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 车                 ·杨 明·

作者:belgiumchina  于 2011-1-21 03:1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2评论

搭 车                 ·杨 明·

  美国是一个经济和文化极其发达的国家,交通运输也极其便捷。乘坐火车、飞机和驾驶汽车旅行是许多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若大的一个国家,土地极其广袤,被保护和等待开发的地方依然很多。没有到美国的人们有时在电影里也可以看到年轻人特别是学生放假时,等候在高速公路边,右手伸出去,大拇指向上翘,向急速行驶的开车司机示意要搭便车上路。

  西欧地方说来无法和北美相比。看看地图就知道,尽管这里也是经济文化极其发达的地区。不过,年轻人和学生们也经常有美国人的习惯。

  我在比利时的大学念书时,也曾在高速公路搭车去荷兰的鹿特丹,阿姆斯特丹,还有法国的里尔、巴黎等地,这样的经历不止一次。熟悉的比利时同学说,他们也有搭车游遍西欧和东欧的愉快经历。

  许多开车长途旅行的人因为一个人开车无聊,也乐得搭车上路的年轻人一块儿同行。一路上,山南海北,无所不谈,时间就过得很快,完全没有乏味的感觉了。有时话题还没尽兴聊完,也就达到目的地了。

  也有的开车人说他们当初也有搭便车旅行的经历,现在自己开车,能够帮助其他人,何尔而不为呢?

  有一次,在布鲁塞尔南端三角洲上高速公路处,一辆由二个法国女孩子从荷兰开来的车停了下来。她们是姐妹俩儿。知道我要去大学的方向,和她们回巴黎是一路,也就让我同行,不到半个小时,就来到大学区我居住的地方。时已中午,我就做了一桌饭菜,邀请这二位同行开车的法国姐妹共进午餐。大家兴高采烈地讲中国,讲法国,还留下彼此的联系电话。

  后来,二姐妹中的姐姐给我打来电话,约我去巴黎玩儿。我在放假期间就在高速路搭车,先去了边境城市蒙斯,然后又搭车去了法国北部城市里尔,在高速公路上一段连着一段,一截连着一截,很顺利地到达了巴黎。一路上,自然都是搭的别人的车。到了巴黎,住在巴黎姐妹的父母家里。他们少不了热情地张罗着做法国饭菜招待来自布鲁塞尔的中国客人。白天,因为他们各自要忙碌自己的事情。我就独自去卢浮宫和奥赛博物馆,看世界名画。再就是去香榭丽谢大街或去艾菲尔铁塔附近观赏漂亮的风景,再就是巴黎圣母院和蒙马特高地肖像画家给世界各地游客画像的地方。

  晚上回来和法国姐妹家人聊天,谈观感,十分快活。后来,我又乘坐巴黎地铁,去了巴黎北站,从那里的高速公路搭车上路。这种西欧国家高速公路上的车一辆接着一辆,所以不用很长时间就会上路,一直回到比利时也要好几个小时,而实际上从巴黎算起,大约只有三百公里。

  一般说来,这种搭车旅行是方便和安全的,但令人不快或意外事情也可能发生。有一次,在高速公路汽车加油站附近,好几个正在休息喝饮料的司机们主动热情地和我打招呼,他们讲的哪国语言完全听不懂反正既不是英语,也不是法语。其中的一位,笑呵呵地递过一个塑料杯,我当时在太阳下正感觉口渴,也就不假思索地接过来喝了一口,结果是发苦的东西,一口吐了出来,那几个开长途运输车的人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他们是在搞恶作剧。

  搭车不同于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也不同于坐出租车。坐车买票或付费,开车的一方也就获得了相应的利益,可以说是互利的。至于免费为不相识的人提供搭车的便利,也不能说开车的一方吃了亏。好比在全世界任何国家任何地方的任何一条街问路,被询问的一方总是会热情洋溢地不厌其烦地指路,少数恶作剧者除外,他们会指路为马让问路者南辕北辙蒙头转向,但是多数指路人在帮助指教一个生人时获得了一个有经验的人的心理上满足,助人为乐的本义就是如此。那么长途开车带上一个不相识的同路人,也可以排解路上一人的寂寞,也获得了帮助别人的快乐。搭车的人跑长途,自然有图利的一面,而开车的人中有些获取利益和达到某种目的的意图有时也是存在的。这对双方来说才,都是一种冒险。

  有一次去法国搭车,等了很久终于有一辆陈旧的小汽车停在面前,车上男子面似友好地让我坐上车,上了路之后开始聊天。我知道他是个普通工人,和他的母亲住在一起,对方则问我会不会中国的工夫和武术。因为西方人看香港片或看过去李小龙演的工夫片太多,好像中国人都懂武术,我说我也练,会比划几下子,因为我不知道对方问我的真实意图。过了一会儿,他奇怪地开始问我,如果他的手放到我的膝盖上,我会不会介意?我说那样你怎么把握方向盘呢?开车岂不危险?他说你不同意就下车吧!于是把我扔在高速公路边扬长而去。不过没有像好莱坞影片上那么惊心动魄,美国西部高速公路如果出现这种不友好的场面,搭车人说不定拔出手枪或掏出匕首,让开车人规矩一点儿。正像世界各地个别开出租车者图谋不轨,搭乘出租车者也有谋才害命的。

  好在搭车遇到不愉快的事情少于更为美好的经历。

  也还是在我念书的年代。有一次我在布鲁塞尔三角洲上高速公路一段儿搭车,刚一抬手就有一辆崭新豪华的美洲豹牌汽车停在面前,开车的人自称叫乔治,他是一个猎头公司大老板,也就是人类资源管理咨询公司的董事长,这种公司专门为跨国企业和大公司在全世界聘用寻找高级经理人员。

  乔治知道我去大学方向,说他家在那附近的村庄,他的兴高采烈眉飞色舞让我感到他一定又签了什么合同赚了大钱。乔治说不妨先到他家里坐坐,我也没有拒绝,因为这种人物的言谈举止不是装模作样就可以假扮出来,并且这种人第一眼就会获得生人的信任。

  乔治家住在乡间别墅,周围是小树林,每栋邻舍都非常高级别致,一座比一座漂亮。乔治的美洲豹停在豪宅前面那里早已停放了几个色泽不同的轿车,是他儿子们和他太太开的车。他家房子南面有一个大花园,还有游泳池。一只大狗亲热地向乔治扑来。坐在客厅里,立即有人端上我要喝的冰镇啤酒。乔治喜欢收集古董,主要是古希腊名贵的雕塑,还有古代印度石像。他山南海北和我聊天,问中国的情况。他说,现在人人都说戈尔巴乔夫,现在这位苏联领导人风光地很哩!但是苏联高层矛盾很大,弄不好苏俄大帝国会分崩离折,像密封的锅炉一样爆炸。当时我听乔治这么说,只是听听而已,没想到后来果如其言,东欧巨变,柏林墙倒塌,苏联不复存在,乔治者,真神人也!他那时当我的面给欧洲一些从事银行投资业务的王公贵族打电话,颇有几分得意,所谓高朋满座,往来无白丁者也!我想,乔治愿意和我结识交往,也是要具体了解一个亚洲人对世界的看法,并且他和我的一位教授非常熟悉,那位老师是讲授高层管理战略的,对中国古代哲学思想颇有见识。乔治的儿子也学习管理专业,不过是瑞士的名牌大学。小儿子未成年就开着邻居的高级保时捷赛车上路,一下子就撞到树上,那阵还没有保险,弄得乔治非常不开心,因为补偿费用应由他掏腰包了。

  乔治和他太太皆出自名门望族,极其富有,但他说当年在美国时,他也有搭车旅行的经历,当他知道我学习讲授国际金融,却从未到过纽约,竞大为不解,连声说,怎么可以不去纽约?怎么可以不去纽约?!华尔街是世界金融中心嘛。

  同样让乔治不解的是我不会开车,我和他开玩笑说,毕加索也不会开车呀!不会开车就有会开车的人为之开车。就这样,我也曾翻看比利时法语、荷兰语驾驶执照理论考试辅导,也曾踩过油门摸过方向盘,却终于不感兴趣而没学会开车。不过从那以后,再也不曾在高速公路搭车,而是经常因为工作旅行需要而时常乘飞机了。

□ 寄自比利时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彩舟云淡 2011-1-21 03:30
女孩搭车还是要注意安全的
回复 珍曼 2011-1-21 04:29
   欧洲比较安全, 但美国搭车就很危险, 除非你无所谓, 很容易人间蒸发掉.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6-21 18:4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