艘较小的货船,有的没有灯火管制,它们全都紧靠着海岸航行。这一带的浮标和航标灯光暗淡,但在2-3 英里的距离上完全可以看到。

 

    英国的反潜组织在1939年秋天是非常薄弱的,但与当时大西洋彼岸的状况比较,则可称完善。美国当局与拥有庞大潜艇部队的敌国交战达五周之久,还没有一个反潜作战的集中指挥机构。

 

    根据美国1920年陆军拨款计划规定,当时所谓的陆军航空兵团负责控制岸基航空兵,海军则负责舰载航空兵( 水上飞机、飞船、母舰飞机和软式飞艇) 。这样就出现了如美国海军史学家所说的那样一种情况:

 

    1941年陆军航空兵几乎控制了美国全部军用岸基飞机,但却不准备把反潜作战当作自己的任务。陆军飞行员不进行水上飞行训练,不进行保护舰船或轰炸潜艇这类小型活动目标的训练。而海军又没有飞机,不能象英国岸防航空兵那样胜利完成任务。

 

    美国海军在东海岸几乎没有猎潜舰艇,反潜飞机更少得可怜。当几个飞行中队调往太平洋之后,东海岸只剩下约60架“卡塔林纳”式和“水手”式水上飞机,一个“赫德逊”式飞机中队和4 架软式飞艇。

 

    象两年前的英国一样,美国也采用“稻草人”空中巡逻为自己遭受袭击的商船提供一点空中掩护。值得指出的是,世界上这个头号富国是征用私人飞机完成这一任务的,并征集私人飞行员参加民用空中巡逻,对担任这项任务的飞行员不付给报酬,只付给生活费用和巡逻飞行的里程费用。飞机真是五花八门,各种涂色和各种型号的都有,从双引擎飞机直到很小型的轻便飞机,它们在靠近东海岸的航道上开始巡逻飞行。

 

    1942年头几个月里,美国海军和陆军竭尽全力改进对德国潜艇的防御,但读者已经看到,要编成、装备和训练一支有效的海、空反潜部队,在几周之内是不可能完成的。直到4 月份,美国才迟迟地在东海岸采用了护航运输队。然而当东海岸已不太容易击沉商船时,德国人便向南转移到墨西哥湾和加勒比海一带作战,那里的商船依然是单独航行的。在这段时间内,德国潜艇在美国海岸附近损失极小,到5月底为止只有4艘潜艇沉没,其中两艘是在3 月份被美国第82海军巡逻中队的“赫德逊”式飞机在空中攻击中击沉的,它们是U-656 U-503 。直到6 月初,护航运输队才逐渐普及到这个地区。在护航运输队编成后,德国潜艇又回到它们过去的游猎地区:空中巡逻达不到的大西洋中部。

 

    1942年初期,战争已向东方扩展。从19416 月德国入侵苏联之后,英国和后来参战的美国便尽一切可能向这个远方的盟国提供援助。在能够运输军用物资的各条航线中,以通过北极的航线,即绕过挪威北部去苏联摩尔曼斯克和阿尔汉格尔斯克的航线为最短。但这条航线意味着商船要远远离开岸防航空兵的掩护区航行,而且还要进入德国驻挪威的鱼雷轰炸机和俯冲轰炸机的作战半径之内。尽管如此,第一批沿这条航线航行的护航运输队却几乎未引起德国人任何反应。到1942年春天,损失开始增大。在3 月底通过的PQ13护航运输队,共有20艘商船,损失达5 艘之多。5月份出发的PQ16 护航运输队,共有35艘商船,损失8 艘。之后的PQ17护航运输队损失最惨,它共有商船37艘,其中23艘被潜艇和飞机击沉,残存的商船于7 月初到达目的地。

 

    19417 月到19426 月底为止,德国潜艇共击沉同盟国商船350 万吨以上,其中300 万吨是在1942年的6 个月中主要是在美国海岸附近被击沉的。在此期间,同盟国共消灭德、意潜艇55艘,其中飞机单独击沉11艘、俘虏1 艘,3 艘是由飞机协同水面舰艇击沉的。战争开始进入艰苦的阶段,同盟国的处境直到这时仍然很糟糕。7 月初,德国广播电台在报道袭击PQ17护航运输队的细节时,得意洋洋地说:

 

    您不能耳闻目睹的重大事件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您不是听到过钟摆的响声吗?那是每秒钟响一下。现在您可以想象一下,您坐在海上一支浮动的筏子上,或坐在一个类似小岛的地方。钟摆每响一声就有一吨物资沉入海底,羊毛、棉花、咸猪肉、粮食、无数的石油、各种油料、食糖、弹药、罐头、飞机备件……这些物资每秒钟要向海底沉没一吨。使您的神经可能感到刺激的钟摆声仍然不停地响着。夜里当您睡醒的时候,请您想一想这每一秒钟就意味着一吨物资在沉没。刚才已经宣布,我们的潜艇和空军已经击沉156 艘商船,总登记吨位达866,000 吨。

 

    而这时,同盟国方面开始使用一系列新式反潜武器,“重大事件”确实正在发生,但并非全都符合德国潜艇部队的口味。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Table Normal";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in 5.4pt 0in 5.4pt; mso-para-margin-top:0in; mso-para-margin-right:0in; mso-para-margin-bottom:8.0pt; mso-para-margin-left:0in; line-height:107%;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1.0pt; font-family:"Calibri",sans-serif; mso-ascii-font-family:Calibri; mso-ascii-theme-font:minor-latin; mso-hansi-font-family:Calibri; mso-hansi-theme-font:minor-latin;}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08:3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