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老病死

作者:楚狂流亚  于 2017-7-21 07:5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文章|通用分类:信仰见证|已有4评论


   生老病死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吗?我期期以为不然!
   首先声明,我的确也生病、也衰老,有时还比其他许多人更容易生病和显得衰老。然而在这生病、衰老的过程中,我早已清清楚楚地认识到,这些事根本不属于什么规律和法则,无关自然,也绝非不可抗拒!
   把不了解的事情推诿于所谓自然规律,只能是自欺欺人,掩盖自己的浅薄、幼稚与无知。
   应该说我们人类现在的思维能力仍旧非常低下,许多东西远远超出我们现有的知识体系、认知能力和认知范围。死亡的概念是会不断发生变化的。有一天,它完全有可能变得对我们来说毫无意义。没有死,谈何生与不生?历史上许多古老的概念早已变得模糊不清,不知所云,甚至完全消失了。
   说不是法则,无关自然,非不可抗。那么为什么我们会生病、衰老哪?首先说,这的确是与遗传有一定关系,我们不仅继承了父母和先祖的遗传,实际也继承了许多地球早期生物的遗传,但这都不是真正主要的原因。我认为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们没有真正自己掌握那些赖以维系身体健康,维系青春活力,以至于最终能够不病、不老、不死的最为关键、最为重要的资源。这些资源本应属于我们,可我们却遭到了严厉的盘剥,极大程度上陷入了生命的能源危机。这对于我们的生存与发展极其不利。可以说,我们一直都在遭受着残酷恶劣的剥削、残酷恶劣的压迫、残酷恶劣的奴役。而我们甚至根本没有清醒地意识到这一问题的客观存在,以及它所造成的严重后果。
   在此,我特别一字一顿、一字千钧地强调指出:只要我们全部收回自己应有的资源,我们就一定有希望能逐步达到不病!不老!不死!永生!
   老实说,我不能确定为什么我们会处于这样一种悲惨的境地。《圣经》的确给出了一些线索,然而仅仅是一些线索,真实原因不得而知。除非你相信《圣经》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绝对真实的,而不去多想,也不去思考和分析字面之意以外的可能内涵。我一直希望,除《圣经》之外,还有别的什么类似的其它资料,更反映真实历史、更令人信服,至少能提供更多线索让我们能够相互参照、分析研究。很遗憾其它多是些支离破碎的东西,大多不足征信,少数有一定参考价值。我们真的有罪?真的就因为一点小事而不能见谅于上帝吗?此种说法我至今存疑,不敢苟同。
   但我的确是从《圣经》所提供的线索中得到了一些启示。我知道是谁在暗中捣鬼,控制和戕害我们。当然是为了祂们自己的利益!其中最主要的罪魁祸首,一个是大名鼎鼎的撒旦,另一个则是声名狼藉的莉莉丝。千万不要以为祂们只是神话和文学的虚构,而非真实存在。我这样说,是因为我今生今世曾经与祂们或明或暗打过许多的交道。而且通过天眼最终亲自目睹我在其它层面分别与祂们面对面交手,并且战而胜之。打败撒旦似乎不费吹灰之力。我与撒旦的原始真身直接照面只有一次,我本来大吃一惊,以为我要完蛋了,面对祂闪电般惊人的攻击速度,我的身体完全就像石化了,根本来不及有任何反应,只能束手待毙;可我心轮暗藏的秘密武器突然发动,不到一分钟,不出一个回合,就将其彻底击败并且加以驱逐。看似简单容易,实则极大地消耗了我的心血和内力,一时间骤然苍老了许多。料不到真正难缠的对手却是莉莉丝。打从和祂的原始真身首次照面,我大约花费了十年左右时间,也许是十一或者十二年时间,殚思竭虑,辛苦备尝,才最终出奇制胜,将其彻底击败并且加以驱逐。
   什么秘密武器?当时我只知道那是我心轮发出的一柱巨大而且是高速旋转的强光。我认为是隐于我们心轮之内的光神耶稣所发出的神光。撒旦再快,也快不过光速吧?
   我说的驱逐,不仅要驱逐祂们的本尊,还要驱逐祂们长期盘踞于我们体内的代理,即拟人化身及其部属,这是一劳永逸的驱逐,祂们不可能再有任何机会卷土重来。但要彻底清除祂们遗留于我们体内的所有残余信息恐怕还须要相当长时期的努力。实际祂们在我们每个人的体内都拥有潜伏势力作为祂们的代理。撒旦的代理主要潜伏于我们的心轮,莉莉丝的代理则主要潜伏于我们的海底轮。祂们完全就是依靠掠夺我们的资源而在我们体内不断地扶植栽培祂们的势力。
   我认为祂们在我们体内所扶植栽培的各种势力,实为寄生体,与我们的生病衰老和死亡在许多方面有密切关联。
   许多宗教都是谈论四大,即地水火风,四大基本元素。中国的道教则是谈论五行,即金木水火土。为什么会有这种分歧?我认为这是因为他们所获得的信息分别来自不同的空间。四大与五行是不同空间的元素,具有质的区别。同样,在提到能量时,也要注意不同空间的能量具有质的区别。此外,每个空间又各有许多不同的层面。我个人认为道家的阴阳五行学说可以说是我们物质空间以太层面的科学论断。以太层面和我们同属于物质空间。往上是阿修罗空间。说往上属于用词不当,但这是合乎我们的惯性思维逻辑而便于理解的方便说法,因为阿修罗空间属于神的空间,神被认为是高高在上的。实际所有空间都是相互重叠交叉的,不存在上下左右的位移。这样说,等于要专门加以注释,既繁琐啰嗦,理解上可能也比较困难。而且这种简单注释仍嫌不够充分,这事情不可能仅用几句话就完整准确地表述清楚。另外,应该知道我们的人体是多维的。除肉体之外,我们还同时拥有存在于其它各个空间的灵体。而每个不同空间的灵体,或说能量体,也有质的区别。这篇文章主要涉及我们物质空间的以太层面和阿修罗空间。
   在道家的阴阳五行之说中,五行又分属于五脏。心轮对应于心脏,心属火。撒旦是火神,以阿修罗空间的火元素为身,能够自由出入于我们的心轮,我们的心轮不同程度上都受到撒旦的控制和影响。其代理势力可以通过我们的心轮获取撒旦王廷所需的能量资源,暗中监视、干扰、影响我们的各种心智活动,控制和诱导我们不知不觉、稀里糊涂地服务于撒旦,而且还沾沾自喜,自以为聪明,认为自己非常了不起。我首先是驱逐了祂在我心轮的代理,于是祂亲自出马,气势汹汹、恶狠狠地杀奔我心轮而来,想要施以报复。打败祂,我得以着手消除祂对我身心所施加的各种负面干扰和影响。完全掌握和控制了自己的心轮,等于收回了自己全部的火资源。
   我们的阴跷脉和肾经分别流经海底轮,肾经又流经尾轮沿脊柱向上属于肾脏,即肾经是受肾脏所管辖。阴跷脉是肾经的别脉。肾属水,莉莉丝是以阿修罗空间地元素为身的神,地元素对应于土元素,土克水,宜其有能力控制和窃取我们的水资源。祂确实神通广大,法力无边。祂的势力范围和影响程度在不同人体内有很大差异。当时我根本没有能力驱逐祂的代理,仅仅是打乱了祂的整体部署,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了祂的代理势力,于是祂也亲自出马了。我发现,祂要进入我的海底轮真是太容易了,简直说那儿就像祂自家的后院。明明是我的领土竟成了祂的风水宝地。这女妖最是死皮赖脸,最为难缠,最为可恶。可表面上,祂又不那么令人讨厌。祂很漂亮,从不生气,从不发怒,永远都是笑脸盈盈。即使遇到我的直接攻击,也只是依仗自己的反应速度,左右周旋,腾挪躲闪,从不反击,最多也就是偶尔虚晃一招。那时祂实力雄厚,关隘重重,深沟高垒,防守严密。我的力量就只能将其所控制的所有区域尽可能完全包围起来,四面攻打,缓缓消耗其实力,逐渐压缩其地盘。最初我的海底轮和尾轮都属于祂所控制的地盘,然后在不得已的情况下,祂让出了海底轮而退守尾轮,最终是在我的尾轮被击溃和驱逐。占据我的海底轮,祂可以同时掌控我的阴跷脉和肾经,进退自如。退守尾轮祂就只能放弃阴跷脉而仅仅控制肾经。先夺回海底轮,再夺回尾轮并将其全部势力彻底驱逐,我基本可以说大功告成了。这等于收回了自己全部的水资源。
   每夺回一个轮都要进行修复、改造、重新规划和建设,后续工作也需要花费大量时间。
   能源与资源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五行之中算起来也就只有水火可以说属于能源。虽然木材也可用来生火产生热能,可效率低下且过于靡费,所以不能真正用作能源,木就只能归于资源了。能源属于资源,资源包括能源但不都是能源。
   想想看,我们自己的身体和资源竟然被一帮卑鄙的强盗和骗子给占据瓜分了,我们被暗中盗走了赖以生存、发展,最为关键、最为重要的水火两大宝贵能源。我们能不肾虚,能不罹患心脏疾病吗?是可忍孰不可忍!而我们的学者、我们的科学家、我们的圣人对此却丝毫未能察觉。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人类的尊严何在?
  《圣经》中只是披露了撒旦的一些信息,似乎未曾提及莉莉丝。我曾先后陆续在网上搜索和查阅了一些有关莉莉丝的资料,就因为我曾在以太层面遭到祂的伏击。实际最初我连祂的名字都不知道,是先从这一现象入手去寻找可能的线索,最后才得知祂的名字。虽然,当时我似乎并没有受到任何直接伤害,但却未能阻止祂冲入我的海底轮。撒旦的原始真身是一个可以闪电般神速飞行且有身形大小变化能力的毒龙(蛇)。莉莉丝的原始真身则是一个人面龙(蛇)身的美女,也有飞行本领和变化能力,同样具有惊人的速度,但似乎无毒。我以前没见过龙,我最初见到撒旦和莉莉丝的时候都以为是蛇,后来才发现应该是龙。蛇族对我来说,都是相当恐怖的存在,咱不知哪个有毒,哪个无毒,外加其闪击速度,不能不心存畏忌。我说莉莉丝最为可恶,因为祂卡住了我们的生存命脉。可不管说祂有多坏,到最后我还是挺喜欢祂,就因为难得祂有令人羡慕的好脾气。祂总在笑,好像祂就喜欢逗你玩儿。俗话说,举手不打笑脸人,你没法儿跟祂置气。可我就奇怪了,祂真有那么好的脾性?还有就是,祂为什么只是躲躲闪闪而从不反击?事有反常即为妖,这背后难保不另有隐情。
   四大是撒旦和莉莉丝的家产吗?五行又是祂们的专利吗?祂们凭什么占据我们的领地,掠夺我们的资源,操纵我们的运营机制,控制和奴役我们?
   我得到的印象是祂们认为自己的龙(蛇)族是最古老、最高贵、最聪明、最强有力的存在,一直都是真正的王者。我们地球人类与其它所有地球脊椎动物,都曾受惠于祂们最初的基因设计,并且可以说都以不同形式采纳和接受了祂们的主要设计和遗传。从这个意义上说,祂们也是我们的创造者之一。祂们以为厥功至伟,理应接受地球之众的顶礼膜拜。祂们自认一直都是我们真正的师长,是真正出类拔萃、冠绝古今的大智慧者。就连人类的智者悉达多、耶稣、李耳等等,也根本不能与祂们相提并论,统统都不是祂们的对手,不值一哂。正由于祂们长期坚持不懈、孜孜不倦的谆谆教诲,才使得人类从过去的蒙昧无知,逐渐变得聪明起来。祂们也因而最有资格、最有权力、最有能力治理和统御我们。只不过因为祂们本非人类,外貌迥异,才受到一些无知之徒的歧视、诟病和唾骂。而祂们从未计较这些,始终都在默默无闻地服务和帮助我们,始终都是人类的守护神和保卫者。再往下,无非都是说,祂们对我们的恩情如何比山高、比海深,这我就不爱听,也懒得再去复述了。
   听字不确。并非耳听,是通过心电感应获得的信息。
   我怀疑《圣经》的故事实际是在暗示我们,撒旦一直都在不停地悄悄向我们灌输祂的邪说歪理,祂始终都在以各种含蓄、隐晦、巧妙的方式欺骗误导我们,目的就是想要掩盖祂们的真实存在和卑劣行径,以维护祂们的特权和统治。有人觉得上面祂们的那些话有任何道理吗?我听那意思就是说: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反正我是不买祂们的账。如果说祂们真的曾经有过什么贡献,很显然,我们所付出的代价早已远远超出了任何祂们应有的所得,难道我们必须供养祂们直到海枯石烂、地老天荒?什么大智慧者,有什么了不起?到现在,还不都是我的手下败将。要不因为我的主要资源和运营机制一直都控在祂们手里,祂们敢在我面前摆谱?即使是在这样一种完全不对等的条件下,还不都被我给虐了。
   有那么一条会飞的,能够游身穿过密闭双层玻璃窗户的,卑鄙的毒蛇,居然选择在我熟睡之际来偷袭我。老子的第三只眼从来就不睡觉。否则连自己的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当然了,医生或法医会做出权威性结论。而真相绝不会有任何人知道。搞阴谋诡计祂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祂还有脸在那儿嘟囔。没错,我是有帮手。那又怎么样?没规定我不许有帮手嘛。你们也不是单打独斗吧?你们雌雄双煞用心险恶,配合默契,算尽机关,穷极工巧。搞的是天罗地网,十面埋伏,真真假假,里应外合。你们的身影简直无处不在,无时不有。就连教会里也可以有你们的声音,传教士也可以被你们拉下水。你们的鞍前马后又簇拥着许多以各种名义冒充正法阵容庞大的邪教组织。何况你们还可以施展阴谋手段,暗中捣鬼,动用全部国家机器。大敌当前,不开挂,我自己找死啊?天有不测风云,以防万一,我必须要有志同道合,生死相依,完全可以信赖的强大后援力量。为了打鬼,借助钟馗。我早已毕恭毕敬向耶稣递上了我的投名状。正因为如此,我才大难不死,反败为胜。
   不瞒你说,我的帮手还真不少。
   值得注意的地方是祂们谈到了遗传。这似乎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重要线索。另外特别提到了脊椎动物,难道说所有各类脊椎抑或全副骨架都与原始的蛇骨和龙骨有关?还有就是在远古,也许我们的确曾经是以祂们为师为王。在中国古代三皇五帝的传说中,伏羲、女娲被描述为人首龙(蛇)身,这和撒旦、莉莉丝的形象完全吻合。《史记》之中伏羲、女娲位列三皇,据信三皇的时代是在距今4,000或5,000年至7000或8000年前,还可能更为久远。伏羲、女娲为兄妹,华胥为母。传说华胥氏是因踩到巨人足迹而感孕,分别诞下伏羲、女娲。后来伏羲、女娲兄妹相婚而生少典,传嗣炎帝黄帝,故华夏与中华两词中的华字皆源于华胥氏。网上有大量历史流传,不同时期,不同版本的伏羲女娲交尾图。通常是伏羲执矩、女娲执规,更配以日月星辰。似乎说所有的天道、地道规则全部由祂们制定和掌管。看架势真是来头不小哪。
   华胥履大迹而感孕,无独有偶,这与基督教贞女玛利亚圣灵感孕之说遥相呼应。两者之间的区别仅仅在于前者显然与龙灵有关;后者则与基督教所说的圣灵有关。另外,中国人自称是龙的传人;还常把蛇也尊称为龙,或者称之为小龙,其中的含义是说龙蛇属于同类,蛇可以演化为龙。中国古代到处都流传着许多有关龙蛇的故事。
   感孕的说法在我看来并不奇怪。这是指在某种特殊能量场的作用下,因能量感应而受孕。历史上其它相类似的情况,据我所知,还有禅宗五祖弘忍。
   我在前面提到曾遭遇莉莉丝的伏击而未能阻止祂冲入我的海底轮。有趣的是当祂半截身子没入我体内时,我用双手拖住了祂的尾部,双方僵持不下,也因而得以近距离静态仔细观察祂的身体。最后是因为我的身体丝毫没感觉有任何异样和不适,僵持下去实在无趣,只好选择了放手。我当时感到非常困惑,本来以为是条美女蛇,却赫然发现,祂身上竟布满了硕大红色金边的鳞片,搞不清究竟是龙还是蛇。
   相由心生。或许祂们干脆就是亦龙亦蛇,龙蛇合璧,文武双全,兼备龙的勇猛和蛇的狡猾。常鄙绛灌无文,随陆无武;这倒也别具一格,难能可贵。综合资料显示,祂们有时是采用蛇身,有时又采用龙身,还有时变身为各种不同的人物。
  《圣经》说撒旦曾率领祂的从属龙族与天神交战失败,被从天界打落到地上。当其时,撒旦和莉莉丝以及祂们的龙(蛇)族可能确实曾降生于中国并且确实曾在中国成为王者,分别领导各个不同的氏族部落。不排除撒莉及其龙(蛇)族也曾先后在世界各国为王,只因时代久远,缺乏文字资料记载,而湮没无闻了。也许他们的学者仍然可以找到许多线索。如此说来,祂们始终都在另一个空间借助于获取我们的资源延续着祂们的王朝统治,并且干预和控制人类的一切活动。
   这样一想,问题开始变得复杂了。说人类有远古爬行动物甚至还可能包括远古其它动物的遗传,我不知道科学家能否同意这种观点,这似乎扯得太远,有点无边无沿了。撇开科学的观点不论。如果说最初龙族从地面的消失是因为已经完成了自己的进化历程而升入天界为神,又因为发动叛乱受贬而降世为人,等于祂们全都变成了龙人。这基因关系不就完全乱了?
   须要说明的是,反叛的天龙基本只是撒旦部,与其祂天龙各部无关。
   假设龙人并非龙与人的基因混合体而是另外一种组合,即龙的灵体陪同人的灵体与人的肉身相结合。哈利路亚!这样看似乎就非常合理了。这实际为人类与龙族提供了一个相互学习共同演化和发展的绝好机会。首先,祂们可以有条件详细地了解和研究人体的构造、组成及功能,有朝一日将祂们自己的龙体完全改造演化为人体。上帝造人之初,自撒旦以降,所有天界诸神皆不具人体。其次,龙的形象是战神,人类应该具有比龙族更为善良、不那么好斗和好战的天性,人类的善良可以逐渐影响和驯化龙性。而人类当初在心智和其它许多方面尚且远远不及龙族。龙族是神,而人类(亚当)不是神。最初人的灵体与天龙相比是十分弱小的,幼稚低能,不堪一击。龙可以即作为人的师傅,也作为人的保镖。从资料显示,祂们是因为帮助人类,功德圆满,而重返天界为神。又奉上帝之命继续统治人类。
   前面我说,我不能确定为什么我们会处于这样一种悲惨的境地。到此,我想我已经获得了答案。作为学生和被保护人并不是免费的,我们必须为此付出高昂的代价!这是我们在实力完全不对等的情况下,不得不接受的“不平等条约”。
   难道说,上帝的意思是,首先安排撒旦担任人类的守护天使,直到适当时机,再改由耶稣接替撒旦担任人类的守护天使。到那时我们应该被认为是 ... 天人?再就是,交接时间并不确定。可以说早已开始而远未结束。耶稣必须能够真正彻底击败撒旦才能最后实施移交。也就是说,肯定没有全人类同时交接这回事,耶稣够本事争取几个就交接几个,其他争取不了的仍归撒旦调遣。啊哈,有道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且有大家伙受的,请诸位读者拭目以待。
   实际上,这场天、龙之间的争夺战,自从耶稣升天就已经拉开了序幕。
   耶稣的升天象征人类(亚当)的心灵(耶稣)已经达到了神格,完全可以与自己的师傅撒旦在天上地下分庭伉礼,相互制衡。耶稣自升天之日就已经开始着手接任人类的守护天使,并且开始履行自己的职责。到现在,局面似乎并不乐观。多数教民只是心不在焉,左右摇摆,两面做人,表里不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盘,随时都有可能背地与撒旦达成各种交易。撒旦可以提供充足的能量与资本,谁不期冀保持雄健、矫捷;美貌和迷人魅力。耶稣那儿嘛,意思意思不就得了。毕竟与魔鬼打交道更实惠。比如说,权力地位,金钱美女,这种事多得呀。最普遍的情况是上当受骗,自己丝毫未能察觉。其他更多人则是另有信仰和主张,完全排斥、并且拒绝承认和接纳耶稣。原因就在于他们都不了解自己和人类的根本利益所在。
   应该说,我们每人有自己的守护神,那就是我们自己的心灵。我们自己的守护神并不真正具有神格。耶稣作为人类的守护天使,真正具有神格,真正拥有神的大能。承认耶稣即等于接受人类之神的保护。
   稀罕了,我这篇奇文是不是可以改名为《启示录》呀?
   承认和拥戴耶稣,可以是自由心证。即不必礼拜,不必祷告,不必举行任何仪式,也不必经由任何教会和神职人员作证;不拘形式,唯以自心为证即可。我自己就属于自由心证,只要心诚,保你灵验!在此,我替天行道,来者不拒,大开方便之门!
   你们知道耶稣为什么要跟祂的师傅反目成仇吗?非常简单,因为祂有责任、有义务解除人类与撒旦之间的一切“不平等条约",彻底结束人类的苦难历程。
   撒旦抗议了:这不能认为是不平等。当人类的心智尚且不健全时,不能把他们根本不能驾驭的过多能量交到他们手里。这对个人、对社会都是不负责任,是非常危险的。在远古,我们龙族就曾有过深刻的教训;好吧,我承认祂说的有道理,原话照录。我说的“不平等条约”不都打了引号嘛,只不过就是一种比喻,是方便说法。不就为了别搞得太啰嗦嘛。真是的,还叫祂抓住把柄了。祂其实就是一个老古董,能力有限,最喜欢倚老卖老。祂说的那都是过去;在今天,这就应该说是不平等!唉,费劲。请神容易送神难;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不管怎么说,我们一定要把过去的历史全部翻篇儿,画上一个完整的句号。
   我的全部文章内容都会逐字逐句令其知悉,有任何不满,允许抗议。
   我怀疑祂们千方百计地极力阻挠人类发展,拖住人类前进步伐的根本原因是,一旦祂们对我们的心轮失去控制,我们心轮就将不断地得到强化。而从我们心轮所辐射的频率,会对祂们造成极其不利的严重影响。使得祂们失去以往所熟悉和适应的生存环境,不得不另谋出路,另作打算。理由很简单,我发现,祂们害怕和畏惧耶稣的光芒。
   三皇五帝传说中的那些人物几乎个个都与龙(蛇)族有某种神秘关系甚至有的还与天龙互有往来,能不证明我的观点?这些事都有大量文字记载相互印证,有凭有据,言之凿凿。岂是后人曲意捏造,逢迎附会;捕风捉影,无中生有?再看历史上那些惊世骇俗、力拔山、气盖世的猛人,他们没有龙的精神,龙的力量,又如何可能?到现在,我甚至怀疑整个中华文化追本溯源几乎都是来自于龙(蛇)族,也有些则是得益于龙(蛇)族的指导和帮助。包括文字、历法、音乐、农耕、渔猎、畜牧、度量衡、纺织、建筑、制造、八卦、五行、经络、医药等等,等等,不胜枚举。
   你想啊,龙是神,不是人。祂们的灵体对我们完全就是隐身的,可以上天、入地、下海。既可以变化为极大,又可以变化为极小。祂们若想搞清楚任何事物的形成和背后可能的原因,那不太容易了。祂们可以畅通无阻地直接进入到任何物体之内,身临其境地详细调查、了解、研究各种植物、矿物、昆虫、动物和人体的内部构造及运作原理。从而获得许许多多、千奇百怪、无穷无尽的奇思妙想。只要祂们高兴就可以亲自操作、尽情体验。直接获取第一手资料。这世界对祂们来说,基本就不存在任何秘密。而我们人类要学习、研究点什么东西得多难。要绕多大弯子,吃多少苦,费多大劲。祂们能不比人类聪明吗?
   你以为祂们自称是真正出类拔萃、冠绝古今的大智慧者,完全就是吹牛皮?别忘了,祂们的演化历程远远比我们人类的历史更悠久而漫长。祂们从远古一路走来,阅尽沧桑,见多识广。我还告诉你们,祂们绝对是心电感应的高手,普通人根本无法区分究竟是自己想,还是祂们在替你想。因为祂们的代理正潜伏在你的心轮之内。破山中贼易,识心中贼难。只有驱逐了祂们的代理,你才有能力加以区分鉴别,才不至于被欺骗、诱导、愚弄和驱使。如果让祂们扮演什么黑客的角色,那实在太小菜,一点都不好玩,没意思。所有人类的高科技根本就不入祂们的法眼。我们现在那点儿鸡肋般简陋不堪而又耗资巨大价格昂贵的仪器究竟能告诉我们些什么?所能看到的,仅仅就是些经过仔细伪装的,表面的假象。可以说,祂们的实际能力远远超出人类的想象能力。毕竟神与人完全没有任何可比性。谦虚点吧,人类。
   在没有完全掌握自己的心轮之前,凡由心电感应所获得的任何信息一般只能作为一种娱乐,不否认它可能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涉及重大和严肃问题时,不能不保持高度警惕。有时我们的确会感觉我们的内心有两种不同的“声音”。所幸,作为替代,可借助于相对安全的额轮获取必要的图像信息。前提是,先要发展和掌握自己的额轮。
   我确信龙(蛇)族在历史上就已经是高度智慧的存在,祂们的确曾经帮助过我们。但祂们也有自己的历史局限性。不得不指出,祂们天生具有专制、暴力、残忍、狡猾、冷酷的倾向,贪婪,嗜欲。正由于祂们的种种不良影响,才造成了人类的许多陋习。神不等于就是完美的,上帝也有过自己的童年;而且我认定祂们在许多方面始终都多有保留,甚至有意弄虚作假,埋有伏笔,绝非倾囊相授。有迹象显示,祂们是把自己的知识体系拆散,外加其它各种本领,分别授与了世界不同的人种、民族和个人。
   历朝历代的中国皇帝、中国领导人都被认为是天龙降世的真命天子,或说真龙天子。皇上生病得说是龙体欠安;皇上生气那叫龙颜大怒;对皇上表达感激之情,则说谢主龙恩,或者谢主隆恩;皇上驾崩,叫作龙驭宾天。嘿嘿,有意思吧?这不也很说明问题。不要不服气,不要总在背后辱骂赵家人。上苍有眼,举头三尺有神明。赵家龙人能是你们无知小民、野蛮人随便骂的?说你们无知、野蛮,你们还不高兴。不过呢,咱们也用不着巴结,也犯不上跟赵家人过不去。他们不就仗着龙祖吗?咱们跟龙祖拜拜了!
   撒旦是上帝的长子,第一天使,地位超然,我有时尊称祂为龙祖。
   我们从自己内心向全世界宣告:中国人民从此不再是龙的传人了!我们不愿做撒莉的奴隶,我们只有一颗属于自己、属于人类、属于世界、永远光明的中国心!
   誓曰:告别过去,面对未来。驱逐撒莉,还我真身。天人合一,走向光明!
   别以为只有赵家才是龙脉嫡传,别臭美了!恐怕全世界人民,可以说都是龙的传人。今天,作为龙的传人真的很光彩吗?
   究竟谁最有资格作为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的真正代表?我们能不顾自己以及整个人类的长远和根本利益,与撒旦和莉莉丝再有任何交易和瓜葛吗?
   道理很清楚,羊毛出在羊身上,与撒旦和莉莉丝做交易,永远都是得不偿失。
   毋庸讳言,基督教同样也曾对中国文化有过巨大贡献。中国,可能还得说世界多数或者大多数国家,早期的大学、医院与其它各种公益、人道、慈善机构大由传教士和教民所兴办。这是不容抹杀的历史事实。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话说到这份上,谁还不明白?何去何从,自己选择。
   攻心为上,攻城为下。釜底抽薪,不战而屈人之兵。
   中国有句成语叫作望子成龙,我说那是从前蒙昧落后时代老祖宗的想法。咱们今天要玩的是现实生活版的打怪升级有些古老的观点要彻底改改了,不要长撒旦、莉莉丝的志气,灭自家儿女的威风。堂堂正正好端端的人不做,为什么要出卖自己的灵魂,去给龙族抬轿作嫁衣裳?
   望子乘龙?我看这主意不错,可以考虑。
   我相信在不远的将来,地球上,很快就会出现一个人与天人共存、人向天人逐渐全面过渡的局面。我先行一步。诸位读者,个人努力吧。
   以前我曾专文谈论过阴跷脉,指出阴跷在奇经八脉之中的地位最为重要。打通奇经八脉必须彻底打通阴跷脉。而打通奇经八脉之后要做的事情就是要借助从阴跷以及其它各个奇经所获得的资源,重新调整、恢复和发展我们的十二正经。十二正经则是以肾经最为重要。中医说,肾为先天之本。肾脏、肾经和阴跷脉对于我们人体的健康至关重要,据信《圣经》中所说的“生命水”即从我们的肾经、肾脏与阴跷脉而来。阴跷脉是肾经的别脉,地位十分重要,而肾经又是重中之重。道家说天一生水,同样也突出了水元素的重要地位。这不等于说其它四大五行就都无关紧要。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夺回“生命水”自然是大功一件。从此我彻底翻身解放,终于摆脱了撒旦与莉莉丝的长期控制。
   要知道,当初在撒旦和莉莉丝的剥削、压迫、奴役之下,我的心情是何等的抑郁与沉重。咱哪能受这个屈辱?不反抗、不斗争、不造反行吗?怎么可能无动于衷,顺其自然,袖手旁观,坐视不管?龙族怎么啦,龙族就可以随便欺负我们?难道要让我们的子孙后代永远给祂们当牛做马。老子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如果我不去负这个责任,谁去担当?我想我到这世上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要做这件事,否则我根本不会在这儿。不搞定这两个大魔头,我寝食不安,心无宁日。
   夺回海底轮与尾轮,则阴跷脉与肾经都会得到极大发展,全身其它各轮各脉同时受益。读者有兴趣可以自己去研究一下肾经的循经线路,我曾经夸耀阴跷脉的发展如何给力,可当时我尚且未能体会到肾经的发展如何更为给力。当然了,在这个调整变化的过程中,也难免不断地有些小麻烦。例如说,我后背腰身的斑疹已经持续了很多年了,舌头的颜色也一直不好。这都是在从这些部位向体外祛污排毒,无非是在打扫卫生,要把体内各种不利于健康的潜在因素清理出去。
   掌握了生命之水,何愁生命之树?
   现在,由于肾经的发展,我的海底轮和尾轮的能量都已经大大增强。特殊的,我感觉与我们脐轮相对应的位于腰椎命门部位的那个轮强度大幅度增加,而且过去几乎总是发展迟缓的位于下焦部位的那个轮,也就是法轮功(属于女娲即莉莉丝控,这绝非主观臆断,我有确凿证据,不在话下)提到的那个轮,开始发生了突飞猛进的变化。过去它始终受困于资源的匮乏。“生命水”的到来,彻底解除了它的危急。可以直接显示的好处是,从此再不用担心会有大便秘结的问题了。实际不止下焦,还包括中焦、上焦,即整个三焦系统也同时得以增强。所有肠胃部位的轮能获得强化,都会有助于优化人体的消化吸收功能,我们的食入和排出会逐渐减少,更多可能会转为从其它途径摄取能量,不再需要补充消耗大量的食物了。尤其重要的是,三焦的强化可以大大增强我们消化吸收系统的解毒排毒功能,这会使全身其它各个系统同时受益。肾经是起于小趾,上经大腿内侧后缘,通向脊椎尾部,沿脊柱向上,属于肾脏,联络膀胱,又从脊椎的后腰部进入体内下行,由体内前出于下腹部。海底轮、尾轮、命门、下焦、脐轮、中焦、上焦、等等,都处于肾经的循经线路上,自然受益良多。
   另一个突出变化是在气管部位,位于胸骨剑突中部的那个轮、实际是由五个排成十字形状的小轮组成,开始猛烈发展。这一变化造成我总是经常性地咳嗽,不停地由气管向外排痰。排痰、排鼻涕等于祛污排毒。在肺部的广大区域分布着许多大大小小的轮*,而且中医又有百脉朝肺的说法,可以说肺是得天独厚。要是这些轮*和经脉都动起来,你就是抽再多烟也绝对不可能得什么肺癌。绝对!!!
   再就是过去我的喉轮一直也属于老大难单位,现在也积极行动起来了。恐怕下一步的重点就是喉轮。请大家仔细留意:先瞧瞧喉咙二字和舌字的奇特写法儿;再听听舌字的古怪发音。喉轮的变化也会引起咳嗽,多是没有痰的干咳和伴有腥味、龙吼般的干哕。我相信把喉轮的问题解决好,可以有效地保护我们的口腔和牙齿,而且其重要意义远远不仅止于此。喉轮的猫腻大了去了。莉莉丝就曾在法轮功势力的协助和陪同下,经过内部通道,闯到我的喉轮闹事,想要威胁我。莉莉丝的普通话非常流利,听口气就好像女王驾到,神气活现,身边肯定有不少女仆和随从。喉轮似乎是祂们的政府内阁所在地。陪同的法轮功势力不得入内,只能等候在外,从外边向我喊话。
   值得注意的地方是,在喉轮我们的确可以听到某种声音。这声音实际是由耳器官听到的,准确发音位置无从判别,有可能被误认为是从颅脑之内传来,我推断应该是由喉轮传来。如果你认为这属于幻觉,则我要说,这声音的确是真实的。除非你认为山河大地,宇宙万物统统都是幻觉。我要说,此既一真实,彼亦一真实。即真即幻,即假即真。
   书上说,肾经最后是挟于舌根部。可实际它是通过我的舌部向上,经上颚,由颅内达于巅顶。使得额轮、顶轮也大快朵颐,分别吃了个酒足饭饱。还有脾经也同样如此。
   头部的能量场发展起来,不仅不会有老年痴呆这种事,还会越活越聪明。就说我吧,我自认比我年轻时聪明不知凡几。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阴跷脉、阳跷脉和胃经都与位于鼻窦的那个轮有关。这个轮的增强,时不时有些鼻腔分泌物需要清理。
   喉轮与鼻窦轮的变化可以改善我们的音质、美化我们的音色。至于说音量,现在还不好说。
   我们每人不仅拥有属于自己的生命水和生命树,我们还拥有属于全人类的生命水和生命树。理论上说,如果人类的生命水逐渐变得充裕起来,人类的生命树就将不断生长发育,开花结果。逐渐向天空、向太阳系、向银河系、向宇宙蔓延滋长。生生不息,永无止境。人类的生命树延伸到哪里,人类就将有能力走到哪里。这就是我们的美好未来。
   本来只想攒几个微博。也不知触了哪根筋,闸门一开,思如泉涌。好家伙,一下子整出这么多东西。
   我提醒诸位读者:先不要扯什么世界末日,外星人威胁。那不用人类操心。常言道,家贼难防。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我这里只提到了贼王撒莉,其祂各路诸侯不著名者正多。人体所有那些轮*,不经仔细甄别和彻底改造,全都不可迷信盲从,以免被暗中裹胁、支使和差遣。切切此布。

 (奏国际歌)
   起来,生老病死的奴隶!起来,不愿供役使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奴隶们,起来!起来!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不能只依赖救世主,也不问五爪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还靠我们自己。我们要夺回生命之树,让思想冲破牢笼。经络与轮要全部疏通,驱逐撒莉才能成功!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是谁创造了人类世界?是我们劳动群众。一切归劳动者所有,哪能容得寄生虫?最可恨那些毒蛇猛兽,吃尽了我们的血肉。一旦把它们消灭干净,鲜红的太阳照遍全球!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附《圣经》摘录:
生命树
创 2:9    耶和华上帝使各样的树从土地里长出来,可以悦人的眼目,好作食物。园子当中又有生命树和分别善恶的树 。
创 3:22   耶和华上帝说:"看哪,那人已经与我们相似,知道善恶,现在恐怕他又伸手摘取生命树的果子来吃,就永远活着。"
创 3:24   于是耶和华上帝把那人赶了出去,又在伊甸园东边安设基路伯和四面转动发出火焰的剑,把守生命树的道路。
启 2:7    凡有耳朵的都应当听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得胜的,我必将上帝乐园中生命树的果子赐给他吃。
启 22:2   经过城内街道的中央;在河的两边有生命树,结十二样的果子,每月都结果子;树上的叶子可作医治万民之用。
启 22:14  那些洗净自己衣服的有福了!他们可得权柄到生命树那里,也能从门进城。
生命水
启 7:17   因为宝座中的羔羊必牧养他们, 领他们到生命水的泉源; 上帝必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
启 21:6   他又对我说:"成了!我是阿尔法,我是欧米伽;我是开始,我是终结。我要把生命的泉水白白赐给那口渴的人喝。
启 22:1   天使又让我看一道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从上帝和羔羊的宝座流出来。
启 22:17  圣灵和新娘都说:"来!"听见的人也要说:"来!"口渴的人也要来,愿意的人都可以白白领取生命的水喝。

参考资料
摘自 《宇宙全息论》(《The Holographic Universe》)
作者 迈克尔·塔尔伯特( Michael Talbot
出版社 哈珀·永久Harper Perennial
出版时间 1992年第一版First edition published 1992
第267页,第268页,
    ......
    That these inner regions have been well traveled by shamanic peoples is evidenced by an anthropologist Michael Harner had among the Conibo Indians of the Peruvian Amazon. In 1960 the American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sent Harner on a year-long expedition to study the Conibo, and while there he asked the Amazonian natives to tell him about their religious beliefs. They told him that if he really wished to learn, he had to take a shamanic sacred drink made from a hallucinogenic plant known as ayahuasca, the "soul vine." He agreed and after drinking the bitter concoction had an out-of-body experience in which he traveled a level of reality populated by what appeared to be the gods and devils of the Conbo's mythology. He saw demons with grinning crocodilian heads. He watched as an "energy-essence" rose up out of his chest and floated toward a dragon-headed ship manned by Egyptian-style figures with blue-jay heads; and he felt what he thought was the slow, advancing numbness of his own death,
    But the most dramatic experience he had druring his spirit journey was an encounter with a group of winged, dragonlike beings that emerged from his spine. After they had crawled out of his body, they "projected" a visual scene in front of him in which they showed him what they said was the "true" history of the earth. Through a kind of "thought language" they explained that they were responsible for both the origin and evolution of all life on the planet. Indeed , they resided not only in human beings, but in all life, and had created the multitude of living forms that populates the earth to provide themselves with a hiding place from some undisclosed enemy in outer space ( Harner notes that although the beings were almost like DNA, at the time, 1961, he knew nothing of DNA ).
     After this concatenation of visions was over, Harner sought out a blind Conibo shaman noted for his paranormal talents to talk to him about the experience. The shaman, who had made many excursions into the spirit world, nodded occasionally as Harner related the events that had befallen him, but when he told the old man about the dragonlike beings and their claim that they were the true masters of the earth, the shaman smiled with amusement. "Oh, they're always saying that. But they are only the Masters of Outer Darkness,"  he corrected.
    "I was stunned," says Harner. "what I had experienced was already familiar to this bearfoot, blind shaman. Known to him from his own explorations of the same hidden world into which I had ventured." However, this was not the only shock Harner received. He also recounted his experience to two Christian missionaries who lived nearby, and was intrigued when they too seemed to know what he was talking about. After he finished they told him that some of his descrip tions were virtually identical to certain passages in the Book of Revelation, passages that Harner atheist, had never read. So it seems that the old Conibo shaman perhaps was not the only individual to have traveled the same ground Harner later and more falteringly covered. Some of the visions and "trips to heaven" described by Old and New Testament prophets may also have been shamanic journeys into the inner realm.
    ......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11 回复 fanlaifuqu 2017-7-21 08:15
大作,值得研究的生命科学!
7 回复 楚狂流亚 2017-7-21 08:26
fanlaifuqu: 大作,值得研究的生命科学!
谢谢翻老。
10 回复 刘小雨 2017-7-22 00:41
  
10 回复 楚狂流亚 2017-7-22 02:26
刘小雨:   
很久不见了,祝好。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3-6 06:4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