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匈牙利的上海朋友

作者:belgiumchina  于 2011-1-22 05:3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其它日志

来自匈牙利的上海朋友

                ·杨 明·

上海朋友衣冠楚楚笑吟吟地向我走来,这是大约二十年前的事情,我在布鲁塞尔大广场向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兜售中国字画,也算勤工俭字的一种吧。

上海朋友的装束相当讲究,戴着八角帽,又谓鸭舌帽,穿着黑色的皮夹克,显得精明干练,丰满的脸颊,大大的眼睛,和蔼可亲的注视着我。我们从未见过面,或许他在来来往往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经过,也曾来到这一带,不过我是从未注意过他的。

他自我介绍说,因为开饭店入股从匈牙利到布达佩斯来到布鲁塞尔,在匈牙利的中国人大市场经营进口中国的杂货,在东欧的许多国家都有很多经营中国轻工产品的商贩。上海朋友也是这个大潮中的一员,他是乘坐穿越西伯利亚的火车,到达莫斯科,然后又能转车去了匈牙利,很多人在那里获得了临时居留,还有的过了签证有效期,滞留在东欧,但是精明的上海朋友,既不会讲英语又不会讲匈牙利语,更不会讲俄语,居然通过翻译的联系,认识了布达佩斯匈牙利经办移民事务的律师,很快就获得了匈牙利正当长期居留手续,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舍得付出必要的律师费用,问题就顺利地解决了。

不过,布鲁塞尔之行却是他因为和比利时的华侨偶然在匈牙利见面,就谈起合伙开饭店,尽管有来布鲁塞尔的签证,并带来一笔资金作为饭店股份,但是最终却并没有在此获得比利时官方的认可。

上海朋友在这里已经几个月了,好奇善于交朋友的他毛遂自荐,主动要与素昧平生的中国人往来,好在我并没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细心听了他的经历,觉得此人很有本事,他说他在上海就已经商,先是像个体商贩一样,为普通人画炭粉照片,这种生意很好赚钱,因为一张小的黑白照片,在大幅图画纸上放大,再回家用精粉和纸笔细细地擦出来,相当精美,很多人家都悬挂父母双亲老人形像,多是这种形式,因为画得好,顾客络绎不绝,他很快在几年后积累下第一桶金,随后当别人纷纷效仿他时,他已经琢磨着买下一台日本的复印机开办新的业务了。

当万元户在中国是富人的时候,他大概已经有几十万人民币了,实在是上海滩上的阔绰小资了,就这样,一个自幼由其寡母抚养大的他,成了有钱人,他的太太也是个贤内助,精明能干。为他生下一儿一女。儿子已去了日本东京,女儿和太太也陆续被他办到匈牙利居住。

和上海朋友几次见面以后,每逢他需要办事讲法语讲英语时,他总要和我取得联系,有一次,他说他认识一位荷兰老华侨有一个养子在鹿特丹,老华侨孓然一身,创业一生却突然病重溢然长逝,家业资产都留给了养子,上海朋友在周末让我带着他一块儿去鹿特丹,寻着老华侨以前给他的地址,找到了老华侨的养子,后者热情地接待了我们,详细向朋友介绍了后来老华侨的情况。

上海朋友说他曾慷慨赠予老华侨一对上百年的大核桃,已被双手捻得红里透紫,发出奇光,可惜老华侨已不在人世,上海朋友很想索回两对大核桃,中国人有养生以于转动大核桃锻炼的习惯,但是华侨养子说不知道核桃放在什么地方了,并且该养子忙于工作也无法帮助上海朋友在荷兰的发展,在鹿特丹不到三天时间之后又回到布鲁塞尔,为了索回投资的款项,上海朋友要在布鲁塞尔滞留一段时间,这期间他到一家饭店打工做帮厨,每次见到我时总是抱怨饭店老板的父亲刁钻古怪,像是有精神病一样呼来喝去,逼他一遍又一遍地擦洗本来已经干净的碟碗和厨房各个角落,一刻也不让他闲着,上海朋友干了一个月拿到工钱也就甩手不干了。这期间我带他到匈牙利驻比利时大使馆,一方面问他太太和女儿来比情况,还有他本人将来回匈牙利的一些信息,他的太太和女儿果然也很快来到比利时探望他了,朋友太太是上海普通家庭妇女的样子,女儿不到二十岁,相当漂亮。这个女孩子见了生人不怎么多说话,也许是她的父母有所叮嘱,也许是出于她的性格和女人的天性,在生人面前不说话,是一种矜持,也是一种防范。她的母亲倒是喜欢说话,是那种吃苦耐劳,精明能干又相当朴实的人,上海女人在比利时的日子也打过工,赚过辛苦钱,但是她很快带着女儿回到匈牙利,这期间,上海朋友还在布鲁塞尔等待退还入股资金,他也让人代卖一些中国产的廉价珍珠项链。后来,他在布鲁塞尔所有该办的事都了结时也就回到匈牙利。

几年以后,我去荷兰阿姆斯特丹,拜访一位老家是青田的朋友,在市中心中国城闲逛时,意外遇到上海朋友一家人,他带着八十岁的老母还有他的女儿他的太太一块儿游览,我们彼此寒暄了几句,大略谈了彼此各方面的变化,这时他的女儿外表有了相当大的变化,抢着和我说话,我的感觉她已不是一个女孩儿,而是一个女人了,我还感到她是一个人,而不是所谓名花有主的样子,这期间东欧发生过巨变,而这随父母在匈牙利商场闯荡年轻人,心理和生理及情感发生了怎样的动荡,我已没有兴趣过问了。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听说过上海朋友的情况。直到有一天,我偶然翻看一份华语小报,上面赫然登载着上海滩发生的一件奇事,亿万富翁妻女欲将之送进精神病院报道,说是在上海投资大批房地产而发财所谓匈牙利人,因为有了年轻貌美的女友,并欲要结婚,遭到结发妻子和女儿强烈反对,发生财产纠纷,要将富翁送进精神病院,诸多理由当中有参与私藏枪支云云,我当时大感意外,惊得目瞪口呆,但是网上下载的东西真假难辨,尤其是小报上哗众取宠的新闻更是难以置信,因此也就半信半疑,但是再一查各种中文网络,关于这件事的文章多得不胜枚举。因为不再有兴趣保持联系,从上海朋友离开西欧以后,我也就没有他的电话地址,他什么时候捷足先登,大举投资上海房地产,一如当年经商的精明算计全然不知,最令我大跌眼镜的是这位当年口口声声说糟糠之妻柯抛,信誓旦旦感恩戴德要报达侍候他的老母的独生子,也会传出震动华人世界的绯闻之我不可思议也。

□ 寄自比利时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6-24 16:2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